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不是罪 疾病不是罪 伤害他人才是罪

阿基米德
2021-02-03 看过

英剧《这是罪》的情节张力一流,开场就很抓人,音乐也很动听。在80年代初期,艾滋病毒感染案例开始出现,剧集的设定在这个年代下的伦敦。

此剧更像是一部悲喜交加的历史普及课,讲了几个年轻人的生活,他们活过,他们得病,他们死去。

女主Jill近乎完美的人设让我们看到了友情的伟大,但这也些许弱化了对当时那个年代的歧视与偏见的刻画。

因此《这是罪》在态度和深意上显得略微浅薄,但作为一部5集的迷你剧观赏性十足,我个人还是非常推荐。

1.

在Covid-19下,看当时那个艾滋恐慌的年代,愈发庆幸科学文明和医疗知识普及的今天,但人性还是不变的。

(ps: 在当时戴妃能前去和患者握手打破偏见太了不起了)

现在艾滋病并非不治之症,这个年代有Prep和Pep,哪怕不幸染病,病人只要坚持吃药,预期寿命并不会收到影响。

如果自身有multiple partners或纯属想保护好自己,可以每日坚持服用prep来预防,现在还有2-1-1吃法,已经被证实有效。2-1-1吃法的意思是在发生性关系的2小时前服用2颗prep,在接下来的24和48小时分别再服用1颗,共计吃4颗。

pep是针对发了高危性行为后的人群服用的,在24-48小时内有效,当然是越迅速吃上越好。

如果你无意和一个艾滋病人发生了无套性行为,也不代表你一定会被感染。如果对方是长期吃药,那么对方体内的病毒含量可能是undetectable,这本身不会有传染性。

只有当病人没有坚持服用药物,或是在感染初期而不自知,那这种情形下的性行为的确是危险的。

普通的blowjob不大容易感染HIV,但口腔感染STI的机率其实反而很高。

2.

坦白讲,我自己是“恐艾”的,尽管我知道日常生活感染艾滋病的机率非常小,但我本身就是比较intense对任何事情都容易过度焦虑,这一部分“恐艾”的思维恐怕一时半会还难以去除。

我就是那种过马路都要看几遍路的人,我害怕感染一切病毒,我出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把HPV的疫苗打了,因为国内好像是只有给小朋友接种甲肝和measles的疫苗,我在这边找医生也都把这些疫苗打了,每年还会去打流感疫苗。我的恐惧仅是针对病毒本身。

我身边有好些朋友就是Person living with HIV,我们平常一起吃饭喝咖啡,我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我有一段时间做志愿者,服务对象就是老年艾滋病患者,因为大多行动不便,我们需要前去帮忙打扫卫生,购买杂货或者陪同他们去看医生。

我当时的client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我本来橡胶手套都买好了为打扫卫生做准备,但这位老人的家极其干净,他就是需要有人和他聊聊天。

每次去看望他,一般是我先陪他去看医生,然后在他家附近的咖啡店喝咖啡聊聊天。因为我的英语并不怎么好,而他的确年纪大了,我说话声音小他还会听不清,所以我们的交流一开始并不通畅。

在逐渐的接触中,我发现这位老人非常要强,也同时非常孤单。我本来就是要帮忙的,但他从未让我帮忙做过家务或购买菜蔬。他可能只是需要一份陪伴。

我记得他对我说过一句,在他这个年纪,朋友都死光了。

想必他的父母早已去世,即便有兄弟姐妹也都在耄耋之年了,他应该也没有婚育过,他没有伴侣,现在只能是和朋友们相处片刻。而他的朋友们,要么去世了,要么在千里之外。

我看剧的时候,觉得那个医疗环境下的人们太不幸了,但同时又觉得主角团都是在不幸中有一丝幸运,因为他们身边一直有着朋友和家人来守护他们。

3.

在开始服务clients前,我们上了大约整整两天的培训课程,其中有一部分的内容就是用语和行为的规范。

当然,这些用语在目前的中文语境里可能会不大现实,要么是翻译上的问题并无法体现出本义,还有是在于人们的认知和接受度。

比如说,我们尽量不去使用HIV or AIDS patient或者AIDS or HIV carrier这种字眼,而是用Person living with HIV来称呼他们。这在英文语境里来比较合理,但对于person living with HIV,我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翻译才能表达出本义。

我下面就说一下在英文语境里的Preferred Language,

不要使用Died of AIDS, to die of AIDS,而是使用Died of AIDS-related illness, AIDS-related complications, end-stage HIV;

不要使用HIV infections,而是使用HIV transmissions; diagnosed with HIV;(这个私以为在中文中会不太适用,感染还是比传染听来好点)

不要使用HIV infected,而是使用Living with HIV or diagnosed with HIV;

不要使用Became infected,而是使用Contracted or acquired; diagnosed with;

不要使用Unprotected sex,而是使用Condomless sex;

不要使用Promiscuous,而是使用multiple partners;(这个我觉得是看语境了,好比不要使用prostitute,而是使用sex worker,在正式聊天要注意PC,但日常聊天或文学创作,妓女听起来可比性工作者有生命力多了)

不要使用Victim, innocent victim, sufferer, contaminated, infected,而是使用Person living with HIV; survivor; warrior.

最后这个是我最为支持的,在之前的MeToo运动中,对曾受到侵犯的女性的称呼不是受害者而是幸存者。

4.

这部剧的成功之处在于表现出了鲜活的生命的陨落,但主创的意图并没有在于如何面对艾滋病毒的态度上深挖,这是略微遗憾的地方。

因为在Coronavirus肆虐的今天,我们需要一个明确的态度。

艾滋病人曾与同性恋直接挂钩,到现这种污名还难以消除,而如今covid-19与亚裔甚至直接就是中国人挂钩,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随之而来。

当把一个病毒和一个群体挂钩,除了带来歧视和伤害,并不解决任何问题。

即便是在现在的国内,大家都是同胞,当一个人被爆出感染Coronavirus,他们的全部隐私都会被泄漏还遭受到无数指责与谩骂。

我们是fight the virus,不是fight the people!

15 有用
0 没用
这是罪 - 豆瓣

这是罪

8.9

337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这是罪的更多剧评

推荐这是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