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人or社会人

Kay Lo
2008-03-30 看过
《Into The Wild》,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大概每个人都向往摆脱尘世,但真正有勇气去做的不多。这已是其次,问题在于,就算是拍拍屁股离开,我们真能彻底与society断绝关系么?
做梦谁都会,行动也有人会采取,但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实际问题,饥饿,耐寒,辨别植物——孤独。我不明白当影片慢慢奠下某种褒扬流浪的基调时,为什么突然间冒出句“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仅仅是因为生命将逝么?又为什么要幻想回家的场景,之前却充满了怨恨?他的感官是离开了society,但不可否认,他的内心却还残留着society的碎片,在仰望天空落泪等死的时候,那些碎片都又回来了。
我们生于society,等到醒悟到要逃离,它已在我们身上烙下烙印,哪怕我们投入自然怀抱,也难以为自然所接受。“大家伙”的肉终究还是长了蛆,Chris只能叫着f**k,但秃鹰和狼却能饱餐一顿。一厢情愿要去拥抱自然,却也只能面对一张冷酷的脸庞。
人造了社会,社会也牵制着人类。人类越来越难理解生命最本原的东西,在脑袋里转的是钱、名、利,为此而耗尽一生。一些人发觉了这些愚昧的“大志”,他们试着回归本原。那些还在社会中忙碌的人读到他们的经历,都发出羡慕的赞叹,可毕竟没有走过他们的路,也不知其中的孤独,更无想象面对大海时的灵魂洗涤,面对蓝天时的怅然落泪。与自然相处也绝不是想象中那样完满,我们已从自然人蜕变为社会人,心灵在丰富过后,面向自然,才知空虚,才知渺小,才知无能为力。
毕竟,梭罗在瓦尔登湖畔只待了两年,Chris临死前想到的也是回家。瓦尔登湖不因他的离去而惆怅,阿拉斯加的天空也不因他的终结而动容。可Chris的母亲会在半夜害怕地惊醒,父亲会伤心地瘫倒在地,他的自由不可避免地造就了他人的痛苦。这便是大多数人不愿付之行动的理由罢,因为还有人需要我,还有人为我所牵挂。如果单从Chris个人来看,他的确是实践了他的自由,但society不因他的离开而消亡,从这个角度来看,Chris也是有些自私的。
然而,阿拉斯加的天空还是那么迷人。
5 有用
0 没用
荒野生存 - 豆瓣

荒野生存

8.6

18955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荒野生存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野生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