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对他的恶意,他又同样施加给别人。

木兮
2021-02-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57届金马奖该片获得了8项提名,最终斩获最佳新演员、最佳音效奖。

有人说这是台湾版《熔炉》,而该片取材于真实事件,对于这样的题材,能够提名并获奖着实让人羡慕。

无声

豆瓣:7.7

聋哑人张诚转学第一天就不太顺利,他当着许多人的面殴打老人进了警察局。

但因为他聋哑人的原因,表达不清楚而一直被误会。

警察以为他殴打老人,但实际上,这个老人是在火车上偷他钱包的小偷。

在这个都是听人(听得到的人)的环境里,一个聋哑人变得格格不入。

幸亏聋哑学校的老师王大军赶来,但问题也是敷衍解决,警察没有耐心倾听聋哑人的解释,聋哑人也畏惧别人的歧视。

这次转学张诚是从以前正常人的学校,转来聋哑学校,在这里他体会到了以前不曾有的归属感,而这种感觉是在听人世界不曾有的相惜。

他喜欢上一个叫姚贝贝的女孩,她天真、烂漫关键是她和自己一样也是聋哑人。

她教他憋气,带他蹭免费无线,请他喝饮料。

可有天在校车上,张诚到处找贝贝寻不见,他发现了后排被校服挡着,掀开校服张诚看见贝贝正在被一群男生性侵犯

即使贝贝奋力挣扎,呼喊他们也无动于衷。更匪夷所思的是,隔天贝贝还依旧和他们打球。

张诚找到贝贝问为什么,贝贝轻描淡写地说“他们只是在玩,他们平常人都很好。”

台湾的影视剧近来一直在试图展露人性的多面和复杂。

无论是《阳光普照》里一直待人和善没有阴暗的大哥,还是一辈子老实本分的父亲,好人和坏人并不是绝对的。

学习成绩优秀生命中没有一丝阴暗的大儿子需要结束生命和自己和解,而老实本分的父亲可以为了至亲杀人。

前一秒是好人,下一秒可能就是坏人。

阳光普照

有时候恶的背后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阳光普照》中的菜头因为仗义入狱,出狱后对兄弟耿耿于怀总是找他麻烦,但其实菜头家境贫寒,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却在入狱后因为赔偿受害者,住进养老院。

而该片中教唆学弟以这种顽劣方式游戏的学长小光,前期作恶多端邪魅的笑,被学校抓到老师审问时并不慌张,他说这一切只因为好玩。

但实际上小光从小四到国二,一直被老师猥亵。

他把别人对他的恶意,他同样施加给别人,这种恶不断重复上演,压抑时间久了,内心就变得扭曲,结果就是小光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一方面他痛恨这个老师,另一方面他还会想念他。

小光陷入了自我矛盾中。

有时候这种大恶是恶,而有些小恶同样是恶。

纵容孩子们玩这种游戏的女校长,发现问题只会敷衍处理,安装几个摄像头,重新装修洗手间,她明明知道学校发生猥亵行为却不勇敢地站出来果决处理,只是劝退了猥亵的老师,时间久了其他老师也变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生受委屈也就独自忍下来。

她口口声声为了孩子们好,经营学校不简单,却连聋哑学校最基本的手语都不会,到底是崇尚权利还是真心付出?

张诚为了贝贝,无数次站出来反抗,和老师据理力争,希望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贝贝,但实际上,当小光提出让他性侵一个男生就不会再对贝贝动手,即使在威逼利诱下,张诚确实做了,他也成为了加害者。

他痛恨别人对贝贝的加害,自己却以同样的恶加害别人。

校园性侵成风东窗事发,涉嫌性侵一百多起,调查的老师找到一个个被害者,这么久以来孩子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受到的伤害告诉别人,被问到才说:你们怎么这么久才来?

隐忍的被害,是不是也是一种恶。

同样的聋哑人认为听人的世界对待自己不友善,贝贝和张诚去电影院看电影,因为坐错了位置,又解释不清,不能说出口,又听不见。

周围的人对他们嗤之以鼻,他们却只能黯然离席。

他们觉得听人对自己不尊重很可怕,但同时他们又做到没有排他吗?

他们抱着小团体取暖,可聋哑人也存在着“跟他们一起欺负我就好了”这样的群体矛盾中,一方面他们害怕别人觉得自己是异类,另一方面他们也接受不了自己群体中的异类。

纵容的恶,排他的恶,抛弃的恶,隐忍的恶,继而弱小变得更弱小,卑微变得更卑微...

我们以为的无足轻重,甚至很多时候这种小恶被人故意地伪装起来。

久而久之别人对待你的小恶重复,你同样施加给别人,还伪装成我都为你好的善意。

就像导演柯貞年说:拍摄过程期间是学习放下自以为是的成见,就算自己认为善意,有时却是一种伤害。

那些躲避在阴暗角落里正在滋生的小恶,是否也该被看清,因为这些小恶,实际上也是“恶”。

而该片似乎并没有给我们绝对的结果,非要解决一个问题,善意或者恶意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16 有用
3 没用
无声 - 豆瓣

无声

7.6

722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