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残酷感知的迟钝

最终幻想水产
2021-03-3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个电影126分钟,最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一幕是当Koch包出一摞衣服让Gilles换下时,Gilles问他,这是昨天被送去波兰的那些人的衣服么,Koch说,不,这是我的,在这个营地里待得都长胖了。多年在集中营的岁月,Koch不但克服了动物性的见到他人被虐待残害本能的反胃和同情,甚至还长胖了。在正常年代,这样的人可能会被人为是魔鬼,但Koch先生恰恰不是魔鬼,甚至在剧中大部分时间甚至对男主Gilles还很温和,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向往爱情,甚至还会吟诵渴望和平的诗歌。

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期里,屠杀都被看做是一种落后愚昧的行为,与建立在科学和理性之上的现代文明截然对立。但关于集中营的讨论之所以这么重要,恰恰因为,从集中营的建立到执行甚至毁灭前的最后处理无处不彰显理性与科学,正如鲍曼在《现代性与大屠杀》中所说,集中营不仅不是人类在现代文明中的迷失,而恰恰是现代文明的体现。

这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平面图,不会有人相信这样精巧严谨的布局会仅仅出于对一个民族的巨大仇恨,这分明是设计人员深思熟虑,反复考量后的结果,但深思熟虑,反复考量不仅没有让设计人员停下来反思为什么要这么做,犹太人是否真的有罪,反而在工具理性的精益求精中完全迷失了。

迷失于工具理性,而放弃价值理性恰恰是官僚制度的特点,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再追问自己行动的因果只在乎行动的效率。Koch的出场是责骂一名女书记官字迹潦草,随后指派Gilles登记关押“犯人”的身份信息,要求也是字迹要工整。Koch对纪录的字迹要求如此严格,但恐怕一次也没认真看过纪录的内容,这恰恰成为电影最大的矛盾点。

在这个“工厂”中,一批批犹太人作为原材料被送进来,杀人这样的工作被细致的分解为多个流程,最终产出的产品是死亡。人在杀人时,内心会进行道德审判,但在集中营这样典型的官僚体系下,“规范化的流程”让杀人从触目惊心的暴力事件成为常态工作,在层层传达的命令之下,杀人从主动行为成为被动的“服从命令”,妖魔化犹太人让屠杀人类降级成为屠宰牲畜。就这样,人的死亡带来的残酷感被工具理性彻底取代,在成千上万尸体面前,工作人员的良心失明了,感受不到一丝残酷。

在剧中,每次被Gilles问起那些被运走的人的命运,Koch三次回答,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厨子。但他真的对此一无所知么,这怕只是一句掩饰的托词,否则也不会在被那些人被送走的前夜把Gilles送去附近农庄。但他一边安心的在这个杀人工厂中身居“要职”,依然坚持自己只是一个厨子,只有在被Gilles诘问时,内心的道德判断才会启动,才会产生一丝羞愧和难堪。在这样的环境下,Koch只有这样才能使得自己在良心和逻辑上自洽。很多纳粹在被审判时都会提到,自己只是执行命令,否则就会被处死,但非常有意思的是,在33年到纳粹覆亡的整整12年间,德国境内24个集中营和上千个“附属营地”,违抗上级命令,拒绝执行“命令”的案例是: 0。数十万名集中营工作人员,在12年间,毫无反抗的执行屠杀的命令。工具理性彻底战胜了动物性本能的同情,技术责任彻底取代了道德责任。

对残酷性感知的钝化不仅仅局限于对“犹太人的仇恨”之上,事实上,由于道德责任的缺位,在这个集中营,乃至整个第三帝国,道德整体腐败了。因为字迹潦草,被Koch训责免职的女书记官Kraus,转头就教训了一名违反“厨房操作卫生要求”的犹太女工,并把她的手按在了滚烫的铁板上出气。同样是Kraus,仅仅因为嫉妒Max喜欢Jane,就去Koch那你举报了Jane传集中营长官尺寸小的流言,她很可能深知这么做给Jane带来的后果,但她依然选择举报了。在第三帝国,这样类似的事件比比皆是,当“道德讨论”在公共领域中缺席的恶果。而在集中营长官得知Jane关于自己的流言后,把她发配去了前线,他当然也知道这对Jane意味着什么,但作为权力上位者,他无视Jane即将面对的残酷的命运,作为权力下位者,Kraus选择依附于权力,将Jane的命运残酷的转向。

而道德的沦丧也不仅仅局限于对残酷的钝感这一方面,事实上,在全剧中,10个罐头就可以买通下属,上位者以权谋私,下士Max彻底被仇恨迷了心智,整个集中营举报横行,腐败不堪。最讲究道德洁净,社会文明的第三帝国最后变成了道德最堕落腐败之地。

40 有用
0 没用
波斯语课 - 豆瓣

波斯语课

8.2

14927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波斯语课的更多影评

推荐波斯语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