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阕美丽与哀愁的叹歌【转】

小小小馨月
2008-03-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对于《大明宫词》的喜爱,就如同武莜嗣对太平公主的一番表白。“你无法理解这对我有多么的不真实,象一个梦。”
  
  是的,那些华美瑰丽精致的场景,俊秀飘逸典雅的人物造型,铺张优美的莎士比亚式的台词,交织组合出一场完美灵动,大气恢弘的梦境,惟有这样一份华贵盛大的梦幻组合,才配得起那个谱写出盛世华章的富丽大唐。也只有这样的大唐朝才符合我想象中的泱泱大国。
  
  我是个缺乏严谨逻辑思维与分析能力的人,有的只是一股子盲目狂热的,盛大到无处置放的热爱,由我的眼睛看过去,全部都是美好,连它的阴谋与冷酷都带着诗情画意,泛着别样的哀艳,克制而浮糜。
  
  还是先从那些苍凉沉静的内心独白开始吧。“据你奶奶讲,我出生的时候,长安城阴雨连绵。一连数月的大雨将大明宫浸泡得仿佛失去了根基,甚至连人们的表情也因为多日未见阳光而日显苍凉伤感……”
  
   一把低沉暗哑的嗓音从冷清的大明宫里传来,象是午夜梦回的呓语,沧桑沉着,悠远迂回,充满了对生命万物透彻的了悟,超越了生与死,爱与恨,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如同女巫神秘魅惑的召唤,使人不自觉地坠入其中,不愿意醒来。
  
  我最先迷上的,就是这样一个声音,使得我每晚必恭必敬坐在电视机前,哪里也不去。一个女人在过尽千帆之后,回首自己的经历,有检视也有一些自怜吧。我常常分不清历史与真实,我说过只要历史被还原的时候,作者能够自圆其说,我是不大愿意去追究其真实性的,我始终不相信历史里有什么绝对真实的东西。所以,当太平充满感情的声音响起时,我总忍不住去揣测,在这些华丽辞藻堆砌的背后,是一个怎么样的灵魂在感叹呢。
  
  剧中,华美的莎士比亚式的长句运用,充满了诗意的元素与思辨的内涵。来看一段借太平之口对太子弘的描述。“他是那样一个男人,活得隆重而典雅,并且时刻都在动员一切热情来呈现一个帝国太子所应有的骄傲与风采。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却似乎永远在担心他会突然失声痛哭。因为我分明感到那隐蔽在他优雅眼神深处的一丝挥之不去的忐忑与尴尬。弘是悲伤的,他内心荡漾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类似秋水般深刻的孤独,这观感源自一个女人天生的直觉。”
  
  
  
  
  
  这番描述,使我对这位皇子有了一种超乎寻常的想象,以至于他的扮演者刘栋不太能满足我的观感,这大概就是文字的魅力,我以为他的气质应该更高贵,更孤绝,傲然独立。这样的男人外表骄傲,内心孤独,热情奔放,同时又很敏感脆弱,爱起人必定是疯狂炙热的,他的身份性格,都注定他与合欢是一场悲剧。
  
  太子死后,合欢的表现真叫人赞叹,假如一个人无视死亡,他爆发出的勇气与力量将是惊人的。他请求与太子合葬,他说,“太子的生命就是我生存的全部理由,太子的夙愿即是我终日的向往,是爱情神圣的力量支撑我跪在这里……没有了太子的性灵,再活下去每一天都是对灵性的煎熬。”
  
  这真是一出精彩的爱情宣言,超越性别,超越等级,超越世俗,超越一切。
  
  还是来看太平的旁白吧。“合欢终被赐死,如愿同弘一起上了天堂。这是我亲眼目睹的第一次真正的爱情。真希望他们在那里能够堂堂正正地生活。因为我相信他们的感情真诚而高贵,你知道,我一生都在寻找这样一种爱情,现在才意识到只有弘最终得到了它。在爱情上,弘是幸运的………”
  
  
  从弘的死亡开始,美丽的大明宫就不再是太平所熟知的那片逍遥乐土,在宫廷奢华浮艳的歌舞背后,一场场的勾心斗角与权势阴谋,正向她拉开帷幕,她开始体验作为一名皇族所拥有的骄傲和尊贵之下的深切悲哀。
  
  需要说明的是,我非常喜欢周讯,尽管她演的黄蓉被人痛骂,但我仍然坚持她是演黄蓉的不二人选,除非阿翁再世。我本以为她不适合饰演雍容尊贵的皇室,她太过单薄,五官太过稚气,我担心那些华丽的装饰与高耸的发式会把她压垮,但是恰恰相反,她把年轻的太平演的无懈可击,天真娇憨,清澈透明,五彩琉璃般闪着逼人的光芒与灵气。这得归功于叶锦添,人物造型与服装设计相当完美,华丽精致的场景布置简直让人眩目。
  
   .
  
  
  在太平的整个少年时期,她所表现出来的一个少女的娇憨甜美,偶尔的顽皮任性,那份皇室与生俱来的高贵,她对爱情的向往与期待,以及她处理亲情关系时的躲闪与回避……统统这些,都那么令人心动。她的全部魅力都来自她的纯真无邪,她那些笨拙的小把戏,微妙的青春期心理情绪,那些伴随着成长而来的小小寂寞与无奈,多愁善感,毫无保留的一一暴露在你面前,透明又美好,青涩诱人,看她的时候,仿佛是在看成长中的自己。
  
  
  
  
  贺兰的死亡,让太平在凝视着母亲唇边的混沌笑意时“第一次感觉到彻骨的寒冷”。贺兰用她的美貌与妖烧身体作为一种武器或资本,企图在这繁复纷杂的宫廷生活中抓住些什么,却只不过是激发了一个中年男人穷途末路的最后一死热情,而她,则为此送掉了性命。这或许正是宫廷生活可怕的地方,翻手为云覆手雨,就是骨肉相连的亲情也必须给冰冷的权势让道。
  
  对一个正值妙龄且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青春女孩来说,死亡的阴影终究是短暂的,当新奇的爱情来临时,她的全部身心便被一种“称做藕断丝连的甜蜜心情”充满。她说,“他有弘哥哥的鼻子,高高的,直直的,像山脊一样。眼睛像贤哥哥,长长的,大大的,像一潭深水。他眉毛可漂亮了,是那种剑眉,透著英气。他的嘴像显,不,像旦,厚厚的,嘴角还微微往上翘,下巴上还有一道儿,就在这儿,很威武的样子。噢,对了,他的牙齿像显,雪白整齐,泛著轻轻的品色……他笑起来的样子啊,好像春天里最明媚的一束阳光。”
  
  
  当太平羞涩地向武则天描述薛绍时,我的心底突然有一股浓烈的哀愁,冰裂纹一般炸开,肆意淹没了我。我想知道,很多年以后的某个夜晚,当太平从大宫明清冷的月光中醒来,隔着层层回忆的丝网,隔着苍凉时光,回望昔日长安街头的那个多情少女,呓语般的说着“我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以及在他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我十四年的生命所孕育的全部朦胧的向往终于第一次拥有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形象……”时,她的心中是依桓械教鹈坫裤剑蛱弁椿诤蓿?nbsp;
  
  
  该说说薛绍了,他与张易之同由台湾演员赵文暄饰演,我却喜欢张易之,不喜欢薛绍。他在剧中的言行举止就象时下某些青年用来标榜自己的一种行为艺术,一天到晚把对爱情的忠贞不二挂在嘴上,说起道理来头头是道,横祸飞来时甚至不如其妻子冷静自若,思虑周详……当他洒洒洋洋的激情澎湃的跟太平诉说着“长相守”的誓言时,我对他的讨厌真是到了顶峰,这无关赵文暄演的好坏,是角色本身的问题。他令我想起古龙笔下的李寻欢,装模作样的雕刻表妹头像以示忠贞不渝。一个人若不能从过去的某个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其本人的心理素质就有问题,我从不相信世间有哪一种情感可以长久至永恒,我很小人的臆测他们是对这种缅怀的情绪上了瘾,需要定期发作,来博得别人的关注与同情,他们通常没感动别人,先感动了自己。
  
  
  
  所以,当武则天的一道婚旨当头压下,当“长相守”的誓言蓦然成空,这时候的薛绍唯一所能占领的也不过是一个精神上的制高点。在强大的权势面前,他的悲怅与激愤显得异常无力,在君主专制体制下,他的责任义务又是那么的重大,几十口性命悬于他一念之间,连薛父都说“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必须学会把灾难都当做荣幸,因为连你自己的性命都是别人的恩赐,你还有什么权利争取愿望中的自由?”
  
  于是,他轻慢太平,对她冷漠,残忍,不闻不问,他通过折磨太平的感情来祭奠死去的妻子,来换取自己精神上慰藉与平衡。他口若悬河地说着 “爱情意味着长相守,意味着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不论她面对的有多么强大、巍然,是神明,还是地狱;爱情是不会屈服的。因为她本身就是天堂,代表着生命最高健全的境界,世间最完美的家园。爱情不会屈服,她无坚不摧!”
  
  爱情果然所向披靡,无坚不摧嘛?
  
  当太平以一个大唐公主的身份,谦卑地去爱,去给予,去付出,薛绍的“长相守”开始动摇了,他坚硬的心肠慢慢软化,他冷漠的心墙一点点倒塌,他发现原来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慧娘一个女人值得去爱。
  
  武则天居高临下地说:“首先击败你的是神明都仰慕的威仪,因此你的失败不足挂齿。”
  
  太平则说:“爱得最深的人本身就是一尊神,并且具有同神明相匹敌的力量,具有一个凡人难以想象的强悍和决心!”
  
  这一刻,在这个他曾经动用全部意志去抵抗去讨厌的女人面前,在柔情似水的女性温情下,他满腔的嫉愤与怨恨都化成了绕指柔,他无可奈何,他不愿意,但他还是爱上了太平。
  
  
  
  你看,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爱是地老天荒,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命运究竟给你安排了什么,而生活本身,有时候就是一场意外,坚持固执地守着记忆里的温暖,或是曾经的海誓山盟,真是愚蠢的很。
  
  薛绍最后选择了死亡,他的迂腐也只能令他做出这个选择,这是角色与剧情的需要。只是我想,这个世上悲苦与凄凉已经太多太多,我们或许应该更加坚强一些,不要总想着如何去死,如何去解脱,而努力去思索该怎么去活?这才是人生的大主题吧,毕竟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作为一名男宠爱好者,我之所以絮絮叨叨说这么多关于《大明宫词》,都是为了赞美一个男人——张易之。
  
  我曾在博客里这样写道:“两年前,在电视剧《大明宫词》里见到赵文暄饰演的张易之,惊为天人。外型玉树临风,气度清贵高华,把阴暗晦涩的台词念得理直气壮,激情四溢,举止言谈充满魅惑,天生一双暧昧的眉目,流转之间似乎蕴涵了无数种的可能。这样绝代风华,颠覆了我对一个男宠全部的想象,他孤身立于舞台上,一个舞台所必须的全部要素便一一具有,教人恨不得将所有美好赞赏之词全部加注于他,可怜我殚精竭虑,却辞穷意乏,无从表达,只觉得浩瀚苍穹,能与一个叫赵文暄的艺人生与同个时代真是莫大幸运。”
  
  此刻,当我敲打键盘时,依然感到词汇贫乏,但仍战战兢兢,厚着脸皮再说点什么。
  
  
  
  
  《大明宫词》对于男宠这个敏感题材处理的非常唯美,没有丝毫的隐晦或诋毁,合欢与太子弘,明清远与李泰,尽管我很怀疑皇室男人对于这样一份情感的纯粹性,但是剧情演绎的相当凄美幽怨,起承转合间弥漫出的淡淡伤感与忧愁,叫人感慨。
  
  所以,当张易之这一重要角色的出场就不可避免的产生惊艳四座的效果,长发披肩,衣袍飘拂,风姿俊朗,超凡脱俗。他在赶考之日,尚挂在茹夫人绣楼窗外等着一亲芳泽,我忍不住联想到一句话“逾墙搂处子”,当然茹夫人并不是处子。呵,这样大胆狂放,浪荡不羁,真叫人印象深刻,何况还是一位翩翩美少年。
  
  他赶考迟到贿赂衙役失败,又把贿赂品要回,这一出真是精彩,形象鲜明生动,充分显示了他的功利与现实。他从江南小镇宁州来到长安城的目的非常明确,他要成为贵族,享受荣华富贵。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唯一优势就是美貌,并将美貌发挥利用到了最大极限。他深谙人性,尤其懂得女性心理,同时,他也很了解自己,他不介意别人的鄙视与轻蔑,他自己先把自己放到了最低最底了,在别人辱骂他之前,他先把自己痛骂了,正如他所说“廉耻对于一个男宠来说,仅仅是一件奢侈品。” 在他的眼里,出卖肉体并不可耻,贫穷才是最大的可耻。
  
  
  
  
  假如勾引女人是一门艺术的话,毫无疑问,张易之已经完全掌握了这门的细腻之处。他勾引太平时,头盔骤然裂开,一点艳红由光洁的额头缓缓流下,白肌青瞳,惊才绝艳。这一张酷似薛绍的脸,太平简直疑在梦中,恰在此时,他飘然离去,留给太平无限念想。这时候的张易之虽然知道太平被他所吸引,却依然没有太大的把握,但当他见到薛绍的画像时,他知道自己成功了,他亢奋地叫道“天助我也!”他立刻依谱弹奏,对画挽发,在几乎有了百分百把握的情况下,仍然将功课做足,可见做一个男宠也是需要点专业精神滴。:)
  
  
  如果说,太平刚开始是被他酷似薛绍的脸孔所吸引的话,后来则是被他那温雅的气质,优雅脱俗的谈吐所迷惑。他很懂得如何挑起女人的好奇心和幽闭的欲望,他是第一个直面太平并告诉她,慧娘比她更爱薛绍的人。他简简单单几句话就瓦解了太平长久以来固守的关于 “长相守”的爱情信念,他让太平知道世间的爱情还有其他丰富的形式,即只要曾经拥有,不要天长地久,甚至于,爱情只是一场肌肤的饥渴。
  
  他在摧毁太平的爱情立场后,散开一头长发,告诉她,自己不是薛绍,而是张易之,他不是替代品。他说“公主,爱是你的自由。再一次的恋爱并不意味着对过去的背叛。”这番话我非常赞同,人生苦短,命运难测,执着之蠢,盖世无双,大多数时候,我们不需要执着来显示我们的深情不悔,当新的爱情来临时,只需全心去爱,去付出,去感受,不辜负它便是好的,我们怎么能期待爱情的每一个细节都如四季流转般充满微妙的喜悦与满足呢。
  
  可是,当太平要求与他长相厮守时,他立刻拒绝了,他太聪明,知道所有的感情最终会在天长日久的厮磨里变得面目全非,了无生趣。这对一个男宠而言,是最致命的。
  
  
  
  然而,俘获太平就是他的最终目的了吗?
  
  来看这一段话:“如果说仅仅为了财富,我当初就不必到这宫里来!我要的是什么?是光荣,是征服天下最高贵女人的快感,是居人之上的迷人感觉……最高级的统治莫过于操纵别人的爱情!这比占有万里江河更具有权力的内涵!”
  
  在这里,他的野心进一步膨胀了,他在太平与韦氏处的得心应手,一番风顺,周旋流连宫廷女人之间的游刃有余显然让他飘飘然了。可在当他遭受狄仁杰的一顿暴打之后,当武则天要他选择太平,或是跟自己去洛阳的时候,张易之稍一犹豫,便立刻选择了侍奉武皇。在洛阳,他对弟弟张昌宗说:“知道我为什么选择来这儿吗?这儿是我征服里程的最后一站!圣上是天下最崇高的女人,在这儿我也就可以成就世上最高贵的爱情。”
  
  这真是他的真实目的吗?
  
  
  
  
  我们先来看看武则天对此的回应。
  
  她说:“舌头死了,再丰盛的宴席也没了意义。就像人老了,再美的绸缎,再令人生畏的高贵地位都只是虚设,没有了享受它的心情!我年轻时候就不懂这道理,气盛,见什么都争,总想着争出个所以然来……欲望这东西胃口很大,满足了一个就有更大的一个等着你……当年我要止步,早就让王皇后处死了。就这么一步步地不退,就这样一步步到现在,我想退都退不了,可那又怎么样?最终还不是得面对一个普通村妇同样的劫数!舌头先死,然后心死,然后人死……”
  
  这时候的张易之泪流满面,只有他知道自己眼泪的含义,那是恐惧,对于最后的靠山即将坍塌的恐惧。于是,他想到了“挟天子以令诸侯!”他走到这一步,果真如太平所说,是张易之没能从武则天那里获得爱情,而产生的报复心理吗?他真的是想用政治来惩罚武则天对衰老束手待毙的屈从态度吗?这果然仅是一种由情歌而引发的疯狂吗?
  
  我觉得不是。张易之从结识茹夫人到勾引太平,继而成为武则天韦氏安乐公主的男宠,这每一步都是他因势利导把握机会的结果,在一开始,他所追求的当然真实荣华富贵,当他有机会结识太平,了解权势,他的欲望与野心开始一点点变大,当他在洛阳面对衰老的武则天,他觉得她所能拥有的自己也可以拥有。他一开始就说过“武则天当年是什么?才人,才人就是女宠。可如今却做成了皇帝,只要你这儿好(指头)你就不在乎怎么开始……”
  
  总之,他怀着一种宏大的念想,甚至是空蒙的,并没有具体落实在何处,他只是怀着一种隐隐的等待,遇着风云便化龙,至于能不能化成那是另外一回事,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欣赏与喜爱。
  
107 有用
6 没用
大明宫词 - 豆瓣

大明宫词

9.1

9916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大明宫词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宫词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