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你们年纪小

枫清扬
2008-03-15 看过
■市丸 银

那时雾气弥漫
分不清几月
长街十里流魂
你牵过她手
微笑着
两只剪影从北风走到秋水
她说哥哥 你抬头看
天空那么蔚蓝

后来
你总是离开
她站在你的背影里
轻唤谁的名字
月色西渐
灯火也暗下去
便有一场大雨
遍洒了长街
从南一路向北

许多人都猜测
你是否孤独忧伤
而又洞悉一切
抑或真正散漫的
就如那嘴角上扬的弧度
云烟过眼 雾失楼台
那些封魂的刀也神不守舍

这许多年
她挑拣了几世的烟雨
亦备好了网
打捞起飘飘洒洒的回忆
那些青春年少
更像一夜长梦
当月光下刀剑相抵
樱桃初红 芭蕉嫩绿
你刀尖指处
断了流水又是否断了情
纵使熟稔如她
也不能从你莫测的嘴角中
将你读懂

常常的
我也会想
你是否习惯了离开
习惯一个人躲进黑夜或者时光
而幸福如此不易
那些淅淅沥沥的往事
在你的回忆里
又是怎样的一场雨

■松本 乱菊

嘴唇轻启
喃喃念出那个音节
温暖的 哀伤的 GIN
那银发微笑的男子
是你的眷恋
亦是劫难

常常回忆的
是多年前那次相遇
他低头微笑
纯净若细碎的阳光
一牵手的须臾
便成了你
一辈子的相依

然而
却是力不从心
一次又一次
那若即若离的孩子
小心翼翼的留下
一个苍白的背影
你独自愣在那里
风吹乱了头发
忧伤散落一地
银,你到底...想去哪里

生命本是匆匆
命运来时
你可以轻轻微笑
微漠月色中
你们对视着拔刀相向
温柔的残酷的
是爱意一般美丽的杀意
只刹那
你抓住他手
刀抵住他的脖颈
他说 对不起
你闭上眼睛
会不会最初的那次相遇
就让仰视成为习惯
你的手才握不紧
刀亦挥不下去

转眼许多年
你忆起的
依然是淡漠的背影
以及对不起
或许 他爱你

■日番谷 冬狮郎

两小无猜 青梅竹马
却挡不住
时光的荏苒

从流魂街到瀞灵廷
小小的你
扬起凌厉的嘴角
扛着斩魂刀
招摇过市
她摸你的头发
叫你小白
她走开
雪就落了下来

守护
用你一生的时间
纵使只做明月边的孤星
纵使幼小如你
也早已明白
她的心里
已经凋零了你寻找的
那一季春天
却未曾见
那一次的拔刀相向
你愣在风中
听不清长剑破空时
一个情字是如何的褪色
这些年你时常在想
如果有一日
雏森劫持了自己
你的冰轮丸
又是否能消融
她心中破碎的守候

生如夏花
原是来不及品味和沉思
纵使爱恨凝结成冰
也挡不住
镜花水月轻轻的吻
那一刻
她绽放如白莲
你挺立若冰雕
虽是咫尺
却相忘于天涯
看清了假面
也破碎了时间

我常常在想
如果那时
叫做蓝染的男子不曾出现
你们依然
可以居住于流魂街
两小无猜 青梅竹马

■雏森 桃

如果有人要问你
什么是这世上最暖的阳光
你一定会说
是蓝染队长的微笑
许多年
你固执地追逐他的背影
却忘记了
身后那个被你唤作小白的
小小少年

那一日
你将刀横于小白颈前
纵使泪断如丝
却才发觉
那相知相守的年少
早已回不去
曾经的铭心刻骨
不过是落花流水
过眼云烟

生命
原是经不起解析和雕琢
蓝染的刀光一闪
瞬间给你穿心的温柔
什么东西碎了一地
白驹过隙
此去经年
你只是不懂
拥有那样笑容的男人
为何会选择背叛

倒地
宛若白莲绽放
那是谁带笑的脸
飘飘扬扬的眷恋

清脆的
收刀入鞘
转身处
咫尺天涯
曲终人散
20 有用
1 没用
死神 - 豆瓣

死神

8.3

4959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死神的更多剧评

推荐死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