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不是女权也不是父权,是富权

闵思嘉
2021-02-21 看过

这几天在追《赘婿》,剧受到原作者“愤怒的香蕉”网络骂战一事的影响很大,但还是想来说说它。

《赘婿》在开播前就有很大争议,原小说的剧情是一方面。小说讲的是身为现代商业才俊的男主穿越到古代,成了布业大亨苏家赘婿宁毅的故事。这个宁毅一开始只想当个咸鱼,但最终还是因为有现代智慧,不仅帮老婆苏檀儿成就了事业,还娶了七个老婆,更涉足朝政掌权天下。

特别男性爽文对吧?

结果就在1月初,有一位名叫“七英俊”的女作者发微博说在开会的时候,被男作者开内涵玩笑和“X大”一起坐车(大家都住同一个宾馆,发挥一下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愤怒的香蕉”一开始是支持“七英俊”的,说自己也看不起这样的男性,让她直接点名指出是谁,但是言辞间也说她微博下留言的人在搞扩大化,七英俊则坚持不点名。一来二去事情就扩大化了。“愤怒的香蕉”之后的博文中直接骂了女权。

中间还有很多来往,就不赘述了,总之事情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网友们还翻出了“愤怒的香蕉”之前不尊重女性的一些言论,事情迅速发酵。 现在去看“愤怒的香蕉”微博,他已经发了一个“告别声明”,底下基本都是骂他和抵制《赘婿》的。

可是就我看了12集的观感来看,剧版的《赘婿》和小说般的《赘婿》,已经不是一个东西了。 翻了一下小说,原作者的文笔在网文中确实算不错的,会花很多篇幅去描写生活维度的东西,也怪不得有人说它堪称起点男频封神之作。

男频服务的大批量对象是男性读者,赘婿这种上门女婿的身份,就和武侠小说里主人公武功被废一样,一开始就被打入谷底,大家要看的就是翻身逆袭。站在男性读者的视角看,也能理解开后宫这种设定。

但剧集把《赘婿》改成了一部特别女性视角的戏。有人或许会说它直接已经变成了女权剧,但我不这么觉得。

剧版的《赘婿》既不是女权,也不是父权,而是实实在在的“富权”。

要是因为一场网络骂战就停掉一部剧,那还挺可惜的。因为这完全是两个赛道的产品。 看《赘婿》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剧集的创作者在努力讨好女性观众,毕竟现在网剧市场,尤其是古装恋爱向的维度里,女性观众占绝大多数,这是典型的客户思维。 剧中有很多神来之笔讨女性观众喜欢的设定,比如这个世界里,不乖的赘婿都要被送去“男德学院”,反复背诵的规矩是“妻子远庖厨,夫君扫厅堂”,横匾是“以妇为纲”,举案齐眉这回事儿是要男人学的,老婆要是生气了,那一定是男人的错。 剧中隔三差五就要让男德学院出来宣讲一下女性思想,作为女性的我看着是觉得挺开心的。

郭麒麟的表演也带来了很高的好感度,同样是拯救女性的剧情,因为他那种喜剧化的表演,就一点都不觉得油腻,反而还有很多傻可爱的萌点。

女性搞事业是剧中的一条主线。苏檀儿有染布天赋,但因为是女性,就一直被二房的叔叔和表哥觊觎产业,处处陷害。 在宁毅的帮助下,她才一路打怪升级,拿下家族产业。

编剧也有不少小机灵鬼的设定,比如宁毅为了帮苏家布行解决没有货的问题,就发明了“拼刀刀”砍价游戏,先提高布价,再让顾客拉人来帮忙砍价,最后砍下来的价格还和以前差不多,又要延期几天拿货,特别现代资本家思维了,对照现实也很好笑。

但是这样的《赘婿》就女权了吗?我觉得没有。

其实也有书粉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说原著小说中的女性其实更独立。 在目前的剧情里来看,也的确存在这种问题,整体的矛盾、陷害、危机,都显得特别低龄化。

原著中的苏檀儿在宁毅到来之前,就已经在苏家拥有话语权,在和宁毅结婚之前的方案A是逃婚,很独立了。家族事业上也是里里外外独自打点一切,对二房用的是怀柔政策,来看这段——

那苏檀儿的神情却自然之至,仿佛全没有她在新婚那天走掉的事情发生,就像是成婚多年的老夫老妻般走了过来,自然地挽住了宁毅的手,随后才笑着转向其它人。
“二哥,你一直想要的白虎皮,檀儿这次可是已经给你找到了,你再不能怪我了哦……”
宁毅饶有兴致地看着身边的女人与这些人说话,将一切做得面面俱到,几乎在随意的言辞话语间就做出了完美的暗示,让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随后才一脸琴瑟相和的与宁毅转身。

这样的苏檀儿更聪明也更像是个真正的女强人,被哄得好好的二房,当然也不会像剧版里这样,频发蠢招陷害最终自伤一百。 而在现在的设定里,苏檀儿就像一个善良的小白,必须要宁毅挺身而出,才能帮她化解危机。

其他的几个女性角色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已经出现的青楼女子聂云竹、元锦儿,刺客陆红提,都存在着被宁毅拯救才能改变人生的倾向。

讨好女性观众,和真正的女性主义或者女权还是隔着很远的路的。

《赘婿》让我想到《金瓶梅》里的李瓶儿。

蒋竹山家境贫寒,说是“家源贫乏,实出寒微”,拿着药箱四处给人看病,才认识了李瓶儿。 李瓶儿把他招赘入门,还拿出三百两银子,在门口给他开了一个药铺。但你说这本质上是女权吗,当然不是,只是因为李瓶儿有钱,才能成为婚姻关系和两性关系的主导者。

在历史上的赘婿里,本质上其实都是经济实力在主导一切。小说和剧版里写到的赘婿被轻视,在现实中只是更严重。 比如汉代的赘婿不能当官,五代还直接把赘婿看成和家奴一样的贱民身份 ,需要的时候,是要发配去充军的。 在很多朝代,赘婿是给多女少子的富裕家庭传宗接代用的,称作“补代”,后来叫“布袋”。

说是精子银行,没啥问题吧? 这是不是听起来,比“男德学院”刺激多了,物化男性多了。

但这背后的根源不在男女权,而更像是富裕阶层对另一个阶层的“购买”行为。

苏檀儿家是因为掌管布业,家大业大,女儿掌权又不能服众,才要招个赘婿进门压阵,要不是因为“有钱”的前提,也就只能像配角里的青楼女子聂云竹、元锦儿,刺客陆红提,婢女小婵那样,给宁毅当妾了。

所以说啊,《赘婿》这样的故事背后,根本是“富权”。

再结合一下最近的一些热门作品,《隐秘的角落》里的张东升,在家里没有话语权,也是因为女方家庭比他条件好很多,让他实现了阶层跨越。

关于生育能力的借用,也有体现,虽然没有点明,但他被女方家庭乃至老婆白眼,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不行”,秃顶就是暗示了。

历史上文学作品中最出名的“赘婿”应该算是许仙了,虽然他和白素贞两情相悦,又有报恩在先,但以当时的结合状况来看,也是大家小姐找了穷郎中的入赘婚姻,没有钱,这桩美谈很难成。

所以《赘婿》一部作品并不能改变什么,它的背后其实还是权贵阶层的游戏。宁毅的穿越前是商业巨贾,在古代成功是帮妻子成功经商扩大经营,最后走上朝堂更是“新富”了。

即便说着女性可以独挡一面的口号,最终依然是男主宁毅来拯救女性,拯救天下。 加一个“男德学院”,也并没有让这部剧变得女权。 有意思的是,这样的改编迎来的评价完全是倒挂的。它算不上真正为女性说话,却得罪了原来的小说男粉。

它底层还是富权父权的逻辑,却包装了许多女尊的笑点来讨女性观众欢心,当然不乏女性买单。

它越是在剧情里通过“男德学院”这样的夸张设定来承包笑点,越是能说明背后那些无法回避的问题有多严重。

现实中没法解决的冲突,只能通过这样虚幻的笑点来平衡,也挺讽刺的。

那些愤怒、焦虑、和困境,笑一笑或许会舒缓,但这始终,只是安慰剂效应。

++++

本文首发于我的个人公众号“闵思嘉”,关注我撒。 传送门:https://mp.weixin.qq.com/s/BkEyN6PYPQid-ugwjavZhA

70 有用
3 没用
赘婿 - 豆瓣

赘婿

6.9

13854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赘婿的更多剧评

推荐赘婿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