嗐!还是文人那一套臭毛病。

爆炒鸹貔
2021-04-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的主角应该是大鹏演的胡昆汀和春夏演的贾美怡,因为在这部电影里面他们才是人物弧光最大的。并且胡昆汀在片中作为一个导演身份出现,那句“我就想导个戏,究竟冒犯谁了”的台词以及“戏”里“戏”外出现各种符号隐喻,也可以看出陈建斌想跟姜文一样,做一些阴阳怪气地政治批判。

但是陈导似乎忘记了,他在进行个人表达的时候,使用的媒介是电影,而非戏剧。即便是当成戏剧看,这片所展现出来的导演的戏剧观也是相当混乱的。电影中出现的那块红布,先抛开胡昆汀和演员们在红布下开小会的政治隐喻,红布本身在“戏”里还代表着两个男女偷情的欲望,就像当年《恋爱的犀牛》里面,郝蕾的一身红一样。但《恋爱的犀牛》是先锋话剧的代表作,而先锋话剧是反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那套体系的,但片中胡昆汀的嘴里冒出来“演出自我”的说辞,以及贾美怡为了找到演出人物原型的状态,专门跑回当年乡下去找回那辆拖拉机,甚至最后都必须让陈建斌的老马来“演出自我”。从言行上都可以看出,陈建斌对于斯氏体系的崇拜。但片中又一直拿角色A和角色B作梗,又在强调原型人物与戏剧艺术的不可替代性,而且结局拿手电筒照台下观众,这样的表现手法明显是先锋话剧,所以在这混乱的展现中,我真好奇陈建斌究竟是怎样一套戏剧观?有人还拿皮兰德娄的《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跟此片比较,倘若陈建斌是想借着“离间效果”的理论来反“离间效果”的理论,从而强调回归真实自我的这个主题。那么就请别拿皮兰德娄,孟京辉,赖声川来作为同例比较。

如果陈建斌想作一点对戏剧艺术方面的探索,想用影像来写一篇关于不同戏剧观的论文的话。那么它也仅仅是影像而已,所想达到的成就也仅仅是戏剧层面的,而不是电影层面的。看到这里,作为电影主义者的我来说,非常愤怒。他妈的,凭什么电影在这个时候就低你一等,沦为你讨论戏剧的工具了?我记得姜文说过:“我认为戏剧要优于电影”。但姜文拍的电影,没人说这是话剧吧?当他使用电影的镜头调度时,你可以看出他对电影史的尊重,对电影的有尊重的,当然更别提赖声川的电影版《暗恋桃花源》以及马丁麦克唐纳的那些电影了。唯独当我看到《第十一回》时,看不到导演对电影的尊重,简直是吃电影的饭,砸电影的锅。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效果,不仅仅在于陈作为一个电影导演手法上的平庸,还有他本身想讨论的东西就足够小,小到只有戏剧本身了。就跟片中胡昆汀一样,各种掉书袋,散发着所谓文人的自恋恶臭。伍迪艾伦的电影里面也有掉书袋的人,但是他明显是在批评这类人。我们仔细看看胡昆汀这个人,导演把他塑造得道德上没有丝毫错误。他作为一个丈夫,自己并不爱自己的妻子,甚至当众出轨,但导演也要在最后给他加一层道德光环,说他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被自己的小舅子打了真是太可怜了;作为一个导演,他一直被夹在演员,审查,资本的各种麻烦之间,导演想哀叹一声现在的创作者真不容易。说白了,还是导演那点顾影自怜嘛!

你们真觉得陈建斌有对小人物的关怀吗?别逗了!陈建斌演的老马被设定为一个底层,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自我,总是听信他人的建议,一直没有自己的主见。当年因为自己的自尊心,一气之下说是自己杀的人。就人物的这个动机而已,可以说不管是哪个阶层,哪个年代的人,看到自己的另一半出轨,都会心有不甘。但为什么一定要设置一个底层呢?不就是满足陈建斌这样一个精英对于底层的刻板印象嘛!这样一个身处底层的男人,什么都不懂,就会找麻烦,不是坏就是蠢。真正的小人物是为了自己的正当诉求去维权,只有屌丝才喜欢“无理取闹”,问题是这部电影中的老马是个屌丝,陈建斌还当他是个小人物那么拍。所以请别再拿这片来侮辱皮兰德娄,老皮的剧本是有对小人物的关怀和怜悯。

最后,我想说片中用先锋话剧的手法重新演绎拖拉机杀人事件,配上春夏那慢慢舞台腔的台词功底,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借这个感受,并结合以上论述,再次总结一下我的观点:1.陈建斌自恋到真让人恶心。2.他的脑子里面分不清“小人物”和“屌丝”的概念。3.他的脑子里面分不清“先锋戏剧”和“实验电影”的概念。4.他是个傻逼。

37 有用
18 没用
第十一回 - 豆瓣

第十一回

7.5

9495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第十一回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十一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