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爱与被爱,如呼吸一般。

哗啦啦
2008-03-01 看过
    在《呼吸》中,金基德依然不遗余力的揭露人性和文明之劣根和无助,并且越来越现实,越来越冰冷冷。这次的《呼吸》,不同于灵性的《空房子》、神性的《弓》、禅意的《春去春又来》以及通俗的《时间》,而是回复到当年《坏小子》的冷硬、晦涩的残酷氛围中,可谓是原味的金基德作品。
 
    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死刑犯张真和设计师妍虽然生命未亡,但魂魄早已死。金基德设计的两个人物共性颇强,同样的遭人遗弃。前者通过报复成为死囚,后者虽然自由但灵魂早以被判死刑。以金基德的理念,角色的人生遭遇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命题。《呼吸》的主题形式其实是常见的婚姻背叛和人性消沉。作为不幸婚姻中的受害者,两人面对现实的反应几乎相同,通过极端的形式以期摆脱自我灭亡的阴影。
    婚姻的好恶都是两个人的事情,这是必须承认的事实。而独立的自我是一个人的事情,这也很重要。当高温的爱通过婚姻转换为恒温时,人性对于过往的美丽会爆发一种怨怒。“谁可能回到从前?不可能!”这是情感的常态,是自我的奢望。因为自我,恒温变为冰点。于是,男人可能花心,女人可能出墙;男人可能丧失自尊,女人可能怨恨终生。
 
    张真和妍,因人之将死和被爱所欺而获得观者同情。但金基德只将这段畸恋作为引人入目的形式而已,其核心还是一贯的揭示阴暗、鞭苔人性。
    张真死一样的目光早已不包含丝毫美好情感。具备这种眼神的人,不仅心中不存在他人,而且连自我也丧失了。神情的所在是那种原始的、本能的兽性心态,绝望人独有。人性回归兽性,就如张真狂暴的现实行为,就如张真等待死刑前的自绝,就如张真唾弃一样的对待暧昧他的小囚徒。张真在金基德这里有着符号化的含义。
    妍在形同死灰的生活中丧失了自我。自己眼睁睁痛苦的看着、等着真正的自我正在一步步远离自己。更可怕的是,能够找回自我的力量早已自己被长期对他人的宽容和忍耐所击溃。人在这个时候,绝望带来恐惧,恐惧带来压抑,压抑则带来爆发。于是,行尸走肉一般的妍看到死囚会感同身受。而作为女人,作为正常的人,妍在金基德这里也是符号一个。
 
    运用色彩和象征是金基德的长项,《呼吸》中比比皆是,完全的将生活环境彻底的灰色起来。影片色调一派灰冷消沉,满目皆是冬日的干燥阳光和光秃秃的大地。金基德为这个故事构建的颜色隐然将社会对于情感冲突所表现的无能全盘托出。
    女人和死囚相会的房间被浓烈的色彩铺陈为春、夏、秋。在色彩中,女人和男人跳舞、亲吻和做爱。鲜艳的色彩同影片基调形成鲜明反差。当大众入戏以为这是一种宣泄和象征之时,却意识到这不是真实的,只是墙纸的作用而已。就如同逼真的塑料花,即使很美,却不是真的。在这里,金基德的人文与现实强烈冲突起来。
    女人身处在文明,有着现代住所和人工花园,还有长长不尽的高速公路和车流。女人将飘落在地的新洗衣物坚决的丢到垃圾桶中,女人将文明象征的希腊雕塑狠命敲碎,女人在严冬穿着春装走在寒冷中,这些象征性的镜头语言都是金基德鞭苔现实的残酷表现。现代社会中的人都是被孤独和绝望感侵袭的。因为,所有的人都已经或正在丧失那个纯正的自我,一直活在虚空中。
 
    影片一直表现着爱与被爱这个主题,尤其是后者。爱与被爱缺一不可,一个人认真的去爱,势必付出,而无法得到被爱却是莫大的悲哀。妍为家庭抛弃自我的爱好,却得不到丈夫的爱。女人看到死囚的经历,笃信这个男人同样无法收获被爱而自绝。女人找到男人,三次爱的付出激活了男人早已坍塌的美好之心。男人回到牢房,小囚徒因为失去被爱的可能而发狂的压迫自己的爱。女人从男人的反应中得到被爱的感受,进而找回自我,羞辱了背叛自己的丈夫。男人因为得到被爱而变得为爱而软弱,让自己在囚犯中从被敬畏转换为被征服。
 
    女人用背水而战的爱拯救了死囚,两者之爱最终的爆发在性爱中完成。其实,这样的行为并没有升华什么。相反,金基德却通过这场预期的性爱彻底的讽刺和攻击了现实。金基德为两个符号化的悲情人物埋伏了大量的心理根基,而两者行为和行为产生的结果才是金基德最为愿意表达的。这种表达实质衬托出金基德哲学中独特的人性走势。
    之所以这场性爱可能发生,是金基德饰演的典狱长导演的。这个只在显示器屏幕上隐约的“眼睛男”并未真正出场。这个高高在上的权力者一直通过屏幕如看戏一般的遥控了剧情。你以为他人文吗?不!这个角色被金基德影射为社会操控者(也许还是宗教)的无能无为,只能利用权力来作组成和拆散什么。在金基德心里,也许不是在抨击什么指定的人群,却是更为残忍的认定,那文明中高高在上的权力,确实有着它永恒无力改变的东西。
    女人的丈夫在目睹现场直播后惊愕无语,实实在在的自食其果。有趣的是,随后,女人和丈夫在雪地里和女儿一起打起了雪仗。金基德的这段戏煽情而唯美,让观者看到了人性中的和谐和美满。这是女人的终极目的,背水而战的她终究通过奇特的复仇方式讨回了丈夫的人和心。金基德的残酷之处往往如此——社会所提倡的所有美好事务都是不可信的,只有认真参解人性劣根的黑暗,如报复,如仇恨,如征服,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妍就是这样,从无助无望的黑暗中重新回到温馨中。即使,大众的观感有些诡吊。
 
    在爱与被爱中,死囚一直在获取爱。而施与爱的女人一直在通过自己诡异的行为向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在寻求真我的回归。因而,死囚并未在被爱方面付出什么。女人留给他的照片被疯狂的囚犯们传递,被生吞。金基德在这里彻底的体现了雄性的劣根。照片被男人们争夺、撕抢,化为乌有。可是,当照片中的女人背影被模糊却传神的画到了墙上。争斗中的男人们都安静慈祥了,将这片模糊的图画视为女神。这就是男人天性中根深蒂固的问题,汲取大于付出,贪婪大于关怀。
 
    金基德为女人的回归找了充足理由,为了孩子。而金基德为这两位精神病患者,也找到了更现实的出处。女人在他们最兴奋的时候,屏住了他的呼吸。女人为曾经瞬间的窒息而叨扰一生,男人因怒而剥夺了他人生命。没有呼吸,可以感受死亡。女人的这个行为,不仅为风格象征性的点题,也为自己的心理障碍找到了出口。因为,这个行为让死囚感受了他期盼以及他带给别人的死亡味道。由此而止,这段畸恋奇特的将两个濒死之人生生的带回了正常轨迹中。
    呼吸,是人之常情的生理功能。它不能停顿,很重要,却不被关注。金基德的《呼吸》,就是用这个道理说明——无论生活如何灿烂和阴霾,人终归都是要呼吸的,人性也是如此。当人性丧失了呼吸,就如最初的张真和妍。
3 有用
0 没用
呼吸 - 豆瓣

呼吸

7.3

1887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呼吸的更多影评

推荐呼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