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人生之二 未生

林下之风
2021-04-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禁止引用

如蝶翩翩 舞者人生

第二篇 未生

李柴禄与沈家的缘份深厚 远不止于此

如果生活只剩下琐事,那就毫无意义可言,如果作品只讲述琐事,那就仅剩下时间的灰烬,可是在大部分时候,琐事与记忆和感受息息相关,在我们这个与芭蕾有关的故事里,那么多的剧情都是由琐事构成的小小亮点,确切说来,这些由琐事构成的记忆,就是李柴禄与沈德出老人一同去向芭蕾世界的小确幸。

就在那天送餐时,面对想要制造问题的老队友,李柴禄还是难堪难受。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一心想要对方因辛苦忙碌而难堪,如果一心想要把对方拉下来,跟自己一样糟糕,讲道理是没用的;要么拿出更大的本事,要么说明错处之后再离开,不过,这两个办法只对慕强和别扭的人有用,其余人等一概用不上。其实,这就是上海爷叔经常跟年轻人讲的话:遇到流氓講道理是講不通的,要麼耍狠,要麼逃跑。在本劇當中,如李柴祿這樣,跑不掉還得繼續見面,就只剩下耍狠這一條路了。

注意:剧情特别给出李柴禄的家庭情况,并非毫无原因。这批处处与他为敌的队友,正是他的父亲李武英教练从前负责培训的队员。在当年相关事故發生前後,双方对峙,损失惨重。李家因事故失去家人,家长无奈入狱,可说是家破人亡,而球队不得已解散,当年那些队员抱憾流落各处,没有出路,只得跟着杨皓范四处打混,以欺侮李教练的儿子李柴禄为乐,这不可能毫无原因。


◆ 緣由

从杨皓范对沈德出老人所说的话:

-他爸打了我,結果進去了。

來看,李教練有可能是因為體罰隊員,才會被判有罪,但楊皓范之所以如此落魄,無法再當足球運動員,不可能是因為後來兩方對峙當時,李柴錄批評他當時所說的那樣:

-那是因為你不夠努力!

而是因為按照韓國這樣以儒家思想為準則的地方,一定會以尊師為先。李教練體罰隊員,是犯了錯,但是負責指證他有罪的隊員也觸犯了師道尊嚴,這就意味著以楊皓范為首的隊員是把指導自己的恩師送進監獄的人,這在韓方訓練人員來看,是大逆不道的行為。對這樣的隊員,業界自有一套評價標準,結果就是不管說什麼,就是不收人,這樣一來,楊皓范和跟隨他的隊員們沒了前途,當下情況才會如此糟糕。

是,目前狀況就是如此不堪,除非李武英教練重新執掌球隊,繼續訓練隊員,帶領他們打入乙級隊的行列,再去爭取甲級隊的資格,楊皓范和其他隊員才有可能出頭。或者,就如同別的隊友那樣,比方說跟李柴祿一樣,選擇其他出路,去訓練其他技能,以此獲得資格證書或是考取學歷都可以,也可以如李柴祿那位打工朋友金世宗那樣去補習考大學,也是一種選擇,可是練體育的孩子往往文化課基礎都不好,如金世宗那樣的情況,也只能說是鳳毛麟角。所以,這就是楊皓范找不到出路,又沒有辦法解決眼下困境,非要下黑手對付李柴祿的原因:

教練入獄之後,其他隊員也沒了出路,既然如此,也要拉著當初離隊的隊員,也是教練的兒子李柴祿一起完蛋。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李柴禄束手无策,他不会耍狠,只能直面问题,但却找不到解决办法,可是历经世事的沈德出老人有办法,或者说,他的存在就是来指引毫无办法的李柴禄走上正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沈德出老人,就是李柴禄的门。第一次對峙,以老人拿出打桌球的真本事,讓楊皓范在眾人面前輸得心服口服為結果,避免讓李柴祿為收到餐費,當眾跳舞的窘境。

这一点,之前想要借此督促他训练的老师奇胜周没有意识到,可是李柴禄他自己却已经发现了,所以他在跟老师提出要参加比赛的时候,还说了要想要继续教老人跳舞的事,这让老师非常意外。原来,就在不知不觉中,沈德出和李柴禄这一老一少,已经累积了情谊,开始接受彼此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李柴祿不在,老人會擔心,李柴祿生病,由老人負責照顧,不但給他煮粥,還留下各種小菜,飯盒上貼了字條提醒他如何食用。通常說來,這是家長為子女做到的事。按照觀眾的說法,這一老一少的關係很特別,就是那種:

“對他特別理解,真是比親孫子還親”

的人,是,沈德出老人與李柴祿來往,就是比親人更親近,比朋友更為體諒的忘年交。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時候很奇特,種種生活瑣事,就能拉近關係,成為彼此的精神依靠。

不過,虽有成為彼此依靠的小确幸,但基础训练同样必不可少。芭蕾基础知识说明虽然枯燥,虽然有可能会让有心了解剧情的粉丝发困,但却是本系列分析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应读者要求,本篇继续介绍剧中相关场景涉及的芭蕾相关知识,便于观众了解剧情发展。


把杆

芭蕾课程与其他艺术课程有所不同,该课程有两个特别组成部分,一是把杆部分,一是中间部分。关于中间部分,在上周剧情中,已经有过充分展示,在此不赘述,但关于把杆部分,在上周相关剧情中只是初步说明,在本周剧情中还有更为详细地演示,充分表明李柴禄对待沈德出老人尽心尽力的指导。

作为术语,把杆之于芭蕾有双重意义,既指代设备,也指芭蕾课程的组成部分。把杆在芭蕾教室中通常都是木质地或是金属扶手,安装于舞蹈教室若干墙面前方,或是单独放置于舞蹈教室若干个墙面前方的便携式扶手。

注意:本剧当中,芭蕾指导教师奇胜周的训练场地中,把杆是木质地的扶手,在教室的一边,就是沈德出老人日常用来训练的木质扶手。

此处还需特别注意的是,在芭蕾授课时提到把杆训练,还有可能是为课程第二部分做准备热身运动,或是锻炼力量的把杆練習。這部分內容在本剧开局相关场景当中涉及较少,日后随着课程深入,还有可能提到。此处标记,届时还会提请观众关注相关场景。

在年轻的芭蕾舞者李柴禄为沈德出老人设置的芭蕾课程当中,最初的把杆训练来自老人最初上课时,李柴禄为帮助进行拉伸训练进行的拉筋練習,在拉筋以後進行的把桿訓練都與熱身和拉伸有關。這是芭蕾的基礎訓練。在把桿訓練进行过后,在发现老人开始逐渐适应训练课程以后,李柴禄也开始为老人讲解并且演示芭蕾动作,其中主要动作包括一位、二位、半二位、一位脚、二位脚、三位脚以及五位脚。

注:关于手臂位置和脚位相关解释,请参照开篇相关解释说明。

在热身練習,把桿訓練以及基本动作训以後,還有什麼?有,李柴祿也示范了几个芭蕾舞蹈动作,比方说高五位和外开,让老人看到,只有默默注视他的舞姿。

高五位是指双臂举高做圆动作,从发际线或头顶斜对角向上举。在本剧当中,是从发际线向上举。

艰苦的训练日复一日,没有乐趣,也谈不上欢乐,可是多了关心自己的人,情况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是在李柴禄遇见老人之后才发现的事。除了母亲生前给他留下的字条和饭菜,并且鼓励他继续向前,在他身边的人,就只有沈德出老人如此真诚热心地称赞并且帮助他。老人总是说他是他的经纪人,要给他帮忙,可是天晓得,这真是一段特别的生活经历,因为沈德出与李柴禄真是比家人更为接近,比朋友更为理解对方的伙伴。这不,那天李柴禄也发现了老爷爷也有了跟他类似的烦恼:

家人反对。

只要看到老人穿着宽松的练功服而非男士训练服,李柴禄就知道家人发现了,也开始反对学跳芭蕾舞这件事。是没错,平时看起来还挺和气的老奶奶气到把老爷爷的芭蕾训练服给绞碎了。


舞衣

关于剪碎男士训练服这件事,也有观众表示不理解,老爷爷藏得那么好,为什么会给老奶奶发现了,还有那个衣服为什么总要洗来洗去的?

说实话,当妈的人,第六感总是异于常人,总是能察觉出家里不同寻常的状况,比方说,老爷爷悄悄在洗手间里清洗训练服就是一例。实际上,芭蕾训练服大有讲究。男士连裤袜要根据男士身体曲线剪裁,不仅需要采用与女士训练服装相同的纤维面料,还需加厚,使得训练服更为厚重才可用。因此,在训练中,男士舞者有可能出更多的汗,更需要补水,训练服清洗次数更多。实际上,购买男士训练服时,指导老师或是店家都会建议学员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多买几套训练服备用。购买套数以一段时间内的训练次数为宜,如此一来就可以在休息日集中清洗训练服,避免出现脱衣等衣干的窘境。

至于老奶奶发现的训练服相关配件情况,也不难解释。传统的男士连裤袜是连足式样,也有非连足样式,连裤袜可以往腰围上方拉升一些,方便学员穿戴皮带或是宽厚松紧带。

注意:在开篇也提到过舞蹈腰带这一细节。舞蹈腰带是男士舞者的内衣,是针对舞蹈特别设计的,起到支撑作用,是课堂和舞台中男士舞者的必需品。网状腰带由牢固的纤维制成,可以根据腰围进行调整,不会勾连到连裤袜。

老奶奶不清楚芭蕾男士训练服的情况,也没有芭蕾训练的基本常识,看到舞蹈腰带,就来了一句“内裤”,让老爷爷愣在当场,不知道怎么解释,然后,整套训练服就被气愤的老奶奶绞碎了。

作为过来人,李柴禄充分了解,并且体谅这样的状况,所以,他都没有表示异议,甚至是态度平和地表示理解并且耐心说明:

-开始都是这样。

-我老婆不跟我说话。

-(在)二段那样哟。

-啥?

-我经历过,所以知道。要是一名男子说要跳芭蕾,那么大部分家人的反应都会跟死亡五阶段一样:否认、愤怒、妥协、忧郁和接受。奶奶这会儿正处于否认之后的愤怒阶段。

-要坚持哟~

说着说着,就身体力行,表示支持,帮忙拍了老人训练时的照片,要求他发去家族讨论群,这样一来,引发轩然大波。不过,看沈家的情况似乎不像李柴禄说的那么简单,因为处于否认和愤怒状态的人还不止老奶奶一人,还包括另一位重要家庭成员:沈圣山。是,就是那位被热心观众认定是“爹里爹气大儿子”的家长。在家庭聚会上,父母均健在,身体还好,一家人其乐融融,可他一开口,气氛就变了。吃饭时就连父母都没出声,他却能以家长的口吻狠狠教训手足,要弟弟妹妹按照自己的要求生活,引发其他人不满,妻子对他直呼其名,严厉警告,妹妹气到含泪相望,弟弟干脆不吃了,放下餐具,祝福父亲生日快乐之后就走人,完全不给他一点面子。虽然破坏了家庭气氛,可是这位大哥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回又激烈反对父亲学跳芭蕾,引发了一连串的后续故事。


二段

没有边界感,惯于对他人生活指手划脚的人,到底要怎么干涉家长学跳芭蕾舞?

在这方面,沈家的长子作出了表率。要按李柴禄所说的五阶段过程:否认、愤怒、妥协、忧郁和接受,沈成山应该属于二段愤怒那程度,因为他气到愤怒指责父亲不应该给子女添麻烦,在他的安排之下,还召开了家庭会议。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在家庭会议上,表示坚决反对的人,就只有崔海男老奶奶,长子沈圣山和次女沈圣淑,在另一面,长媳金爱兰,女婿卞荣日和幼子沈圣官却表示支持,结果是三比三,沈圣山只好发牢骚说:

-看,只有姓沈的人才反对。

这话引来众人没好气的对望,却不再讨论,可见沈圣山在家里的威信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高。最有意思的是,沈家的幼子沈圣官还把父亲给他的鼓励还了回来:

-你就不断告诉妈,你学芭蕾有多幸福,就行了。

是没错,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沈家人其实具有一样的基因,只要认准了,就闷声不响,埋头去做,什么都无法阻止。不过,在面对妻子伤心的诉说时,老人还是迟疑了:

-要不,我不跳芭蕾了还不行么。

可是,不跳芭蕾去登山,就会更幸福更安心吗?

看来不是,至少老爷爷不会如此迟疑,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如此闷闷不乐,这不寻常的表现就连妻子和女儿都看出来了。不仅如此,老人还是在家悄悄试了一下男士训练服,可是恰好遇到长子沈圣山找过来,看到父亲还在镜子跟前试芭蕾舞衣,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是我生平头一次拜托您,这都不行嘛?

-芭蕾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能比子女还重要吗?

-你让我背负所有重担,自己却过得轻松快活!

这话说得太过分了,马上就兜头挨了一下子,可谓是当头一棒。原来是买菜回来的老奶奶听到这样指责家长的话,心痛到无法接受,拿着买菜的布包,狠狠给了大儿子几下子。在家长的回忆里,长子沈圣山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家里困难,周转不灵,没钱缴纳学费的时候,他宁可不去上学,自己坐在外面看课本,也想要拿到第一。遇到母亲追问为什么不上学,他只能说是老师不让上学,他自己看书也要考第一。他的话,让父亲当场怔住,也让母亲伤心流泪,掩面痛哭而去。

童年时的沈圣山如此要强,长大成人的沈圣山更是如此。到了面对家人要学芭蕾这件事,表现为态度激烈地表示反对,还开了家庭会议。不仅如此,沈圣山还跑去找了教导老人学跳芭蕾舞的舞蹈教室的主人奇胜周,慎重地跟对方谈话,要求对方把自己的父亲赶走,却遭到了严辞拒绝:

-我待人是很宽大的,我会邀请您去欣赏一场芭蕾舞表演,其中有老人家的表演。

-这不是由您或是我来下判断的,应该由老人家自己来判断。

看来,早年的困苦生活,把沈圣山的心磨成了一把刀,已经尖利到了可以指向任何人,用自己所受的苦来绑架家人,要人们按照他的要求生活。可是,严苛的道德标准只能用来要求自己,如果用来要求别人,就成了道德绑架。没人应该为沈圣山早年所受的苦放弃自己当下的正常生活,在不违反法律和道德,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前提下,任何一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当然也包括年过七旬的老人想要学跳芭蕾。

作为胸怀大志,成绩优秀的人,沈圣山确实因为家庭条件有限,放弃了很多东西,但是父亲是誠實勤恳的公務員,母親是盡責的家庭主婦,為家人創造了安穩的生活,家长常年工作無誤差,後來還能平安退休,也是一家人值得驕傲的地方。作为邮递员的儿子,作为长子,沈圣山虽然认定自己失去了很多,为家庭作出不少牺牲,但他也因为这样平凡的生活,得到了作为平常人的幸福:

父母健康,家庭和睦,他有稳定的工作,聪明的妻子,听话的女儿,目前是会社前途无量,待提拔的中层管理人员。

说白了,沈圣山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面对这样惶恐内疚的家长,他不能说自己不幸福,如果胸有大志又无处施展,只能说他是想要更多,要跟财阀阶层比较,可是想要跟更高阶层比较,那是无法实现的愿望,这份欲望欲诉无门,根本无从比较,但是尊重家人的选择,尤其是允许家长有自己的精神追求,却并不困难。

在舞蹈教室,前去提要求的沈圣山还见到了另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傻乎乎,却极有心眼的人,小伙子长得高大帅气,却被舞蹈教室的主人撞了一下,以至于端着的热水都泼到了他身上,可是人家马上就懵了,还很诚恳地道歉了,让人生气却又无可奈何。事后,奇胜周却问李柴禄:

-完全~太明显了吧?

李柴禄完全不否认,毫不客气地给了一句:

-明显又怎样?“羞恥的行為”?

李柴禄提到的话,就是沈圣山所说“一把年纪学跳芭蕾舞是羞耻的行为”,这让李柴禄很不满意。

注意:从当时的情况看,是奇胜周走路时,故意撞了徒弟李柴禄一下,李柴禄也会意地倒下来,故意打翻了手中的杯子,泼了水。

是,按照舞者的素质,师徒二人都有特别好的平衡感,根本不可能撞到人,即便被撞到,也不是会打翻杯子的程度。看,奇胜周和李柴禄师徒真是一模一样的人,彼此可当对方的镜子。他们是以自己的方式,小小地整治了一下上门来表示不满的学员家长。虽然就在当时,李柴禄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家庭。

沈氏家族反对事件以家人最终同意沈德出老人继续学跳芭蕾舞告终,但为照顾家人,沈德出老人又为李柴禄介绍认识了另一个人。不用问,就是之前跟李柴禄在打工餐厅已经认识的沈恩浩。


未生

作為來餐廳實習的見習員工,沈恩浩在來的第一天就見識到了李柴錄的厲害。那天,李柴錄遲到,一進門就看到一些新人,其中有一名長相清秀的女孩微低著頭,看他進門來,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他也看看他,然後女方趕緊低下頭,使勁瞅著地面。沒想到,這一眼之下,看出了他和她今後的緣分。

在她剛開始上崗,不知如何應付要點餐的顧客當時,是李柴錄及時趕到,助她解圍,事後卻不多話;在她被難應付的客人丟餐巾當時,是李柴錄突然出現,嚴厲訓斥對方,處理了非常事態,事後又由店長以監控視頻向有關方面提告了結此事,這才算完;在她端茶打不開門的時候,頭一回李柴祿沒在意,第二回就知道幫忙開門。當然,他和她也有過爭執,他批評她不懂得反抗,這樣會讓同事一起陷入困境,她卻埋怨他不知道她的處境艱難,她是拼了命地要爭取,想要成為會社職員。後來,他和她也有和解,他對她說出自己的理想是跳芭蕾舞,在她疑惑地詢問老人能否學跳芭蕾舞的時候,還告訴她:

-我認識的一位老爺爺就跳得很好。

原本,两人已经在餐厅道别,认为以后都不会再见面,可是兜兜转转,又在沈德出老人的安排下见了面。虽然这次见面只是老人希望自己信任的舞蹈老师李柴禄帮个忙,把车子开到和孙女见面的地方,在孙女要正式工作的这一天,爷爷要送孙女一辆车,家里常用的旧车。这安排并非刻意,却让她和他都很惊讶,继而在心里记住了对方。原来,李柴禄说的那位老爷爷就是沈恩浩的亲爷爷。这份亲近感也让沈恩浩开心请客,然而就在请客那天,却知道了无法接受的消息:

原本答应给她高分的店长,却给了低分,而她甚至抽时间帮店长翻译了她的论文。

如果,沈恩浩可以平安结束餐厅实习,顺利进入大企业工作,如果,李柴禄可以拒绝沈德出老人的请托,不帮忙开那部旧车去帮忙,他和她就不会再次见面。世事变幻,没有如果,缘分深厚,也不会有顺利一说。不管怎样,沈恩浩的求职经历,注定也是一场未生之旅。

有鉴于观众和读者强烈要求,此处专门回答提问:

“我就不懂,那个店长也是的,不是个女店长嘛,按理说应该有同情心,上次她不也是帮忙处理那个讨厌的顾客,怎么这次要让人家给她翻译论文还白干了,就给人打低分,要人家落选,这是几个意思”

谁说担当职务的女性职员在职场就会更有同情心,请勿有这样的刻板印象。至少,在本剧当中,这位担当职务的餐厅管理者看起来就是一个很不诚实,甚至是“鸡贼”的人。

什么是“鸡贼”?

如果极度利己,却又不妨害他人,那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果损人利己,却又经常以巧妙手段达成,还能避免惩罚,那就是“鸡贼”。是没错,鸡贼是俚语,说的就是经常利用各类手段和职权为自己谋利,在此期間不惜傷害他人的行为。

注意店长回答沈恩浩的质问:

-是吗,我说了吗?

此处比对店长在李柴禄辞职的时候对他说的话:

-是吗,不能继续做了吗,那还真是遗憾。那你也要待到我找到合适的人为止喔。

沈恩浩得到消息,落选的那天,恰好就是李柴禄在餐厅工作的最后一天。

相关状况比对到这里,情况基本明确,店长是因为店里少了一名熟练的打工者,就拉下了一个来實習的见习社员,给这位實習生打了低分,为的是让其落选,短期内工作没有着落,只能在餐厅打工。

是没错,沈恩浩就是被店长选定,接替李柴禄在餐廳打工的最佳人选。

可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专门对付这样一个温顺听话优秀的女孩子,不让她通过實習考核,只為滿足自己服務這家餐廳的需求?

實際上,從本劇第一集開始,就對沈德出老人的孫女沈恩浩在實習期間的種種表現,做了簡單描述:

沈恩浩虽然努力工作,积极协助餐厅日常营业,还提了不少有用建议,但她的问题也在让店长看在眼里。她温驯听话懂事,遇到麻烦不会解决问题,经常逆来顺受,无法拒绝别人的无礼要求,经常拼命付出,不求回报,甚至不懂如何保护自己。

简单说来,沈恩浩在店长眼里是一个绝佳的猎物。说她是绝佳猎物,是因为她符合被店长短期利用的条件:

有能力,有素质,性格温和,不会单独解决麻烦和问题,不懂得如何拒绝,更不会保护自己。

这样的女孩子,通常都是被保护过度,且没有是非判断标准,在态度强势的权力者面前容易屈服或是妥协的人。是没错,在父亲沈圣山的严格要求,限制和保护之下,工作之前的沈恩浩就是一个完美的猎物。这样的人,最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而這家餐廳的負責人,恰是一個最有可能利用甚至剝削獵物的猎手。只是,這位行走職場多年的獵手也忽略了一個問題,重要問題:

能够考上大企业的見習職員,通常都不簡單,要么是家庭背景特殊,专门来会社镀金的孩子,要么是有待锻炼,需要担当责任的孩子,如同沈恩浩这样,第一时间知道分数,甚至跑来责问的人,不是一般人。

事实也确实如此,知道得分是C,也是沈恩浩的父亲沈圣官为女儿办到的事,确切说来,家长为子女开了一次后门,了解到了相关情况,又打电话责备,这才引发了纠纷。


那么,狡猾老练的猎手店长,又该如何面对气愤的沈恩浩?家长在得知实情之后,又要如何为子女出面处理,还是干脆劝她隐忍不发,谋后而动?就在当场眼见孙女受欺负的沈德出老人,又将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

未生,说的是棋局,也是职场人生。将出未出,将下未下,到底是胜还是败?还不知道,待定。新人的每一次表现,都意味着各种可能,有可能加分,也有可能失分。生活和际遇对于年轻人来说更是如此,他和她,他们的每一次选择,都意味着各种可能,有可能赢得比赛,也有可能失去机会。到底是胜还是败?未生。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舞者的人生故事如蝶翩翩。


扫码关注林下之风

2 有用
0 没用
如蝶翩翩 - 豆瓣

如蝶翩翩

9.1

164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如蝶翩翩的更多剧评

推荐如蝶翩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