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令值得|一个深思后的全剧Repo

Natsume
2021-03-25 看过

23号结局以后缓了很久,也四处看了看舆论的风潮,静下心来还是决定写一篇长评。

这里没有粉,没有剧粉没有书粉没有角色粉没有演员粉,完全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说,为什么山河令值得,值得我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值得赞誉和褒奖,值得被更多的人看到。

关于剧情和人物

首先做个非常纯粹的物理分析

从故事线上和人物设定上看山河令保留了《天涯客》的以下部分(不包括一些人物性或者场景性的细节刻画):

【周子舒,天窗之主,四季山庄门人】天窗之主离开朝堂,无欲无求,只想平静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遇见温客行,救下张成岭→再被卷入江湖纷争,逐渐对温客行意动→(剧情从这里开始与原著劈叉)→(劈叉完了又回归了)鬼谷大战中救下温客行→(完了又劈叉)→雪山隐居

【温客行,鬼谷谷主,圣手遗孤】鬼谷谷主离开鬼谷,设计布局,一心复仇→遇见周子舒,参与护送张成岭→逐渐爱上周子舒,搅弄江湖风云(剧情从这里开始与原著劈叉)→过年(劈叉完了又回归了)→英雄大会召开之际回鬼谷→鬼谷大战→(完了又劈叉)→雪山隐居

【顾湘,谷主婢女与曹蔚宁,清风剑派门人】这条线没什么好说的,除了一些时间和地点上的差异,总体上基本就是跟着原著走的

【赵敬,假仁假义的幕后黑手】二十年前搞事→装作好人潜伏搞事(与原著劈叉)→去鬼谷搞事(与原著劈叉)→卒(与原著劈叉)

【蝎王】他本身是个纯粹的工具人,钱货两讫的杀手,这个角色就基本从头劈叉到尾吧,反正除了前面搅浑水和最后来鬼谷捡漏没怎么看出来跟原著有相似的地方。

从故事线上和人物设定上看山河令改动了或者新增了《天涯客》中的以下部分:

【周子舒,师兄】(劈叉起点)→对温客行坦言自己的身份→试图开导和改变温客行,让他认识到人性存善→叶白衣前救下温客行→被晋王抓回天窗→前去青崖山目睹温客行受伤坠崖→拔钉子参加英雄大会→进入鬼谷参加阿湘的婚礼→(劈叉回归)→前去雪山阻止天窗和毒蝎打开武库,设计雪崩→进入武库,修炼六合心法→(劈叉回归)

【温客行,师弟】(劈叉起点)复制琉璃甲→对江湖人性存善的思考与感受,孟婆汤和师弟身份的埋线→龙渊阁知晓当年实情,师兄弟身份揭露→四季山庄直面叶白衣→孟婆汤药效消除,想起忘掉的执念,救韩英→去天窗救周子舒→回鬼谷假死设局→英雄大会挑破赵敬真面目→鬼谷布置阿湘婚礼→(劈叉回归)→接收叶白衣的六合神功,雪山开武库→进入武库修炼,六合心法→(劈叉回归)

【顾湘与曹蔚宁】鬼谷大婚

【赵敬,蝎王义父】(劈叉起点)跟蝎王的关系→跟天窗合作→开除祟大会,逼死温客行(自以为)→英雄大会上被温客行复仇,被蝎王背叛→被蝎王酱酱酿酿

【蝎王,赵敬义子】95%都是新增

【艳鬼,喜丧鬼吧啦吧啦吧啦一堆人】这些人在原著中基本上都一笔带过的,有的甚至没有姓名,在剧中却有着相当大的篇幅,都属于新增部分。


所以从故事线上很明显可以看出,从故事前半段,剧情就已经与原著走向不同,在已经完结的情况下还紧扒着说居然跟原著怎么怎么不同的人,我也无话可说。

装睡的人叫不醒,故意闭眼的人也看不见光,没有什么争辩的意义。

从人物设定上看,周子舒和温客行这一对只加了个师兄弟关系,顾湘和曹蔚宁没有变动,配角的变动基本上都是巨大的。不过人物设定都是为故事线服务,动的好不好此处暂且不提,我们先从故事线看起。

我个人对山河令故事线的评价是青涩的成熟,这是一个开盘很大,棋子很多,布局很密的棋局,局终之时,虽有损子,却是胜局。

很多人会拿剧与原著作为对标,那在我看来,天涯客是冬日的梅,枝叶寥寥,红梅烈烈;山河令是春日的桃,枝叶舒展,浅缀青果。

前者很决然,砍掉了一切不必要的,只留下几枚鲜活的花。

后者很博爱,想要装点所有枝杈,结出的却是青涩的果子。

剧中的周子舒展现出的是一个逐渐拾起的过程。

除了七窍三秋钉,他空空落落地从天窗离开,一无所有。其实很多人说那时的他一心向死,我不觉得,这个时候的周子舒他是空的,他什么都没有,向死的欲望其实也没有,他就想到处走走看看,没有任何包袱地体验下久违的安详和自由,没有目标地空白而纯粹地走一走,然后他遇见了张成岭,遇见和温客行和阿湘,捡了一个徒弟,得到了一声“变数”。

周子舒不仅仅是温客行的变数,也是全剧的变数。

其实周子舒的拾起从他接下了老船夫三钱银子的活计时就已经开始了,那个时候他拾起了他的责任感和恻隐之心,往后在义庄他拾起了未放下的过往,在水下他拾起了对人的信任,在君山英雄会他拾起了对江湖善意的坚信,在龙渊阁他拾起了作为师兄的包容与迁就,在四季山庄他拾起了对死知己的信念,在被从天窗救出后他拾起了对门派发扬光大的希望,在看见温客行坠崖而死时他拾起了被放逐的最冲动的爱与恨,在知晓温客行没有死之后他拾起了身为天窗之主的深沉与成熟,不计较得失,不后悔过去,只考虑将来。

拾起了一切周子舒,才是最完整的周子舒,那个如青松般挺拔坚韧的少年,那个集大义与大善于一身的小圣人,那个果断冷静刚毅的天窗首领。

所以为什么越到后期喜欢周子舒的人越来越多,因为他的角色形象越来越“满”,越来越生动,越来越立体,他越来越走出来,走出那个名字,走出屏幕,走到我们面前,我们甚至可以从他 身上去追忆去感受一些我们可以切身感受到的东西。

比如满足和遗憾,比如强大与温柔,比如快乐与痛苦。

而剧中的温客行恰恰相反,他展现出的是一个放下的过程,但他的放下到来的猛烈而急促,令人喘不过气来。

初入人世的鬼主,有的不仅仅是满腔恨意,他心里有父母惨死的血海深仇,有背叛辜负的愤懑不甘,有对伪善江湖的憎恶轻蔑,有清醒冷漠的筹谋算计,有忘记执念的参差记忆,有寻求真相的迟疑躁动,还有暖了他心头十几年的小丫头。

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风流倜傥,其实在重负之下踽踽独行。

然后他遇见了周子舒,遇见了他生命中的变数。

安吉四贤之死,是温客行第一次考虑放下对伪善江湖的憎恶轻蔑,没错,是考虑,而不是行动,君山英雄会上高崇以死明志,是他第二次考虑放下,在龙渊阁,他第三次考虑放下,于此同时,他第一次真正的放下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对寻求真相的迟疑躁动。

为什么温客行的放下如此之难。

大抵是因为这么多年后,他依然记得那具被一柄长枪从后背穿过前胸的尸体吧,在终无天日的鬼谷,记忆只能被翻来覆去地咀嚼,让他一朝一夕放下背负了二十年的东西,太难,太难了。

“刀不砍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啊。”

温客行一路走来,从来都不曾释然,他一直在重压下挣扎辗转。

直到在英雄大会上,赵敬被千夫所指,昨日重现,他挑断对方的手筋脚筋,终于将父母惨死的血海深仇、背叛辜负的愤懑不甘、对伪善江湖的憎恶轻蔑和清醒冷漠的筹谋算计一并放下,再后来,在鬼谷,他放下了暖了他心头十几年的小丫头。

是真的“放下”,动词,从这时起的温客行,除了一条命和周子舒,一无所有。

所以后面的温客行总被人诟病人设问题,他为什么不去关心周子舒,他为什么要瞒着周子舒,他为什么不跟周子舒心意相通?

因为他心里的东西太满了,从前未生事端,他可以将其压在心底,但在风口浪尖之上,圣人且不一定能全身而退,他又怎么能面面俱到呢。

因为他太疼了,从他找回记忆,正视自己的失去与仇恨时,他就是被剖开胸膛曝露在烈日狂风中的人,只要没有报仇,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对他引狼入室的折磨与凌迟。他在剧痛中为数不多的还记得的东西,是要治好周子舒的身子,是周子舒说他曲意逢迎小心呵护是在羞辱他可怜他,是周子舒说不能再滥杀无辜。

所以他只能做到事事皆以周子舒的身体为重,再也没有在周子舒面前表现过曲意逢迎和小心呵护,尽力设下一个不会滥杀无辜的局。

直到他一无所有,决心以命换命,独属于温客行自己的生命、一个没有背负过去的人生,才是刚刚开始。

温客行像是交换了双腿走上陆地的美人鱼,从他决定认真地向周子舒走去开始,他每走一步,都在撬动他戴了二十年的长进血肉的枷锁,每走一步,足下都是淋漓的血。

剧中的顾湘和曹蔚宁是我有很多话想说却又没什么可说的人物。

和原著几乎一模一样的故事线和人物设定,唯一的改动是阿湘穿上了嫁衣,蔚宁死前看了她一眼,婚礼把悲剧推向高潮,更令人痛彻心扉。

我只能说,傻丫头和傻小子,我永远祝福你们。

傻丫头,下辈子你会和你的傻子青梅竹马白头偕老,只是你再成婚出嫁之日,没有了你哥送你的两条半街的嫁妆。

傻小子,你再等等,就能在奈何桥边等到你的姑娘,只是她还是十七岁的模样。

配角太多了先不写了,以后有时间我再扒扒。

(写完回头看发现居然漏了成岭的我陷入深深的反思,对不起成岭我错了)


有人一直在围绕“双向奔赴”和“重在遇知己”争论不休。

关于“双向奔赴”

被争来争去、吵来吵去的双向奔赴这个问题,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什么叫“双向奔赴”。

两个人相隔百步,走向彼此,都走了五十步,叫双向奔赴。

那么一个人走了二十步,一个人走了八十步呢?抑或一个人走了一步,一个人走了九十九步呢?

这还叫不叫双向奔赴?

自然也是。

生活中我们常常感叹,明明我比他更努力,为什么我没有他那样的成就,明明我比他付出的更多,为什么得到的却更少。

双向奔赴又何曾不是?

我们要看的不是他走的有多远,而是他走到这一步,需要花费多少气力。

每个人的身份特质不同,生活经历不同,性格品质不同,思维方式不同,自然选择和行为不会相同,所以展露出来的东西自然不能用同一标准来衡量。

很多人觉得,后期的温客行不如前期的温客行那么爱周子舒,是弄到手就跑的“渣男”。

然而实际上是,在这场双向奔赴中,本身两人走的步数就是不对等的,温客行向周子舒走出了三十步,周子舒向温客行走出了六十八步,而两人一起一并走完了各自的最后一步。

(这只是一个主观性的量化描述,温客行的三十步是前14集每集走2步,14集往后一共走了2步,其他的都是周子舒走的。个人观点,勿吵。)

为什么这么说。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那个满嘴跑马车,动不动就上升灵魂层面的温客行,在14集的雨夜后,就不见了。

还有没有人记得,那个雨夜中他哽咽着说出的“幸好,幸好。”

幸好,幸好,我还没到特别喜欢你。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在发现了周子舒命不久矣后,温客行就站在了原地,他失去了太多的东西,下意识地会想把一切悲伤从源头掐断。

“我跟着他做什么。”

如果早知道他会死,我会失去他,我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认识他,不会动心,就不会难过。

14集以前的温客行对周子舒的爱全是主动行为,会想方设法地跟着他,会说烈女怕缠郎,会动不动就深情凝视着阿絮的眼睛,会各种撩撩撩泡泡泡,会说死在一起也挺好的。

14集以后的温客行对周子舒的爱变成了被动反应,会在龙雀提及阴阳册的时候立即反应能不能救筋脉枯死之人,会下意识地躲开周子舒看向他的目光,会默默修补装裱周子舒在意的寒梅图,会在周子舒疗伤的房外辗转徘徊,会偷看周子舒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会在叶白衣问他肯不肯以命换命时脱口而出求之不得。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术,别人问你肯不肯,下意识的回答应该是肯或不肯。

而温客行脱口而出的是“求之不得”。

这说明这个答案在他的心里已经埋了很久很久,可能从雨夜开始,从知道阴阳册需要以命换命开始,他就有了这个答案,久到不需要思考,只要有人问这个问题,不管提问词是什么,他的答案都是——求之不得。

温客行的奔赴之路并不连贯,他曾一度狂奔,又一度踟蹰在原地不敢向前。

身份是他的藩篱,经历是他的桎梏,他是误入人间的鬼,既贪恋这红尘的温暖,又害怕阳光带来的毁灭。

在他认真地对待这份感情后,温客行没有主动迈开过步子,他不得不往前走的两步也是不经意间顺着本心被携裹往前。

周子舒在这段关系里付出的更多,他是主导者,也是殉道者。

他主导着温客行走向他所引导的方向,他殉的是全凭本心、无怨无悔的道。

周子舒的迈步从他选择在温客行面前卸下面具开始,经历了一段平缓发展,在君山英雄会后迅速攀升,也是那个时候他最后一次跟温客行表达了“分道扬镳”的意愿,往后不论温客行走的是什么离经叛道的路,他都是努力靠近的那一个。

为什么,并不是因为他更爱他,而是他的性格、身份和经历,决定了他必然是主动的那一个。

周子舒是强大的,也是温柔的。

四季山庄庄主周子舒,为什么等自己的门人都死绝了,才将自己放逐,为什么不能在门人尚存时就带他们离开?

周子舒重规矩,七窍三秋钉既是他立下的,他必然会守,这是他控制天窗的强硬手腕,也是他铮铮铁骨的真实写照。他若离开,门人必然跟随,他宁愿他们死,也不忍心让他们遭受三年的折磨,倘若真有门人留下,没有他庇护的天窗就是个把命系在裤腰带上的深渊,他又怎么忍心把他们丢下?

这是他骨子里至深至烈的情。

天窗之主周子舒,老晋王害你父亲,晋王利用你伤害你磋磨你,为什么不报仇,为什么不杀了他?

因为他不忍无辜之人牵涉其中,不忍江湖百姓蒙受战乱之苦,他是一把刀时锋刃沾血是他一生的痛楚,所以离开天窗之后,他的锋刃只朝向了自己。

这是他骨子里至纯至真的善。

当周子舒决意向温客行走去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情和善都给了他,加上后来揭露的师兄弟关系,他愿意忍受温客行的隐瞒,愿意包容温客行的过错,愿意将那个人从地狱拉回来,愿意以身作盾阻拦一切逼近的危险。

伤己却渡人,是独属于周子舒的血色温柔。

但他刻在灵魂里的强大不可泯灭,他想得到的人,他想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如果他想得到的是温客行呢。

所以他一定会走下去,别说温客行已经迈出了步子,哪怕他不动,周子舒也会一个人完成这次奔赴。

他身上有光。

因为他心里有光。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却倾尽全力的双向奔赴,因为他们脚下的路本就不尽相同,一个是雪山之上的独行,一个是流沙之中的挣扎,虽然步数不一样,但是他们都用尽了余生的气力和心血,我愿称之为“无我”。

对自己,不计较得失,不后悔决定,不寻求理解。

他们的奔赴之路都是无我的,却不曾想到对方亦然。

所以天地之大,无我也无你。

所幸在温客行失去一切、周子舒去日无多时,在武库的那一刻,他们向彼此走出了最后一步,在那个瞬间,这场双向奔赴才终于画上了句号。

周子舒选择了修炼神功,温客行选择了以命换命。

杀伐果断身负血仇的恶鬼头子,在人间有了高出自己性命的牵挂;自我戕戮浪荡无求的天窗之主,即便食雪饮冰,也终想与相爱之人活在人世。

他想用自己死去走向他,他想用自己活着走向他。

虽殊途,却同归。

关于“重在遇知己”

“知己”是什么?

这个满带着江湖气息的词,在现代可能使用频率已经不高了,那我们替换成一个现代的词先思考一下——“朋友”是什么?不是随口而来的朋友,是真正的朋友。

朋友是我们有共同的语言,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不嫌烦的人。

朋友是我愿意把自己狼狈的、不愿示人的一面展现给TA的人。

朋友是两个人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的人。

朋友是我会跟TA拥有独属于我们的秘密,跟他吐诉我不敢或者不愿跟别人说的话的人。

朋友是相处久了,有了不可言说的默契的人。

但是说来说去,“朋友”始终没有脱离另一个词——“了解”,语言的了解、习惯的了解、性格的了解、喜好的了解,诸多了解相互契合或互补,信息交融盘缠,才决定了谁是自己的朋友。

“知己”是朋友,却又不是朋友,它有着朋友的骨架,却远高于朋友的核心。

如果说朋友是相互了解后的信任与托付,是对等映射后的具现,知己则是一无所知时的并肩而立,是不对等才能带来的动容。

如果有人说,山河令崩了“重在遇知己”这个内核,那我要说,你低看了它。

山河令没有体现出的是“重在遇朋友”。

山河令从头到尾体现出的都是“重在遇知己”。

从温客行第一眼看到周子舒,便知道这个看起来落魄潦倒的乞丐是在晒太阳。

从周子舒第一眼看到温客行,他原本懒散的眼眸里便有了警惕,知晓对方并非常人。

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不需要知道你的过去,不需要知道你的立场。

但我知道,你就是,那个人。

我懂你,比我了解你,要难很多很多。

你是我的知己,比你是我的朋友,也要难很多很多。

高山流水,一声琴音便知何为知己,管鲍之交,各自为主也晓何为知己。

所以知己从来都不是所谓的共进退同生死。

在芸芸众生中拨动你灵魂的那一个,才是知己。

人生在世,只要活着,就会有不为外人道也的秘密和心理,因为我们独自来到这人间,又独自离开,孤独是我们必经的路,是作为一个人最原始的磨炼。

而有幸遇见知己,是生命的烟火最高点绽放的刹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山河令做到了双向奔赴,一个不对等的双向奔赴,一个无我的双向奔赴。

山河令也浓墨重彩地诠释了“重在遇知己”,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知己,一个足以慰藉浮生的知己。

关于制作和剪辑

不得不说,这是山河令这部剧给我最大的遗憾,却又是让我觉得十分无能为力的。

要恨就恨自己不够努力,不然我一定投个几亿,让这部剧好好做,好好剪,连头发丝都挑不出错的那种。

后期制作水平一般,这是毋庸置疑的,特效就不说了,乍一看能尴尬到让我忍不住闭眼,很多可以做成经典的转场和镜头色彩,也被粗暴拼接和二极管滤镜害的不浅。

剪辑其实没有大到让人不能接受的问题,31和32被嘲的一塌糊涂的剪辑也没有那么糟糕,但是的确有几处存在明显的逻辑断层,很像是应该存在的镜头被仓促剪去。从剧情上说也能顺的下来,但是为了更加令看客从逻辑上信服,可以通过增加空镜或者人物闪现的方式做个引导,就不会让人觉得特别突兀。

其余的地方小毛病能挑出来不少,大毛病却不多,导演本身的拍摄构图十分唯美,在某种程度上也就弥补了后期制作和剪辑的不足。

非专业人士只能表示遗憾,并真心希望它可以做的更好,但是却没有理由去对它攻讦诟病。

关于编剧

这是一个非常雷点的问题,好像踩了就很难全身而退,支持的说你黑,不支持的说你蠢,然而这个雷点我就要踩。

围绕编剧的讨论总结起来其实无非五点:

1.有没有尊重原著

2.温客行的隐瞒假死导致周子舒拔钉子

3.剧里到底有没有体现“双向奔赴”,有没有完整刻画“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4.结局到底是不是HE

5.温客行和顾湘(这点我都快写完了才看到,甚为疑惑它的出现)

这五点我来一一分析:

1.有没有尊重原著

我们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编剧的首要工作是对剧本负责,而不是对原著负责,剧本的走向在被作者出售影视化版权时,就已经脱离了原作者的掌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影视化作品相对于原著,本身就是一个同人作品,所以针对某些人认为的“亲妈只有原著作者,后妈算什么东西”这个说法,我是不赞同的,因为同人作品的作者,同样是其作品的亲妈,同人作品的亲妈爱不爱自己的作品取决于TA的能力和态度,而不是TA的身份,编剧即原罪,这个说法过分极端,并且不通情理了。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满意一部作品,你可以指责TA的能力不足,可以指责TA的态度不端正,但是你不能指责“因为你是编剧,是后妈,所以你就是错的”。

其次,我们要对“尊重”这个词划个定义,这本身就是一件相当棘手的问题,因为在不同人的眼里,尊重的程度也不尽相同,那么我们就尽可能地取一个让大家都能接受的标准:核心理念传达到了,感情脉络没有变动,故事节点基本保留。

那我们秉持这个理念来看山河令,尊重原著,它做到了。

核心理念“江湖”、“知己”、“双向奔赴”无一落下。

感情不拆(小声:不逆),没有乱加感情线,关键的感情关系都在,更重要的是它没有披着我要告诉你这两人之间没什么的外皮,而是从头到位都在告诉你,他对他很重要,他很爱他。

故事线上改动的确较大,但是高光节点基本都保留了下来。

做到这几点很难吗?

很难。

且不说耽美影视化,只说文学作品影视化,能全须全尾地做到这几点的又能有几个?更何况题材受限,山河令在还原上可以说已经做到了一个极限。

2.温客行的隐瞒假死导致周子舒拔钉子

其实大家争来争去、吵来吵去的拔钉子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无非是一个动机性。

《天涯客》中周子舒虽然是因为有了温客行才想继续活下去,从而让大巫救治,拔了钉子,但归根结底,这个拔钉子的出发点在于自己,是他自己决定了要活下去,所以拔了钉子,在这里,周子舒的形象是主动的。

山河令中周子舒拔钉子是因为亲眼目睹了温客行被江湖众人逼死,决意替他完成未完成的报仇计划,这个拔钉子的出发点从他自己变成了温客行,在这里周子舒的形象是被动的,也就是说整个动机完全颠倒,也是大部分反对意见持有者所说的“他就是个笑话”的起因。

这个改编其实是将温客行和周子舒的所处位置进行了一个对调,把“温客行不能插手周子舒拔钉子”变成了“周子舒为了温客行拔钉子”,让人觉得一直处在主导的周子舒怎么就突然被主导了,这种置换的位置会让许多沉浸在周子舒视角里的人不能接受,觉得自己被强行“降了智”。

有这种感觉很正常,如果我是沉浸式看剧的观众,可能也会这么想。

但是一部剧,不可能只面向一部分观众,也不可能只站在某一个角色的某一个视角。

我们要跳出看剧方式来说,这种处理其实非常中性、是有破有立的,而且这个处理影响的对象从来都不是温客行,彻头彻尾都是周子舒。

破的是周子舒掌控力极高的人物形象,将他从一个守护者的强大地位上拉进了不知所措的泥潭;立的是周子舒这个人物的人性和脆弱感,换句话说就是温柔。

强大的周子舒会因为自己想活下去而拔钉子。

温柔的周子舒会因为替温客行报仇而拔钉子。

强大的周子舒令人心生敬意。

温柔的周子舒令人心疼怜惜。

至于这到底好不好,我觉得没有答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完全凭观众的看剧方式和理解方向,你可以评价或者说出你的观点,但你不能嘲,不管从情感上还是逻辑上,周子舒拔钉子这一行为都无可厚非。

说白了就是硬汉老婆和娇娇老婆你选哪一款。(表示都很想要。)

又有很多人说,27集里你们就约定了要同生共死,你现在玩假死,不是逼着周子舒跟你一起死吗?

首先,27集中的同生共死这个信念其实是周子舒拉着温客行在走,或者说,同生共死这件事一直都是在周子舒的指引之下。

全剧中温客行只说过三次跟同生共死有关的话:一次救出张成岭后面对蝎王,那时他尚不知全局真貌,说这话是半调侃半试探;一次在龙渊阁洞穴中面对药人,自己重伤在身,两人脱困无望,温客行的原话是“岂不是我连累了你”;最后一次在雪山武库,他强调了好几次同生共死,然而实际上从他出现的那一刻,眼里就已经有了泪——他已经做好了以命换命的准备。

在温客行的心里,除非局势不受控制,两人不得不一起死,否则从来都是要么一起活,要么自己死让周子舒活下来。

其实周子舒亦然,他从来也是要么一起活,要么自己死让温客行活下来的人,但他选择用同生共死来吊住摇摇欲坠的温客行——周子舒心里从来都知道温客行没有放下,也知道江湖对鬼谷的清算势必要落在温客行的头上,他只是不说——温柔如他,并不直接戳人伤疤,他只是用同生共死这个词来暗示和告诫温客行:你不要乱来,你的命系着我的命,做事要三思。

为什么温客行不能站在引导方,甚至不敢直接应下这个承诺?

因为在他看来,允诺同生共死这件事,跟把周子舒拖下水没有什么区别。

周子舒的死只有一种可能——七窍三秋钉(为什么没有晋王杀他,请看他的控场能力),大巫的到来已经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而温客行的死会有无数种可能:可能被背叛的恶鬼背后捅一刀,可能被江湖群雄围攻而死,可能被叶白衣除掉,可能会被隐藏在阴影处的蝎子或者天窗杀死,甚至可能在往后的某一日死于自己乱开杀孽的歉疚与弥补(类比救韩英)。

在同生共死这个语境中,周子舒是站在悬崖边上的人,手里用力拉着一根绳子,而温客行是坠崖的人,全靠那根绳子拉着才没有掉下去。

所以周子舒说同生共死是一种救赎,而温客行说同生共死只会是一种连累。

这样看来,其实温客行假死并且瞒着周子舒导致后者拔钉子的这个行为其实并没有什么逻辑上的错误,剧里的同生共死是周子舒抛给温客行的来自人间的饵,剧外是部分观众强加给温客行的承诺。

虽然但是,这个解释并不是为了一味吹捧编剧,至少我个人觉得,这个假死导致拔钉子的改编是有缺陷的。在播出的片段里,假死和拔钉子的作用更多地体现在剧情节点对故事线/逻辑线上,对感情线的作用/影响相较匮乏,更像是先想出了前面和后面的剧情,为了让这里有个合理的逻辑关系而后加上的(即为了让温客行在英雄大会上以清白的身份为父母报仇而让其假死,为了周子舒能与蝎王有力一战以救下温客行而让其拔钉),所以感情线上有所缺失。

理性分析上能理解,但是会让人心里难过。

这部分可以进行适当扩充和丰满,对人物的反应刻画的更加细致些、在时间表达上更加连续些,如果受限于篇幅和资金,可以在后期通过留白的方式补上,给人更多一点解读的空间。

如果是拍了没播,以上当我都没说。

3.剧里到底有没有体现“双向奔赴”,有没有完整刻画“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这里前面说了,不再赘述。

4.结局到底是不是HE

继续被争来争去、吵来吵去的结局是不是HE的这个问题,却非常简洁明了,在我看来是个甚至没有什么可争论的制作问题:

因为张成岭讲故事那段,配音和口型对不上,不是有几句对不上,而是基本就没有对的上的,所以张成岭到底说了什么,不可知,(唇语解释出来了,自己搜着去看),因为张成岭的解释才走向BE的这个结局,同样未必(就绝对不是BE了)。

我个人倾向张成岭的故事是两人为何获救的解释,后期为什么修改了配音内容这个我们先不讨论,但是这个是纯粹的制作或者说是“审”的问题,让编剧背锅就十分没有道理。

不说未能播出的原台词,就现有台词来看,刨除彩蛋部分,这个结局算不上完美,但依然是HE,具体证据是成岭和高小怜对讲述故事的反应,组里也有过这样的帖子,可以自己找来看。

为什么说加上彩蛋后,两人不老不死同居雪山也是HE呢?

因为在这之前,周子舒有过一个选择权:选择死在武库里还是和温客行一起不老不死、永居雪山。

对周子舒而言,结局是他的选择,只要与这一人隐居相伴,他甘愿放弃浪荡天涯,哪怕不老不死,哪怕食雪饮冰。

这不是心甘情愿是什么?这不是神仙眷侣是什么?对没有人可以逼他走第三条路的周子舒来说,对要不好好死要不好好活的周子舒来说,他的选择,就是他想要的生活,他没有死去,那就是好好活着。

而对于温客行,他之前曾描述过他此生最为向往的日子,“我便与你一同归隐山林,过神仙般的日子”,如今这个日子还被加上了一个时间的限定词——永恒。

天涯孤鸿,无根行客,执子之手,坐看云舒。

5.温客行和顾湘

这一块争论的点有温湘cp感情线、顾湘死后温客行在树下说“哥来陪你”、顾湘入梦。

说温湘有cp感情线的,我真的是连骂都懒得骂你。

温客行那句“哥来陪你”值得讨论几句,但是也就值得几句。

首先,“哥来陪你”这句话不是一个主观表达,而是一个客观陈述。何谓主观表达?是在没有外物作用的情况,出自个体内心的主观的想法。客观陈述就更好理解了,在外物的作用下个体做出的反应。

举个栗子,A骂B,你有病,这叫主观表达;B莫名其妙地给了A一耳光,A骂B,你有病,这叫客观陈述。

温客行在树下的客观情况是:顾湘已死;一路与药人拼杀,可能中毒;他强杀莫怀阳时多处受伤,最严重的一处是左胸中剑,极有可能已经伤到心脉;心力交瘁;药人出现说明蝎王黄雀在后;周子舒还没来。

综上,温客行会死。

所以,客观上来说,就是哥要死了,哥来陪你。

那为什么这个时候温客行没有想起来周子舒?

首先他想没想作为看客并不知道,只是温客行没说。

他为什么不说呢?把哥来陪你改成阿絮对不起或者我失约了来世再见之类的会不会更好?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会对温客行失望。

温客行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他与恶鬼最大的区别就是他心头还有对人间正常情感的追求和渴望,父母惨死之后,他对亲情更有着几十年不忘的强烈执念。

在刚失去暖了自己心头十几年、被自己视为妹妹和女儿的小丫头时,唯一想到的人只有周子舒?我刚死了妹妹/女儿,心里只有爱人?那和傻白甜恋爱脑有什么区别?如果是这样,鬼主破誓出谷的目标就不应该是为了父母报仇,而是鬼谷里没乐子了,我出来找自己的爱情。

同理,顾湘入梦这条总有人在类比林月如和李逍遥,我也懒得骂你,什么时候入梦变成情侣的专属了?仙剑很经典,但仙剑不能代表全部。

《水浒传》里宋江梦见九天玄女娘娘,怎么他俩还能是一对了?

温客行和顾湘,是山河令中最为纯粹鲜明的亲情线之一,也是最能打动人的部分之一,爱情固然美妙,但人的一生不可能只靠爱情存活。


所以综上所述,非常客观地评价小初这个编剧,我愿意给她打75分,70分是作业分,5分是鼓励分。

没错,抛开一切套在她身上的标签和定位,作为山河令的编剧,从交上来的作业看,她是合格的,甚至作为一个新人编剧,她做得很好,我不但要夸她,还要狠狠地夸。

套用被很多人用过的句子,凭什么烂剧因为一个高光就能人人称赞,好剧有了一处瑕疵就得被千夫所指。

纵观国内影视行业现状,演戏的不是演员,口碑靠粉丝应援,剧未开播营销先行,批皮人鬼分辨不清。

这是对的吗?

当然不对。

这要怎么改?

从尊重每一部好剧开始。

山河令这部好剧放在这里,我们应该尊重它、鼓励它、推广它,而不是批驳它、指责它、谩骂它。

编剧小初的缺点是在对大的故事线掌控不够有力,她放出去了很多线,但是没有全部收回来,在我看来值得解释的地方还有很多:

(1)赵敬当年被温客行母亲喂了毒,后来是怎么救回来的?

(2)蝎王多次提到赵敬当年救了他,这条线背后的故事是什么,赵敬作为一个十分完全的利己主义者,救人是什么目的?为了表现赵敬什么样的形象特点?

(3)蝎王被安上了南疆人的身份,这个目的是什么,只是为了解释他会用蛊术吗?配上乌溪是南疆大巫的身份,这个里面有没有故事?

(4)温客行和张成岭、沈慎都通了气,那为什么阿沁莱会在那个时间节点被赶回来?就算是为了演戏给赵敬看,阿沁莱这个因素根本可有可无,也没必要让他回去。是时间节点没交代清楚还是什么?(如果是我看的不仔细看漏了,请踢我。)

这是她的缺点,也是她的上升空间,因为对故事线的掌控除了取决于能力,还取决于经验与阅历,我会继续关注她以后的作品,该夸的夸,该批评的批评,如果小初继续专注编剧行业,忠于初心,不被人左右,她以后会成为一个十分优秀的编剧。

小初的优点是对小的细节铺陈到位、雕琢细腻,每一个前后呼应和让人大呼封神的画面都是出自她手,12集,27集,白发,红衣,这些细节很多,专组里也有很多帖子说了,可以找来看看。

我来说几点目前我没看到的:

(1)温客行假死的刻画必要性。温客行为什么要假死,这点争论特别大,很多人觉得换个身份归来正大光明地复仇不足以说服看客,那么再加一点——是成岭的复仇呢。镜湖剑派的覆灭虽不是温客行所为,但他并不能逃掉干系,或者分个一二三来,他就是导致张成岭家破人亡排在第二队列的罪魁祸首,仅次于直接动手的长舌鬼那一拨。温客行为了报父母之仇血洗鬼谷,出谷后又挑起血雨腥风,那张成岭就应该因为师父和师叔、以及他对他们的信任毫无理由地原谅他吗?而且张成岭之前对鬼谷憎恨如此之深,是说没就没的吗?不能。所以温客行必须死,而且由张成岭亲手杀死,这是他的家仇,由他来报。当鬼谷谷主死于张成岭之手,这才是镜湖剑派灭门这条线最终的结束,有因有果,因果循环。

(2)铜镜。打了一半发现有人说了,果然大家都是显微镜式看剧,那就不说了。

关于出品

山河令的制作方和发行方很胆大,很聪明,也很勇敢。剧里的孤勇用在这部剧本身,我觉得也不是问题。

山河令开播前是真的查无此人,众所周知2021年是耽改的大年,晋江榜上出圈的文基本都下了场,说是腥风血雨一点也不为过。IP知名度不够高、主演知名度不够、宣发和制作资金有限,山河令在这一众中不具有任何优势,甚至可以说是具备一部扑街剧的所有客观条件。

但它剑走偏锋,赶在所有剧之前播出,甚至在三月会议召开之际抢前播出。

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行为,做的好就是一炮打响,做不好就是枪打出头鸟,给后面所有的剧做垫脚石。

没人想到,它能做到这个地步,更没想到,它能火到这个地步。

真的可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我忘了在哪看过的采访,导演还是制片人说,火不火,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我们把人和做好,天时地利就交给命运吧。

我不好说山河令到底有没有达到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火,但是光是它的人和,就值得被人褒奖、被人记住。

还有多少人记得耽改的初衷?

耽改剧的意义其实从来都不是为了消费腐女、为了捧红流量,它最原始最本真的意义在于告诉世人,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群人爱着与自己性别相同的人,这不是疾病,也不是癔症,是小部分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是自然规律的一部分。这群人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他们在很努力地对待自己的生活,也在很认真地追求自己的幸福,他们希望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和认同,也希望得到大众的接受与祝福。

我们国家的历史悠远流长,有些偏见与顽疾也根深蒂固,有多少人或情感上或性命上曾经倾覆在这对于同性感情的偏见和仇视中不可得知,但从古至今,决不能以百千为计。有幸我们生在这个时代,可以借他人之口、他人之手去传达我们未出之言、未明之思,借他人的眼睛去看曾经的含蓄与委婉、风韵与留白。

山河令会成为一个标杆。

很多年以后,当我们的国家已经能够大规模地接受同性的爱情,更多的关于同性的爱情被搬上荧幕和荧屏,当后人开始顺着时间来梳理一段文化的发展,讨论其价值并为其贴上标签时。

山河令是会被反复提起的那一个。

它值得。

关于演员

经常看粉圈说谁谁谁独美独美,有时候会觉得很好笑,因为演员这个职业不存在独美,它本身就是一个互相成就的职业,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还有人与物之间,甚至于人与时间之间。

演员的一生有三大幸事:遇到好导演,遇到好剧本,遇到好对手。

上一次感叹的好对手是朱老师和白老师,沈巍初见赵云澜的那个抬眼,以及沈巍割开自己手腕被赵云澜发现那一段,我反反复复看了几百遍。

每一次都会惊叹。

多一分都太过,少一毫都不满。

这次我遇见了张哲瀚和龚俊。

好的对手不需要热搜不需要营销不需要几分几分来衡量,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5秒的视频,该明白的人就会明白。

我对于张哲瀚的印象还停留在少年林殊,当年沉迷于琅琊榜时曾多看了一眼演员表,仅此而已。而龚俊,这部剧开播前都不曾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在信息流中划到天涯客定妆的时候,还在心里默默嫌弃过“这谁啊”。

在这里我只能捂着脸说:

感谢张哲瀚,感谢龚俊,感谢你们的演绎。

感谢山河令剧组里的每一位演员,感谢你们的每一滴汗水和泪水,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微笑和哭泣。

祝你们前途无量,未来可期。


最后,感谢这个三月遇见山河令,以及每一个可爱的山人,天涯路远,江湖再见。

1588 有用
5 没用
山河令 - 豆瓣

山河令

8.6

4041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76条

查看全部276条回复·打开App

山河令的更多剧评

推荐山河令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