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笔记》部分人物札记

popplewell
2021-02-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以下有辣菜《盗墓笔记》原著的内容,稻米慎点。个人看电视剧上头之下写就,有言语不妥之处,望包涵。)

我觉得,《终极笔记》的演员+角色>《盗墓笔记》的角色。


比如霍仙姑。

刘雪华老师是我磨蹭了两个星期,还是决定要写一篇观后感的最主要理由。在我将近十年前仅看过一次原著的模糊记忆里,霍仙姑是个空有“仙”名的老刁妇。原著里面写吴邪的爷爷说她配得上“仙”这个字,有一种让人无法直视和亵玩的气质,吴邪见到霍仙姑后形容“眼神清澈无法直视”云云,在看完书中仙姑本人与吴邪的几次对话后,我嗤之以鼻地认为这是祖传的眼瞎审美,或者是作者不了解啥叫相由心生,在那儿瞎**吹:一个在诡谲的九门里打滚了一辈子、跟个差两辈的菜逼过不去的老妪会眼神清澈?鉴于作者经常前言不搭后语、间歇牛头不搭马嘴的风格,我很自信。

……我错了,我是一只没有见过刘雪华老师演非婆妈狗血戏、脸肿了两个星期的井底之蛙。

刘雪花老师的眼睛根本看不出年龄,只觉得清澈幽邃,令人心折。一头银发,冷笑瞥着吴邪,明明是玉面含威,话锋一转问吴邪“你是不是也能掐算个良辰吉日,抱得美人归呢?”的时候,那种请君入瓮的狡黠,多一分是奸猾,少一分是社会,多少年没在荧幕上见到了——断断不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妇”。然后是拼着张家古楼的乐高,听着铁三角闯关,悠然自得、尽在掌握,再到捧着小哥的手指,脸色凝重继而有些释然,层次分明,一下子褪去霍家当家的臭架子,按照九门的规矩给小哥行礼,宛然还是当年那个为四姑娘山行动奔走、让金万堂“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那么多年、袅袅娜娜长袖善舞的旗袍仙姑。

那时看《红楼梦》,说贾宝玉“瞋目含情”,完全想象不出来,直到见到刘仙姑。

从此往后,霍仙姑就是刘雪华老师的模样了。我不知道作者心目中“霍仙姑”是怎么样的,反正他写出来就不怎么样。是刘雪华老师让“霍仙姑”这个对我而言容止矛盾的人物有了完美的诠释:不世出的美人儿,狡黠、骄慢、果敢、干脆,巾帼不让须眉,霸道到老,美到老。

题外说一句,秀秀的演员眼睛也是又大又亮,不知是不是剧组特意选与刘老师五官相似的青年演员。但秀秀的眼睛虽年轻,及不上奶奶眼睛里万分之一的风情。


据说《终极笔记》开拍之初,有人说本剧最大的流量是范明、王劲松和刘雪华。现在,和霍仙姑一样,在我心中已经盖章认定了的还有吴邪的二叔和三叔,应该不会再接受其余版本了。

吴家二爷我就不多说了,毕竟我是王劲松老师的脑残路人粉,从王蒲忱开始。

三叔,我本来没什么感觉。因为之前看过的几版三叔都长在我的审美上,尤其是张智尧。但是,当我连刷小笔记几次,终于忍不住重看原著,却发现原著对“三叔”的总体描写……仿佛照着范明老师来写的,市井、世故,满嘴跑火车,普通的中年男人,普通的奸商,有点奸但不邪恶,所以无论三叔的行为多诡异,总觉得不会害吴邪。

当时宣布由张智尧饰演三叔,我还笑作者是故意挑一个丰神俊朗的帅哥演“三叔”吧?书里三叔不是个其貌不扬的土夫子吗?

范明老师的解连环-吴三省比书里更立体,有算计的时候也有无赖的时候,有瞅准机会一击即中的英明也有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吃瘪,最喜欢他面对吴邪和小花的态度有差别。对吴邪,前期情感上是坦荡荡的,对侄子该怎么疼就怎么疼,但道理上矮了一截,经常虚张声势,而吴邪得知真相后(录像带里)反倒是如释重负,语重心长、嬉笑怒骂,就像要把欠吴邪的那个真正的自己抓紧时间还给他一样。对小花,是从头到尾的心虚,那种“我知道我对不住你、但是我还是要这么做……只希望你过得好”的愧疚。两个人扮演“吴三省”这个计划是吴三省本人提出来的,所以在解连环心里,算计吴邪的始终是他真正的三叔,他只是配合执行,除了按照计划一直诱骗吴邪之外他没什么可内疚的。但答应这个计划,从此在人世间消失,让小小花蒙着黑布长大的是自己——是以问小花是不是还在房间窗户蒙黑布的时候,眼睛死死盯着熊熊篝火。

行为逻辑完全自洽。

以往这么多版的三叔,包括书里的三叔,与其说是个人,还不如说只是吴邪不断冒险的理由。“三叔”这个人物,只有“吴三省”这个虚名,几乎是完全服务于故事情节的,到后面还有“解连环”这个分身,就更加像个符号。这么多年过去了,吴三省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终于到了范明老师这儿,有了一个属于吴三省的答案,哪怕是解连环扮的。


文锦阿姨太美了,噙着一丝微笑对吴邪说“我还给你洗过尿布呢”的时候,温柔而哀伤,那一刻,我由衷地为她不慎卷入盗笔这个填不满的阴谋坑不得善终的命运感到惋惜。看书?不曾有过这个感觉。

陈文锦的选角一直都美得各有千秋。眼神坚定得带着疯狂的,这一版是第一个。“女演员最好的特质是疯狂,男演员最好的特质是脆弱。”我不知道这话是不是朱迪福斯特说的,但小笔记这位文锦阿姨无论是满脸泥泞,还是清汤挂面,我都觉得美过烈焰红唇。其实演员倒没有演得很出神入化,可是从出场伊始就带着一种飞蛾扑火的凄艳。

她的出场从念笔记开始,先声夺人,珍珠落玉盘一样的声线,娓娓道来,让人浮想。当洗去泥垢,转身嫣然一笑,宛如云破月来。


小哥,绝了。

同样验证了上面那句话。男演员最好的特质是脆弱。

肖宇梁本人长得,怎么说呢,类似于我的审美在杭州,他长在塔木陀了。但,小哥的话,往后每当我重新翻开《盗墓笔记》也只能是肖瓶的脸和他的身材了。(原著重看的进度条只到《怒海潜沙》,太凌乱又弃了。更新:年前大扫除,听AI读书听到《秦岭神树》)我只看过《盗墓笔记第一季》、《沙海》、《重启》和《终极笔记》,只有肖宇梁演出了小哥的强大和脆弱,并且完美糅合。其他的“小哥”要么是个一直竭力保持面瘫的大神,要么是个负责武打的布景板……哦,我还看过电影呢……嗯。

其实看得出来演员的演技很青涩。比如被密洛陀戳了一下之后那个眼神过于哀怨,我好想冲进去打他……还有就是,看吴邪的眼神太不对劲。咳咳,我是说,他分明是在看一个会为了自己上穷碧落下黄泉地找他、也等了他十年的……人。而在剧中,“小哥”根本不知道吴邪会做到这么绝。

知道的人是肖宇梁。所以,我臆测是演员自知演技不纯熟,弥补演技的方式是尽可能地去了解、去体会角色。记得一个评论说,《沙海》里肖宇梁版“小哥”的尴尬在于他一个人在搞cosplay,旁边的人在演戏。也许对演员来说,《终极笔记》他也还是在cosplay——他自己说的,“尽量演得像张起灵”。我理解的意思是张起灵不单单是个角色,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个体。我总感觉,这小哥儿背地里把所有与“张起灵”相关的文章都爬过梳,深知小哥的前世今生,心中已经有一个“张起灵”了,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是努力地模仿——不然作为一个明显没什么技巧的新人演员,角色和演员本身性格反差又那么大,很难演得如此浑然天成、顺手拈来。演员的理解能力和共情能力还是比较敏锐,毕竟一千个稻米有一千个张起灵,他能够抓住精髓、“演得像”并且大家都觉得像也是一种本事。

妙就妙在,他看吴邪的过于动情而不自知——应该是演员对角色和瓶邪的情谊完全上头了,正经说来是演技和剧情一个bug了。但对于稻米们和所有瓶邪、邪瓶粉而言,用力过度,刚刚好。

肖宇梁,加油。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这是唯一一版吴邪说这句话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是自我警醒和劝勉他人,而不是纯粹的装逼或者打算去贯彻,是阴你之前的预告。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原著“吴邪”这个人物——秦昊老师给“吴邪”注入了太多他本人的个人魅力,不能算在其列,甚至觉得王胖子叫他“天真”纯粹是个梗,跟他本人性格没有半毛钱关系。在我心里,原著里的吴邪是个面怂心刁、势利油滑还没什么料的小男人,年纪大了就是吴三省那狗样。什么清新脱俗小郎君,我一概当做作者写第一人称写多了开始YY的不理智行径。在书里吴邪的第一视角,除了小哥所有人都很俗。只有个别人是俗得可爱,比如胖子。所有人都俗,俗到霍仙姑我觉得是个老刁妇,那就是作者本身对大部分角色的定位带着不屑。

可能是我看的是网文版,书中阿宁出场有半本书吧,吴邪对她的称谓还是“那女的”、“那女人”、“那婆娘”甚至是“那三八”,看得我很不舒服。

曾舜晞的演绎,让吴邪担得起“天真”这个昵称。我对吴邪稍微有一点点好感,是到看了《沙海》和《藏海花》之后。只有在小哥进了青铜门后,吴邪才一点点地展露能与普通男性区分开来的特质。小笔记这版的吴邪,比原著的吴邪多出了许多纯良。纯是赤子之心,好问好奇、重情重义,良是仁弱良善。

首先是我个人的习惯,真的很讨厌满嘴生殖器的男性。原著里那位“吴邪”我真的,一看到他爆粗的文段就很想劝:就你这特殊职业,积点口德吧。曾舜晞……样子就长得很口气清新。

其次,听说让吴邪在非倒斗的时间戴眼镜,是曾舜晞的建议。其实他可以自信一点,哪怕是下斗时泥泞满面、脸上挂彩、狼狈不堪,甚至有小花一身干净地站在旁边对比,他的“吴邪”还是掩饰不住的秀气文弱。一看就是个文员,不可能是个生力军。也许是因为角色本身弱鸡又好奇加上体格清奇老是作大死,也许,是演员的演技比较细腻。

很多人说吴邪坚持要带阿宁的body,拖累团队,菜逼。可是从整部剧来看,阿宁在魔鬼城始终没下手杀了吴邪,在吴邪生完蘑菇崽后还帮他背行李,虽然嘴上一直冷嘲热讽,但也算是同舟共济经历了很多,以吴邪“天真”的设定,他老是不死心,想带阿宁走是合情合理的。不过要是阿宁的灵魂还在,只会痛骂小三爷自作多情拖团队后腿吧。

小哥去守青铜门,正常人都知道是死别,伤感一阵子就该干嘛干嘛。唯有吴邪没有放手。反过来看这个情节,对阿宁尚能如此,何况是小哥呢?

行为逻辑完全自洽。

第一遍看《终极笔记》时,出了沙漠在车上,吴邪迎风流泪,用手捏鼻子的样子特别打动我。N刷才发现得知“三叔”是解连环,吴邪背起包负气地跑开,下一个镜头是抱膝涕泗满面。

“真是天真啊,好了,不哭。”这样的感叹就油然而生。

在“天真是真天真”的前提下,潘子的舍命保护才显得合情合理。潘子的演员也是无懈可击了,一看就好打,一看就忠义,还超级帅。但书里的潘子——由于我对“吴邪”毫无好感,就他对“小三爷”的两肋插刀,我只觉得是愚忠。

曾舜晞把吴邪诠释得那么纯良,我甚至能想象当他为了小哥九死一生进了真正的张家古楼,却见到众人惨si,找到霍老太太的body时他的懊悔、难过和不忍。

滤镜过厚了。总觉得曾舜晞演的吴邪,待人接物称得上教人如沐春风,长得又人畜无害。进霍仙姑的包厢前,胖子说“你别老看我,你兜着点儿,我俩现在是你的跟班”,吴邪莞尔,又开心又腼腆。胖子为什么要给他置办行头、给他撑腰,他又开心什么腼腆什么,不言而喻,从逻辑到行为水到渠成。就连说出“我回去烧纸给我爷爷,让他给您托个梦,你俩单聊”这种不敬甚至有点毒的呛话,霍仙姑的发作也仅是脸色一沉,“送客!”。我觉得换个人演“吴邪”,以霍仙姑这种孤高泼辣的性子不当场发难就说不过去了。像原著里的“吴邪”时不时疑神疑鬼、动不动炒妈刷蟹,把嘴欠当机智,隔几分钟就让我翻白眼的小兔崽子,对着行业地位超群的仙姑说出这话没被直接痛殴,只可能是因为主角光环和剧情需要。

这才像能蛊到那么多活神仙围在他身边转的“小三爷”啊。


一开始,我觉得小花是个加戏咖……证明我潜意识里已经发现盗笔系列电视剧必然会被塞加戏改戏咖的规律了。飞机头有点搞笑,没想到后面反而觉得特别顺眼。眉山目水,英气逼人,原来是可以兼容的。黑花我没什么好说的,希望你俩另行拍一部衍生剧,季播那种。

阿宁是我最满意的一版,脸和倔强的神态可以有90分,眼神专注干净,就是一副老娘是来干事业、心无旁骛的表情,痛快、爽朗。遗憾是身材太瘦削,看起来不够tough。

秀秀,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长得有点儿木,二刷之后,可能是滤镜过厚,忽然觉得小花、秀秀和天真三个演员选得都挺好,三个人都是富贵人家孩子的面相,三庭五眼比较端正,眼神澄亮坦荡,小花的目光稍嫌冷峻,但他少小当家,志骄也十分贴戏(和黑瞎子相处时偶尔流露出些秋波流盼的美态,也是绝了)。而这版的秀秀让我觉得就是霍家的“吴邪”,很干净,从剧里的细枝末节可以看出讲义气、热心肠,是个心细如发又不失气量的好孩子。于是当霍小幺被胖子揭穿,镜头一转是秀秀被绑着跟奶奶怄气的时候,我完全可以理解仙姑不舍得让秀秀去趟雷的心情。

还有谁呢?诸葛拖把,可爱。哭声尤其可爱。


昨晚(2月7日,8日晚想发上来,发现被盗号乱发东西,然后被封了 T-T)写到12点半,过于疯狂,自己都被吓到了。昨晚有犹豫过把前面的内容删减一下,小笔记的优秀没必要通过辣菜盗笔来表现。但这确实是我的心路历程:看完小笔记,戒断不了就去看原著,然后越看越不爽也并非是我所愿——原本以为会像《怒晴湘西》和《龙岭迷窟》,看完剧去看书,然后痛快地书剧分离,两个一起嗑更爽。

我老爱做阅读理解了。过度解读,害人不浅啊。

我也有去长白山啊,小哥。虽然不全是因为你。

19 有用
0 没用
终极笔记 - 豆瓣

终极笔记

8.4

14374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终极笔记的更多剧评

推荐终极笔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