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果不是太傻,就是太伪善

IRIS宁宁
2008-03-05 看过
打住打住,原谅又熬到三四点钟才睡觉,喝了咖啡总让人精神十足,连一部按说很普通的电影让我长出了很多头绪。
《荆棘鸟》是高中读的一本家世小说,昨天动起念头看1983年8集连续剧版本的《荆棘鸟》纯粹是为了好奇和怀旧。
连续剧版剧本的安排让我注意到书里所不曾注意到的矛盾。
过去对我而言,矛盾总停留在那个最表面。梅吉为了得到教士拉尔夫的爱而痛恨并且试图战胜上帝,同时,拉尔夫即使已从澳大利亚偏远小镇的区区教士一步登天为梵蒂冈的主教,即使从身无分文到富可敌国,他仍然多年深陷于夹杂在梅吉和教堂之间,力图维持自己精神上的纯洁。
然而,连续剧版让我领悟到了除此之外的更多...
其一,两种婚姻
梅吉一时草率答应和卢克结婚,她的婚礼和拉尔夫在梵蒂冈加冕为主教的场面,两者交叉出现。象征着两种婚姻。梅吉和卢克的肉体之爱,拉尔夫和教堂的精神之爱。这两种方式的结合是如此的极端而又不可融合,以致于最终梅吉深陷于失败婚姻,拉尔夫也沉浸在精神的折磨和官运的不畅,甚至被流放回澳大利亚做主教。
于是,在人烟稀少的马特洛克岛,两人终于打破了禁忌,完成了灵与肉的真正结合。梅吉得到她从小到大一直想要得到的;而拉尔夫终于得以承认自己首先是一个男人,然后才是教士。自己不是一具冷冰冰毫无好恶和感情的上帝侍奉人,而是有血有肉的一个人。
其二,梅吉的丈夫卢克和主教拉尔夫之比较。
在某种意义上,卢克和拉尔夫同样都是高傲的,充满抱负的,尽管是在不同领域内。拉尔夫一直以上帝的代言人自居,把梅吉当作一侦画像来珍藏,称之为灵魂之爱。这种纯粹的精神上的高傲是如此不堪一击,乃至于一个为触碰就能碰碎。
卢克则是自豪于自己的体力,从来不用温情或者柔软的语言,似乎这样有损于自己的男子汉气质。如此低劣的头脑,相信连作者都是深深厌恶的。
其三,玛丽-上帝
我想《荆棘鸟》之所以成功,甚至于美妙,是因为有了玛丽这一角色。玛丽之于拉尔夫和梅吉,之于整个家族,就象上帝之于世界。她用手中的财富,早早的安排了一切,预知了身后的一切。
她爱拉尔夫,甚于撒旦爱上帝。
我一直怀疑作者是新教徒,明目张胆的嘲笑天主教的虚伪。优雅、聪慧的拉尔夫,即使有着吸引女人的一切特质,他还是让人喜欢不来。真的,在某些时刻的表现,让人怀疑,他如果不是太傻的话,那么他就太伪善。
好了,越扯越远。打住,打住。
自从接触到了《荆棘鸟》,我承认我有玫瑰灰情结。在玛丽生日宴会上,梅吉身穿玫瑰灰长裙出场,时隔这么多年,我还是小小惊艳了。
28 有用
3 没用
荆棘鸟 - 豆瓣

荆棘鸟

8.9

465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6条

查看全部26条回复·打开App

荆棘鸟的更多剧评

推荐荆棘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