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之书

瘦竹
2008-03-17 看过
“西方是长眠之地,黑暗笼罩其上,那儿的人们睡在木乃伊中,不能醒来探视他们的兄弟,看不见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心忘却了妻子、儿女。死亡,它的名字是‘来吧!’,所有被它召唤的人都立刻向它报到,他们的心惧怕它……”

那天,我正在读那本发了黄的《法老的国度》,我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女子推开了我的门,和我说:“你来。”我就跟她走了。

我走出门向身后看去,我的身后除了漫漫的黄沙之外,什么也没有,就象在我的眼前呈现的景象一样,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在我几米远处那个行走着的女子没有一点声响,她对我的恐惧没有一丝的察觉,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了下去。

仿佛一转眼,我们来到了一个宫殿里,这个宫殿的墙壁上,柱梁上长满着一些我不认识的奇花异草,那些迷人的芳香让我昏昏欲睡,但我的恐惧感比我先行一步,我想它们一定是睡着了,我的心里感到无比的平静,舒适,我企盼着这种感觉持续下去,直到永远。

“欢迎你来!”一个柔美的声音打破了我的迷梦,我看见一个全身穿着奇花异草的女人从帷幔后面走了出来,她的乌黑的秀发上罩着一个用一些细碎的花朵编织的花环,蝴蝶在那些细小的花朵间飞舞。

“克娄巴特拉!”我几乎惊呼了出来。

“是的,是我。” 克娄巴特拉女王迷人地微笑着。“我听到了你长长的叹息声,我感觉到了你对我不幸命运的怜悯,我知道你在悄悄窥视那死亡的奥秘,所以我唤你来。”

“一个女人死于毒蛇之吻,这样美丽的死亡没法不让我叹息。”我看到了她美丽的唇间那曾经被毒蛇咬噬过的痕迹,我多想爬过去,去亲吻那小小的印迹。

“你不必过于忧伤,那只是我的生命幻象的一种可能。我的生命的结局有许多不同的可能,我死于毒蛇之吻,只是这无数可能中的一种,它与其他可能唯一不同的是,它被确定了下来。”

“告诉我你那美丽的死亡,告诉我你的生命所受的苦。”她这样冷冷地谈论自己的死,让我愈加地怜悯起来,我的泪止不住从我的眼角淌了出来。

“在此之前,难道你不想重温那惊心动魄一幕,不想再看看我生命中的两个男人的死吗?他们为我而死,最后我为他们而死,这不是很公平吗?你闭上眼。”

几乎就在我闭上眼的同时,我看到了冲天的火光,我听到了震耳的喊杀声,兵器的撞击声,随后一切归于宁静,我看到克娄巴特拉和恺撒悠闲地徜徉在尼罗河畔。我睁开了眼。

“他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我却不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在我之前,我知道他赢得了无数女人的爱慕,一个能赢得无数女人爱慕的男人难道不值得我爱吗?”女王无疑刚才和我一起目睹了那历史的再现,这对她也许是残酷的。

“我从不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象他那样能征善战,那样足智多谋,那样文采飞扬。他的战马踏遍了人们不熟悉的土地,他的威名在全世界传扬,他的文采将与人类的历史一样漫长,他骄傲地说:‘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而我,实际上在他看到我之前,我已经被他征服了。”

“可是,他死的多么惨啊,你看到了他那二十三处汩汩地涌着鲜血的伤口了吗?即使那是一种生命的幻象也会让我悲痛欲绝。可是我来不及忧伤,不然我们的孩子也会紧随着他的父亲而去。”

“你再闭上眼!”我看见克娄巴特拉眼角闪着泪花。

这一次我看见浑身血污的安东尼向克娄巴特拉艰难地走了进来,确切地说,是爬了进来,他把他满是血迹的脸放在了克娄巴特拉膝上,然后抬起头,说了声:“我的爱!”,然后就死去了,克娄巴特拉捧着他的沉重的头颅,泪滴滴答答滴在了他的头发里,他的脸上。

“可怜的安东尼,他是一个忧伤的情种,但不是一个有理性的战略家,他被屋大维击败只是迟早的事,他最后死在我的怀里,我知道我也该跟着他一起去了。”

“现在,你就要知道我那美丽的死亡了。”

“安东尼死了,我被囚禁在一个小花园里,那个小花园曾经留下我童年的欢笑声,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起点,我感到的生命的轮回,我看见那些蝴蝶轻快地飞舞着,我听着那些鸟儿在欢叫着,他们在赞美着生命,只有我听到那死神的脚步,在向我缓缓逼近。我的生命曾经象它们一样轻盈、美丽,但我却要死了。”

“侍女送来了花蓝,花蓝里的无花果在轻轻涌动,我知道那是死神在向我发出呼唤。我的手紧紧按住那些无花果,只在最中间留下小小的一角,当那长长的蛇信子不住地探出来时,我的冷冰的嘴唇凑了上去。”

“我感觉几根冰冷的针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唇际,瞬间的疼痛之后,这种冰冷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感觉我所有的记忆涌上了我的心头,并在瞬间化成无数个碎片,它们是我出生时的第一声涕哭,童年时我在花园里清脆的欢笑声,我抓住的第一只蝴蝶,我的第一次春潮涌动,神庙,黄金面具,发黑的木乃伊,亚历山大图书馆冲天的火光,我和恺撒的初夜,恺撒倒下的尸体,安东尼悲伤的眼神。但几乎在一瞬间,这些所有的碎片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的心里只有宁静,一种非常舒服的宁静,一种接近虚无的宁静,我感觉我在上升,在被这种宁静溶解,直到和虚无化为一体,和整个时空化为一体。”


见克娄巴特拉这样说着时,我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我仿佛看见她正在慢慢和虚空化为一体,我赶紧睁开了眼。见克娄巴特拉正在神秘地向我微笑着。


“我不要你消失在虚空里!” 我向见克娄巴特拉冲了过去。她忽然象轻纱一样在我的前方飘舞。

“可是,这是没办法的事,谁都会消失在虚空里,你也会,只有虚空不会消失在虚空里。”

“可是我现在不是见到了你了吗,你不是真真切切就在我的眼前吗?”

“这只是你眼前的一种幻觉,就象你也会成为别人的幻觉一样。”

“我们还会见面吗?”我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泪了出来。

“不会的,永远也不会了,人不是总能见到自己想见的幻觉。即使你死了,你也不会再见到我了,你只会溶到虚空里去,那虚空里有我,但你感觉不到。”

“好了,现在你低下头,看看你的手里是什么。”

我低下头,发现我的手里捧着那本《法老的国度》,打开的一页正是《死者之书》,我也同时发现,我只是躺在舒适的床上,哪儿有那些神秘的宫殿和美丽的克娄巴特拉呢?那打开的一页这样写着:

“西方是长眠之地,黑暗笼罩其上,那儿的人们睡在木乃伊中,不能醒来探视他们的兄弟,看不见他们的父母,他们的心忘却了妻子、儿女。死亡,它的名字是‘来吧!’,所有被它呼召的人都立刻向它报到,他们的心惧怕它。不论是神或人,没人能注视它,但所有的人都在它的掌握之中,无人能使它的手指放松。它将儿子从母亲那儿夺走,却不先召唤走在他身边的老人,他们都惧怕地向它求情,它却不理会他们。它不答应那向它祈祷的人,它听不见那赞美它的人,它是无形的,人无法送给它任何的礼物……”
66 有用
20 没用
埃及艳后 - 豆瓣

埃及艳后

7.8

4129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埃及艳后的更多影评

推荐埃及艳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