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聊聊“风起霓裳”中一些有温度的细节

肥脸糖泥
2021-01-3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到哪说到哪,随时更新。欢迎指教,来杠你对。

1-6集

从剧名说起,改原作“大唐明月”为剧作“风起霓裳”,个人以为两种可能。

其一,原作中守约与琉璃的定情之作是“春江花月夜”屏风,这是“明月”由头之一。既然琉璃穿越者身份已改(穿越剧不上星),二人合作春江花月夜屏风情节就不可能存在,西域戏份应该也被腰斩,原作明月流光下的朝堂沙场气象虽无,但锦衣霓裳内的宫廷墙闱仍在;其二,“霓裳”一词更符合剧情主题和女主司职,也更迎合当下唐风汉服的热度,原作看点之一也是考据讲究的华衣锦饰,大国华服,盛世霓裳,角度新颖,切题又有看点。

服化道美当属行业顶级,仅就颜色一项来说。裴行俭出场身着白色常服,裴行俭虽是世家子弟,但尚不得志,且无功名在身,所以用色参考的是常见的庶民白。随着剧情开展,裴行俭仕途节节高升,衣服颜色随官阶晋升也开始呈现出由红到紫的变化(唐三品以上服紫,四品服深绯)。

婚服最有特点,礼服用色并非遵循唐代流行的“红男绿女”,而采用了“古礼青袍”(这是原作的名场面),大婚场景应该会变成罕见的“绿男绿女”。

个人非常喜欢还包袱时男女主所着服饰。琉璃的第一套裙装非常唐朝,石榴红齐胸襦裙,绿色披帛,唐朝最流行的红配绿色系,经典仕女风。裴行俭还是服白,但领口稍有变化,黑色幞头加白色圆领袍衫,颀长英俊。

槽点也有。原著中琉璃穿越过来时就已经丧母,既然穿越者身份在新剧中不复存在,剧本用“母亲被构陷下狱”做引子来重塑琉璃的身份并打造行事动机是完全没问题的。问题在于反派心思手法简单稚嫩,私制皇后祎衣罪同谋逆而敢轻为,好人明知是局却不谋退路,卓锦娘为构陷而构陷,安大家为赴死而赴死,唐太宗成了工具人,任谁看到这里都会喊一句卧槽。

但考虑到在这个局里杨妃要保清誉,投鼠忌器,尚衣局不能同污,太宗默许卓锦娘将脏水全泼给安大家这个“临时工”,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临时工好用,古今同鉴。

槽点归槽点,但这件皇后祎衣还原得较为逼真,剪裁也颇为高级。据《武德令》记载,“祎衣为青色,上有十二行翚翟(锦鸡)花纹,系蔽膝,大带”。话说此剧构图真美。

裴行俭很有料,历史上的原型更像“穿越者”,但早年生平坎坷,居长安时不算意气风发,身为中眷裴一房嫡子,同族平辈裴如琢亦能当面对他无礼,可见当时境遇。剧作把裴行俭第一镜放在酒楼,用“酒入愁肠愁入酒”对李治的“雾锁山头山锁雾”来影射其郁郁不得志之意,也算有心。来看他题的这首诗。

雾锁瑶台酒如钩,锁定长安入春秋。 山河不知愁滋味,头绪万千肠优柔。 山高水远愁离别,锁进前程入梦柔。 雾散云开酒仍在,无人识得将相才。 笑问考生价几许,十年寒窗志满怀。 可叹明经进士举,终是侯门庭前路。 谦谦君子无进阶,碌碌庸才得厚禄。 贞观之治泽天下,盛唐犹如镜中花。

李治出上联“雾锁山头山锁雾”,裴行俭将下联巧妙嵌入第五行“酒入愁肠愁入酒”,对仗工整,文笔优雅,且意境相融。要说这首诗也敢写,全诗最针砭时弊句落在“可叹明经进士举,终是侯门庭前路”。怎么说?裴行俭出身鼎鼎大名的河东裴氏,这个家族在中国史上牛逼到什么程度呢,批发宰相,量产将军,皇族联姻专业户,家族史即半部隋唐史,鼎盛千余年而不衰。本剧中,裴行俭出身在豪门巨族,而能跳出自身利益圈,为寒门士子振臂一呼,推进科举考试的公平改革,这是其人品贵重之处。

溯源历史,裴行俭年少登科,没有依靠家族荫蔽,早年就通过了明经科考试,但是本剧比较玩味的改编是借口裴行俭之口“轻明经,重进士”,有点意思。

“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明经科大多只需死记硬背,三十岁考中已属大龄青年,进士科需要真才实学,五十岁能考中仍算年轻。唐代诗人孟郊46岁考中进士,欣喜若狂写下名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可见难考。

剧中裴行俭呼吁革新科举这一剧情创作也不是无本之源,历史上裴行俭任吏部侍郎(也就是人事部副部长)期间,为举荐人才改革实施的人事制度影响深远。

大慈恩寺名场面必须打卡,这个桥段是心中的白月光。

裴氏三子中,河东公世子裴如琢盛气凌人,失礼裴行俭在先,欺凌琉璃在后,裴炎袖手旁观明哲保身,唯独裴行俭后退一步,让出一条道来,真正的明月入怀谦谦君子。顺便赞一下衣饰上的锦鲤纹用心,裴郎君要开始跃龙门了。

原作中有裴氏三子同逑淑女情节,河东公府、裴炎府都是剧中重要事件发生地,这一出不但不显得玛丽苏,反而旁描侧写出三子各自秉性,也为日后各自结局埋下伏笔。

话说对待女性的态度真的可以直接暴露人品啊。

琉璃答得也很机敏,“足下一口一个胡人贱户,可知这大慈恩寺所奉何人……”大慈恩寺建于贞观22年,是太子李治为了追念母亲长孙皇后而建,而长孙皇后是鲜卑人出身,琉璃这一问,彻底堵住了河东公世子之嘴。


7-8集

理一下裴氏三子与琉璃这条的感情线。

裴氏三子都出自历史上煊赫的裴氏家族,同族不同房(分支)。剧情中,裴行俭自称中眷房宗子(嫡长子),裴炎是洗马房嫡长子,裴如琢是西眷房世子(嫡长子),三人平辈,但就地位而言,裴如琢所在的河东公府势力最大,所以性情也最骄纵跋扈,裴炎在的都尉府其次,其人也貌似端整严肃明哲保身,裴行俭一房最势单力薄,本人又被冠以“天煞孤星”,是个30岁上下死了元配对续弦没兴趣一心钻研书法及阴阳术数的神棍兼鳏夫。

在大慈恩寺里,三裴都对琉璃产生了兴趣,或者说至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先下手的是裴如琢,设计套出了琉璃的真实身份;在随后的斗花会上二见琉璃的裴炎随势动心。裴行俭此时应该没有意识到房子塌了,屡次奔赴一线C位做起了吃瓜VIP。

但大唐瓜民裴行俭没有袖手旁观。他先是偶然间得知了裴如琢对琉璃的心思,其次又在斗花会上试探裴炎,故意抛出裴如琢也看中琉璃的信息,引得裴炎急于下聘,形成双裴同聘之势,双方争持不下,又爱惜名声,才让琉璃有了转圜脱身的机会。

结合上下剧情,裴行俭应该一早就已经着手布局救琉璃脱难,所以才会有夜会时的谈笑若定胸有成竹。历史上的裴行俭通晓阴阳术数能掐会算,人物行为有据可依,好评。

面对美女心动是常情,裴炎裴如琢的做法是据为己有,唯独裴行俭不计得失援手相救,称得上岩岩如松的真君子,人物品性立得住脚,理当抱得美人归。

另,此剧描写唐朝风物习俗之细,也是一绝。唐人爱花之风盛行,文士尚雅,仕女爱花,斗花会上贵族女子头戴一朵精品大牡丹是当时的top时髦。如剧中珊瑚戴的牡丹,趁花最新鲜时摘下否则花色枯萎不好看,所以仆妇随行必须带盆走。


9-10集

原作者是考据党,某种程度上,原作考据之细其实是不逊色于剧情人物刻画的,衣食住行都有详细入微的描写,长安册宛如大唐风俗长卷。这方面剧作还原得虽然不如原作细致入微,但在强调故事性的同时把细节嵌在了镜头语言里,也可圈可点,比如斗花会上贵族女子们有玩双陆、弹箜篌、投壶的场景。

裴行俭和故人叙谈时的茶道也很有意思,唐朝饮茶之风盛行,茶圣陆羽就是唐朝人,唐朝赵州禅师的著名公案“吃茶去”,茶禅一味,影响深远。本剧里裴行俭煮茶时有一味陈皮,其实不仅仅是陈皮,唐人煮茶时还会放花椒葱姜甘草薄荷盐等本草佐料调味,所以“吃茶”二字是很准确的。


11-12集

琉璃与裴行俭的相遇相知这条线是很动人的。

琉璃与裴行俭早年相识,佛寺锦帕结缘,裴行俭在佛寺大殿梁上二次出手修改琉璃签运。

“虽然无论签运如何都无法改变她的境遇,一支好签却能给她面对险境的勇气”。

明知无济于结果,无利于己身,却依然慷慨相助,裴郎君真真一颗温柔赤子心,所以才有了奔马之上琉璃不愿拖累救助她的裴行俭毅然割断绳子的勇气。

国士待之,国士报之,很春秋战国。

成年后依然是彼此扶持相助的旋律。裴行俭方面,先有梁上举手之善,再是佛寺让道之度,在被琉璃屡屡误会的情况下依然不失君子之风,巧手施妙计解了大慈恩寺和都尉府同逑淑女之围,招商大会解困寻样衣,继而有了二次马背上两人的怦然心动。

另一方面琉璃也不是单方面地等待裴行俭伸出援手。看到长安城贴满自己的通缉令后,她没有选择在裴行俭和舅父的羽翼下保全其身,而是决然回宫不让阿翁和小顺子代己受过。即使身在囹圄,也时刻不忘对裴行俭的承诺,巧思妙想通过武才人这条线联络太子……

困境中人与人之间守望互动的感情真是太动人啦。

你看七娘,何尝不也是一诺千金有国士之范呢?或者平凡如曹吾与阿霓,因为这份互助与守望,大概率也会成就美满姻缘吧。

从来没有莫名其妙的缘起或者命中注定。相遇,是两颗在同频率上振动的灵魂产生的共鸣。

真的,很温柔。

13 有用
1 没用
风起霓裳 - 豆瓣

风起霓裳

4.4

2012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风起霓裳的更多剧评

推荐风起霓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