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 the Ideology:意识形态再批判

九只苍蝇撞墙
2008-03-20 看过
几个月前在豆瓣写了篇关于《Into the Wild》的评论,引来了好多激烈的不同意见。实际上那篇东西写的的确不完整,因为当时片子没看完就急着发言,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其次写得比较意气用事,摆出论点而没有论据。不过我耐心在影院里看完了这个片子以后,我对它的基本看法并没有改变,反而觉得原先写的比较浅,看到了表象没见本质。不过我先是懒了一段儿,觉得太复杂说不清楚,不过后来也是受人鼓励,于是再写一篇,尽可能客观的说道理。当然也是一家之言,欢迎批判讨论。

如果想先看大伙以前拍我的各种板儿砖呢,麻烦您去这儿:
http://www.douban.com/review/1281796/

先说俩前提:

1. 我对真实生活中的Chris一点也不了解,只是在网上看过只言片语而已。我也想提醒看电影的人注意,电影在很长的时间里已经被证明是一种极为有效的意识形态宣传工具,可以很轻易的让对影片本身产生认同感的观众把电影和真实等同起来。我的判断是,绝大部分看过这个电影的观众所认同的是《Into the Wild》中的人物Chris,而他和真正死在阿拉斯加的Christopher McCandless能不能等同起来,实际上是个巨大的问号。所以从我的角度,我不准备也没有能力探讨真实的Christopher McCandless以及他个人在真实世界中的行为的意义,我所说的一切实际上是针对这个片子的创作者Sean Penn和他在电影里所表现出来的意识形态的。

2, 很多先前拍我板儿砖的人都认为我是反对自然,反对人热爱大自然,认为我贬低了走进大自然的人的“崇高性”。我在这儿也想稍微反驳一下,什么叫热爱大自然呢?背着包爬山露营,吸两口新鲜空气顺手摘两朵鲜花,这就叫热爱自然么。我恰恰觉得不是,实际上这么做的人爱的是自己。以我比较极端的看法,人无论走到哪儿实际上都是祸害,给周围的事物带来的更多的是灾难。所以如果正确理解“热爱自然”的涵义的话,您最好还是呆在家里哪儿也别去,给自然界留个清净,让它该是什么样儿还是什么样儿,不要因为你的进入而改变它的状态,我觉得这就是从客观的角度,对自然最好最广博的热爱。开个玩笑,将来有一天没了国界,受《Into The Wild》的刺激,13亿中国人,咱也不往多了说,有十分之一都背着包向北跨过白令海峡去“热爱大自然”了,那阿拉斯加还不得成了前门大栅栏或者东单小吃一条街了?还有个“自然”的模样么?
我举双手赞成人类走进自然界陶冶情操,我自己还没事儿上小树林里转悠呢。但是拜托别顶着一虚无的“崇高”帽子。您得意识到您这是自私的,您是为了您自己能以另一种方式活的更可心舒服来“自然界”捣乱来了。承认这点其实也没什么可被指责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利己为先”的,再博爱也是把人类本身放在头一把交椅上的。

说回电影本身。

最终点醒我这片子本质的是我媳妇儿的一句话。她最近兴高采烈的受了洗成了基督的门徒,她看完本片发了一句感想:真像给耶稣拍的一宣传片。

不说俩人在名字上的巧合,我转回头去想那些Chris在电影中的台词,如果把它们集合一起,活脱脱就是一份美国新教牧师周日礼拜的布道词。可能与众多热爱大自然,被实现自己梦想的冲动激荡着的观众相反,我觉得我在电影里看到的是一个在被钉到十字架上之前,游走在巴勒斯坦,用激烈的言辞和行为传播一家之言的当代“耶稣”。《圣经》及相关书籍中所描绘的耶稣的觉悟过程以及他所遇到的形形色色人等,那些同时给他启发又可以被他引导一同去寻找“终极理想”的人,难道不是和《Into the Wild》的模式一模一样么?影片原本无法贯通解释的Chris的死也立马有了意义:由一个在事实中准备不足在山野中冻饿而死的探险青年,变成了误食毒果而捐躯的先行者,其勇敢和示范的精神恰如自愿承受全体人民的苦难而登上十字架的耶稣本人。我要说Sean Penn很敏锐的发现了这两者在事实上的共同点,不管他们的思想是否真的相近。

Sean Penn很聪明,但并不高超,所以他依然刻意在影片里留了很多的“尾巴”,让大家在充分“激动”过后,能不自觉的把这份荡漾起来的情绪留给“上帝”。实际上,老嬉皮士一上来就问他:“你不是Jesus吧?”一个嬉皮士这么提问题本身就很奇怪,但透露出的导演的那个用意昭然若揭。在接近片尾处,和老头在山顶上的谈话完全暴露了他的目的,一通原谅、忏悔和爱的大道理以后,上帝居然很配合的让阳光透过云层显灵了。说实话,这么硬生生的一个宣传手段,让我看起来实在是别扭的可以。影片的最后Chris在Sean Penn的安排下终于开始用耶稣的口气说话了:“真正的爱应该分享”? 这话难道不是印在《圣经》里某一页上的么?假如是一个怀着投入自然的理想而身处其中而死去的青年,临死前最后的眼前景象却是重新投入了先前象征着保守和顽固的父母的怀抱,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并不反对一个宗教主题,或者是宣扬基督教观念的电影,但是前提是你得正大光明的告诉我你在宣传好让我能够判断,而别暗度陈仓的偷换概念!

我相信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以后,哪怕是新教的“上帝”观念也开始让很多人觉得的麻木而缺乏新意了。这些年整个基督教宣传策略的一个变化,尤其是针对年轻一代的变化,就是由宣传“绝对真理”的抽象概念,转而变为对其实践方式的推广。换句话说,因为信仰和实践方式整体相连,那么哪怕是先从推广基本的实践方法上采取符合教义逻辑的方式,最终走上这条路的绝大部分人还是会回到对“上帝”这个抽象绝对真理的信仰旗帜下。

于是Sean Penn在这里借用了一个时髦的,被文艺青年们普遍认为具有极大“正面意义”的“自然”的概念先把“上帝”的概念换掉,而实质上把Chris的行为囊括进了本质上属于实践宗教信仰方法论的范畴。注意在影片中Chris投入Wild的方式,这个“Wild”从一开始没有被他质疑过,一开始就被他已经奉为了绝对“崇高”,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去在这个“崇高”的指引下行动、实践和投入。这个实践模式和基督教信仰“上帝”的模式已经毫无差别。很多人误以为因为“自然”似乎代表了从拥挤的城市机械生活里抽身而出而能享有的“自由”,实际上Chris要投入的是一个被Sean Penn确立为不容置疑的带着“Wild”面具的假崇高概念而已,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实践方式和实践目的的“信仰监狱”而已。它的确立不是为了让你能达到那儿,而是为了让你在这个过程中接受这个走路,这个思考的方式。

这个片子让我最反感的,就是这一点。拍电影的人利用一个被普通人所普遍认可的美好事物当作诱饵,诱使观众走上一个本质和这个美好事物并不相关的另一条道路上去。被观众向往的“自由”其实是一个因为“相信”而放弃思考和判断的一厢情愿,这条路走了一半以后,身陷其中的人由于各种“煽情”和“洗脑”开始对这个虚无的完全看不到真相的“崇高”的坚信不疑,以至于带路人开始带你拐弯的时候你也察觉不到而且甚至也觉得是合理的了:片尾那个老头一通爱与原谅的陈词滥调不就是这个“绑架”企图的开始么!

我注意到有些比较敏感的观众对影片开始Chris开始拿着枪打野生动物感到不解和困惑。其实这个恰恰是回应了我在开篇的那个人之于“自然界”的观点:这个影片中的Chris所追寻的其实是一个在认定自我价值无限优越的基础上的对“崇高”的诉求,这个实现的步骤对他口口声声要投入的"Wild"或者”自然”的影响、改变甚至可能是破坏,他理所应当的毫不在意甚至主动参与其中。看似他和自然主义者们的出发点好像差不多,但是实质上Sean Penn所把持那个新教教义主导的对人的优势地位的无限推崇,对人“征服自然的勇气”的无限推崇,在这儿暴露无疑。也因此,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个电影所本质宣扬的人类之于外部世界的关系一点也不新颖。翻开历史书看一下,当年在欧洲受到正统天主教排挤的大批新教徒漂洋过海来到他们此前对之一无所知的充满荒芜的美洲大陆,这难道不是极具冒险精神和“理想主义”的“Into the Wild”么。他们所努力摆脱的是一个旧有的,在信仰上水火不容,在行为方式上陈旧保守起压迫作用的旧制度;而他们在对新世界的开拓中,把持着一个相当坚定的甚至是在开拓过程中不断巩固加强的对自己做从事的事业的“崇高性”的坚信不疑;而在实际行动中,通过互相之间的殖民战争,对印第安人残酷的杀戮和掠夺他们的土地财产(这正是一个Wild世界里所遵从的基本法则)而达到个人生存发展的目的;而最终他们在“我族”之内所强调的,依然是一个完善而封闭的家庭观念……这一切的一切,当我回过头去看《Into the Wild》,统统可以在里面找到相对照的模式。我甚至可以把影片中所描述的Chris的行为,看做一个在当代物质化的美国社会,宗教观流于形式和概念的趋势下,Sean Penn所做的一次类似于几百年前的新教教徒大迁徙式的对旧宗教传统的拒绝,以及对新教思想本源的一个根源性和尝试性的重新解释和体验。而这部影片所推崇的,在本质上和要颠覆物质社会的反文化思想恰恰相反,因为正是这个所谓的“勇气”和“冒险精神”构筑了新教社会中资本主义的精神实质。当代最发达的物质文明,都是以这个精神为本源发展起来的。

一句话,可能要让想从本片中追求肉体解放和精神解放的“自由主义愤青”们失望:这个看似“煽情”的《Into the Wild》,其实它既不反叛,也不崇尚自由,更和梭罗式的平和田园归隐不挨边儿,这是一次地地道道的对基督教宗教传统的电影回归,是一个甚至是带着点儿原教旨主义色彩的对新教教义及其实践方式的宣传片。

可能还有人要反问,我就是宗教崇拜了,就是喜欢被“崇高”感动指引了,有什么不对了?
我想这才回到了我上一篇关于《Into the Wild》的文章的观点上。当然也是纯个人化的。选择信仰本身没有错,但是我个人认为在被“崇高”感动而迫不及待的上路前,起码应该弄清这个“崇高”是什么?它是不是一个幻像?
基督教里的“上帝”这个概念在这儿起码是经过考验的,他在天堂呆着,不会在实际生活中对我们产生除“精神启示”之外的任何具体影响。而《Into The Wild》最危险的地方在于它为了最终达到一个宗教化的实践方式,推崇一套不问就里的追随“崇高”精神。他的这个崇拜的对象可以是对我们人和精神产生实质性控制和影响的任何人或者事物。举个例子,在很多国家里的法律里都规定着,任何有活人做为偶像的宗教都有可能被认定为“邪教”。因为它的教宗可以因地位的无上崇高而通过实实在在的精神控制而对教徒的肉体和物质状况产生影响。同理,这个崇拜的对象换成了如《Into The Wild》里的“Wild”或者我们头脑里的“自然”也不会有所不同,最好的例子就是我曾经举过的赫尔佐格的纪录片《灰熊人》:Timothy把阿拉斯加的灰熊当成好朋友“崇拜”,后者却把他当成一团肉吃之而后快。活生生一个“我爱它而它不爱我”的悲剧。这实际上都是被自我头脑中所认定的“崇高”所吞噬的例子,是“一厢情愿”这个成语最好的注解。而Sean Penn的这部《Into the Wild》却出于潜在的对宗教实践方式的灌输意图,其实是在鼓动对盲目追求目标的无限上纲,大加砝码。我想这其实是一个极其不负责任的态度:对任何还未看见的事物的溢美和褒扬都不会增加我们对它的认识。靠认定“崇高”的自我障眼法(类似于影片中Chris所说的不是be strong而是要feel strong的精神胜利法)而膨胀起来的盲目自信不但不能给自己“自由”,反而可能让人冒着失去对自己思想实质控制的危险,它不但可能让伤害到人的自身,其实也将伤害人所到之处的一切事物(比如布什同志以民主和“上帝”的名义指挥,绝大部分美国同志热情参与的伊拉克战争)。而反过来,告诉我真实是什么样的,我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我对自己的选择才会有充分的认识,我的选择才有价值,这时候再上路的勇气才能称之为勇气。它不是建立在对现有事物的逃遁和否认上的,而是建立在对未来的清醒认识上的。

最后说到很多人在本片里所期望获得的“自由”的这个概念。其实《Into the Wild》这个片子里唯一让我感觉还算比较舒服的地方,是Chris在嬉皮士的房车露营地的那一段,温暖而放松,没有追求“崇高”的欲望了,压迫自然消失。要说我在这片子里真的嗅到了一点“自由”的气息,那也就是这些嬉皮士给把持着一个新教禁欲主义的观念的Chris所造成的这个反差(尽管Sean Penn的本意很可能是把嬉皮士运动也生吞活剥的一块儿塞到“崇高”崇拜的框架里来)。我看电影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由”这个词其实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它只存在在群体之中,在禁锢中绽放出来才有意义,人才能感到“自由”。而另一方面,人不可能永远享有“自由”,脱离人群后单个的人自然而然将失去追求“自由”的渴望。
真的在与世隔绝中实现绝对意义上的“自由”了,恐怕就会像我所在网上看到的真实中的Christopher McCandless在bus上最后的遗言:scared。

724 有用
382 没用
荒野生存 - 豆瓣

荒野生存

8.6

18940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02条

查看全部602条回复·打开App

荒野生存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野生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