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且新的叙说,平静而生动的高潮

Colty
2021-04-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杂谈一下我有多喜欢扎克施耐德和他的正义联盟

电影可以有很多种定义,也可以是很多种艺术。我个人下的一个定义是“处理的艺术”。拿主要任务是讲述一个故事的影片来说,多数电影内容的呈现逻辑完全不同于现实中人经历感受的逻辑,它们的展现往往有大的多的时空间隔,却也给人不亚于现实生活的愉悦体验,就是因为原始的影像素材被以得当的方式处理:画面色彩的调试、画面元素的构图编排、音效与音乐的参与、段落呈现的排序与切入,都在赋予故事的讲述一种有机会让人产生信任的生命感,叙事风格成为一种性格,电源元素的现身显露出可对话感,此时电影已有自身的特征和秉性的优劣。尽管你无法抛弃主观的情感活动,无法做出绝对公正的判断,但你始终会形成一套主观印象赋予某部电影某种身份。我无法认为电影差异会因文本共性被抹除,从来都不觉得电影故事本身掌控了电影叙事特征及电影作品身份,正义联盟作为一部在剧情、寓意上难以发掘出高深认识的传统超级英雄片,当其选择另一种画幅制式、另一套视听设计理念,选择了不同的影像风格,并完整建立起一套有辨识度、不流俗的试听系统时,根本差异就已经无可辩驳地存在,不同影像播放在观众的感官体验上产生了什么效果、并由此在观众心理上转化成了什么,能说明太多太多问题,不可能仅因为一份相同的文本就抹去其差异性以及由差异产生的价值,导剪版和院线版就是两部电影。

1'我喜欢扎导的“拖沓” 115分钟的“完美时长”是个伪概念,趋近两小时的“标准时长”概念还将演变。我自以为是那种适于看长片的人,直到现在还没见过真正意义上符合“又臭又长”这个描述的电影,我想象中长的烂片,因其之长,它的烂都会烂成一种风格,大内容量会稀释它的糟糕之处给我的不快。而看到而看到导剪版这类作品于我而言是最爽不过的了。一方面我对影片内容有贪多心理,对“new footage"的概念有深度痴迷。我只是自愿的看客,丰富的细节成不了繁文缛节,既然有无妨发布的内容,为什么不放出来看?既然发布的内容无害,看了又如何?每个展现视野都有视觉潜力可以开发,若是单纯的慢就是冗长的话,兴许我就是适合看“冗长”电影的观众,因为它慢的同时,他的叙事是纯粹的,即便有新的影像任务被分配到模糊的叙事节点上,他也是脉络清晰、有机整合的。同时这种心理也使4:3即未裁剪的画幅令我兴奋。看见“原貌”的体验真的非常美妙:想看全局情景,它就在眼前放着;想体验遮幅的包围感,自己动手裁剪一下就行。好像我真的“拥有”这部电影一样,你能掌握你如何观看一份影像。另一方面,长片的长,一定程度上代表一种庞大的信息量,(适中节奏,故事信息量大;慢节奏,氛围心理量大)观看完一部影片,它在观影过程中给我的信息量会在我自己抽出观影活动时,对我对时间的感知产生一种冲击。我还记得多次在影院观影的经历中我先是投入到一部影片中,出影院后又感觉恍如隔世,因为观影时感受到的信息丰满得足以暂时改造我对时间的体验。 巨大信息量和对漫长时间感的意识能让我体验到美感,而我喜欢扎导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的电影内容呈现方式很大程度上就服务于美感。慢镜能提炼动作细节,扩大观察物的深度和容量,扎克的作画式镜头语言为花作锦,呈现“慢”是一种对美学体验进行扩充的很有效的手段,一切的慢都在建立美术、便都有自身意义。

我为什么极其厌恶猩球崛起3那个用了七秒多只为传递一个“漏水”信息的镜头,因为它的慢完全不是建设性的,图像元素、构图、光影、运动的美感它一概没有,本身更没设置隐喻等含义,它跟一具木乃伊一样呆滞地躺在哪里,在“漏水”情节被表露前,之前的6秒没有半点有效信息;如果想要呈现一种悬念感,根本用不了这些时间,我曾经为了判断这个段落是否真的差劲把这7秒剪成了2.5秒、3秒一直到5秒的版本去观察,4.5秒已经是这个段落撑死能不达到冗余效果的长度了,而原片多出来的几秒使当初在影院就观看影片的我有过暂时的费解,这个镜头行进到第二秒时我就试图理解这个画面有没有什么深层含义,想了四五秒还是费解,结果它只是要说“马上要闹水灾了”,这根本是无用的慢节奏,无法生成半点诗意或氛围,是纯拖沓;再想到海报对所谓WAR的虚假宣传,TVspot 给上校配的他要找到凯撒保护的女孩的假台词,吉亚奇诺完全不在意塑造宏大气场、甚至无缘由地把一首使我在影片前奏就意识到“这不是我要的猩球终章”的诙谐乐曲用了五次、甚至用在了本该紧张的骑行追击中让我彻底出戏,包括终章明明有那么多路可以走,偏偏要让它以一种极为平淡、不成规模的方式结尾,让凯撒的死显得那么不值当,更让我对这部电影非常痛恨(扯远了,一想到这部电影就想批一番,抱歉…) 2'扎导作了改变 他会玩点小幽默了

而且与扎导前两部DC作品不同,这部影片除片尾噩梦场景几乎没有用过明显的手持摄影,手持镜头更少,更适于电影电影观众以平静心态去融入这部影片的故事。 手持摄影营造的真实更偏向于心理而非视觉表现,稍微花不到十秒的时间感受一下你的眼睛给你的视野是什么样的就能明白这一点。手持镜头的抖动幅度远大于我们所拥有的视野,这种抖动提供了一个明显的物理效果,让你察觉到影像中的世界同现实世界一样是处于运动、发生改变的状态的,蕴含在物理效果中的真实感映射了“维持”和“演变”的不平衡状态,非常符合现实情境中事物的[运行]这个概念给我们体验;另外一点就是它能反映记录这个动作的一种状态,当会因为生理构造而颤抖的手成为了摄影机的支架,生命的注意力便会注入机位形成记录姿态,而产生拟真的趋势,因为出于日常拍摄工具使用使用的经验,记录的姿态一生成时基本就是默认拍摄对象是现实性(真实的)如果镜头中的演员表演也能乱真这种真实能达到近乎天衣无缝的程度。手持在扎导前两部电影中常被用于营造现实的不平静感以严肃成分出现,没有被用作表现现实感诙谐的元素,也是他对自己进行风格调整的一个标记。 3'导剪版部分槽点/扣分点

超人回家的这一段有部分漏洞,我希望路易斯说出“You spoke”的时候,镜头就该切向两人正面,克拉克沉默两三秒再说"This is home."。这样“You spoke”才会让人意识到这是超人复活后第一次开口说话。他的第一句台词更有久违的感觉,原片镜头一切换克拉克就说话跟先前人物讲话的表现形式形不成区分,欠超人重生再清醒这样的重要情节所需的张力。

火星猎人现身(对前作将军的身份揭露)算是个惊喜,但是并不乐意明晰这一点,我挺希望丈母娘和儿媳妇能有心对心的交流的,这段情节后,路易斯是不察觉异样的,可观众都明白这里的玛莎终究不是玛莎,这个段落感动的体验好像被否定了一样。 4'不认同部分批评

谈及深度,它也能算到此类型电影的中间水平。远古大战不只是一个故事背景,也是对联盟的隐(明)喻,今昔两次战斗都是以Union对抗Unity,传达"A strong man is strong when he is NOT alone."的信念,这比小部分完全贩卖特效刺激的乏内容影片强多了。 且有点疑问,一部传统故事片为什么不能花4小时讲一个故事,难不成还要讲两个还是一个半的故事吗?“标准时长”的概念是剧院环境存在的条件下才成立的,完全可以大胆选择更充足的时间讲述故事,为什么4、5、6小时等时长不能探索一下?为什么很多长时长杰作没被因时长指责,而ZSJL要被因时长批评?(我就不举例子了,因为我很明白,作为一个维护扎导这种“不会讲故事”的导演的粉丝,我说哪部片子都像是碰瓷,尽管我可能比听到我的说法会不爽的人还喜欢我举例的电影)

包括,我不确定是否还应以能否顺应剧场标准快速讲完故事来评判它,这部影片的制作已经不限于完成讲故事的任务了,长片长的不一定是因为短时长讲不完故事造成的,也可能是因为创作者投入了更多对影片人物的感情而去费心做更漂亮的塑造,正如扎克在采访中说过他觉得里面的人物包括荒原狼、达克赛德等反派也需展现自己的空间;影像内容可能已经不止于将一个影片项目实现从无到有的构建,也开始超越“必要”的范畴而作额外的表达与描画,这是无妨顾虑的声画,不一定是客观缺陷。

4.5'扎剪版对钢骨的塑造可以说明这个版本对人物呈现的用心。院线版钢骨被删成了路人,那一版还试图在第一印象上塑造一种钢骨不正常、是个怪胎的表现。试图以观众对反常躯体的猎奇心理来以廉价手法吸引观众,而不像扎导一样是客观的揭晓一个人物的面貌,诚恳得花十分钟去讲述他的故事。孰好孰坏非常清楚—我远比四年前喜欢钢骨,这段对他的人格、能力都有展现:在表现他的高光前插入一个片段说明他心之善,他的特殊能力被说明后再次呈现他对别人施以援手。使他具有令人产生好感的善良形象,尤其是他在雨中微笑的镜头,和之后他与戴安娜相见的场景一样,他面貌的钢化部分曝录在光中,另半边脸隐于黑暗,他对“自我”身份的藏匿以及他隐形的帮扶。至善的人性化为神性,让人觉得可爱而高大。

240分钟的它不执意讲完一个故事,而是有清醒的认识去呈现一个大事件中的多条线索,注重事件气息及对事件成员更立体的呈现,不过这有一部分主要也是因为华纳对宇宙构建进度的追赶导致的。对于电影宇宙作品,你光看它的时候它就默认此片时间线之前的内容你已经看过了。漫威队电影宇宙的出色规划给了复联充分的发挥空间,这个系列十分成功,它们作为集结电影,却拥有不过长的时长(A4三个小时我个人是觉得不长),因为多数人物到早先已有个人长片,人物形象已经有过表现,没有必要再给集结片分配通过呈现前史来塑造人物的任务。 5.Josstice League was lame as hell.

姑且称魔改还将导演署名为扎克施耐德的院线版为“施耐庵版正义联盟吧”,它还不至于要完全否定:以蝙蝠侠发现天启魔开场、让蝙蝠侠收束复杂的叙事线索,用Everybody knows 配合群像简单带过超人死后的景象表现等确实还算聪明地留出了一些时长,只是又填进去了一堆粑粑:路易斯的“你真好闻”、荒原狼的“妈妈妈妈妈妈”、俄罗斯一家人、不堪描述的流氓笑话、毁人设的内讧…这是“在时长紧张”的条件下加的……不过是得说句谢谢,要是院线版不删那么多大场面,要是它把正联集结,不加那么多产生不了效果的笑话,扎剪版的观感也很难精彩成这样,难以想象闪电侠逆转时间的片段当初要是用了该有多浪费。

好像在上吊

最让我不爽的是配乐,院线版处于赶工制作不光是乐曲旋律节奏与影片画面配匹配度低,音色选用兴许也是因此而落伍的荒唐。拿女侠营救那一段来说,背景音乐始终保持轻松,恐怖分子的出现在配乐衬托下显得卡通幼稚、无半点威慑力,这一段本该起到的作用是对女侠进行人物刻画,表现她营救能力的价值,而在这种声音环境中,一切危险都不以都不以严肃方式呈现,威胁便彻底消失了,女侠的形象根本无法被凸显;而且能感觉到这段配乐,在风格上延续了部分年代久远的超英影片配乐的部分传统,因为很矛盾的一点是,你能从中听出来恐怖分子是这个段落中的反面角色,但是他却一点都不可怕。这个特点在那个年代兴许不成问题,但在现在配乐音色音种更丰富,观众会在音色中提取氛围信息、认识自己心理反应的条件下已经不适用(我上文所说的“落伍”)。紧张感仅停留在概念层面上而显得轻微,而判断情感调动元素失效的依据之一就是配乐营造的气氛、情绪无法乱真——此时“孱弱”的紧张感已经成了“假”的紧张感,功能性配乐无功能,声画失去情感调动作用,影像片段成了废品。

战斗结束那个“遍地开花”也是一种消除严肃性的处理,为了视觉上绚丽加了些累赘的紫色石柱,其实也没在视觉上增添一些刺激点,把红色调淡更是在一个本来值得肯定的大胆画风设计上加了一层不争气得让人嗤之以鼻的保守理念。它类似于那种理想得有点无厘头的战后奖励机制,精神激励式的“风雨后总会见彩虹”的信念在无逻辑、情感支撑的奇幻呈现思路中被可视化为很肤浅、幼稚的“战后风光无限好”,作战的破坏性及可作为其象征的废墟景观全数隐藏。失去对消极景观的呈现,影片难以做到情绪感染,因为情感张力在单调积极的氛围里已被严重削弱,更别提在配乐及其乏味的情况下,没多少人能被这种假愉快场景触动。反正大战之后遍地开花,那位大哥叉腰看天的时候我审美直接裂开了。 而且会看最终大战中,有不急迫的救人桥段,被糟糕剪辑揉碎的动作戏,无构图美感的补拍镜头,不有效的插科打诨,然后蝙蝠侠和超人还要发糖……

你是不是有点儿犟嘴了? 6、听到原配乐师的作品,我终于能把正联看下去了(配乐比较) 施耐德的美学把超英电影的仪式感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先前汉斯季默与徒弟霍肯伯格的乐曲更是让他的作品焕发光彩。迪士尼漫威电影宇宙当中能强调视觉美学的偏少,在这方面突出的几部中,蚁人和雷神3中对视觉美学有所一窥、复联三四规模感强、奇异博士(正是115分钟)的惊人之处点到即止,而其余多数几乎都以剧情内容致胜,少数糟糕的几部不光连视觉特效的呈现无美感,配乐工作更是让人一言难尽。我当年走进巨幕厅在BVS刚散场时观看下一场BVS,演职员表和背景音乐播放着,它的宏大气场在我进影厅时就把我镇住了。后来正义联盟项目公布,扎导女儿还没有出事时,演职员表中配乐师还是Junkie XL(汤姆·霍肯伯格),当时还很期待,院线版直接给我浇了一盆冷水。 2017年院线版正义联盟的配乐工作是异常糟糕的,导致我基本无法接受其声画。作为一位在影片上映当天就去观看影片,并对最终自己所看到的内容感到十分失望且十分生气的DC电影粉丝,我对此非常有发言权,我还清晰记得当初看映前5个片段感觉配乐难听,希望自己在影院里感受好些,片头赶制的主旋律logo一出我就已经有些想离场了,后两小时如坐针毡……其实院线版配乐契合度能处在良好水平我就能给到三星。 出于赶工,丹尼叶夫曼无法有足够优秀水准的发挥,院线版的一切包括完全不讲章法的旋律编排以及音色的选用,都试图强调一种不严肃而且强制轻松的气氛,它始终不想让你感觉到其中的一些危机事件有危机感,英雄们在任何时候都在以开玩笑的方式来完成一些危险任务。 幸好,导剪版真的出现了,谢谢扎导、霍肯伯格,谢谢HBOmax,耳朵都想流泪了。 (1)(BGM:包括No paradise,no fall 等)很喜欢女侠的女声吟唱主旋律,没有和很多人一样被歌唱声烦到,只是觉得原版旋律如果被不作补充地用到女侠的段落的话更容易产生负面作用。单人吟唱在不光是在DC电影,在其他的非常多的超级英雄电影当中都是稀缺的音乐元素或者说是声音元素。它是通过人的喉咙发出来的。你能从中体验到自然、生命或者说人的反应的一些信息。人的唱即人声在旋律的切换,形成一种非机械、且与现实有亲和力的表达。而且吟唱的一个突出优势是它可以以音色为自身标记,不受旋律需要完整演奏的特性牵制,不会因应用段落的时长限制而形成急促感或发生强制中断。它一出现人物标识的作用就高效完成了,因为他精简而辨识度高,我也很喜欢辨识度高的东西。

(2)众人讨论母盒历史,语义完成表达,超人诞生主旋律出现预示重生(BGM:I teach you ,the overman ,即钢铁之躯中第一首乐曲Look to the stars的改编),以母盒作环绕拍摄的众人所注视的中心,群像眼光视线高于木盒来表现众人对[物]的探究、不确定心理,超人成像出现,众人都有所领会的想法被彻底揭晓,镜头位置随成像上移,人物观察方式有俯视转为仰视,体现联盟成员的敬意与成像人物超人的神灵感。

(3)(BGM:Earthling)"(Are)You really you?""I'm really me,Ma."台词说完之后我就感觉鼻子发酸,一家子抱在一起时,我已经流下泪了。这体现了很多电影抒情段落中配乐的作用:配乐配合着情感的递进在一个失去“真实性”的故事里,利用感官元素创造一个脱离于环境真实(没有无源音乐),不受现实中判断真实的逻辑拘束的真实情感流动。

(4)(BGM :Flight is our nature)正义联盟五人集结,飞行器于终战起飞,钢骨说:“她想要飞行,飞行是她的本能。”布鲁斯回应:“你的也是。”很感动于此时乐曲的激昂,钢骨得到身边人的肯定,一直以来缺少希望的蝙蝠侠终于有了信念,这是最振奋的集结。 (5)(BGM:And the Lion-Earth did roar Pt.2)海王降落到蝙蝠车上对蝙蝠侠说"You really are out of your mind."蝙蝠侠微微点头,紧接着来了几秒渐进、紧凑的鼓点,下一秒海王冲着天启模一跃而起,电吉他跟着他的跳跃嘶吼,这段摇滚直接给我炸傻了,怎么就能燃成这样呢?

(6)当年院线版劣质的声画组合只给了我无趣和尴尬,现在导剪版却多次令我有正面的情感活动。(BGM:Cyborg becoming/Human all too human)将讲述钢骨经历的那段展示中,前段聚焦于现实场景和人物交流,乐曲克制作氛围营造,中后段转为功能性表达配合诗意化的想象。乐曲发生变动对人物展现起到律动性的效果;闪电侠逆转时间的段落也相似(BGM:At the Speed of Force),前半段理由慢镜拆解运动,以及蓝色虚化场景和闪电侠主旋律表表现高速运动的能力,回声独白刻画巴里心灵活动,后半段将逆时情节以爆发状态呈现,乐曲由聚焦个人行动的轻巧原乐音过渡为渲染全局观的激昂。这种段落都很令我动容,这两处段落中含有变化性的表现内容,分别是温和与强烈的典型。配乐随内容变化自身也在发生改变,就形成了音与画的共振,同步耳目的感知也便能达到动人的效果;且表达强度由温和到热切,也体现出其叙事的生机,因为在这种渐进变化中你能看见一整套蓄力的过程。力从调动到放出过程中,蓄势的动作最能体现力的规模和美感,这与扎克对能透析力的积蓄的升格摄影的迷恋是相辅相成的。我看到的和我听到的,都劝服我相信我的被扎导“无用”的美学打动的感官、相信一部影片不会引起超英电影的身份而掉价失去魔力,但是会因其充沛的表达而显露生机。所以总的来说,导剪版的配乐才算是“配”乐,与之相比院线版只是几乎没有调动半点智慧的加法。

院线版尬旁白

(7)(BGM:We slay ourselves)导剪版结尾旁白完全是相当正面的鼓励或者爱与感恩的内容,黑暗这种词汇没有半点提及,音色与旋律更和谐的配乐呈现出憧憬。但是院线版,在配乐轻松得萎靡还提到黑暗这种词汇显得低幼,整个群像呈现无法与没有连贯性的配乐产生共振,也就无法与观众产生情感共鸣,甚至让我想骂人 。扎剪版没有了那种无生机的草率,人物群像以更细腻的方式呈现,闪电侠和他在监狱里的父亲,克拉克和爱人路易斯、地球养母玛莎,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海王与媚拉和维科,维克多与父亲、母亲,戴安娜和远在天堂岛的母亲,每组人物的交流都使我感到充沛的温暖。 希望有#RestoreTheSnyderVerse 的一天 看完正联,很欣喜它比我想象的面貌更美好,也有些可惜这很可能是扎克在DC的最后一部作品了,回想他先前作品过长又遭削减,很想知道什么时候影院才能足够发达到长时长影片能获得足够的场次,使制片公司不再用片长丈量钱景、并不在对电影作者的作品进行干扰?我真想看到施耐德正联后来的故事,我真的非常希望施耐德宇宙可以回归。I hope the age of heroes will come again,I mean ,literally ,again.

35 有用
0 没用
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 - 豆瓣

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

8.9

16189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的更多影评

推荐扎克·施奈德版正义联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