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言万语,我代表我自己、我的湾湾姐妹哥们表达尊敬之意。

尻尻
2021-02-0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个剧,是二十年来最了不起的一部戏。我写了很多字数、很多笔记探讨它好在哪里、为什么好。可千言万语,不知道该怎么凑成一篇来谈。追完了这部,回头再看一次,这个戏百看不厌,看五遍都不嫌多。

每一集都有好几段值得回放,观摩它的成功因素,秘诀,或是挑剔个小缺点。譬第四集,陈金山对警察释放某一帮人感到不满,他对马得福表示自己:「非常不认同。」台词中「认同」是错误的,当年没这种普及用语,可能该改一下,表示自己很有意见或相当质疑之意即可。不是说绝对没有,在心理学书籍是有,但拿到坊间、媒体来用,近乎零。

「认同」是90年代湾湾某阵营所提出的煽动、操作议题的用语,一下子普及开来。意思是质问对手认同不认同湾湾、质问谁爱不爱湾湾,这多少是扣帽子的用语,意思是我认同、我爱,但你相反,借此鼓动大家把票給我。被问的一方就急了,落于下风(好比男女关系上,一方埋怨另一方「你不爱我,请你证明你爱我」,后者一解释就输了)。于是这个用语弥漫到今日,它是带风向用的,同时也应用于「我不赞同」之意。在90年代这个用语基本上还没传到大陆,就算知道这个用语的大陆学者百姓官员们也不会学着乱用。

以上是我凭我的人生记忆经验来谈,不见得全对哦,如果翻阅当年文史资料确实大陆官员也普遍用上了,且根本是大陆先普及的(好比「表态」一语在湾湾常被提及,其实很可能是从大陆学来的),那错的就是我。以下再举一例,我想我更有把握。

在电视剧《少帅》里,不当用语的状况可说是大泛滥,譬如杨宇霆这个角色不断提到「话语权」,表达各派系斗争时要抓话语权。当年没有人这样讲话的啊,听了我脑瓜仁疼。《山海情》的突兀用语并不多,顶多一瞬间、半秒间就过去了,不会影响收看时的专注度。

同理,违和的地方又好比,第三集马得福为了村子缺电的问题,在变电所前等待陈所长数天。有一个画面是,他在一个卡车前等待,一会儿来了几个工人请他让开,因为他挡到人家干活。「麻烦你让一下。」这是工人的台词。这种讲话的方式机率不大,太文气了。别说90年代,现今也不一定这么多礼。当然身为观众的我可以替它(这一小段)圆一下,只因马得福好歹是个村支书,他这个身份使工人得对他所谓礼遇三分。就算不知道他是谁,也可「直觉」是吃公家饭的人。所以说这段是小缺点,小小的不合理性,工人就算客气也不至于使用「麻烦一下」这种字眼。它和「非常不认同」在我第一次观看本剧时立刻就发现了,但这种缺点很小,不影响全局,不影响欣赏者的心情。电影就是另一回事了,小缺点也不容许。

从上一段来说,我们可以指出本剧有时描写底层小人物时,不够粗放(或粗鄙),不够真实。错,本剧很多地方有够真实,所谓穷山恶水、土妇刁民之言行举止,相当真实且传神。就说李大有(角色名),他有时不必鬼吼鬼叫闹事,光是他一副百无聊赖的散漫德行在那边走来走去、东看西看的贼样,那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写实!传神到原汁原味,无论乡下或城里都有这种人,还不少。他的表演相当精彩,在写实、真实、生活化的气息中有时略带夸张的戏剧效果,但你无法说这种夸张有违真实,甚至在「戏剧」中更真实了,更入木三分。这是演员的功力,必须控制到恰到好处。我们旁观说他怂,可笑,但他对村民来说有一定的信服力,大家愿意跟着他,为何?他身上有一种架式!这种架式他演出来了。别看他土里土气,人家可是雄霸一方的(小)人物。在村子里是大人物。

一般来说连续剧里的负面人物让我看了厌烦,没完没了,百分百是编导有意为之的善恶对照效果。但这部戏剧超越了这种刻板模式的操作,而是让我们共鸣「本来」就有李大有这样的人,他不是每次都要胡闹找事嘛,而是这个村子真的有事,对他来说是事在找他。这种艺术上的成功不光是编导演的厉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可以说是种「幸运」。因为扶贫的事迹,农村与底层的气息,大家都真的太熟悉了,缺水会怎样?缺电会怎样?想改变生活要不要押宝赌一把?牌打得对也需要手气好!这些事情不必硬编、强加,创作心态对了就一关一关过(村民关关难过关关过,编导也是和他们一起重新历练),套句球场的话:「一球一球打。」

李大有和马喊水,勉强可以说是「对照组」,但其实不明显,这使这部戏剧更杰出!套句文青用语,不是「扁平」的。只因马喊水其实心里也挺同意李大有的看法、想法,喊水时常内心矛盾,只是他决定信任上面的政策(问题也不是全信,就像球员信任教练但不一定完全认同他制定的打法,但不信任会更麻烦,身为球队的一员必须团结执行),所以马喊水没有全信但也是坚心要信。这个是社会主义的信仰,也是他必须挺儿子(这点在人物塑造上很有说服力)。吊庄这件事就算不是对的事但也不是坏事嘛!大家试试!冲了,拚了。

所以马喊水的表演并非演绎「正义」形象,这点非常好,故此这位演员(名字我省略啦)五官皱在一起的咂嘴神情相当内敛且感人!这是一种义气、情义、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此时和是非对错可能无关了,而是大家必须成就一件事,他要扛起来,当示范(样板、典型),他被迫带头冲。此外喊水叔虽然有点年纪,但五官深邃挺好看,演技展现魅力之际,那就所向披靡了。说到底李大有(演员名字省略)其实长得也算是帅的呢,哇哈哈哈铪。

朴拙而华丽的展演

这部戏在中段左右,进入了一个影视史上的华丽展演,可说相当于NBA季后赛的东西区决赛,或相当于足球赛的两个死亡之组,西北边是可以去福建但放弃,决计留在老家大战蘑菇的马得宝。东南边則是在福建当女工的白麦苗!这是她率领一队姊妹在电子工厂当技术员(台湾称法,大陆叫啥我不知)的战役。相隔遥远加强了浪漫性,两边都简直打成了圣战,至少是展开两场盛宴。一头是臭味熏天的蘑菇棚(但凌教授和水花姐给了得宝支持),另一头是香喷喷的女工(但生活可不是乳白色的护脸膏和护手霜)。他俩分头迎战眼下的人生困境与怀抱希望去战胜,却恰恰也成了得宝、麦苗两个人在隔空「交战」(并相爱!可他们很久没相见了!反而更生情调)。这个已然不是流于戏剧性操作了,而是真实人生就是这样。同时观众也会有点担忧他俩会不会在一起?追求麦苗的人貌似出现了。这种「貌似」的处理非常高明,为何高明呢?这我分析略下,这篇不想太长。

在这段又老土又华丽的展演中,参与的人物,无论是农业教授及其助理小黄(这两个人物相当之精彩),以及威严的女工班子主任(此女甚美,又高冷又低坏到没人性?)、福建工厂老板的气息作派(和湾湾去大陆开制造业工厂的老板气息近似,草莽中疑似粗俗但又热情精明),这些安排之成功,我只能说真是服了,这戏真是神了。这个神,是神髓到让人吃惊且拍案叫绝。像是传统戏曲中的武戏一个筋斗比一个筋斗漂亮,或不输另一个场子的对台戏,所谓打对台。也是唱功戏的名角们或歌唱比赛的歌手们互飙高音,一波波、一山山压上。我不是在耍文笔,这一段华丽展演可能是电视史、电影史(因为本剧不输电影且很多地方是电影拍法)、影视史上的一个空前出手,得宝一波流,麦苗也一波流,「杀」得观众是热血沸腾又屏气凝神。「得宝团队」好到不行!「麦苗团队」也好到起鸡皮,秋红姊(就是爱省水、啥东西都想打包带回家乡给孩子)等女工的表演,连群众演员或龙套也都那么好。

整个大段子里层次丰富,又如白老师和麦苗的父女通信,编剧的文笔素简入味,口白(旁白读信)稳重,有東方老爸的殷殷说教味却又有白老师向来的开明,挺真实,老爸味很够。只因前几集对白老师的塑造就很成功了,那么他给麦苗的信也就真的形成鼓舞的价值。而得宝面对村民的眼光、老哥的质疑和操心,这也是他必须承受的。而哥哥有点质疑他却也很高兴弟弟来真的,这是欣慰感,但他是全村领导,蘑菇之战能否攻克,想当然耳他是忐忑的。陈金山也需要这个成功,凌教授是定海神针,又有小黄的忠诚辅弼,这个戏又真实又乌托邦。很美好!但不是乌托邦,是不折不扣的脱贫(挣钱)战役。每一集时间不算长(45分钟)但讲了好多事情,叫人目不转睛,因为层次丰富,两边的「团队」都有各种主将、副将、功能性球员、板凳暴徒,以及不同「敌人」和「战术」之交手。

在第十集收尾的段落,得宝、凌教授、黄助理等人,搬运蘑菇上车「出征」的一串镜头,配上抒情低缓的音乐,小卡车在乡间道路上奔驰,背景是一列火车,这实在美得很,美得很。教授的草帽飞了,风太大,我想观众们都和我都感受到这个风势,很憨,很辛苦,很甜美的清风或野风……得宝用他的青春活力拔腿狂奔去捡帽子,跑回来时先戴自己头上,顺势空出两手去爬上车尾。车子再行,得宝发明老土的叫卖腔调,没啥创意却可爱极了。这些安排是一气呵成,导演之强,我们很难推断导演是否叮嘱得宝:「你捡帽子后要戴自己头上才够喜憨。」浑然天成的作品很难分析,这段好成这样。全员都融入了。黄教授(居然)叫小黄也来喊,于是小黄用他的福建口音也喊了起来……这戏好成这样。

搬运蘑菇上车,用了优美流畅的空拍运镜,转到卡车奔驰在乡野,外加若有似无的温暖配乐,这一段的分镜我回放时做了笔记。这不是因为啥我是不是专业创作者,而是想觑出这段为何这么美。然后跳到十一集,第一次做成生意,全部售罄,凌教授发现得宝喊自己师父,开他玩笑之后准备打道回府,得宝却不上车,凌说欸!?有点不满他不赶快点,但之后却灿笑了。这个「笑」是人情世故的会意,因为得宝自掏腰包买了两只土鸡提回来,肯定是庆祝之意。整部戏都和人情世故有关,拍得真是好。回程把两只鸡放在公车走道上,这画面真土到够味,镜头带上,得宝在睡觉中甜笑,教授坐窗口累到酣睡,阳光洒入之美,他用草帽遮住脸,挡太阳光。此时音乐之美,夸大来说不下于电影《走出非洲》。

回村后,原来得宝买的一只鸡是送给水花姐的。而给水花姐的工资也是给得很周到。得福叮嘱得宝,该给水花结账,得福的严肃郑重,也是好。得宝表示那当然,水花姐那么努力,何况她跟你好过。得福有点严肃的说我是你跟就事论事嘛,这个端正(或回避感情伤痕)的神色也是好。得福顺手打了得宝脑袋一记:「看你这怂样子。」得宝笑着。得福这个哥哥的架式,以及弟弟敬畏老哥的菜样,拍得真好。后来全剧的后段,兄弟俩就可说平起平坐了,这种成长的轨迹拍得真细腻。基于这些铺垫,全剧倒数阶段,弟弟给哥哥罚酒一段,那就更是经典的双雄交心了。

第二十集兄弟喝酒的对手戏中,得福讲的当年爸爸「抓阄定命」其实有点煽情,真真假假,以父亲的角度来看兄弟俩谁适合读书怎会看不出?但我想观众包括我在内都不会计较了。这场戏长达8分多钟,了不得,美得很,美得很。其实两个人命都不好,但都別无选择,直面了自己的生涯。如此来体会,这部戏献给人民的意义并非唱高调,而是用了心。它是主旋律,但超越了主旋律,实实落在人生境遇上。

这篇我不写太长,白老师的部分(十七集「第四单元」开始挑大梁)就省略了。至于贫穷的主题,在此我亦省略,如果大家常看我豆瓣,早在山海情播映之前,我不下一次写到93年我第一次去大陆在大小城镇转的记忆,以及97年在吉林市的寒冬中住满30天,林林种种点点滴滴……这些画面、事件、情状、惨烈、奋斗、瞎事、荒唐、可爱、大气、智慧、坚毅、不可思议的焦头烂额、意料不到的悠然美好,其实山海情都讲到了,这戏不光让人感到身为中国人的尊严,也是很勇于批判的。

要说山海情没讲到啥,这个要求有点多余;要说山海情的画面还不够真实,这也是不大懂「作品里的现实」(当年的村子可能更破烂、服装和发型可能更古早或老土,甚至今时当代也有破烂寒伧的景象,这都没错,但不见得合适放在电视剧里,原因我略下,这涉及创作一下子讲不完。要看破烂可以参考80年代电影《老井》,背景也在西北,或《黄土地》也可,90年代的《小武》也成),——只是说能引起讨论可见这戏有多成功了。

在追本剧时,我一边在豆瓣广播上写了些笔记,其中有一句我写本剧很多「刁民」,后来追到22集时,竟然马喊水气呼呼修理了得福一顿,只因巧得很,得福也讲到了「刁民」(跟我隔空唱合?)。喊水对刁民二字拒不接受,发了雷霆怒火。诚然,我和得福的用语皆非不敬或歧视之意,但喊水骂得好。哇哈哈哈哈哈铪。这对我是种学习了。其实张书记对得宝也有观念训斥过,那个也很好。得宝朝陈金山反对贼的定义,也是好。这些都是观念与体会上的学习。

请配上外语字幕促销全球

鄙人尻老汉,将本剧在湾湾脸书「張萬康」推荐给脸友们,一连写了数篇,也欢迎大家有缘拾梯一阅,或看我豆瓣广播上做的笔记亦可。有的脸友在我介绍后,看了本剧那是赞不绝口,启动追剧模式。且有的脸友在我力推之前就比我先追完了,跳出来呼应叫好。这些都是好现象。亦有大陆脸友看了我的脸书发文,留言表示原本只当本剧是死板的內容不感兴趣,听了你一说,「我一定要去看个究竟」。这我欣慰,这是我能为本剧做的一点事儿。

此外我建议本剧在油管能加上外语字幕,例如英法西日韩俄语,和阿拉伯语全都来,让不懂中国的老外有一个认识中国的机会。不然就外交力推各国来买这部戏在该国电视台播映。千万不要以为老外看不懂。要有自信!要愿意去相信。

千言万语,我代表我自己、我的台湾姐妹哥们,向本剧致上我们的情感,与敬意。

31 有用
0 没用
山海情 - 豆瓣

山海情

9.4

28513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山海情的更多剧评

推荐山海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