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禾妞的《菊次郎の夏》

[已注销]
2008-04-03 看过
    那时候,没记错的话是2003年,我还是短发。那年突发SARS,我们集体住校的学生被政策性地隔离在学校,不能回家,于是只能在校园里无聊。我记得我给你声情并茂的讲《舞!舞!舞!》。晚上水房里有男生大声唱《白桦林》。
    记得不记得,我们突然尖利的狂笑,对着门口喊,去你妈的,唱的真难听。
    那男生顿时回话,操,换首歌看看还难听不?
    后来我们合唱了《同桌的你》。你笑了,嘴角黯淡的痣没有笑。
    你每个星期必换一次床单。金黄色菊花,淡粉色碎花的。有小黄色鸭子的。你们的宿舍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满当当的,但是并不凌乱。你们都是粗心的家伙,经常忘记了锁门就扬长而去。我那时还是冒失的孩子,有一次突然推开你的房门,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你的小黑板,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挂在窗边的小黑板;它上面是你唧唧歪歪的字:八月天高人浮躁,一切都好,只缺烦恼。窗外是2003年六月天气。知了都叫了,过一年就要高考了。
    有没有说过,你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像是王菲。恰恰你又喜欢她。我们都不是平和的孩子,却还总是谈得来。我们长时间的说话,或是长时间的沉默。
    之后,高三迅雷不及掩耳的姗姗来迟,但又不早不晚到了。还是不知道有没有说过,我那时疯狂的迷恋Meg Ryan。金黄色卷发,笑起来迷人,走路姿势很二,胸部平坦。她的一部电影《天使之城》,我当时看了,动情,很动情。于是我在每个同学录里最喜爱的电影的一栏中都填写的是《City of Angel》。我想我们太熟了,熟悉的过头了于是就陌生了。忍了很久,终于给了你一片同学录催促你填完快给我。你还我的时候,天气已经大热,是焦躁的五月底。我看过去你永远漫不经心的字,然后在最喜爱的电影那一栏停住。。《菊次郎的夏天》。
    有没有告诉你,我在上大学之前,就是一个柴禾妞。只懂得化学试剂AB如何反应,通过显微镜观察叶绿体,做傻逼小球在光板车上无摩擦突然撞向一堵墙之后车和球怎样的物理题。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北野武,《座头市》,《花火》。。。更不要提他的这部不是很知名,并且相较于其他影片,更有温度的少年找妈妈的亲情电影。
    后来我跑去问你,喜欢这部电影,为什么?你看我,摇头。安静下来不说话。过不了两分钟,你就欢快的跑开了,拿着普普通通的塑料制水瓶,跳着去接水喝。那时,我们已经分班了,你随了自己的心愿选择了文科。我抱着不碰南墙不回头的心,毅然转头去了理科班。继续和无摩擦小球,傻逼光板车,各种滑轮为伍;外带研究雄蜂,雌蜂,臭鸡蛋气味气体,絮状沉淀。
    后来的后来,我偶然得知你父母离婚有阵日子了。你总是寒暑假的时候一个人坐着火车去看妈妈。你和爸爸住。你的爸爸是一个干净的男人,话很少,在公司里上班。也是宠着你的。只是他们的爱情没办法继续。那个时候我已经去了我的大学,你去了云南。那个据说空气很好,美女很多,街巷都很文气,山总是不高,有水的地方。
    我大二的时候总是有了偶然的机缘,和朋友一起看了《菊次郎的夏天》。我不是从头看起的,但是里面的盲叔叔很打动我,还有那个执着的要去东京见自己母亲的孩子。后来,我知道了北野武,并且拜萎靡的大学生活所赐,我阅片无数。也知道了那次我看的电影就是你喜欢的,那部你歪歪扭扭写在我淡蓝色同学录上的电影。
    后来的几年,我是说我从大一开始一个月大约和你通信一次。西安和云南毕竟遥远。那时我还写信。纸笔的。也从未提过这部电影。我开始看得片子也杂起来,纯情的,简单的,能轻易打动我的片子也不多了。之后我们渐渐的从好几个月通一封信的频率减少到几乎半年一封,一直到断了音信。大家都长大,成熟,有了不同的朋友圈子,你去学广告,学习色彩,光,和怎么蛊惑受众;我去学现金流,净值,现值,风险资产组合,投机。关注的不一样,自然话就少了。过往在一起的几年,若总是回顾,总有一天也会说完的。
    遗憾的是,一些东西还没有来得及分享。比如我看过了《菊次郎的夏天》;比如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觉得你更需要关爱;比如我也曾关注了王菲一阵子,并且知道她总是开场《天空》,收场《人间》;或者还是颠倒过来。比如,我知道你父母离异的事情之后,我就再没有提起过我的父母。我们都不是乖孩子,乖女孩,我们可以说一个人傻逼,但是决不会“问候”他的父母。比如我经常想起你寒暑假奔波在两个城市;西安的爸爸家,另一个城市的妈妈家,是不是也觉得辛苦。我还年小的时候,以为王菲和你很相像,都是冷感的人,从来都是,随时随刻。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在私下生活时好像也不是这样。你是和她不一样的,你总是把自己包裹得很好,对人和善,但是温度总是不够。偶尔大笑,但是也不见得开心。你是会学着他们那样解释love 和 adore有什么区别的女生。你说adore比love清淡些。其实adore最先是宗教中的词汇。信徒们adore上帝。那是一种比love更加纯净和圣洁的爱。
    不管怎么样。那年所有一般大小的菊次郎们都已经长大了。他们2004年高考了。成功了,失败了。上了大学之后 骂娘,跺脚,泡网吧,诅咒一切考试,恋爱了,失恋了,然后伸长脖子等待2008年。不仅仅因为2008年很奥运,最重要的是他们就要毕业了。想想90的孩子们都18岁了。不知道那个依旧喜欢着菊次郎的小妞你现在好不好。现在没人愿意听我讲《舞!舞!舞!》了,他们都说它的情节太变态了,也觉得我讲得既混乱又没趣。
    马上就要开始工作了。这些柴禾妞们一旦撒向社会就会很快消失不见,她们会去做建设社会主义的一个个螺丝钉,然后安分在各自岗位。虽然才这样的年龄,我竟然很难去期望什么了。只是记得当我去年又一次迷路在北京尘土飞扬的街道上,窘迫地等在车流汹涌的红绿灯前的时候,突然想起你。想和你一起看一部电影。就看这一部。《菊次郎的夏天》。
950 有用
128 没用
菊次郎的夏天 - 豆瓣

菊次郎的夏天

8.8

30215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96条

查看更多回应(196)

菊次郎的夏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菊次郎的夏天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