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ll。Ashes of Time。

[已注销]
2008-03-23 看过
  一卷干燥而清冷的夜,逆着枯河漫溯铺展。黄昏中沙色渐暗。但用手掬起一捧,仍能由五指间传来持续沉闷的余温。仿佛一块濒死发红的炭。
  你在戈壁的东面建一座茅屋。寒舍鄙陋。每天。每一天。沙漠的日头红得像流自己的血。于是当你躺在这个辽阔天地里被桎梏的角落。那些温暖非常的液体,不可避免地漏过缝隙,滴落脸上。
  于是在这片风划破脸颊的干旱土地,你的脸是湿润的。湿润像成瘾的南方嵌入了你。每天。每一天。等你发觉,它们好像已经凝固。每个角落的物事无不散发同样气味。处在之间就能沉沉睡去。大门。栈道。厅室。每个地方挂满鸟笼。只是用竹条胡乱编好。你不养鸟。所以鸟笼总是空着,有一些已经开口破损。你说这只是摆设而已。比如。你站在鸟笼前。阳光透过疏密不一的栅格,庞大的影子瞬间就能笼络你。或许只要回头,就能看见。每个借摆弄笼子聊以度日者的身后,永远有一个人形和光明在纠缠。
  从一开始。你知道了这些废物什么也关不住。而它们其实不需把什么关住。时间能关住这片沙漠,或者更远的西方和东方。尽头也未必能有一个缺口。
  你开始不想离开。


  你在屋前竖一竿旗。旗杆上缚一条白练。每天。每一天。风来过许多次。当白练向西飘,平坦的沙漠腹地有了一阵烟尘,你知道有一个人从东边来。
  他来的时候马总是没有声音。但你知道他必定走了很远。因为他袍上的尘土有微妙的湿度,像极阳光凝固到脸上的感觉。肮脏而舒服。
  他告诉你他来了是为了一坛酒。其实在他和你说起一个朋友的时候,你未必不能猜到他是为了一个女人。唯一猜不到的是,这个女人你从前认识。他问。你要不要和我分享遗忘。
  你没回答。这时他开始独斟自饮。
  这个夜晚他忘记了很多事。长发散乱地粘在墙角。记忆开始变得和这片了无生气的大漠一样简单。透过油灯昏黄的光线你发觉他很快乐。你不清楚他是不是连那个朋友也舍得忘掉。
  第二天他走了。他说人最大的坏处就是记得太牢。其实你很清楚正是如此。


  闲下来的时候你会向西望。那里有一座山叫做白驼。你不知道那里是不是有一个人在等你,但是你知道自己正在等她。
  有时你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定居到更远的地方,有时你又庆幸。因为距离太近会招致烦恼,太远却又要徒生思念。
  你不知道白驼山离这里到底有多远,因为你出走的当天并没有打算回去。但是你会告诉自己它在某一座山的后面。因为你已经不会像从前一样,为了知道真相的背后是什么而跋山涉水了。其实未必每一个真相后面都有一个隐情,但是如果有,你最好不要知道。


  你曾经遇见两个人。他们曾经遇上同一个做买卖的女人。
  没有什么买卖是绝对公平的。鸡蛋也罢贞操也罢。成交的无非是两个人内心的企图。桃花年年会开,马贼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不过有人愿意等。每个人都有英雄情结,只要他遇到了自己觉得合适的开价。
  他们之中有一个人。他告诉你他想回家乡看桃花。当时他已经快要看不见,而他的家乡离大漠太远。你一直很怀疑什么样的桃花值得他怀上如此严重的乡愁。直到你知道桃花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而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他从前一心离开他的妻子,却又在穷途末路上想要回头。于是你知道他在犹豫。而这个时候他拿着一把剑将要杀人。于是你又肯定他活不长。因为杀人是危险的赌博,越是犹豫的人越容易押错注。
  他确实押错了。血喷出他的脖颈发出风声。远方的桃花却未必能听得真切。


  你知道并不是所有背井离乡的人都会回头,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故乡都值得眷恋。可是一旦它变得值得眷恋,多半是因为一个人。你领着年轻人看过那个失败者的尸体。你告诉他要小心防备。防备不只是防备一把冷刀。
  他看着你。他说。如果我死了。你能不能不要带着人这样来看我。
  没有犹豫,你给他买了一双鞋。因为你清楚这笔买卖划得来。


  事实是,你确实比他们都要精明。他天生适合这种赌博。每次杀完人他都会收到一笔钱,你能看见他把钱一枚一枚地仔细数清。就像他杀人时已经一刀一刀地算好。有的时候你甚至分不清,他是看到钱才去挥刀,还是挥过刀才发现有一笔酬劳。
  最后他只是失去了一根手指。为了一篮鸡蛋,他不能再拿剑。
  没有人说得清这个买卖值得不值得。因为大多数人心里的天平不是为乡巴佬设计的。而他正是一个乡巴佬。如果有一座房子有一笔钱,他大概会终日陷在吊床里一摇一摆,等她的老婆把饭喂到口中。他缺少一个漂亮的目标。当他牵着毛驴,带着老婆,操着乡音和你告别时。你甚至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其实他说了。他不过是想看一看山的那一边。他向西,逆风的衣裾飘扬,裤子破破烂烂。临行你很想问他会不会经过白驼山。如果他经过,你就还有一个机会,说服自己重来一次。
  那一瞬间,你发觉自己无可救药地老了。而他依然年轻得无可救药。


  很多年之后。当你说出这句话时。我知道你在嫉妒。
  因为没有人知道很多年之后会怎么样。很多年之后你嫉妒的人可能会死。而你可能招来嫉妒的目光,就像当初的他一样。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毒,只要他还明白自己爱过什么。看见另一个相似的人,就不免要毒性发作。报复只是一种不够高明的手段。
  你望向西方。心中还会浮现一个模糊的影子。醉生梦死只是一个玩笑。但是有的人愿意像小丑一样不要醒来。记忆的一头牵扯着一个事实。时间划花了想要眷恋的脸,却只会把往事镌刻得更加清楚。


  你离开。次年春天,桃花绽放。其实白驼山下一直有茂盛的桃花,只是你至此才决定要回头去看。
  水井里掘出了枯竭前的最后一瓢水。仰脖吞下,与这个地方的最后一丝联系就此断绝。酒暖水寒是一个定理,虽然没有人能证明它的错误,却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和温暖为伍。
  也许一切已经太迟,或者很早之前事情都已经结束。


  你放了一把火。那个用以西望的据点,在大火中化为灰烬。没有人看过时间的灰烬,可是所有人都尝到了年华焚毁的心痛。
  然后,醒来。
  那天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11 有用
0 没用
东邪西毒 - 豆瓣

东邪西毒

8.6

48237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0条

查看全部70条回复·打开App

东邪西毒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邪西毒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