高中永不毕业 [火星评论,慎入]

丁卡
2008-04-09 看过
    看《简•奥斯汀书友会》,里面中学女教师Prudie积郁许久,在一次出轨机会的关键时刻悬崖勒马,惊恐之余魂飞魄散地跟丈夫哭诉自己心底的伤痛——高中时遭遇的挫折。

    末了,丈夫轻声安慰她,别难过了,高中已经过去了。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丈夫,抽泣着说,不,高中永远不会过去。(High school’s never over.)

    正巧,看《实习医生格蕾》,其中有一期主题也切合高中。 Miranda Baily医生某日接到的病人是的高中时候学校的体育明星,她的暗恋对象,他轻唤她Mandy,已为人母、冷静敏锐、被实习生偷偷称作“纳粹”的Baily医生一时丢弃了权威和原则,说笑举止羞赧温柔,让旁人瞠目结舌。

    在美国文化中,高中似乎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期。美剧中经常会出现以下这些关键词汇:(cheer leader),毕业舞会皇后(prom queen)高中甜心(highschool sweetheart)……与高中相联系的这一系列梦幻的名词甚至成为了他们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不仅仅是青少年醉心于温床期的欢乐之中,许多成年人,甚至老年人也都时时沉浸在高中时光的回忆里,时时提及,不忍放下。每一次欢乐的震颤都恍如昨日,而同样的,被忽略或是被伤害的痛楚也在高中这个大棱镜下被极大放大,伴随一生。

    高中毕业快要六年,我尝试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我们这一代的心中,高中时代是否也如国外一样,是悲喜参半、铭心刻骨的回忆,于是问一个朋友,高中是否对她影响深刻,一个问句换来了一个长长的故事:班级里的小团体与局外人,少年之间的爱恋与背叛,打小报告与伪造情书,纸条传送的绯闻与情话……换一个朋友,他提及高中时爱恋的那个女孩子前日从国外归来,经历了许多人和事这消息仍然让他失魂落魄,下一分钟就走出门去买火车票奔赴她所在的城市;再问妈妈,她有些不好意思讲起现在的那些叔叔阿姨们当年的猫腻……再换一个,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剧情永远不变,更改的只是主角的姓名和时间地点。

    我爱看美剧,Grey’s Anatomy中,Webber医生给自己罹患癌症晚期的侄女在医院中举办一个银色主题的毕业舞会,Gossip Gril中,一袭华服的Serena在成人礼上和浑身湿透匆匆赶来的男友相拥而舞,百看不厌的Friends里,Rachel看到自己毕业舞会时的录像中Ross失落的眼神,十年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就此开始……这样的场面轻易的就会把我击倒,也许所谓资本主义腐朽生活方式的糖衣炮弹的危害力就在于此吧。

    考新托福,口语测试中一道出现频率很高的题目是:描述你参加过的最重要的一次仪式(庆典)。第一次看这道题时,除了大学毕业时穿着闷死人的学士服努力的统一微笑的照相典礼和捏着拳头人云亦云的政治宣誓之外,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真可惜我们在高中时没有任何认识自我、展示自我的仪式,也许属于我的重要一日,只能等到婚礼了。据说现在有人提倡民族传统成人礼,没有男生的黑领带、女生的长礼服,汉服飘飘祭天吟诗倒也不逊风雅,但要使传统礼节成为能够延续下的传统,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还真是一件难事。

    好在我们的少年们,那些校篮球队队长,长头发的舞蹈特长生,那些暗恋班花的书呆子,多嘴的雀斑女孩……在16岁到18岁之间的三年里一样的茁壮成长。他们奋战在课本与试卷之间,游弋于老师和家长的视野盲点中,放学的路上三两成群,想说的话总是比回家的路长;他们紧盯着分数,默算着排名,关注着重点难点和题型变化,一边期盼着毕业后的无限自由,一边抓紧的时间爱恋和伤害着对方。

    只是高中不会毕业,永远都不,在漫长的生活之旅中,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想起那年的一篇作文,想起一个模糊的背影,想起一滴争吵时激动的泪水,想起一个飘着细雨或是阳光明媚的下午,想起自己那颗年轻的,敏感的,永不满足的心。

    我的高中也永不毕业,那年冬天橙色灯光下漫天大雪瑟缩着跳跃的那几个人,他们永不毕业。
167 有用
25 没用
奥斯汀书会 - 豆瓣

奥斯汀书会

7.5

1219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3条

查看全部53条回复·打开App

奥斯汀书会的更多影评

推荐奥斯汀书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