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的一些细节,及风声里的爱情(实事求是,有糖的时候就分析)

不想起名字了
2021-03-25 看过

第一次看到风声作品是原著,被里面李宁玉和顾晓梦强烈的感情所震撼,久久不能平复,再后来是电影版风声首映,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和原著太不一样了,然后出了电视剧风声传奇,廖凡和张歆艺演的,估计很少有人看过,再后来就是这部剧版风声。这么多年了,从大学到社会人,和风声的羁绊,竟然没有断。

影视剧和小说都是艺术创作,有意思的是,影视剧拍成何种类型何种方式,很受当下的流行趋势影响。原著很多东西蕴藏在文字里,属于有的人会看到这一面,有些人会看到那一面,很多不可说的东西,就看你从哪一方面看。原著里,一方面,李宁玉是甘于牺牲,舍身为国,临危不乱,机智勇敢,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利用身边的一切资源一切方式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只为了完成任务的地下党员,是铁人。另一方面,她也不真实得不像一个人,像一架机器,完成任务的机器,冷酷,无情,聪明犀利,看透人心,她并不介意利用谁,她时刻都在准备利用别人,日常模仿别人的笔迹,随时准备嫁祸,这可不是什么面似冷酷暗地里一直保护你的玉姐,这是真魔鬼,每分每秒保持冷静和智商在线,善于从一切地方找到突破口,虽然到了裘庄知道形势不妙,却没时间想自己,一切努力都用在想办法去传递消息,最后别的办法都失效,在顾晓梦身上找到突破口,三言两语就看破她是军统的人,既然有共同的利益,那就有可以突破的口子,她冷热交替软硬兼施用强烈的感情,把顾晓梦这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吓懵了,也震懵了,只得听从自己的安排,虽然自己死了,却能让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办完后面的事。那黑夜里跪在地上猛磕头的样子,想象一下那画面那种决绝,心智如顾晓梦也被震撼了半辈子,在李宁玉面前,顾晓梦总是形如小白兔,但她是不是真的只是小白兔呢,后面作者告诉我们并不是这样,决定和老潘结婚,知道身份后毅然打掉孩子,远走台湾,在几十年后仍然守着小竹篮过一生,那里面,有她全部的爱。作者说,那是一群不相信眼泪的人,他们的心像山一样坚硬,难以摧毁,也只有在李宁玉面前,顾晓梦才暴露出自己的资历浅和小白兔。顾晓梦有多决绝,就有多深情,她没说出口的,比说出来的更深刻一百倍。所以,原著给人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多情感的流动,很多东西都是铁血般的晦暗,和金属冷。包括晓梦大骂潘老为了英雄称号篡改历史,潘老的儿子气得把书稿还给作者“我”,这些都是很冰冷无情的描述,作者通过种种营造的感觉,特工行业就是这样,冷酷,残酷,没有什么温情可言,抢功劳,被戳穿,更是让人羞赧的一件事。

而2009年版的风声,是十一主旋律片,必须抛弃原著那种东风,西风,原来竟是西风才是事实的调子,所以根本没有军统,没有国共合作,而我地下党,也从一个主角变成了一群主角,虽然这样非常不合理,但原著也有不合理之处,管他呢。在智商较量,和视觉刺激中,这部电影选择了后者,所以着力渲染各种酷刑,让人在大屏幕前用这种方式接受“爱国教育”,谍战的刺激和抽丝剥茧?不存在的,最后靠的是歌这么无厘头的元素,也是很让人无语。而缝旗袍,那不是传递情报,是传递爱情的。是的,爱情,在主旋律片里隐藏的那点小心思,给爱情一种若有若无氤氲的气氛,迅哥,不愧是你,气氛演绎得恰如其分。那时候还没有现在流行的双女主,百合cp,在电影里营造这一点氛围和小心思,实属不易,倘开心扉的对话,缝旗袍穿旗袍,最后月色下独留一人在阳台惆怅,每一场戏都有淡淡的爱在流淌。

廖凡和张歆艺的风声传奇估计是看的人最少的,这是一部平庸的跟风剧,我也是因为喜欢风声的书才看完的,走的是直男剧路线,“虽然我平平无奇,但是优秀女人都爱我”,李宁玉早早没了,给顾晓梦腾出位置,优秀如晓梦,也得在编剧的指挥棒下爱老潘爱得死去活来,并接受爱国爱党教育…平庸的剧,如同不动脑筋的答题,没啥讨论度属实正常。

回忆了这么多,本剧,剧版风声,简直太优秀了,它正赶上好时候,今天人们讨论女性的价值和意义比任何时候都更直接和明朗,观众经过了多年的谍战片教育,甚至对摩斯码、推理之类的专业领悟也更熟悉,而百合cp,双女主这种倾向当前正热,已经有更多受众,一切都恰到好处,风声这部剧应运而生。从这里看,麦家确实厉害,他的小说已经超前了很多年,文字不像影视作品,为了赚钱需要立刻迎合、追逐当下的流行喜好,而当这波流行到来,他的小说早已为你们准备好,这也是这部小说的厉害之处,被从不同角度被改编成影视作品这么多次,仍然可以被挖掘到新东西。

再回到这部剧,乘着当下流行趋势的东风到来的风声,以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把人设打在公屏上,戳到观众脸上,每一个角色都仿佛在呐喊,快看,我是这个人设,下面我要开始我的表演。其实很多东西,观众会在观影的过程中,通过角色的一言一行感受到他们的人设,但是当下社会仿佛一切都是快餐性质的,140字限制的文字和一分钟内的视频看多了,让人习惯了短时刺激,电影,剧都不得不迎合这种趋势,频繁地给出刺激点,生怕一分钟内没抓住观众的眼球他们就会点“x”。但我们也欣喜地看到,这部剧在努力遵循原著,从很多细节上,让书里描绘的点活过来,李宁玉确实是性格孤傲,不迎合人,心思细,能掌握大局。老潘和李宁玉睡觉的床上挂着一道帘子就这样演出来了,到单位打骂给所有人看,也演出来了,原著说的是为了让李宁玉经常不回家显得正常,所以经常在众人面前表演夫妻关系不好。感情,这是剧版和原著最大的不同,原著的冷酷残酷,都被温情深情所替代,虽然这种人设基本是为了迎合大家的期待和口味,把剧情显得不合理,但它成功了啊,大家就爱看。谍战是谍战,爱情剧也是爱情剧。高冷,拒人千里的高智商天才,其实从第一刻起就在默默保护那个叫晓梦的女孩,她倨傲地说她才刚来,不配和自己合作,她命令她给自己拍照,立刻,马上,她冒着生命危险偷回餐刀,她三番五次不让她来情报科,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在保护她。这不是霸道总裁人设吗?而顾晓梦的人设,忠犬受,一开口就是我来是为了你,之类的,以她的身份,说这种话,其实是有点牵强的,因为她在智商业务能力上并不存在这种底气,强行透露(却从来没演出来)她显赫的家庭背景,接触的社会层次来抬高她的底气,以说明她上来就强撩李宁玉是合理的,其实并不合理。非洲猎狮子的说辞,这段情节的设置和拍出脑洞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太急了点,放在她和李宁玉认识没几天就说这些,又是这么个年轻大小姐嘴里说出来,并不让人信服,因为这位大小姐一出场就在出错,就像通常谍战剧里总有一个莽撞的女主需要男主时时救场一样,一个一直出错的顾晓梦强行说霸气的话,有点空洞。说到这,我能理解是戴笠脑子有问题,为了栓住晓梦的爸爸,怕他叛变,非让人家的独生女儿当特工,特工是需要天赋的,千金大小姐当特工,还是伪政府特工,已经很容易引起怀疑而暴露了,何况顾晓梦并没有这种天赋,一出场就带着相机陷害老金,一开口就对李宁玉说“就算不能为南京政府服务”,句句都是自己找死啊。何况译到跟自己父亲有关的情报就改错字,急得团团转,时刻把我心里有事写在脸上,这能活过三集,也就是因为李宁玉一直在给她补漏。李宁玉缜密的心思,强行夺过译错的电文坚持要重新核对,签字,甚至让小心眼的老金怪她一顿也要救晓梦,这确实是男主人设啊!最后了了,还要跟老金解释说晓梦译错是业务不精,受了军统固有习惯的影响,也是有点此地无银。不过,这不能怪晓梦业务能力不佳,本来就是被迫来当特工的。

说起来,顾晓梦智商最在线的时候全是撩宁玉的时候,办公室爱情,编剧你够了,知道大家最爱看这种。“玉姐…”,“叫李科长”,“是,科长!”,“是李科长”,“是,李科长”,也就是这时候,编剧才收起了直戳戳把“我要开始表演了”戳到观众鼻子上的风格,变得情趣,隐晦,玩味起来,不厌其烦地重复“科长,李科长”梗,让人在看似啰嗦的对白中品到一丝暗戳戳的甜。背佳媛文章考考你,慢慢抬起手表看时间,“三分钟”,“五分钟”,“三分钟”,“四分钟”,“给你三分半”,三分半一到,手从后面伸过来一把把书夺过去,背错三个字,宁玉靠在桌子上,手撑在桌沿,看着晓梦,考察一个月,承担科室一半的译电量,迷妹的心里已经在发热乱撞了。人人都慕强,观众也一样,有能力的人居高临下利用权势(好歹是科长面对科员),支配对方,讨价还价的小乐趣,最后还要亲自来个小小的惩罚,给你安排多多的工作量,玉姐,这难道不是增加她译好了来见你的次数吗,毕竟每一个电文译出来都要李科长亲自签字才能发的啊。而那个猎狮子的猛憨憨,此时还不是乖乖地像个100斤的孩子,来接受任何考察,和“嫌弃”,最后还要夸“我没有玉姐照相机样的记忆力。啧啧,这是霸道总裁的剧情,但是如果换成个男人恐怕只能被说油腻装逼,但面对玉姐这样牛逼的人,只能服气,甚至大呼,再来点,我还要!

4 有用
0 没用
风声 - 豆瓣

风声

8.1

4438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3条

查看全部23条回复·打开App

风声的更多剧评

推荐风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