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小公园

巴达兽不进化
2021-01-29 看过

“小公园”是在滑头被堵后去报复的过程中出场的,滑头揪着对方的头发说:“回去跟你老大讲,以后不要到小公园来玩。”小公园的第一个属性:小帮派势力争相盘踞的场所。

片场门口小四问小明:“ 你家住小公园附近吗?”小明要离开的时候,小四说:“我也正要去小公园哎。”小公园又是小四试图为爱情制造的巧合。

哈尼初次露面在小公园,在那之前小四和小明面对面坐着,露出了brighter summer day一样明媚的笑容,王茂在小公园里说:“以后我也唱首猫王的歌好不好?”小公园还是理想和爱情的藏身之所。

所有人都在白色恐怖的辐射中处于阴郁压抑的状态。滑头威胁小四帮他作弊,老师教官医生在权力范围内蚕食学生的意志,甚至胖叔对邻居的讥讽刁难,都是对这种压抑的外向转化。哈尼的死是一个拐点,打破了这种含糊暧昧的氛围,从哈尼死去开始,情绪的出口被打开,报复山东,大骂医生,打老师,像小四对小明说的,哈尼死了,他现在就是哈尼。哈尼曾为了小明逃难台南,小四也开始试图反抗他们的不公。

日记本疑似指向杀人事件结局的第一句“滑头逃不过这一天”,最终只成了刀刺向小明身上的曲折过程的一个环节,小马的背叛是杀人的诱因,友谊是真的,横亘在他们中间的阶级和观念差异也是真的,小四可以鼓起勇气顶着交响乐对小明说:“小明不要怕,要勇敢一点,有我在你永远不需要害怕,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我会做你一辈子的朋友,我会保护你。”这样真挚热烈的情感到小马那里变成了“Miss嘛,就那么回事。”小四的四周曾充满黑暗,他躲在片场二楼的暗影里,躲在柜子里,躲在雨衣下,唯一照亮他的电筒,最终也被他落在片场的桌子上,那几秒特写,像一种决绝的告别,宣示着他所有的失去。

如果那晚不是小明而是小马先碰到小四,小马会不会被杀,也许会,小四已经对父亲口中那个未来可以由自己的努力决定的世界感到绝望,杀人势在必行,对象取决于时机;又也许不会,虚张声势的反抗好过沉默,只是当他终于发现他改变不了小马,改变不了学校,改变不了小明,改变不了世界,而他也不能真正成为哈尼的时候,把刀刺向小明。

一直在小四身边的,无非只有小猫王和他那句在纷争里无用又执着的“给个面子啦”。结尾的唱片温柔而残酷,温柔在于总算有人对世界的呼喊得到了回声,“我寄去给猫王,他回我信了耶,他信上写,他的歌竟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这么受欢迎,他很感动。”残酷在于,小四没能感受到这份温柔,和从前遭遇的所有不公一样,它被扔进了垃圾桶。

想要说小猫王是一道光,或者哈尼是一道光,最后发现每个人都是一道光,色彩迥异,他们共同亮成了“小公园”的霓虹灯牌,在一个个台风天里明灭闪烁。

11 有用
0 没用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豆瓣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8.9

20806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更多影评

推荐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