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传说S2之十二 真爱

林下之风
2021-03-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禁止引用 如需阅读简体版 请自备繁简转换

顶楼S2 都市传说

第十二篇 真爱

命运如网 罗爱乔才是被爱的那个人

在人类攻克生命起源的秘密之前,生命只有一次,可是在财阀的筹划之下,被害人却有可能在韓劇中死去兩次。這一切都是因為,在財閥的世界裡,擁有財富和權利的夫婦二人因仇恨對峙的故事,實在是太精彩了,其间种种变故,让人目不暇接。

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另一情況:

根據播出電視台SBS預告,頂樓第二季編成確定為13集,也就是下週還有一集待播出。每一季的最後一集,通常稱為季終集。


答案

如果说,本剧第一季,塑造了罗根李这样一位来自美国的韩裔商业奇才的形象,那么,第二季则是给了出身贫寒的吴赟熙一展长才的机会,让她在沈秀莲和罗根李的帮助下,以复仇为目的,好好地施展了一番她在朱丹泰那里学到的甩锅本领。

因为两年前的书房事件,假扮沈秀莲的罗爱乔被害,也让吴赟熙见识到了朱丹泰如何偽造現場,“製造證據”的手法,這一幕對她造成強烈衝擊,也讓她在兩年以後得以全盤照搬,給了朱丹泰重重一擊。根據劇情明示,將當晚狀況復盤如下:

協商

在沈秀蓮的佈局之下,先是在房產中介那裡,向朱丹泰說明已經跟吳赟熙取消合同,並收回已付房款的事,對著監控攝像頭,挨了朱丹泰幾下子。跟著又說服吳赟熙,含蓄地透露了自己就是沈秀蓮的信息,又交出朱丹泰拿來的恩星在打人時遺失的寶石項鏈,激起吳赟熙強烈的復仇之心。在吳赟熙的說服和建議之下,千瑞琎也參與進來。這位自私自我的財閥女最終同意合作,也是緣於吳赟熙開出的條件就是歸還恩星丟失的寶石項鏈。

行動

當晚在頂樓,千瑞琎在給朱丹泰喝的酒水中摻入若干片安眠藥磨成的粉末,在對方昏睡之後,找出他的衣物,放在拎袋內交給吳赟熙,由吳赟熙去找羅根李,將偽裝朱丹泰的衣物交付,最終在雨夜假扮朱丹泰的人是羅根李。在“羅愛喬”對著攝像頭假裝摔倒之後,羅根李安排人手將沈秀蓮送回別墅,跟著又將人偶裝入布袋中,又將布袋推入焚化處,佈置一番。沈秀蓮在離開之前,又將羅愛喬的戒指交給羅根李,由羅根李丟在車內,偽裝成“羅愛喬”曾在車內的跡象。

佈局

看爐子的老人收了錢,早已心領神會。處理過後,羅根李將有關衣物整理好,又交由吳赟熙帶回頂樓,交給千瑞琎,由她負責善後處理。在此期間,吳赟熙去靈塔取來了被誤認為沈秀蓮的羅愛喬的骨灰,帶來頂樓,並放在頂樓隱秘處。在頂樓臥室內,吳與千二人,先後使用朱丹泰的手機,給沈秀蓮發了合作信號,又調開了守在別墅門外的隨扈。此時,朱碩勛將裴羅娜送出醫院,見到來人是羅根李,就是一愣,不放心的他堅持跟去別墅,見到了繼母沈秀蓮。沈秀蓮向繼子作出保證之後,又跟裴羅娜傾談,獲得對方理解之後,開始佈置別墅現場。待二人轉移到地下室之後,由吳赟熙處理後續事宜,她採取的辦法是放置照片並帶走鑰匙。交由千瑞琎來找項鏈。

善後

吳赟熙擺放的照片是千瑞琎與朱丹泰的各類結婚照,吳赟熙給出的鑰匙是通往地下室的那扇活板門所用鑰匙,還給千瑞琎規定了返回時間。當鑰匙屢試不中,為趕上朱丹泰醒來的時間,千瑞琎不得已只有返回別墅。殊不知,去別墅的一幕已經被攝像頭拍下。次日,在探員帶隊上門拉人的時候,千瑞璉積極表現,讓朱丹泰當場被帶走,但沒曾想,自己也被圈了進去,成為合謀傷害沈秀蓮的從犯。

結果

在別墅,辦案人員聽到哭聲,打開了活板門,發現地下室有兩名女子,其中長髮女子說自己名叫沈秀蓮,又央求眾人一定要救身邊受傷的孩子,引起一片噓唏。

在審訊室,朱丹泰聽說沈秀蓮和裴羅娜都活著,還來指證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議,跟著又想起女方被害時所說的話,意識到當年死去的人是羅愛喬,情緒開始失控,瘋狂撞墻。及時趕到的吳赟熙對辦案人員出示了協商對話時的錄音,證明朱丹泰確有殺意,又說出兩年前朱丹泰對自己說過的話,讓朱丹泰意識到自己被設計,當場失控,狠狠扼住她的脖子,向負責審訊的探員表明其瘋狂暴戾的一面。在聯繫眾人不果,又揍過乘人之危要求辯護的李奎鎮議員之後,朱丹泰終於也被對方狠狠給了幾下子。這樣一來,朱丹泰在短時間內難以擺脫謀害羅愛喬的罪名。

以上。即為羅根李與沈秀蓮合作,又團結頂樓眾人,聯手設計朱丹泰的過程。

該佈局複雜又精細,如無內應襄助,則無法實施,正如觀眾感歎的那樣:

“不得了,沈秀蓮下了好大一盤棋,把那麼多人都算進去了”

最難得的是,沈秀蓮利用朱丹泰犯下的罪行和錯誤,團結了住在赫拉宮殿的不少居民,事情才會如此順利,吳赟熙也在其中貢獻了力量,但在細節佈置方面,她巧做安排,選擇將千瑞琎入罪,以懲罰她當年眼見羅愛喬被害,自己被誣,卻為利益保持沉默,作為共犯的罪。不過,在此過程中,在提到羅愛喬,對待羅愛喬的生死問題上,朱丹泰與鄭斗萬代表的不同反應,卻表明這兩個人都愛過,或是正在愛著羅愛喬。


勘誤

這不,在確定朱丹泰與鄭斗萬對羅愛喬確有愛意以後,第十二集播出後,已經有觀眾表示,繼續為金順玉編劇呈現的好玩故事“瘋批”,而我照例收到了讀者遺憾的留言:

“楼你还是想多了 朱丹泰似乎还是在乎罗爱乔的 你看他听说死的是罗 那疯劲头 啧啧”

So,躲开西红柿和菜叶的我,照例还是要附上勘误表。


顶楼 S2 剧情分析勘误表

○ 沈秀莲假扮罗爱乔,从泰国返回韩国,凭借多年来对朱丹泰的了解,以机智和观察力,瞒过了朱丹泰的眼睛。在此期间,朱丹泰确实把她当做罗爱乔对待。

○ 在合作过程中,朱丹泰确实对“罗爱乔”的言行举止有过怀疑,但看女方如此笃定,千水地区相关地块竞买过程中,不疑有他。

○ 郑斗万早已知道接触的人不是沈秀莲,而是罗爱乔,他与罗爱乔是深爱对方的恋人。在确知对方没有联系,也没有去他购置好的海外住宅时,已确知对方遇害。

○ 安排黑衣人行事的过程,是多人合作所为,除沈秀莲之外,罗根李、吴赟熙和千瑞琎、裴罗娜、朱硕勋都参与其中,并非千瑞琎一人可以承担。

此外,关于郑斗万与双胞胎,以及罗爱乔与沈秀莲是否有血缘关系,有待有关剧情确认。本表待补充。但是關於鄭斗萬和朱丹泰二人對待羅愛喬的態度,卻有待確認。


感情不好比較,可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卻一定要經過比較,才能悟出深淺。在本劇當中,沈秀蓮與周邊各人的關係,撐起了整個劇情的框架和脈絡,因此與沈秀蓮緊密相關,甚至在一段時間內,代替沈秀蓮處理周邊關係的羅愛喬,與朱丹泰和鄭斗萬的關係,直接關係劇情後續發展。是沒錯,朱丹泰和鄭斗萬這二人各自對待羅愛喬的態度,其實很有必要進行比較,這樣才能釐清羅愛喬與兩個人的關係。在這其間,如需分辨,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參考女主人公本人的態度。


真愛

在沈秀蓮的記憶中,她第一次見到羅愛喬本人,是在酒吧。她就坐在那裡,看她與鄭斗萬親密對話,在男方離開之前,還有告別擁抱,可見兩人關係不一般。在鄭斗萬走後,她特意坐到羅愛喬身邊,讓對方看到自己。令人意外的是,羅愛喬馬上就發現了沈秀蓮,試探性地問道:

-沈秀蓮?

在沈秀蓮質問她到底扮演了她多久,騙了鄭斗萬代表多久,為什麼要為朱丹泰賣命的時候,羅愛喬的回答卻讓她非常驚訝:

-不缺錢的丫頭才會這麼晦氣!

提到要告訴鄭斗萬的話,羅愛喬甚至回答說:

-不要動那個人,不要幹什麼事,你要是欺負那男的,我就殺了你!

至於跟朱丹泰的感情,羅愛喬的回答更有意思:

-幫朱丹泰?瘋了嗎?我從朱丹泰那裡拿到政事現金,再交給鄭斗萬代表。我能為那個人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碩勛和碩景也是這樣,要讓我的孩子們住好房子,過好日子,我也只能給朱丹泰他想要的。

就是因為這樣的回答,讓沈秀蓮在幾年以後回想起來,仍然覺得羅愛喬是愛鄭斗萬的人。她堅持扮演沈秀蓮的角色,要以偽裝面目出現,還不讓察覺真相的沈秀蓮說什麼。至於鄭斗萬的態度,羅根李親自確認過。當他拿出相關資料,確認當時討論的地區是別處,是鄭斗萬代表非要堅持放在千水地區,這才讓對方打開話匣子,願意敞開心扉與他對話。從對話情況來看,鄭斗萬提到羅愛喬,面露感傷之色,眼含熱淚,直認自己愛著羅愛喬,那番情真意切的樣子,讓人相信他確實愛過故人。談話間,關於羅愛喬在兩年前為什麼急於離開朱丹泰,也有了答案,鄭斗萬對羅根李解釋說:

-海外的房子是我給她買的,要她離開。

-她一直都沒有去住。後來還斷了聯繫,我就知道死去的那個人是她。

從鄭斗萬的解釋來看,他之所以願意提供消息,是希望羅愛喬還能活下去,因此只說:

-就这样,这女人,才能活著。

又說:

-朱丹泰这样的人,对不能利用的人,对罗爱乔也不會留著的。

還提到:

-只要對背叛他的人,無論是誰,都不會放過。

看來,鄭斗萬是除羅愛喬之外,對朱丹泰有深入了解的另一人。以此推斷,在鄭斗萬已經確知當年失去的人不是沈秀蓮,而是羅愛喬之後,他鄭重拒絕了朱丹泰送去的金磚,卻在會上說服各方,力排眾議,將開發地點定為千水地區,確實有其他用意。

罗根李与鄭斗萬面谈这一幕,因为演艺人精湛的演技,为场面增色不少,因為這次出場的人,是資深演員劉俊相。這也是一位面熟的演藝人,也是業界號稱能夠帶領高收視的五十歲年上演員。當年韓劇【我愛紅豆女】播畢沒多久,就傳出洪銀姬演員要結婚的消息,新郎就是劉俊相,那會兒認識也沒多久。因為結婚準備比較急,劇中一起演出的演員張娜拉還特地在婚禮上唱了祝福歌。論演技,別的不說,劉俊相只要一出場,就能把觀眾牢牢吸引住,這也是他多年深耕家庭劇場帶來的結果。這次他塑造的角色,是一個特別的政界人士。

鄭斗萬為什麼要這麼做?將兩年後的情況開列來看,就能看出問題癥結所在:

○ 鄭斗萬在兩年前與羅愛喬失去聯繫,又見對方沒有去原定的海外住處,就知道羅愛喬已經被害,活下來的那個人是沈秀蓮。

○ 在沈秀蓮耽擱在泰國又回到韓國佈置復仇的那段時間,鄭斗萬沒有詢問朱丹泰,也沒有解釋,可見他也打算對朱丹泰瞞住沈秀蓮活下來的消息,再作籌劃。

○ 在朱丹泰打算在千水地區佈局之後,還想要確定具體細節,派人去送金磚,卻被鄭斗萬鄭重回絕,在此之後,鄭斗萬在有關會議上力排眾議,確認在千水地區運行開發項目,可見是別有用意。可以認定是鄭斗萬要幫助沈秀蓮,借她的手來處理朱丹泰復仇,但也可以認定是鄭斗萬在向沈秀蓮傳遞某種訊號。

回放羅愛喬在酒吧對初次見面的沈秀蓮說過的話:

-你要敢欺負那個人,我就跟你沒完!

再對照面對羅根李的詢問,鄭斗萬只是傷感地提到:

-現在用我自己的手,來處理殺羅愛喬的朱丹泰,真是太好了。

在羅根李納悶地問:

-這樣代表您也不會沒事的?

鄭斗萬卻說:

-我早就有準備了。

比對羅愛喬和鄭斗萬這兩人的說辭,羅愛喬對沈秀蓮隱瞞了與鄭斗萬的感情,卻被對方瞅出情況不對,還是認定她對鄭斗萬的感情不一般,而鄭斗萬則在故人身後乾脆對羅根李承認愛著她,這態度要坦蕩得多,也更為心痛。這樣的他,臉上在笑,卻無歡容,早已五內俱焚。

此處再看羅愛喬對雙胞胎兄妹的安排:

-碩勛和碩景也是這樣,我的孩子們過著好日子,也要這樣過下去。

比對沈秀蓮在羅愛喬生前住過的別墅里發現的相冊來看,鄭斗萬的照片跟朱碩勛,朱碩景兄妹二人嬰兒時期的照片混放在一處,與其說是她關心的人們照片放一起,倒更像是家庭相冊。假設,朱碩勛和朱碩景兄妹的生父不是朱丹泰,而是鄭斗萬,這一切的隱瞞就能說得通:

鄭斗萬很清楚沈恩建設的當家人還是沈秀蓮,他也認定沈秀蓮的精明程度不亞於其父,不可能查不到雙胞胎兄妹的來歷。現在戀人被害,愛情已經沒有了,孩子還在。如果能把自己暗地裡的配合,換作情誼,向沈恩建設的主人請求理解,估計沈秀蓮也會繼續善待雙胞胎兄妹,讓他們繼續生活在財閥家族的保護之下。所以,鄭斗萬選擇隱瞞實情,在事發之後把朱丹泰親手拉下馬來,還是為請求沈秀蓮的理解和照顧。

如假定成立,鄭斗萬其實是個悲劇人物。作為深受前代會長恩惠的人,他的成功源於財團給予他資金以及各方面的支持,說他是沈恩建設安插在政界的人,並不為過。當初,他想要見到的是沈恩建設的繼承人沈秀蓮,卻沒想到見到的是與沈秀蓮面容相似的羅愛喬,這才有了之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說白了,這些問題,還是朱丹泰想要利用前代會長生前佈下的人脈,節外生枝,引出的麻煩。可是,最大的意外來自羅愛喬和鄭斗萬這兩個人的相愛,是這兩人的愛情,讓朱丹泰成了最大的傻瓜。情況正如羅根李所說:

-真正被騙的人是朱丹泰,他到最後還是認為羅愛喬是站在他那邊的人。

如雙胞胎的生父就是鄭斗萬的假設成立,朱丹泰雖然換掉了沈秀蓮的親生女,後來又設計謀害對方,但他也幫老朋友羅愛喬和鄭斗萬養育了十多年的孩子,比起沈秀蓮被換走女兒以後渾然不知,盡力付出十多年養育雙胞胎的的慘痛,他這樣自私到瘋狂的人為老友養育子女的事,似乎更容易令他情緒失控。不過,眼下的情況也不怎麼好。在朱丹泰聽說頂樓搜出了遺骨,他還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遺骨?頂樓怎麼會有遺骨?

在辦案人員又告訴他,是他謀害羅愛喬的時候,他才意識到當年被害的人也許不是沈秀蓮,而是羅愛喬,這才愣在當場,瞬間癡狂。注意朱丹泰當時的表現:

他先是激動到大喊大叫,掀翻了桌子,跟著又開始撞墻,撞出血來也渾然不知,邊撞邊喊:

-不是。不是。不是。把羅愛喬帶過來!

看,之前也發生過這種情況。在靶場與“羅愛喬”比試,女方談到沈秀蓮的時候,他也是表示不高興,跟著開始發狂,拿打靶用槍對準“羅愛喬”。在打落吊燈,又被砸倒之後,頭被磕破,他也是狠掐女方,口中喃喃自語:

-不是。不是。不是。

提問:朱丹泰到底受到了什麼樣的刺激和暗示,只要提到沈秀蓮,就會瞬間癡狂?

關於這一問題的答案,可參考後續劇情,但可以肯定的是,朱丹泰對羅愛喬不是沒有感情,他也愛過對方,否則不可能會在打不通電話以後,大罵鄭斗萬:

-這瘋子還敢掛我的電話?!之前還在玩我的女人,就裝不知道了?!

是,沈秀蓮也許擁有沈恩建設的所有股份和房產,但羅愛喬確實曾經被鄭斗萬和朱丹泰兩個人愛過,或是正在愛著。


愛,可以平平淡淡,也可以轟轟烈烈,但重要的是感受,是兩個人的感受,朱丹泰的愛,最終感動的只有他自己,他為此暴怒,癡狂,發呆,傻笑,卻無濟於事,就只能對卿狂吼:

-背叛我的人,就是你,也一樣要去死!

但在他身邊,另一段戀情早已轟轟烈烈地展開,直到死亡把他們分開。然後,他不能提及的那個人終於出現,要送他上路。她扮作是另一個她,正如她之前也扮作她一樣,而他,卻始終為有著同樣面孔的人癡狂,而後,他終於被她親手處理,失去了房產,現金,公司,成了殺人者,要為他兩年前犯下的罪行付出代價,但他死有餘辜,正如赫拉街坊姜瑪麗所說:

-不幸什麼啊不幸?!给他生了两个孩子,讓人當第三者藏了二十年,說啥不幸啊?!馬上拖出去!

一面是勵精圖治的沈秀蓮,終於要回歸頂樓,朱碩勛領著妹妹朱碩景去見了繼母,母女二人抱頭痛哭;另一邊則是她身邊協助她復仇的人們在悄然準備離別。在這其中,陳粉紅不會離開,因為她想要的並不是幫助羅根李,而是成為河恩星的媽媽,在設計讓千瑞琎被逮走之後,陳粉紅終於可以跟她關心的河恩星發展母女感情。她對河恩星,似乎有無法言說的執念。吳赟熙是第一個離開的人,因為消息知道得晚了些,女兒裴羅娜給她短信時,她已經關機,獨自在住過的房子里收拾舊物,打算棄世。當沈秀蓮找到她家的時候,見到的,只有她留下的信。當然,獄中的河尹哲也收到了信,信中告訴他,他不是真犯,很快就會被釋放。最終觀眾看到的,只有一條絲巾飄落在風里。吳赟熙還會回來嗎,面對如此困局,朱丹泰將如何突破,沈秀蓮將如何收拾赫拉這個爛攤子?預知下情如何,請繼續關注本季季終篇。


扫码关注林下之风

1 有用
0 没用
顶楼 第二季 - 豆瓣

顶楼 第二季

7.6

3043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顶楼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顶楼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