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观后感

毛驴哥🔒🔒🔒🔒
2008-03-23 看过
记得以前一部名字叫《孔雀》的电影,现在却再没多少人提起。一家人在夏天的傍晚吃晚饭的时候,好像姐姐看着一只天鹅慢慢死去。我记性不好,以致于绝大多数的电影中的镜头都不会再有任何特别的印象。那天晚上在看《昨天》的时候,贾宏生没钱而又想吃一碗街头兰州拉面,对着他妈威胁着要把电视机砸烂,于是总算要到了10块钱。那一口正待送进嘴里的黄兮兮很香浓的面条好像这几年来的生活往油锅里窜了窜,特别有滋味。
这两个镜头我同时想起。
第二天晚上我坐在地板上看电视,晚饭时我妈做了许多我爱吃的菜,可是到了那时候我突然觉得特别饿,并且特别想吃白菜煮面条。就是电影里贾宏生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往一楼的邻居家拿了颗白菜,回去加着面条一起煮了吃。拿白菜的时候一楼的老头正好看到,短暂的沉默过后贾宏生向着人家鞠了个躬,上楼了。我就想吃白菜煮面条。可坐在饭桌前 我还是把鱼啊虾阿吉翅膀阿冬瓜阿吃了个饱肚——一边吃一边想着那白菜面条。就好像吃白菜面条的人一边想着鱼啊虾阿……
人究竟是怎么样也无法达到最终的满足的,至少对我个人来说是这样。很多时候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觉得“现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是应该“做另外一件事”的,久而久之,只能用心浮来解释我的状态。入睡前觉得日子过的没有安全感,睡觉可能是真正的暂时安心——等真要睡觉了又开始觉得不踏实,因为不可能永远睡下去,继而便失眠。差不多这一两年我都是这个情形。可是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找出不安的源头所在的。需要阳光的一个下午的普照,需要喜欢的音乐的一段时间的浸泡,需要一种或者几种吸引力强大而入得了眼睛的文字注射血液。然后慢慢发觉,他们也只是只言片语相对整篇灰尘中的黄沙,不同是不同的,没有根本的不同。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新城代谢过程之中,无暇他顾。尽或产生由于血缘或人情而带来的涟漪,也顶多是泛些泡泡罢了。
但是就是这些持之以恒蔫呼呼不离弃的泡泡,可能比虫尸和琥珀等其他自然演化的残留物有价值。这话说过了。
这个片子大筐筐是个家庭故事,吸毒的演员贾宏生就是那个要吃拉面的,就是那个潦倒的,就是那个送过神经病院,对父母扭劲,对世界无语的小年轻。他父母就是农民,就是大老实,就是千方百计对着儿子陶心窝想拉他走回来的爸爸妈妈。那个世界就是90年代的灰头土脸的笑容纯朴的春风拂面的旺盛的北京。后来贾宏生毒好了,回家了,奔30了。年轻和迷茫这两个烂熟了却永远不会被世界抛弃的字眼只记录在了逝去的昨天。
以前我外婆给我10元零花钱的时候会把钱逢在我口袋的布上。以前有一阵子的事情我再也不愿提起再也不愿想起。现在回想那个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像是一只未知名的稀有的小虫。只有我记得当时的我。
难道明天作为未来的亲戚就真的如此价值连城吗。
5 有用
3 没用
昨天 - 豆瓣

昨天

8.6

3122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昨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昨天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