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主角太“完美”,连“爽”都是扁平的

曾于里
2021-02-11 看过

《斗罗大陆》的问题不在于没有把唐三写完美,而是把唐三写得太完美

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是不少人青春里重要的一本书,其2008年底开始在起点中文网上连载,2010年8月完结,全书约300万字。虽然此前已有了动漫版,但这一次王倦编剧,肖战、吴宣仪领衔主演的剧版播出后,还是有很多原著粉高呼“爷青回”。

《斗罗大陆》海报

但这很大程度上是情怀的滤镜,因为单纯从文本角度看,《斗罗大陆》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文学成就。《斗罗大陆》的意义在于,在网文初始阶段,参与建构了男频爽文的叙事模式,其与读者进行互动的写作方式也影响了之后的网文创作。

有人曾如此总结唐家三少的创作特点,“上联:一男两膀,坐拥三妻四妾五奴六婢,同占七六五女,十足种马!下联:十步九杀,踏遍八荒七岭六合五湖,连闯四三二界,一等YY!横批:唐家三少。”虽有戏谑,但还是准确把握了男频爽文的叙事特色。唐家三少的作品大抵有一定的套路,主人公天赋异禀,战无不胜,死而复生,多女只爱他,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唐家三少知道自己写的是“娱乐性小说”,没啥营养、不费脑筋,就是让读者看个爽。

唐家三少也有清晰的读者意识,他曾对读者年龄进行统计:“我最主要的读者,一直都是八岁到二十二岁这群人,最关键的是要抓住他们。”因此他的玄幻小说有着浓厚的“青少年向”。像《斗罗大陆》里不仅有玄幻世界、江湖武林,更有校园生活、游戏设定、竞技比赛等低龄读者有共鸣的部分。

虽然很多人因为情怀,对《斗罗大陆》有很重的滤镜,但总的说来:它就是一部常见的男频小白文——只是它诞生的时间够早,刚好跟很多人的青春相遇,成为他们青春里的第一部网文。之后延续《斗罗大陆》写作路径的男频文多了去了,某种程度上它们都像是网游,作者设定了一套类似于网游的升级系统,打怪升级是人物核心的任务。

从小说到剧集,《斗罗大陆》保留着这一个“系统”(世界观)。斗罗大陆上所有人都有武魂,武魂主要分兽武魂、器武魂、植物系武魂,还有一些特殊武魂。

人人拥有武魂,却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魂师,前提是拥有魂力和魂环。武魂要修炼升级,可以去猎杀魂兽获得一个魂环,一个魂环会赋予一个技能。魂环用年限区分,分十年、百年、千年、万年、十万年。

魂师也有一个等级体系,从魂士、魂师、大魂师、魂尊、魂宗、魂王、魂帝、魂圣、魂斗罗一路到封号斗罗,战力不断提升,越往上一级人数也就越稀少。

没看过原著的观众,只要把这个晋升体系理解成游戏里的升级系统即可——至于这个体系的逻辑,作者说了算。

而我们的男主角唐三(肖战 饰)笼罩着“主角光环”,一定有过人之处。大多数人没有魂力,但他天生满魂力;一般人只有一个武魂,极少数人有天生双武魂,唐三也是其中一个;每到危机时刻,唐三的战力就会提升,比如对战第一个恶毒男配萧尘宇时,唐三杀曼陀罗蛇获取魂环,被另一恶毒男配凌风追杀时,他又降服鬼藤得第二魂环……总之,唐三遇到的任何危险都不是真的危险,危险只是方便他“开挂”。

唐三(肖战 饰)

小舞(吴宣仪 饰)

承继了小说的世界观,剧集的关键在于情节的铺陈与编排。王倦有一个改编的心得,“IP改编要专注于故事,首先一定熟读它,因为我要了解它的精神,要了解表现什么意义,表现每一个人物。如果不够尊重这个作品,改编很难获得成功。”也即,IP改编需要打散与整合,但精神内核不能丢。

首先是打散整合。如果剧集纯粹按小说的顺序拍下来,那么《斗罗大陆》的命运也会跟以前的一些男频剧一样,“武不动乾坤,斗不破苍穹”。相似套路的打怪升级在影像化后,常常就只是情节的自我重复和反复堆叠,观众很容易就审美疲劳了。

在情节的可看性上面,王倦已经做出不小的贡献,增删得当,许多华彩情节都是他的原创。小说里唐三是死后穿越重生,剧集更改这一设定,唐三从不谙世事的少年踏上魂师之路,一路上波折不断。

在诺丁学苑遭到萧尘宇屡次挑衅陷害,唐三艰难唤醒自己的魂器蓝银草;为了对抗萧尘宇,唐三杀曼陀罗蛇获取魂环;萧尘宇被杀害,嫁祸于唐三,唐三被追杀,降服鬼藤得第二魂环;唐三去往怪物学苑,并在这里结识新的史兰客伙伴,“史兰客七怪”慢慢聚齐,校园生活展开……

唐三获取魂环

剧情推进很快,并且情节之间的起承转合符合逻辑。反派不断陷害,唐三不断挣脱困境,在这个过程中力量也不断强大。在强冲突、强情节中体现人物成长,再添加一点王倦剧本里特有的轻喜剧佐料,《斗罗大陆》做到了故事波折、情节流畅、燃点笑点齐飞。

剧中的欧思客(刘润南 饰),承担的功能类似于《庆余年》里王启年,话痨可爱有趣,他也是当前整部剧最讨喜的角色了。写喜剧人物,王倦依然拿手。

喜感十足的欧思客

另外一个是要紧扣原著精神内核。《斗罗大陆》带给读者爽感,在于它契合了读者内心中的情感需求:完美的自我想象,完美的友情和爱情,完美的成长历程(有坎坷和曲折,但更有勇敢与守护)。

唐三甫一登场,就是一个“伟光正”的人物。他吃苦耐劳、坚韧不拔、善良正直、同情弱小、不忘初心……王倦也颇为聪明地将唐三的这些美好品质与“少年感”联系起来,通过一些高燃的情节和台词,把这份少年感落到实处。

譬如唐三刚到诺丁学苑时,发现萧尘宇的武社准备屠杀兔子,当做猎杀魂兽的练习。唐三把所有兔子都放走了,并义正言辞地说,“强大不应该冷血”“强者,应该天生保护弱小”。

配上激昂雄浑的BGM,再给两人的对峙来几个脸部特写,就把少年的正义、不盲从凸显出来了。

之后,唐三屡屡在危机时刻蹦出类似的金句。

不惜废掉武魂也要保护小舞和大师,嘴里喊的是:“不流血,不痛苦,怎么走自己的路。”

不惧牺牲也要打败恃强凌弱的魂宗(其实是史兰客学苑的入学考试),嘴里喊的是:“如果隐忍是失去,这战,就算死,我也要替我妹讨回公道。”

问题也在这里。一个“天生”完美的主人公,一个从一出场就热衷于喊各种热血口号的主人公,他的人格、心智还有多少成长空间呢?

这是很简单的常识:从不那么完美到完美,人物才会有弧光;如果人物一向都是“伟光正”,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完美,也是扁平的。

拿《庆余年》里的范闲做个对比。他原本就是个“贪生怕死,好逸恶劳,喜享受”的俗人,在滕梓荆等人的慢慢影响下,他才成长“跟这世上的道理斗一斗”。范闲的人物的弧光是完整的。

但《斗罗大陆》里,唐三的“完美”成了不言自明的前提,他的成长更多只是魂力的提升,人物成长时给观众带来的共鸣感也很微弱。

一些原著党批评王倦,说王倦把唐三改“怂”了,因为唐三一出场遇到人面魔蛛吓坏了云云。想对高贵的原著党说句实话:真得感谢王倦让唐三身上带有一点“微怂”,唐三要真像小说那样一丝弱点都没有,那么《斗罗大陆》就还只是一部“YY剧”。

《斗罗大陆》的问题不在于没有把唐三写完美,而是把唐三写得太完美。这就导致这部剧很可能成为一部杰克苏剧,扁平的人物导致爽感都显得很“扁平”——没有真正的危机,没有真正的人性抉择。

王倦虽然扣住了小说“完美”的内核,但在戏剧表现上,对“完美”的理解还是有些偏狭。一个完美的人不必是他天生就完美,当他从一个有弱点、有不足的小人物,慢慢成长为一个大写的人,这个过程亦是完美的,对于有缺点的普通人来说,也更具感召力。

公正地说,《斗罗大陆》是一部制作上花了心思的剧集。特效要强过国内大多数玄幻剧;导演杨振宇摄影师出身,剧集光影自然、剪辑流畅;王倦的剧本也不难看。但就当前剧集来说,它并不抓人。观众会好奇范闲的命运,也许并不关心唐三之后遭遇什么——反正他都会“完美”到底。

——首发澎湃新闻·有戏,版权为其所有——

57 有用
13 没用
斗罗大陆 - 豆瓣

斗罗大陆

6.2

75523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斗罗大陆的更多剧评

推荐斗罗大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