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记得给自己留条回来的路

呱啦啦
2008-03-06 看过
IN TO THE WILD

     Run, wolf warrior, to ends eternal
  Through the wreckage of the death of the day
  Scent of silence under starlight spinning
  A captured beast within a human skin
  
  Are you searching for long lost landscapes
  Lit by flowers and crystal cascades?
  Where the lamb lies down with the lion
  Where the wolf is one with the wild
  
  Run, wolf warrior, through kingdoms' chaos
  Senseless cities and ghost towns towering
  Howl, O hunter, though few know you're crying
  Face upturned into that midnight moon
  
  Are you hunting for mystic mountains
  Where the air is like liquid laughter?
  Where the beasts inherit the earth
  Where the last again will be first
  
  Run, wolf warrior, to hide your hunger
  The rain will wash away the pains of the day
  In your eyes there are cold fires burning
  Tongues of flame that can never be tamed
  
  Are you running from Man's delusion
  Majestic madness and your exclusion
  To where the lamb lies down with the lion?
  
  Are you running down ancient pathways
  Through this dark and deserted land
  To where man is once more a child?
  
  Are you running to freedom's fortress
  By the side of wide open seas
  Where the wolf is one with the wild?
  
《run, wolf warrior, run》,《wolf’rain》的这首主题曲一直很喜欢。
我想,那些狼勇士们一直追寻的“乐园”——“Where the lamb lies down with the lion /Where the wolf is one with the wild/Where the air is like liquid laughter/Where the beasts inherit the earth /Where the last again will be first”……也就是Chris所希冀的梦想之地罢。
实际上,自偷吃了智慧果的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起,犯下原罪的人们就无时无刻不在寻觅着那失落的乐园。
在工业文明将“诗意的栖居”破坏殆尽后,在“科学技术”已成为世间唯一的宗教迷信后,在“西方的没落”后,在物欲横流的人心迷失后,一批又一批敏感而又无所适从的文人和知识分子选择了逃离,选择了流浪,选择了沦落荒野,回归自然。
杰克•伦敦在旷野中呼唤着、金斯伯格在纠结中嚎叫着、凯鲁亚克在路上流浪着……最终,82岁的托尔斯泰在垂垂暮年离家出走,与这个他憎恶和批判了一辈子的世界彻底决裂,并在那阴冷的秋夜,孤独地死在某荒凉的无名小站上。
这一切,年轻的Chris都看在眼里,挂在嘴边,记在心头。
有时候,也很冲动地想对这狗屁社会竖起中指说声“FUCK OFF”,然后拍拍屁股潇洒地一走了之,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也曾经对某些玩户外运动的朋友拍回的照片羡慕得一塌糊涂,照片里有明镜般的青空,有巍峨矗立远方的雪山,还有一个人坐在风尘仆仆的大包上,仰首眺望。与苍茫无尽的大地相比,人类显得如此渺小,如此应当忽略不计。
所以当看到片中那个摆脱了一切束缚的男孩,在轻盈的旋律中,在流淌着阳光和青翠绿意的林间自由漫步时,泪水不禁差点喷薄而出。
这是羡慕得无以复加的泪水。
整部影片都充斥着绝美的音乐和景致,淳朴和亲切的人情,生存于流浪和自然中的嬉皮士和吉普赛流浪汉,同家里摩擦不断的暴力、冷漠而物质化的亲情、城市里那些刺耳的鸣笛声、那些冷漠粗暴的执法者,形成如此鲜明的对比,令所有人对那个敏感、聪慧、执着而勇敢的男孩寄予无限希望。
“去追求梦想吧!”最了解他的妹妹,朴实的农场老大哥、河边偶遇的恋人、好心的旅行者夫妇、多情而美丽的女孩、孤独微笑着的老人、搭便车的司机……统统对他这样鼓励着。
于是他走了,斩断一切,义无反顾,带着孤独漫步者的冥思和傲气,走向诗人们所歌颂的无人荒野。
是的,他没有经验,不会打猎和存储猎物、甚至连野外植物也分辨不清,他没有装备,仅凭一双胶鞋便踏在白茫茫的阿拉斯加雪野中,连冲锋衣裤、太阳镜、高帮登山鞋、头灯……之类的基本用具也不屑携带。
但不到最后一刻,我还不敢相信他竟真的死掉了。
在领悟了宽容与爱,终于想到要与世人分享感动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回不去了。
在旷野中悟道,饮毛茹血的先知,在国家公园一辆废弃的巴士中微笑着合上双眼。
笔记本上自得的“alone”终于变成无奈的“lonely”那一刻,多么悲哀。
于是我开始反省,然后逐渐发现,在他偏执地将本需要的金钱烧成灰烬,顽固地拒绝父母和路人的忠告和关怀,一次次地逃离来自社会的任何规范和救助后,在他坚定地说出“我什么都不想要”,在他鲁莽而天真地趟过那条河后……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因为他没有给自己预留任何退路。
理查德•扎克斯在《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一书中,向我们揭发梭罗这位俨然已成神话的隐居者道,“这位自然之子在周末的时候还是要跑回家去,并且把家里装点心的坛子舔个干干净净。”事实可证,梭罗母亲和姐姐居住的康科德村离瓦尔登湖仅两英里,她们还每周六给他送来满篮的食物,很多朋友是那里的常客,甚至还有团体在梭罗的小木屋前举行过party。“就在梭罗隐居的时间里,这个被称为“寂寞之所”的地方,有阵子甚至一下挤进过25位访客。”
但我并未因此而鄙夷梭罗的虚伪,无论如何,他活下来了,并给我们留下一本美妙绝伦流芳千古的《瓦尔登湖》。(Chris也绝未想到永居荒野,这个大男孩仅仅只想做一次冒险,然后写一本跟《瓦尔登湖》一样伟大的书罢了。)
更何况,身体的隐居和心灵的隐居,实际上是两回事。

这几天正巧在看波西洛的《万里任禅游》(原名《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在那人人迷茫和叛逆的60年代,同样行走于追寻心灵之旅的作者,在书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有人封这种反科技的人为‘披头士’或是‘嘻皮’……所以他们厌恶科技,截至目前为止,还仅限于被动的排斥,尽可能地逃到郊外去,但情况不一定非如此被动不可。在摩托车维修方面我并不同意他们的看法,并不是我没有同情心,而是我认为他们的逃避和厌恶只是一种自欺的行为。佛陀或是耶稣坐在电脑和变速器的齿轮旁边修行,会像坐在山顶和莲花座上一样自在。”
所以李泽厚感叹道:
“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于四海之外”(《庄子•齐物论》)便是道,而非禅。“空山无人,花开水流”(苏轼)便是禅,而非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王维),是禅而非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却是道而非禅。(《华夏美学》)

人既有自然属性又有社会属性,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如何不致迷失于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上等办法可学波西洛、苏轼与王维,出去悟一圈“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再老实回家,中等办法可学梭罗、学陶渊明、学塞林格,逃离尘嚣,闭门山林,修身养性,下等办法至少也可效仿嬉皮士,去玩摇滚、流浪和先锋艺术(吸毒和滥交就免了)。
但如果一昧将社会属性视作“原罪”全部抹杀,只求返归自然,那人与野兽何异?
所谓“复乐园”,仅仅只是逃离社会,返归大自然这么简单么?

《wolf’rain》的结尾是耐人寻味的,在那物质文明堕落的末世,在荒野中苦苦追寻着“乐园”的狼们,最终又被卷入六道轮回中,重归人间。
“乐园”真的存在么?
答案也许是否定的,所以抛下一切去寻找它的狼群、托尔斯泰和Chris都死了。
当然,“乐园”也许就在人间,所以罗曼•罗兰说:“认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所以我对这部影片的总结陈词是:对这个世界,叛逆可以,逃离可以,但一定要做好充分思想准备,并且无论如何,要记得给自己留条回来的路。
157 有用
7 没用
荒野生存 - 豆瓣

荒野生存

8.6

18917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4条

查看全部54条回复·打开App

荒野生存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野生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