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境遇

2021-03-2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知道鹏飞导演是因为他在2018年上映的第二部剧情长片《米花之味》,影片讲述的是西双版纳地区一对母女的故事,虽然涉及到留守儿童、乡村教育等社会热点话题,但故事却从母女的日常着手,用一种甚至可以说云淡风轻的笔触真实呈现了生活的真实面貌。

与《米花之味》一样,《又见奈良》的题材也非常独特,讲述的是日本二战开拓团遗孤的故事。吴彦姝扮演的年过七旬的老人陈慧明孤身一人奔赴日本奈良,寻找返国后失去联系的养女陈丽华。

《又见奈良》是导演应奈良国际电影节邀请,拍摄的一部命题式作品。题材可以自行发挥,但必须围绕着奈良这座城市展开。鹏飞导演想到了二战日本开拓团遗孤这群人。

所谓的开拓团遗孤,是指日本于1945年投降之后,抛弃在东北的婴幼儿。相关的影视作品,国内前有谢晋导演在1991年拍摄的《清凉寺钟声》,以及前几年由严歌苓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小姨多鹤》。

可想而知,这注定是一部底色十分苍凉、悲伤的作品。在拍摄《米花之味》前,导演曾在当地傣族村落生活了一年,这一次为了剧本准备,他也在奈良生活了一段时间。英泽扮演的女主角小泽在一家柿子分装工厂打工,柿子是当地特产,此外我们也能看到城市景点兴福寺的五重塔,这几乎是每位游客到访奈良时看见的第一座著名建筑。

影片并未着重展现奈良广为人知的这一面,而是让我们跟随陈奶奶寻亲的脚步,深入城市的安静角落,甚至偏远山林,从而捕捉到人类心底共通的那一份孤独与悲凉。

寻亲过程中,我们见到了满口东北话、被上司呵斥的遗孤会长;鳏居在家、蹭邻居酒厂品酒会喝到进医院的当地警察;双耳失聪、也不会说话的寺庙管理员;在公路上当协管员、返乡后继承了山林老家的遗孤夫妇……在总是很早天黑的奈良,他们无不给人一种沉沉的暮气之感。

包括协助陈奶奶寻亲的干女儿小泽和本地退休警官一雄,也都各有自己的往事。小泽是二代遗孤,随父母返回日本生活,父母退休后回到了中国,她选择独自留在当地,靠在居酒屋、工厂打工为生。妻子去世,女儿去了东京工作,退休的一雄总在邮箱里寻找有没有女儿的来信。

和《米花之味》一样,《奈良》的基调也是轻盈的,甚至可说幽默。影片有三处围绕着语言不通而产生的可爱故事。第一处是陈奶奶想去肉店买肉,但无法与店员沟通,两人很默契地学动物叫来交流。第二处是陈奶奶见到小泽的前男友,情急之下说起了年轻时学会的俄语,而俄语的再见与日语的笨蛋谐音,由此造成误会。第三处是陈奶奶与一雄用近乎一样的动作,掏出眼镜,仔细观看对方年轻时候的照片。

吴彦姝的出色表演让观众信服的同时也会想象,陈奶奶是这样一个努力生活的人,那她的养女应该也是一样乐观而坚强的人吧。随着寻找的展开,我们能拼凑出陈丽华返回日本之后的遭遇。1993年3月11日,陈丽华返回日本奈良。血液鉴定失败后,她被认亲的女人赶了出去。在中村律师的帮助下,她恢复了日本户籍,为了表示感激,她用了律师的姓和养母名字中的明字,取名中村明子。她在火锅店老板娘的公寓里租了一套房子,努力学习日语的同时,开始到老板娘的火锅店打工抵扣房租,并且认识了聋哑寺庙管理员。因为被怀疑偷东西,她被迫辞职。

我想大部分观众在观影途中一定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既然回日本后过得这样辛苦,那为什么不重新返回中国生活呢?尤其是在一步步了解到陈奶奶养女陈丽华的遭遇之后。影片中一雄也问过小泽类似的问题,为什么没有选择和父母一起回去?当时小泽没有来得及回答,我想遗孤会成员们的境遇可以作为解释:“养父母去世后,东北已经没有亲人了。”又或者只是更为普通的近乡情怯,而且毕竟奈良才是故乡。

得知陈丽华的最终下落后,小泽顾不上为了融入日本社会而必须坚持的礼仪,在一雄的车里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想陈奶奶那一刻应该就知道了真相。

在影片的结尾,三个人从祭典离开,走在空无一人的奈良街道上。一雄一定在想他的女儿,小泽除了感怀也还要担心生计,陈奶奶时不时地抹着眼泪,和影片名称的“又见奈良”相反,她清楚自己再也不会来奈良了。

影片的故事发生在2005年,而二战结束到现在已有76年,即使是1945年出生的遗孤,如今也已是两鬓如霜。可以想见,两代当事人过世之后,相关历史也会和许多时代往事一样,逐渐被时间埋没。

影片中那对夫妇从东北返回奈良乡下的老家,为了抚慰思乡之情,经常自弹自唱《智取威虎山》的唱段。明明奈良才是他们的故乡,想到这里,他们的表演几乎给人一种悲壮感。

9 有用
0 没用
又见奈良 - 豆瓣

又见奈良

7.5

2001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又见奈良的更多影评

推荐又见奈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