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永远在路上

夜路微雨
2021-02-0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的IMAX点映版,四星,7分,两个彩蛋,一个是《青蛇2》(2021年上映),一个是《杨戬》(预计2022年上映)。

首先说明,这部影片至少是个PG-13,严格一点甚至可以分为R级,其实预告片也能感觉出来这不是一个“自然美好”+“安全无害”的儿童动画,甚至我一度以为是黑白权战,“官二代和黑二代”的中门对狙(其实这个也蛮有意思哒)。暴力展现为飙车、杀戮、焚烧、刺穿镜头(有死亡镜头);剧情需要但并不适合孩子看的成人画面:半裸的敖丙,敖丙家里衣着有限的寒冰侍女,以及类似大上海风月场上的歌女歌舞;以及从《白蛇·缘起》就可以看出,追光动画团队建模非常强调女性的性别特征以及对观众的性征观感,所以如果对此非常介意的家长请不不要带小朋友去看!至少我去看的场次中,我觉得很有趣的笑点和剧作意图设置的包袱抖出来的时候,没有一个小朋友笑,甚至有段落惹得有小朋友大声恐惧地喊叫(家长一直在试图控制),所以,有别于《魔童降世》,这真的不是一部合家欢电影,但是这也许就是成人观众会非常喜欢的地方。(这个春节档上映的六部影片,单看预告片说实话真的没有很适合小朋友的)

一、世界构建与故事线

1、故事线:和3000年前的神仙来一场对话

一句话logline:普通底层少年李云祥如何获得体内哪吒元神认可,打败东海市四大家族之首龙王敖广,拯救东海市免于被海啸淹没的故事。

详细版本故事线:根据我看后一遍的回忆,顺序叙事,尽量具体,可能有错误,可跳过。

影片是一个比较标准的类型片,毕竟导演也是想打造“中国超级英雄宇宙”,所以故事肯定以“观众看得懂”为标准,分析就按照【开片】-【开端】-【发展-展开】-【发展-递进】-【高潮】-【结局】来讲述。

片头是炫酷的开场:修车技术强悍、车技炫酷李云祥在废弃工业区的赛车上,输给了一个一袭白色机车衣的美人姐姐,他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让他的小青梅喀莎有些吃醋。而戴着有“四大天王风格”+“机械异能”的脸谱的面具人(赛车场老板),也希望李云祥能够给他改车,却被李云祥拒绝。

进入正片:采取双线叙事,非常喜欢用交叉蒙太奇来展开故事线

故事开端:

随着一个讲故事意味浓厚的鸟瞰长镜头开片,3000年后的东海市陷入淡水资源危机,上层挥金如土、肆意用水,底层百姓淡水匮乏、民不聊生。李云祥作为“快递行业”的一员主营走私生意,出身底层的朋克机车少年对这种贫富差距和“世界规则”非常不满的他借着一单生意的由头,在途中炸掉了一处供水站,这虽然解了东海底层一时的燃眉之急,但是缉私局的戒严也对普通百姓的生活产生了后续绵延的影响,在舞厅唱歌的小青梅喀莎的客人也因此减少。快递站收到了一只故意填错送货地址实则弃养的猫,李云祥骑着摩托带着猫去接喀莎回家,路上遇到了东海龙王三太子敖丙,三太子看上了他的摩托试图“收购”,却遭到了他近乎挑衅式地拒绝——嘴炮攻击+飞车而走。回家后,李云祥和缉私局的哥哥李金祥以及修车铺的父亲一起吃饭,父亲“爹味十足”的遵纪守法、安分守己教育令李云祥摔碗而走,喀莎以自己孤儿身份表达出对于父母责备的渴望成为了安慰李云祥的镇痛剂。而居住在东海象牙塔、四大家族中德兴集团三公子、“很少被拒绝”的阔少敖丙,内心仍对于李云祥的车十分觊觎,他带着一帮家奴又去找了李云祥,这就引发了故事的第一个情节点

情节点一:敖丙抢车未果,“哪吒”身份暴露

这一段导演估计没少参考《速度与激情》系列以及《疯狂的麦克斯》系列,是一段视觉特效奇观展现的燃炸型动作呈现,很适合IMAX观看。

李云祥凭借着逆天的摩托车技赢了开赛车的敖丙,但是敖丙秉持着“年轻人不讲武德”的原则,在输掉车赛后暗放冷枪,通过使用自己冰系的“元神之力”伤害了喀莎、小猫和李云祥。喀莎昏迷、小猫当场死掉,而李云祥因为因哪吒元神护体、以“真火”护身,反而烧伤了敖丙,甚至让敖丙回到豪宅后用冰水浸泡多时也无法修复烧焦的龙鳞。此时敖广的回答让敖丙明白,这个李云祥很可能就是3000年前把自己扒皮抽筋杀死的哪吒,而敖广让敖丙不要冲动,因为自己修炼多年的龙珠还未能完全炼好——敖广通过困住镇水神兽的孩子为威胁,让镇水兽为自己工作,断掉了东海市的淡水来源,辖制民心,用这些淡水滋养收集起来的江河蛟龙,用他们来炼制龙珠。

故事发展:展开部

喀莎被送到医院截肢,主治医生是片头的机车美人姐姐苏文君,李云祥被告知喀莎再也无法恢复双腿。愤怒离开医院时被哥哥李金祥追上,迎面走来的是假借“重金赔礼道歉”实则“试探哪吒虚实”的敖广,李云祥被愤怒点燃,元神之力烧掉了送来的“德兴集团黑卡”,让敖广更加忌惮,并想要除掉他。李云祥驱车而走,试图劝服他的李金祥紧随其后,敖广派的第一批手下,这里简称水母精和独眼鱼精也在追击李云祥。并不会很好地施展“元神之力”的李云祥差点被水母精所杀,李金祥也在战斗中受伤,幸好(赛车场老板)“面具人”及时赶到,救下李云祥一命,并告诉他,他作为“哪吒”的转世身份。

两人来到“面具人”废工业区的住宅里。“面具人”讲述了“哪吒”作为一缕残魂,如何在进行一轮轮转世中和旧时宿敌对抗——有的“哪吒”一辈子不知道自己是哪吒,有的“哪吒”知道自己的身世,想要利用自己的元神能力,却因为不被认可而惨死敌手,重要的是,哪吒需要齐备他的“法宝”(混天绫乾坤圈红缨枪风火轮九龙罩),而这法宝现在不知所踪,提议李云祥自己再做一套装备。东海那边,敖丙不服李云祥,敖广开始给儿子科普哪吒作为杀神如何“作恶害死身边人”,办公室东海办公室华丽变身为“水晶宫海底东海”,插入一段2D原画风格动画的旧故事——哪吒在天庭的逼迫认错中自刎,而在德兴集团现在对待哪吒残魂转世的态度就是: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敖丙还是不肯死心,敖广带人雇佣了原本经常替自己办事儿的“面具人”猎杀哪吒,原快递行业中出了一个唯利是图的小哥,这里简称为“二五仔”,向龙王举报李云祥的位置和动向。

故事发展:递进部

神秘的面具人收了钱却没办事儿,转而当了李云祥的师傅,开始教授李云祥如何运用自己的火焰,让它在战斗时能更加灵活收放自如。李云祥做了一套机甲风的新装备,在旷日持久的练习下技艺不断提升。敖丙等不及,想提前动手,敖广秘书东海夜叉毛遂自荐,倚仗着“曾经杀过一世哪吒”的傲人战绩再上战场。夜叉元神是沼泽色双锤蟾蜍,战争中在李云祥威力未显之时伤到了修车铺的学徒小六子,被哪吒打败后给留了一条命。

医院里,李云祥听到父亲和卧病在床、失去意识的哥哥讲述从小的生活经历。母亲早逝,李父在逃难时前背哥哥后背弟弟,年幼的李云祥在父亲摔了跟头时大笑,他觉得好玩。云祥陷入了对父亲多年来未能尽孝的痛苦,放在门把手上的手甚至烙红灼伤了,独自来到天台散心。苏医生倾身而来,取下发带给李云祥包扎,并表示早就看出李云祥是能救人于危难的大英雄,他可以凭借微薄之力改变世界,李云祥微微舒心,但并不认为自己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屋内的喀莎看到两人和睦相处的场景,戴上并不熟悉的假腿义肢愤懑离去,却无意看到二五仔想要闷死之前在受伤的小六子并嫁祸给李云祥,让他背负更沉重的“灾星”之名,惊慌之下被发现,二五仔追逐独装了义肢的喀莎并想杀死她,却被突如其来的流星炸弹打断了。

一个酷似日本女武士的女人映入眼帘,是找哪吒寻仇的彩云,她曾是石矶娘娘的弟子,大师姐被哪吒随意射箭的顽劣之举所杀,因此也和龙王组成了战略同盟,是哪吒复仇者联盟的一员。她炸掉医院,称“哪吒”为灾星,李云祥只在和她打架时能发挥出哪吒之力,可在救人时却消失了。二五仔诬陷哪吒带来灾祸,还杀了小六子,被喀莎揭穿,争执中从医院的残垣断壁中坠落,身上的德兴集团的金条证据证明了他受贿杀人。

李云祥父亲重伤,苏医生无能为力,死前父亲表示希望儿子能好好活,给大家带来希望,众人给李父举行葬礼,喀莎一曲挽歌,李云祥坚定要用一己之力对抗龙王的决心,并和元神哪吒来了一场召唤式谈话,告诉他自己要去救人,激将”哪吒“,让他可“千万不要出来”,谁知哪吒不吃这一套,还就不出来了。

面具人受邀来到龙王的大殿,被龙王质问为何不动手时含糊其辞,看到了被混天绫困住的镇水兽在为汇聚七水渠而工作,镇水兽的环形游走的深渊通向海洋,而海洋的中心是被束缚的七条蛟龙,淡水被剥夺去滋养它们,而用蛟龙之力是为了养育龙珠。一番打斗后,面具脱落,“面具人”六耳猕猴的身份暴露无遗,龙王以此威胁,并表示自己的所有操作,都是为了封神榜重排之时,不能再垫底。(听起来真的很卑微)“六耳猕猴”对众神为争封神榜排名之事非常不屑。

李云祥前来救面具人,龙王因龙珠还未炼成离去,敖丙却不甘心,要和哪吒决一死战。敖广带有宿命论意味地离去,希望敖丙不要给自己丢脸。

情节点二:再杀敖丙剥龙筋,深海漫游探龙穴

李元祥开始凭借一己之力对抗敖丙,在危难关头,被挑衅的哪吒现世,冰火元神对撞,一矛击之,寒冰破碎,敖丙化为原形,一条摧枯拉朽的风霜冰龙,却没能抵抗哪吒元神红莲怒目,火焰万丈,龙身被烧焦,钢筋铁骨被剥下,身死龙殒。李云祥疲软之时,彩云趁机补刀,六耳猕猴前来相助,在杀掉彩云之时被李云祥制止,彩云跳入深渊逃离。

故事高潮

李云祥跳下深渊坠入深海,用枪刺鲨鱼之眼并以之为坐骑,深海漫游,不费吹灰之力躲避或回击虾兵蟹将的袭击。敖广知道儿子殒身,葬儿问天,心中一番思量,决定吞下龙珠,杀掉哪吒。

李云祥无法解开镇水兽身上的混天绫,在龙王还未吞珠之时,两人交战,因李云祥保护了镇水兽幼崽,帮助了李云祥恢复伤势的镇水兽被龙王击杀。苏医生被彩云威胁,哪吒最终将彩云杀死。

龙王吞珠后,天地骤变,蛟龙恢复自由要从东海重回各淡水领域,引起海啸,还未能为哪吒的李云祥凭借一己之力与龙王缠斗,终被“击杀”,一片白茫茫的虚空之中,李云祥再次和一言不发的元神哪吒对话,表示自己殒身,去找下一个转世吧,而这种“拒绝”获得了哪吒对他的认可,他以钢筋铁骨、岩浆重塑身躯,获得重生,混天绫回归了哪吒的法器库,和雷电属性的龙王再次开展世纪大战,烈火重焚之下击杀龙王,龙珠破碎,混天绫止住海水,海啸化为雨水降落,东海市危机解除,百姓欢呼雀跃。

故事结局

哪吒问面具人到底是谁,六耳猕猴六耳化为一耳,变为齐天大圣,讲述了和哪吒同为补天顽石的波折命运,发现取经回来并不能消除人间苦难,经书无用。成为了“哪吒”的李云祥和苏医生如摩西分海,踏水而来,他仍是骑摩托在东海市风驰电掣的风火少年,只不过他确信了“我就是哪吒”的身份,孙悟空一句“哪吒的法器不只混天绫啊”作为第一部的收尾,也作为序列先声。

2、世界构建&风格呈现:东方朋克,赛博国潮,废土科幻,混乱拼贴

一个好的动画电影除了一个有趣的高概念、一个扎实的好故事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想象力和视听风格呈现。(这部满足了哪些请看完后自己对标吧)

赛博国潮所倡导的就是一种混乱中的秩序,那么这种一念上天堂,一瞬下地狱的感觉在《新封神》里又是如何展现的呢?

时间线从3000年前后的架空的城市“东海市”开始,这样的都市化世界设定本就跳脱了传统的原汁原味的“陈塘关”,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奇感。该片的城市构建即东海市,主要由“富人区”、“平民区”、“三不管地区”、“废弃工业区”四个部分组成。

富人区主要采用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曼哈顿和二三十年代上海滩的东西拼贴元素,西方元素参考了曼哈顿的“ART DECO”风格,即大量运用曲线、放射状图样进行装饰,色彩运用明暗对比强烈。

东方元素则参考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强调的“不夜城”的市貌,狭窄街道间灯红酒绿的招牌,舞厅中的喀莎风姿迷人。

民国大上海

其中具体到东海龙宫,在影片中有一个从“豪华董事办公室”到“深海奇观办公室”的变化。水族馆中奇形怪状的机械鱼确实确实很有意思,静若壁灯,动若水母的设计也非常精巧。

平民区主要结合了上海弄堂和重庆洪崖洞的建筑错位和重叠而上,其中医院场景的设计非常像洪崖洞,大佛侧目而立,垂眼静观世间杀戮乱象。(导演真的很喜欢佛像,《白蛇》寺庙的那些佛像亦是如此)

上海弄堂

三不管地区的重要场景落脚在片头、前期“三太子vs三太子”的中门对狙、中期莲华精、鱼精和哪吒面具人的缠斗,风格类《Mad Max》的废土科幻。

废弃工业区以影片中的面具人赛车场和面具人的家为典型代表。”面具人”住宅风格和配色设计很像《狄仁杰通天帝国》的通天塔+《千与千寻》汤屋内味,但又很有自己的特色。

狄仁杰通天帝国

面具人的家

“机车”作为影片的重要呈现元素,主要是摩托车和汽车,据导演所述全片一共有四十多辆风格不同的机车。

机械工业感落实在人物身上就是身体机械化的呈现。

敖广的机械化手臂和权杖

敖丙的钢铁龙筋

喀莎的金属腿义肢

水母的机械腿和太空员舱的设计

以及配饰:

面具人的金属鬼面

彩云的铁扇(我一度以为是红孩儿他娘铁扇公主前来复仇,想了一下这不是串台了吗,她应该去找孙悟空复仇)

二、人物设置

1、主角设置:反常规的“天选之子”

毫无疑问,出身底层的李云祥本身就打破了传统哪吒官二代的设定,父亲是修车铺老板、哥哥是公务员,虽然李云祥作为哪吒转世是一个“天选之子”,但是这种天选又不具有唯一性,按面具人的话来说,有的“哪吒”一辈子不知道自己是哪吒,有的“哪吒”知道自己的身世,想要当英雄,但无法操控那种能力。李云祥做着在父亲眼里“不务正业”的工作,在哥哥眼里有着“风险很大”的行动,又热爱机车这种危险运动,很明显是具备反叛性格的叛逆少年,但他向往正义、自由、平等的价值观,敢向苍天问不公的反抗精神是符合哪吒转世而生的标准的,而哪吒不为正义只为杀戮的“杀神精神”,在李云祥的一次次行动中被逐渐动摇。当然这部分的人物关系我认为做的也不清楚,李云祥是一个没有人物弧光的人,在这个故事中他没有经历太多精神上的成长或蜕变,有改变的是他和哪吒元神的关系,而哪吒元神的性格碍于篇幅(?)又没有很好进行展开,这也是让人很难共情、甚至觉得“只爽不燃,高潮太短”的原因。

2、配角设置

敖丙:试图改写命运的二世祖

简单来说,他有一张酷似吴亦凡的建模脸、一根概念类似“杀戮天使阿丽塔义肢”的钢铁龙筋,一个类似《老炮儿》里富二代小飞的逆反个性。他知道自己的前世被反复虐杀,希望复仇。但是他这个“反派”塑造真的太单薄,影片中突出他花天酒地、傲慢偏激的一面,因为建模和动作让人物很帅很燃不假(当然有很多观众不喜欢那种欧风建模脸),可是内心太空洞了,这个人物缺少一种让人共情的脆弱感,以至于他的复仇在一个必输的结局之下显得如此没有力量。

敖广:不想当封神榜倒数的龙王

敖广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反派,阴险毒辣、笑面虎这类词往他身上堆叠都可以,但是当龙王表达出他内心真正的欲求后,真的觉得他挺可爱可怜的。不为争榜一,只为不垫底。

(这个掌控雷电的手臂,灭霸看了直呼内行)

“面具人”:装作六耳猕猴的孙悟空

以六耳猕猴为幌子,为生计接单的孙行者是我最喜欢的配角了。有别于背负使命负重前行的悟空,在别人的故事里做配角的他可谓是漫不经心、纵横潇洒,《西游记》中六耳猕猴装孙悟空,那么这回大圣就化作六耳猕猴,主动递给对方并不存在的把柄。这是一个牵桥搭线,生动活泼的“工具人”,但其实应该把他亦正亦邪的调子再做浓一点会更有趣。

你的正派属性真的真的太浓了

三、反高潮情节下的人物关系与主题呈现

看惯了从《大圣归来》到《魔童降世》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宣战式slogan,本次我们主角“李云祥”(总觉得这个名字土土的)的slogan变成了“我是谁,不是你告诉我的,是我自己做出来的!”乍一看还是那套反抗权威式的口号,但他的反抗对象从传统的“天庭”、“父权”内化为了自己,但这个自己也不是所谓的“自我觉醒”,而更倾向于“潜能激发”,这是影片在主题设置上的一大特点,李云祥首先要获得哪吒那“一缕残念”的认可,才能获得哪吒曾经宝物的认可,因为只有真正的哪吒才能使用混天绫,进一步才能拯救苍生。

哪吒的本质精神是一种毁天灭地的“愤怒”。古早的《封神群英传》中哪吒是因为在东海洗澡,用混天绫搅乱东海海水,引来夜叉后将其打死,又把前来复仇的敖丙剥皮抽筋杀死,还把筋骨做了李靖的束甲,之后东海龙王本想走法律途径告到天庭,但被太乙真人阻截,让“哪吒打得抓下四、五十片鳞甲,鲜血淋漓,痛伤骨髓”,愤恨作罢;而他随意射箭,射死了石矶娘娘府上的大门童碧云,被二门童彩云发现并告石矶,石矶把事情闹大后,太乙真人无奈只得把石矶活活炼化,元神被收走了……这样的形象并不具备《哪吒闹海》中为了拯救童男童女的哪吒而彰显的正义性,无疑是一个骄顽恶童形象,影片里也格外强调这种“愤怒”的反噬性,哪吒转世3000年的每一世都被敖广和彩云追杀,多少次死于非命或庸度人生,而龙王却在积攒力量,重整山河,预备封神重排。李云祥非常清楚自己并非是哪吒元神,而是一个具有哪吒精神气质的有潜能的人,所以影片中也经常出现他和元神喊话的桥段,那种看似激将法的“你可千万别出来”,“我知道你不会出来的,我要用我自己的力量”的挑衅言语,一个是出于立人物考虑:李云祥如何面对自己拥有“哪吒之力”,他能否抑制住那种凶煞行恶的愤怒之火;其次他作为“李云祥”要去获得元神的认可,他是知道故事背景的,甚至知道自己必须要“经历一死”,毕竟哪吒是经过剔骨还父、削肉还母的肉体折磨和莲花藕重塑身躯的锻造才复生的,因此他的“放弃”甚至带有一点欲擒故纵的意味,结局的确定就更削弱了主角的悲壮性,很难从人物角度出发品味出什么“弦外之音”。

再说社会现实观照,主创是将背景建立在阶级差异两极分化巨大的架空都市,四大家族的名号也类民国时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称呼方式,淡水资源匮乏的原因是财阀资源垄断,这种成人向的设定会让这部影片在影片开始非常吸睛,但问题在于后期没有扣上前文,注重视效而在故事线上单薄不少,前期抛出的问题不是由主角探秘解决,而是由反派直白地告诉得知,这就让前期做的悬疑效果大打折扣。主角从“普通人”到“哪吒”的身份转变太快,他仿佛从未经历这一身份之于家人带来灾难的迷茫,如果他本就是孑然一身的孤独存在,那么后期在父亲坟头暗表决心的段落就显得非常没有力量,因为他本身并不注重家庭亲情。

高潮段落的节奏感有点小问题,无论是和敖丙还是和敖广的打斗戏都有一种点到即止的感觉,刚准备跟着哪吒酣畅淋漓热血沸腾的时候,打斗就结束了。个人感觉是因为前期铺陈的打斗段落太多,想要展现的奇观太多,分散了后面两场重要段落的制作精力。

高概念需要有趣的灵魂和大开的脑洞,扎实的故事需要用心打磨人物性格和编织人物关系,视效需要充沛的想象力和充足的经费,价值观需要建立在好故事的基础上进行社会的高度体察和生活的自反。如果说1.3《新神榜》都有所突破的话,那么2.4确实还是短板。

以上。

0 有用
0 没用
新神榜:哪吒重生 - 豆瓣

新神榜:哪吒重生

7.3

7124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新神榜:哪吒重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新神榜:哪吒重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