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儿郎,意气尽消:周子舒角色建构随便谈,“女性感”及其他

wendy
2021-04-01 看过

看过一位微博大佬分析张哲瀚的演技,说张哲瀚特意建构出了某些女性特质去丰满周子舒这个角色。剧中的确有这种感觉,越到后来越明显。但我呢,其实更希望他在剧中后期,能比现在呈现出来的,更多一点男性的表达。

这是两个纯爷儿的感情,是两个强大不屈灵魂的碰撞,是一丝妾妇之道都不能有的感情。看过两遍剧之后,我感觉到一丝不安,周子舒这种女性感似乎有些超量的嫌疑。

无疑,张哲瀚对周子舒朝堂事业这一部分拿起又最终放下的理解,我认为是深刻且无可指摘的,这是男性天性中容易掌握的一部分。但他对于如何表达对另一个男人的感情,应该没有那么笃定。最终,他选择了以部分女性感甚至是母性掺入来建构这一感情。“强大且温柔”,是他自己认定的最佳评价,他也做到了,甚至可以说他填补了影视里目前这一男性形象的空白。

但有时,周子舒的形象似乎有把握失度和过分的嫌疑。比如著名的睡衣抒怀痛哭流涕的场景,这一场景不仅把温客行吓跑了,也让我受了惊吓,看到一半,就仓皇地跳到了下一部分。听到这样过度抒发的心事,有一种我冒犯了谦谦君子周子舒的感觉,神坛下的太快太猛,会吓到温客行和我们这些信徒。(就是最后几集“省省吧你”、跳崖、搂腰这些名场面,我也是一边赞叹绝美爱情,一边略有不适,感觉没眼看,看了就是冒犯那个岳峙渊渟拔剑而出“请君赐教”的周大侠)他应该缓缓的,内敛的抒发,以易碎君子的姿态,慢慢碎裂,让痛苦缓缓漫衍出来。

在周子舒身上,当那种“我可以摧毁世上的一切障碍”的感觉,转化为“世上的一切障碍都在摧毁我”时,依然愿意用“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青”去怜惜温客行。当然最重要的引子是温客行长的好看,也是色欲作祟开的头。男人的怜惜不以色欲开头,多少是说不过去的,所以温客行必须美,多亏前几集把二人见色起意传达的淋漓尽致,这就很有说服力(感谢剧组既尊重爱情,又尊重色欲)。注意第一集末尾周子舒看老温的第一眼,很有种震动的意思,还有月下老温美色逼人的滤镜,既是剧组给的,也是周子舒眼里的。这是周子舒吸引我们的地方,他的怜爱和表达,应该是男性的,中性的。

中世纪罗曼史中的骑士们可以“战斗起来像雄狮,求爱像兔子,哭起来涕泪交加”。但这不是中国的君子,中国的君子于无人暗室中都讲究“慎独”的自持,这种类于西方骑士的做派,正是睡衣倾诉这一场戏让我仓皇逃窜的地方。我疑心小初编剧在人物塑造上受到了西方骑士影像的牵扯,毕竟温客行红衣一跪,与西方罗曼史中,骑士发誓效忠贵妇人太过类似。(B站有人分析说温客行跪早了,应该留到武林大会复仇之前,这就很有道理。)

后半部分,温客行有过好几次大段的内心独白,完成度还行,龚俊演技虽不够细腻深刻,但也不至于让人出戏。那是因为温客行真率暴烈的性格内核,宜于这一类莎士比亚式的表达。

但周子舒不能这么干,京城白富美,晋王表弟,名门首徒的光环下,他该是典型的内敛君子,我不明白为什么温客行衣服上有那么多的竹子暗纹,野生野长的谷主大人和君子有什么关系。这些隐喻应该放到周子舒的衣饰上才对,温客行衣服上就来些牡丹蝴蝶狮子彼岸花什么的就很带感。既然是武侠的世界,君子的倾诉应与骑士有别,它要像泉水一样汩汩而出,等你发觉时,已经覆盖了周边一切。这不是不女性,不是不君子,但更有阴性力量,更周子舒。

剧集前半部分,观众被温客行的欲望带领,去探索周子舒的秘密和内心世界。但从龙渊阁温客行身世之谜解开开始剧本半崩,塞给谷主再多的高光时刻也没用,最后几集他忙的死去活来,却莫名“在周子舒的世界中无事可做”,让观众恨煞。其实这也不怪演员,龚俊的魔教教主完成度多高啊,但是他还在本本分分的演武侠剧,张老师因为剧本、灵气和演技的原因,竟把角色的内涵拓展到文艺片那边去了,堪称降维打击,龚老师实惨。无能为力的温客行成为了周子舒爱欲的客体,周的爱欲掌控了后面的部分。这应该不是编剧的本意,而是张哲瀚演技带来的意外效果。

后半段爱欲中女性感与母性的摻入,固然能让大部分女性观众更好地与周子舒共情,这很有效,也赢得了观众的疯狂爱怜。但掌握好其中的度,就是一件很高级很需要文化的审美了。君子侠士应怎样去爱,既如竹如松,又圆转如意(参考第6集江上调情),方寸之间爱欲表达的种种腾挪,对剧本和演员来说,都是举步维艰,显然创作者们(编剧导演演员)的境界都有点跟不上(此处应再次提醒此剧只有3000万到5000万的投资)。周子舒身世光环那么大,比原著还狠,又是晋王表弟,至少得是个中层官宦世家,竟是朝堂与江湖的双重贵公子。被他不谈恋爱时的朝堂大格局所惑,我真情实感代入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子弟什么排面,淝水大战赢了,内心激动不已,过门槛刮掉了鞋跟儿都感觉不到,表面还是“意色举止,不异于常”。这样的身世,无论再怎么对感情上头,让他放弃前半生下意识般的教养和经历,涕泗交零柔软如斯;让他像个狂热赴爱的少女,义无反顾跳下悬崖,而不是下意识赶紧甩腰带救援,他忘了自己是个绝世高手了吗?观众能信?反正我不信。

既然说好了是两个强者之间势均力敌的爱情,就该以双方有力之臂膀,互挽大厦之将倾,救拔对方于血池地狱之中,力挽狂澜才是江湖男儿谈恋爱的正确态度嘛!温客行这样的沉沦十八层地狱的恶鬼,岂是一个相伴跳崖的赴爱少侠救拔得了的?最让我受不了的一点是,后期周子舒的处境,竟又掉入了“任何男人,只要他处在女性的处境里,他就是个女人”的窠臼。说好了是女孩子的颅内A片,爱情爽文的,竟又让我无端悲哀起来。

周子舒越到后来越像狂热爱徒,竟让我想起阿佳妮《阿黛尔•雨果》《阿道夫》,《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类艺术片女主角,32集“省省吧你”这一眼,差可撞碎镜头,这样倒也不算不好,那一刻,我竟不知道他看向的是谁,承受目光的镜头和人怕都已经软成渣渣。我万没想到能从江湖少侠这一款里看到这一眼,我们文艺老中年最受不了这个,纵然知道他用力太猛,拿错了剧本,也不能不大受触动。但到底还是为那乌衣风流的周子舒叹息:大好儿郎,意气尽消。意外竟又成就了如此谜人的“女主角”,真是造孽!

PS.阿絮粉注意了,要不是演员演技感人至深,风骨初立,甚为可惜,我哪来这么多真情实感写小作文提意见。

p ps.这篇写完,又看到新放出来的12集“晒太阳”花絮(龚老师,原来有时你也接住戏了,我很满意),突然就理解了32集“省省吧你”万里奔赴,赴爱而去的眼神。那句“是挺好的”,像从灵魂深处传来,是演员张哲瀚和周子舒同时叹了一口气。天涯孤鸿,无根行客,之前经历过多少苦楚挣扎,多少不堪回首,才有这样温暖缱绻心意相通的一霎那。

30岁,都是想做好演员的人,又足够成年,洞悉了一点世情,才能拍出这样的对手戏,也算一起搞过创作,在艺术世界成全过彼此,因为“天光云影共徘徊”,他们曾在交汇的一刹那,互相映照过波心。

11 有用
1 没用
山河令 - 豆瓣

山河令

8.6

38955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5条

查看全部35条回复·打开App

山河令的更多剧评

推荐山河令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