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与小说,互为因果的奇妙循环

时间之葬
2021-02-12 看过

在看过《刺杀小说家》的几支预告片之后,想必有不少朋友对于本片最大的期待,就是小说家笔下那个宏大瑰丽的奇幻世界,以及影片的特效制作是否把国产奇幻的水准拔升了一个台阶。

看过片之后,大部分朋友对此应该感到放心。无论是皇都里奇诡的布局和氛围,还是别出一格的吸血黑甲和红甲武士,以及吊足人胃口的终极BOSS赤发鬼,呈现出的质感和专门为之设计的动作风格,在华语片里都算是富有新意。

而片中的几场大规格动作戏,也没有丝毫怯场。尤其是中段烛龙坊强攻白翰坊的攻城戏,难得地呈现出一种势如破竹般的气势。其中的服装、道具,以及鼓点声烘托出的氛围,可以说让观众瞬间代入了刚刚来到皇都不久的少年空文的视角,对那个陌生而又诡异的世界,充满了赞叹与好奇。

不过,在我个人看来,《刺杀小说家》最值得称道,或者说最值得玩味之处,在于全片这个现实与小说两个世界的奇妙互文和因果循环。

我们都很好理解,现实会对小说产生种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正所谓文学源于生活,又可高于生活。在《刺杀小说家》里,现实里的小说家路空文(董子健饰),正是因为前来刺杀他的关宁(雷佳音饰)意外丢下的笔记本,而涌现了继续写作《弑神》的灵感。

但小说里的世界真的能改变现实吗?这个看起来有点异想天开的问题,正是整部影片留给观众最大的未解悬念。尤其是在前半部影片里,故事的种种走向,看上去都像是在以肯定的口吻回答这一问题。

当于和伟饰演的李沐登场的那一刻,他就好像和《弑神》里的赤发鬼被深度绑定在了一起,整个剧情的推动,也正是因为李沐相信自己与小说里的赤发鬼命系一处,才会有雇佣寻女心切的关宁刺杀路空文的故事发生。

随着现实和小说两条剧情线索各自展开,我们会发现两个世界具有越来越多的互文和对应关系:皇都和两江市,对于两个世界的主人公而言都是陌生又复杂的全新环境;赤发鬼和李沐,都试图在各自的世界扮演一个操控天下唯我独尊的“神”;赤发鬼和结拜兄弟久天的关系,就像是现实中李沐与创业搭档(路空文的父亲)关系的翻版;誓要把空文姐弟赶尽杀绝的赤发鬼,对应的又是试图暗中刺杀路空文的李沐。小说中的人物关系和命运,看上去和现实中的人物如此息息相关。

当关宁找到路空文之后,他与后者阴差阳错的一系列交汇,则又恰到好处地给了路空文关于《弑神》源源不断的灵感。由于关宁的笔记本,小说里也出现了一个和父母失散多年的名叫小橘子的女孩,关宁的形象更是直接化身成为一路追逐女孩的红甲武士。

看到最后,我们会和关宁一样,好像真的开始相信小说与现实具有一种奇妙的关联,小说里的故事,也许真的能改变现实。

在这里,导演路阳其实进行了一次极富创意的叙事尝试。看完全片之后重新思考小说和现实两条线的脉络,会更清晰地看见彼此是如何互相影响的。

最初,是因为李沐偶然间看到了路空文写的小说,认为小说里描写的赤发鬼和久天,是在影射现实中的自己与路空文的父亲,因此动了杀心,选择了一个完美的替罪羊关宁,去刺杀路空文。到这里为止,的确是小说的“原因”,促成了现实的“结果”。

但关宁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却意外地与路空文产生了交流和联系。一系列阴差阳错的际遇之后,关宁带来的种种“结果”,又反哺给了路空文的小说,成为小说里的“原因”,最终形成了某种因果的循环。

这种奇妙的互文和共生关系,也成了全片两条紧密交织在一起的故事线索的魅力所在。

李沐所说的那句“我信因果”,也成了理解整部电影的题眼所在。

更加值得玩味的一点是,在表现小说与现实互相影响的这个过程中,原著作者双雪涛和导演路阳,都把自己作为一名创作者的体验和焦虑,给代入了路空文这个角色当中。

整部《刺杀小说家》的故事,既是现实中的关宁与小说里的红甲武士命运系于一处,寻找小橘子的故事,也是现实中的路空文与小说里的少年空文命运命运系于一处,“弑神”的故事。

让整个小说与现实形成一个完整因果循环链的关键一环,正是关宁带给路空文的一系列灵感。在此之前,路空文原本已经陷入思维枯竭的卡壳状态,那种举步维艰的滞塞状态,与灵感迸发后的酣畅淋漓,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反差,强烈到最后一心要为小说收尾的路空文,大有一副置自身安危于度外的架势。这种创作上的阻滞与豁然开朗感,应该是双雪涛和路阳共有的一种体验。

所以,《刺杀小说家》的英文名是“A Writer's Odyssey”,一个作家/作者的奥德赛,这场艰苦卓绝的冒险征途,就是完成作品那一波三折的全过程。

创作者与他的作品,从来就是如此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612 有用
48 没用
刺杀小说家 - 豆瓣

刺杀小说家

7.0

33762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29条

查看全部229条回复·打开App

刺杀小说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杀小说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