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斯福德庄园:细节之美

周六我要休息
2008-03-24 看过
这部片子非多看几遍才知其妙处。

影片中人物众多,人物关系有点复杂,而影片能又没有给观众一个清晰的故事脉络,更没有让观众有充裕的时间和机会来了解人物之间的关系。第一次看的时候,那英式英语,一个场景中同时有很多角色在活动讲话,话即多且快,真是败下阵来。看完之后,有几个人物还没摸清楚关系,比如谁是谁的老婆,谁是谁的妹妹,他又跟她是什么关系…..听导演的评论音轨的时候,导演说,估计很多人看完电影连人物关系都没弄清楚呢,要多看几遍才行;说完这句导演还嘿嘿的笑了。

我也笑了,一遍就弄清楚了人物关系才怪,比如william 老爷究竟是怎么和sylvia夫人结婚的前因后果,就在几个佣人熨衣服的八卦中飞快的带了出来。我还没能攻克英国口音,苏格兰口音呢,人家就过了,更谈不上注意人物表情眼神场景布置音乐怎么配合。用句专业话来说,那对观众的认知要求太高了 (cognitive load)。

看到第四遍的时候才稍有点游刃有余,渐入佳境的意思:人物关系都已经弄清楚,人物与人物之间的错综复杂的故事和背景都已了解,故事情节了然于心,于是眼睛腾出来了,耳朵腾出来了,心歇下来了。于是看到了女管家Mrs. Wilson第一次听见别人说“This is Mr. Park”的眼神,和Mrs. Croft的惊诧回头;看到了餐桌上william 老爷对女仆elsie使的眼色,而该眼色又被老爷的女儿isobel及时捕捉;看到洗衣房里放着的“毒药”;看到Mr. Park储存凶器的红桶子;看到某几个男人和男仆的同性恋意思;看到elsie摸着小肚子说“放心,这儿没问题“;看到mabel前后性格的细微转变;看到trentham夫人最后那个终于带点“人味儿”的眼神和微笑。英国贵族生活的细节,枝枝蔓蔓,角角落落, 电影用了心,怎可不用心看。

阶层?阶层也在细节里。
 
影片以雨声开场,司机和女仆被大雨浇着,也在车旁候着,等着trentham夫人上车。如果他们是战士,那就是他们的战场,打把伞对于他们都是侮辱,天上下刀子他们也不能挪一步。

1926年的劳斯莱斯车,女仆与司机在前座,夫人在后座,前后之间以挡板隔开。

仆人有仆人的通道,有仆人的楼梯,仆人也不能由正门进入。于是我们观众看到高斯福德庄园的第一眼,竟然是“楼下”,楼下这个概念是指仆人们工作的地方。而楼上,则指主人们贵族们生活之处。楼上与楼下不能混淆。如果你细心,会发现电影结束出演员表字幕的时候,也是这么划分的。“楼上( above stairs) :某某某某某某……”“楼下(below stairs),某某某某某某”。哦,慢着,还有“visitors”(参观者), 那是两名侦探。 有个美国来的小伙子,在楼下楼上都呆过,混淆了阶层,即欺骗了楼下又欺骗了楼上,于是被楼上楼下齐齐 憎恶。

楼上的人们晚餐座位有一定的顺序,按照各自的爵位,如果有爵位的话;楼下的仆人们晚餐就坐也有一定的顺序,按照各自主人的爵位,如果有爵位的话,而他们的名字,不是他们的名字,他们以各自主人的名字称呼。他们用主人的标准来衡量别人,用主人的标准衡量主人的仆人,并且认为此乃宇宙法则,天经地义。如果有人打破了这个界限,那么他在这个主仆世界里就无容身之所,比如elsie,谁叫她没管住自己的嘴呢。

阶层之间的差别只有在外来者的衬托下才显得更明显。片中的几个外来者:

Mabel, 美国人,父亲开手套厂,freddie因为钱娶了她,却发现她的钱并没有想象中的多,而且他已经花光了,又丢了工作。Freddie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中产阶级美国太太在没落的英国贵族中丢脸。

Novello,三十年代的著名英国影星,当教师而非贵族的母亲。

Weissman,好莱坞导演,Novello邀请他一同前来高斯福德庄园,其目的是为了某部影片做点实地调查。

Henry Denton,好莱坞小生,被weissmann 潜规则,按weissman的要求假扮仆人,深入“楼下”,体验生活。

这几个人才是真正让贵族们不舒坦,觉得铬硬得慌的人。

对于mabel,他们或者无视她--- 当mabel称赞sylvia的晚礼服,sylvia只上下打量一眼mabel身上非手工的绿色礼服,并未回以相同的赞扬。或者轻视她--- 讽刺她不能每天换一身晚礼服。

对于影星novello,他们真正的当他是“戏子”,请他来弹琴唱歌娱乐大伙儿。而对于影星以及电影以及他所唱的歌曲所代表的“大众娱乐”“大众艺术”“廉价消费品”,他们避之不及。所以当novello与mabel谈起电影的时候,trenthem老太太则以lodger的失败予以打击。对于novello唱的歌儿,整栋大厦里每个仆人都听得如痴如醉,贵族们则哈欠连连。也许并非他们不爱听,而是他们的身份要求他们不能对于“通俗文艺”表现出超出礼貌的热情,当然了如果是某个人在唱歌剧,也许要另当别论。

对于好莱坞导演Weissman,他们冷落他,不理睬他。当晚餐中为了缓和气氛谈论他的下一部侦探影片,他们齐齐说:告诉我们结局也没关系,反正我们不看电影。而这个人竟然在影片最后把那位被他们赶走的女仆elsie请上了自己的劳斯莱斯,让她搭上顺风车上伦敦,简直是反了天了。

而对于假扮仆人的denton,他们简直憎恶他,因为denton混淆了阶层,他们失去了阶层之间的屏障;虽然他们也可以和仆人上床,也可以和仆人弄出一半个孩子,但是,阶层的屏障不能失,这是他们的保护屏,保护他们依据“天经地义”的主仆规则,始乱终弃。因此,可以和主人上床,但万万不能和主人同桌。女仆elsie在晚餐时开口为william老爷辩护,是万万不能,看那些人的表情如同天塌下来了。

不过,正是几个人老让他们想起日益没落的现状;否则sylvia的贵族父亲也不至于穷途末路把自己的两个女儿摆在william老爷跟前,让他挑选,可算卖女求生。至于william老爷的出身,似乎也值得怀疑,显然他是开工厂原始积累起家,是否原状贵族没法肯定,如果不是,sylvia其实早就败了。

这群人浑身都长着“势力”骨头,鼻孔冲天,只知穿衣吃饭打猎,不事生产,以血统出身判断他人,而对于所有智商体力脑力高于他们的又不属于仆人阶层的人,皆持敌意。当看见他们围成一桌吃饭,中间簇拥着william老爷,好似一群寄生虫围着腐尸。

从片中看,贵族阶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已经深受重创,而影片的年代正值二战前夕,二战打过之后,贵族阶层基本宣告破产。雷诺阿三十年代的一部作品“游戏规则”也关于贵族,不过是法国贵族。“游戏规则”的最后,贵族们在夜色中次第入屋,摄影机拍摄的是他们一个一个映在墙上的移动的影子,直至消失。

高斯福德庄园是群戏,看群戏心眼都要多长几窍才好。既是没有比干心,就只好多看几遍。如果你没看明白我写的什么,可能你没看过,也有可能----- 你看得次数不够多。我应该在文章一开头儿就写这句的,好像。
428 有用
30 没用
高斯福庄园 - 豆瓣

高斯福庄园

7.8

1679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2条

查看全部62条回复·打开App

高斯福庄园的更多影评

推荐高斯福庄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