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第十一回》,一文解读所有疑惑,祝你人生的第十一回——回味过后是回甘。

熊彼得
2021-03-29 看过

电影《第十一回》带有意大利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剧作家路易吉·皮兰德娄创作的戏剧《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的影子。电影和戏剧,都在讲述一群剧中人,如何不遗余力扮演各自角色的故事。《第十一回》前十回,电影里所有的人物都在演绎他们应该扮演的社会角色,马福礼演一个为翻案心力交瘁的案件当事人;金财铃演一个持家有方的市井悍妇;胡昆汀卖力扮演剧团导演的角色。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开篇至尾声,舞台上一群男男女女,自称是从剧本里走出来的人物,他们拥有自己的剧本,经历过自己的命运,他们从剧本里走出来,要给剧团里的演员,表演真正的自己,教会他们什么是表演的真实。

《第十一回》的第十一回,电影里所有的角色都不再“演”,而是做回了他们自己本真的样子。马福礼和金财铃并排坐在车里,感受着老夫老妻相依相伴的幸福时光,金多多在开车,这时候没有翻案、没有少女堕胎,一家人其乐融融;胡昆汀放弃了导演署名,和贾梅怡同台演出,最后他们深情地亲吻,这时候没有导演和演员,没有出轨和搞破鞋,只有深爱彼此的人。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结尾一幕,自称从剧本里走出来的男女和小孩,再次从幕后走出来,向观众挥手,原来这本身就是一场剧中剧的“骗局”,他们撕掉了“我是剧中人”的标签,他们跟剧团演员一样,都是普通演员,这一刻,他们也都做回了自己。

换句话说,《第十一回》和《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都在讲一个命题:角色扮演与实现角色荣光。问题来了。为什么要影视文学作品,喜欢借用「角色」这个设定?

这里就要借用一个思维工具:自我(本体)和客我(角色)。自我就是我自己,自然人;客我,就是在别人眼中的我,附着了很多尊严、情感、自我认知、定位等。每个人都想把客我,按照自己设定的轨迹,继续表演下去。

自我的特质,就是得过且过,只要能心安理得得过得去,找补理由、编织自我欺骗找补得回来,就没问题。但是客我一直被外界打扰,名誉上的、尊严上的、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上的问题,没日没夜的影响着他们的自我,于是他们都统统展开了奔波,为客体自我的社会角色奔波忙碌,于是他们自我最本真的特质也就被角色的命运改变了。

这就是陈建斌为什么说:“人生其实也是一个剧场,舞台上的演员是在表演,观众在生活中,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表演’”。

这也就是本我、客我之间的关系。——而话剧,是本我,客我之间的升级、降级,客我去表演,但是表演的却是回归本质的东西。从这个角度上来看的时候,话剧团导演话剧,这是一个剧,话剧表演者是演员。话剧对应的故事相关的人物是观众,他们虽然是观众,但却是自己生活角色的表演者,他们是自己生活的“演员”,用自己的客体来演戏。

活着的事件亲历者他们——马福礼、屁哥……是寻找角色的剧中人(跟《六个寻找剧作家的角色》一样,都是在寻找自己历史上的角色定位)。

当生活滑档时,意外发生时,人们想要维持角色,想要持续表演下去,于是客我(角色)与自我(本体),就产生了矛盾。就像电影中反复出现的画面:拖拉机滑档,就是寓意,生活中的挫折,打断了我们习以为常的角色扮演,让我们找不到表演下去的意义。电影里有的角色找不到表演下去的意义,就去死了,比如李建设、赵凤霞;有的角色,用谎言,用自我欺骗,找补到了表演下去的意义,于是就继续表演下去了,比如马福礼。

人们都在表演自己的角色,但是都被角色影响。人们表演自己这个角色,按照命运随机设定的剧本演下去,就被角色影响,喜怒哀乐就来了。自我,是“自然人”的意思,人都是自然人,不管别人怎么抹杀,都是有尊严的,都是有权利和自由的。

但是活在那个80年代、70年代的传统社会里,妻子赵凤霞通奸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就抹杀了马福礼作为人的角色意义,很丢脸,抹杀了他作为男人的尊严,于是马福礼宁愿进监狱15年,也不愿意承认妻子通奸的事情,他也一直在自我欺骗,认为是自己杀了李建设和赵凤霞,以至于最后自己都信了——马福礼得到了作为表演角色的意义,避免了自己表演的角色受到名誉上的伤害,虽然因为坐牢失去了15年自由时光,但是他觉得还是很值得的,因为尊严没有受到伤害。

让马福礼没想到的是,白律师告诉他——“你的尊严早就被杀人犯那三个字给剥夺了!”——马福礼并不care,因为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真正剥夺他尊严的是妻子通奸的那件事。他通过转移罪名的方式,通过法院审判的方式,为自己假模假式地争取到了所谓的“尊严”。所以,马福礼这些年来,并不觉得自己被“杀人犯”那三个字给剥夺了尊严。所以,进监狱后,他是开心的,他的男性的尊严是完整的。所以在马福礼的认知范围里,他的角色是完整的。直到一个巨大而不可调和的矛盾,继女金多多要求他翻案,他的角色开始遭遇滑档。

电影运用镜子,不断的表现“镜中我”的演员,在实焦和虚焦之间来回切换。而且电影里马福礼这个角色——也一直站在监控器前,电视机里都是马福礼的形象。电影里边马福礼,一个穷人,竟然混身穿着范思哲,这个很搞笑了——但却有深意,意思是马福礼是一个被历史事件照射后,变成了一个确定的人,就像被美杜莎的看到的一瞬间,被凝固成石头的人那样,有着固定的角色要去演,不会改变的人。

电影里,马福礼遭遇了三次人生滑档事件。第一次是拖拉机滑档;第二次是话剧团排演旧事重提,影响了他人生的角色定位;第三次是女儿怀孕不能有一个杀人犯父亲,他不得不选择社会死亡。

金财玲的人生,遭遇了两次滑档。第一次滑档是女儿意外怀孕,她为了把自己教女有方好妈妈的角色演下去,也是为了女儿的人生演下去,不要过早的成为母亲,给自己绑枕头,自己去承担这个人生的滑档。第二次人生滑档,就是不能让这个未出生的孩子背上杀人犯父亲的后代的名声,于是她带着老公去大闹话剧院。

随着「马福礼翻案」展开,胡昆汀、金多多、贾梅怡、苟也武、甄曼玉逐一卷入事件,电影用镜头展现出,这群角色的人生,如何接连发生拖拉机滑档一样的意外事件,也展现出,按照他们各自原先的角色定位,如何再也演不下去。

胡昆汀的导演角色演不下去了,因为导戏烂、搞婚外情,;金多多是女儿身份演不下去,因为她遭遇了意外怀孕;金财铃是教女有方的好妈妈角色演不下去了,因为她遭遇了女儿意外怀孕;苟也武演不下去了是因为他介绍给胡昆汀的老婆是他亲戚,而胡昆汀婚内出轨。也武在广东话的意思就是排场、酒后失态,所以苟也武喝完酒就去暴打胡昆汀了,遭遇了内部教育处分;甄曼玉的妻子角色演不下去了,是因为老公胡昆汀婚内出轨了……

他们虽然不是事件的亲历者,但是却是同样的遭遇到了人生的滑档,人生的意外,角色演不下去了。

但是,《第十一回》并不仅仅只是给你揭开底层小人物伤疤,看他们笑话这么简单。把一手稀烂的牌打好,让角色焕发荣光,实现自我与客我的统一,彰显出平凡人生的可贵,生活困苦却能拥有幸福,才是电影真正想要告诉你的。

马福礼选择开具死亡证明,让自己自然人身份消失,成为一个名亡实存的个体,在外人看来非常悲凉,但是对于马福礼个人而言,他终于彻底获得女儿的认同,也解决掉了自我与客我之间的矛盾,内心获得安定和幸福。这种牺牲,本身就是一种令人唏嘘的荣光。

贾梅怡——梅姨是伟大的演员、胡昆汀就是导演昆汀,他们是演员,是导演,他们在为剧中人的角色寻找角色内核和角色之间的统一,也在为自己的角色和自己内心的渴望寻找统一。贾梅怡和胡昆汀两个人,面临的一方面是演员瓶颈上的滑档、一方面是婚外恋上的滑档。当贾梅怡找到了拖拉机,实现了剧中人角色和角色本我内核的统一。当他们看到这块铁板上的“结婚证”,一方面已经离婚了,不再是婚外恋,一方面胡昆汀真心爱着贾梅怡,明白了李建设和赵凤霞角色的精神内核,完成了角色与本我内核的统一,也完成了现实中两人角色与本我精神内核的统一。

李建设、赵凤霞,在死去的时候,就已经实现了角色和自我的统一,其他人都在找理由、找原因、来让自己的角色演下去,实现角色和自我的统一。电影里最后那场话剧排演,就是电影最终的高潮,暗示着剧中人、现实中的人,都完成了各自的统一,获得了安宁的幸福,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角色荣光。

总结起来,一句话:人,要为自己的角色,争取角色的荣光!这部电影,也是,大家都在为自己争取角色的荣光。

电影里,大鹏饰演的胡昆汀的荣光,就是千金散尽,离婚、分财产后,在戏剧中吻到了心中的muse(艺术灵感的女神)——在戏里戏外,实现了自己生而为人、为导演这一角色的荣光。

窦靖童饰演的金多多,最后骑着电动三轮,载着父母前进的时候,是自在如风的少女,也是她被接纳、也接纳现实、重回家庭,重回女儿角色的荣光。

春夏饰演的贾梅怡的荣光,就是去县城寻找李建设、赵凤霞的故事,找到了知情人,找到了那辆拖拉机,破解了心中对于角色的困惑,也因为李建设、赵凤霞的故事破解了对于感情的困惑,实现了作为人,作为演员的荣光。

刘金山饰演的苟也武,醉酒后大闹剧场,把导演胡昆汀踩在脚底下,惩罚他所犯的错事,威风凛凛的身段,站在舞台中央唱戏——这就是他作为戏剧团老职员的荣光。

身为父亲的荣光,身为母亲的荣光,身为女儿的荣光,身为话剧演员的荣光,身为导演的荣光,身为恋人的活着的荣光。这份荣光,让他们真是有力量,冲破了自我的狭隘,最终完成了精神和现实的统一,获得了身为角色的荣光,获得了幸福与安宁。

纵观整部《第十一回》,只有一个角色是例外,屁哥。他一出场,就自带高光,而只要抽丝剥茧分析一遍,就能看出,屁哥恰恰是全片中最黯然无光的角色。电影里屁哥说:当别人打你左脸的时候,你也应该把右脸也给他。这个的原型就是《圣经》里的,很多人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忍耐“,其实不是。其实是“当父亲”的意思,意味一个人真正的成熟,意味着接近圣父上帝。

神话学书上说,一个人从孩子长大,成熟的标志就是奉献,奉献代表着你承担了责任,你学会了施舍,你拥有了悲悯,你成为了父亲。所以“当有人打你左脸的时候,你把右脸也给对方打”的意思就是——I'm your father。第一巴掌是对立,第二巴掌就是爹了。屁哥也不透彻,他只懂得忍耐,挺住,其实他最挺不住。

前十回结束,其实电影要讲的故事已经都讲完了,那么电影为何要叫《第十一回》?第十一回,就是留给观众的思考,让观众们想想他们自己是如何对自我(本体)和客我(角色)进行表演的。第十一回,你不是任何的角色,这一次,祝你演自己成功,拿回属于角色的荣耀,获得心底里统一而真实的幸福感。

第十一回,是你的生活,生活是一帧帧电影,是一幕幕戏剧,散场后,我们各自扮演起自己的角色,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展开我们各自角色的社会表演,不要被角色欺骗,做真实的自己,你会发现,吃过的苦,细细品味,是回甘,演过的人,问心无愧,是自己。第十一回,就是给观众的祝福。陈建斌真的把电影艺术、话剧艺术在《第十一回》里做到了极致。

659 有用
24 没用
第十一回 - 豆瓣

第十一回

7.5

9165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5条

查看全部105条回复·打开App

第十一回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十一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