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暗哑•微小

逍遥兽
2008-02-27 看过

推荐理由:金基德的囚室迷恋,这一次终于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片 名:《呼吸》 导 演:金基德 主 演:张震、朴智娥、夏正宇 出品时间:2007年 读 家:石头花园的歌女 金基德的电影令人不快,但每每其作品问世,总还是要第一时间找来看,简直像是自虐。 看时,我总疑心他是在蓄意挑衅他的观众,为那些鼓起勇气探究他的人设置障碍,决不讨好决不逢迎,以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命不凡,拒人于千里之外,于是我想,金基德其实是一个很寂寞的人吧。 《呼吸》讲了一个十分偏激绝望的故事。 说是一个妇人发现丈夫出轨,之后,她便跑去监狱跟素昧平生的死囚幽会。 反复向对方讲述自己幼年的一次濒死体验,又以大幅壁纸在监狱的会客室中造出四季,带给死囚恋爱的错觉。 而事实上,他跟她的关系从始到终都发生在一个白雪皑皑的冬天。 两人第二次见面,妇人对死囚说,“你的眼睛真漂亮。” 是,他的眼睛又长又静,像心事暗涌的少年的眼睛。 我看着他,突然想起来他像谁。 黄碧云在《失城》里写过一个男人叫陈路远,他杀死自己的妻和四个孩子,然后很安详地走去邻居家,请人报警,并且随和地跟对方聊起巴赫的音乐。 平静有礼得恐怖,我至今都记得黄碧云在其中有一个形容,很惊心,她说,“蓝蓝的月光静静隐着杀机”。 死囚因杀死妻儿入狱,在狱中已两度尝试自杀,均未遂。 他这个样子痴迷于死,恰是因为他太恐惧它了吧。 人性真是复杂、诡谲、充满似是而非的弯折和暗部。 人的身上往往同时表现出对生命的蔑视和对生命的贪恋,而此二者,有时甚至是互为因果的。 至于说那个被背叛的妇人,生着一张寡淡的清水脸,独自在家做雕塑时神情专注,手势凝练准确,应该是一个有着强大内心的女人吧。 在与死囚的最后一次会面中,她与他交欢,姿势热烈。 她还捏住死囚的鼻子,并与他接吻,几令他窒息而死。 而当他终于拼全力挣开,她就望着他,微弱地又很空洞地笑了笑。 是不是呢,其实她是想要借此告诉他,死不过就是像这个样子的,不要害怕。 他们看上去这么无趣这么平凡,但却做着各自能力范围里最不可思议的事。 为什么?因为爱吗?不,爱没有这么凉爽干脆以及暴戾。 对此,我的结论,是绝望。 只有绝望,能探向人性最幽微最不可告人的底部,驱谴人去到最非理性却又最合理性的所在。 面对着它,就像面对着深渊,多数时候是连追究也不可以有的。 金基德的囚室迷恋由来已久。 无论是《漂流欲室》中逼仄的船屋,抑或是《弓》中漂浮的渔船,还有《春夏秋冬又一春》中遗世独立的寺庙,乃至《空房间》中一个一个无人的空屋,上一部《时间》的场景转换固然增多,但事实上,那张几经整容而面目全非的脸,岂非生而为人的另一个囚室么? 一点也不美,一点也不暖,就像梦魇。 金基德渲染铺陈恶与冷,杜绝伪饰,连柔和的底色也不要,连微弱的光亮也不要。 片尾,这边厢,妇人与丈夫一道唱起从前的情歌,那边厢,睡梦中的死囚被牢友勒死,死时眼角沁出泪来。 这部电影,在我看来,实实在在是一捧恶之花。 它就像片中戳进喉部足以致命的牙刷柄,就像刺,是生命里随手可得又往往被视而不见的凶器。 它又像呼吸,极细微,又极沉重,并且极容易被忘记,只有失去时才被人想起。 它也像所有的美好、甘甜和温柔,瞬息万变,倏忽即逝,而当过后想起,难免不以为是一场幻觉。 沉默之生,暗哑之死,微小又盛大的绝望,在我们的世界里,比比皆是。 但即便如此,也请保持呼吸。 2008-2-24

我的公众号:逍遥兽
106 有用
11 没用
呼吸 - 豆瓣

呼吸

7.3

1887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2条

查看全部22条回复·打开App

呼吸的更多影评

推荐呼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