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一刻起,年少岁月一去不返

Chipmunk柴
2021-01-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你这一生有很多不情愿的事情要做,每个人必须接受自己的命运。”

我是《帝王业》的原著粉,这是一个残忍没有丝毫伪装的悲剧,讲述了女主王儇从天之娇女因赐婚之变,命运大改,卷入权谋斗争的成长历程。

“那个曾经完美无暇的琉璃世界,自大婚之日,已失去全部光彩;而今终于从九天跌落到尘土,化为一地瓦砾。从此后,即便宫阙依旧,华彩不改,我记忆里的飞红滴翠,曲觞流水,华赋清谈也再不复当时光景。一切,都已经不同。”

原文是寐语者的处女作,写的大气磅礴人物众多,但是第一人称叙述让人看起来总觉得过于娇柔造作。令人开心的是,原文略显尴尬的叙述,没想到放到电视剧里变成人物独白,竟然那么流畅和舒适。再加上对仗结构的唯美台词,考究的实景拍摄和镜头表达,让人非常能够沉浸入剧情的快节奏发展。


前几集我最喜欢的一幕是第六集,王儇面对皇后姑姑劝说“你不能永远被庇护在家族地羽翼之下,你这一生有很多不情愿的事情要做,每个人必须接受自己的命运。”并以三皇子的命做要挟她嫁给豫章王,她轻叹一口气,冷静地说:“我答应你。”这一刻仿佛看到一个幼稚的女孩瞬间长大,分明是她,又分明不再是她。

王儇擦干泪,伴随着慢镜头吱吱呀呀打开的宫门、背景音里拖长音调的宫人宣旨声音,她面目冷酷,昂头决绝的离去背影,此时镜头给寂静无人宫闱里的冷雨,那滴落屋檐浠沥沥的雨声,仿若滴入此时观众的心里。

前面极力铺垫的那个像是被华盖稳稳拢住的花朵,集所有光华宠爱于一身的上阳郡主,终于不得不面对这惨烈的命运现实,主动承担起家族的责任。

平静的宫墙外,是王儇沉默的身影走下台阶,画外音里说:“这才是我真正的及笄之礼,我少女时的梦境被打破。曾经那个不懂世事的阿妩在这一刻死去了。”

这愈发令人难过起来,大多的痛苦是无声的,没有撕心裂肺的呐喊,不是肝肠寸断的泣血,而是在过去后的某个刹那时想起,过往的温馨与现今的冷寂交织,两相对比,才知往者不可谏。

台词、画面、所有演员的演技再这一刻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心。


初读《帝王业》的时候还很年轻,喜欢金戈铁马踏梦而来的英雄,如今年长一点,竟然被剧情里狡诈奸佞诡计多端的丞相老狐狸折服。他既心疼阿妩,在她效仿“负荆请罪”的时候不忍心真的下手去打,又老辣、慧眼独到,挑选萧綦作为女婿,同时拉拢兵权,搅动天下局势。

第五集里,皇帝中毒昏迷,丞相审问太医的一场戏里,太医先试探性地说出实情:“酒里无毒,乌头毒发是玉玺上的药引,若与……”。丞相立刻低吟一声站起来打断:“酒中无毒?将那杯酒呈上我喝了,若我身亡,彭太医你一家三十九口为我陪葬。若无恙,重赏。”一段话,抑扬顿挫,说的太医面色大变,立刻下跪满头大汗抓耳挠腮现场编瞎话,“这个,这个,谢贵妃那个酒阿,它里边确实又一种无色无味……无色无味……一种奇毒……正是陛下所中之毒啊……”

全程老狐狸一副,话都是你说的,和我无关的表情。有种领导指着某箱海鲜礼盒说甚好,你就应该开窍买下来送给领导的“会听话”之感。彭太医的对戏也相当精彩,那种大难临头指鹿为马的“急智”形象表演的令人捧腹。

然后老狐狸还在皇后问:是你?的时候,面露无辜:“怎么会是我?明明是太子将玉玺呈给皇帝的。”然后直接给皇后两条路,一条是曝露真相,太子、皇后、王氏全族都难逃一死;另一条毒是谢贵妃所下,皇帝病危,太子监国,他为摄政王,与此相关的谢家,锒铛入狱,满门抄斩,之后拿下虎符,把豫章王招至麾下,不久之后皇帝百年,太子继位登基。“皇后,你来选。”

全程咄咄逼人,仿若一条无辜的狐狸,明明白白告诉你结果,该怎么选,我从来不强求,错事都是你做的,我就蹭蹭,不进去(划掉)。老谋深算的眼神和他的每次转身都全是算计,连他颌下的胡须仿佛都在他的俯仰之间多了很多戏。

丞相一条毒计,设计了谢氏满门,同时把皇后太子牢牢绑在王家的船上,更别提收获兵权,为王家以后铺路。

简直让人惊叹。

第六集丞相和长公主理论,为什么要把女儿嫁给豫章王的片段,更是立论、驳论都精彩满满。他先开篇点名主旨:阿妩的联姻不仅仅是你我嫁女,是王氏、乃至士族与权将的联姻。然后陈述事实:当今的士族、朝廷早就沉疴已久,兵权外落。并且提出反驳:“你以为王氏显赫至今,仅仅是阿妩一个人的付出吗。”,举例他的两个妹妹,一个嫁给并不爱她的皇帝,另一个嫁给手握兵权却垂垂老矣的庆阳王。而豫章王却也并不是长公主口中的寒门,而是守卫家国的勇士,别说是嫁郡主,就是嫁公主也是配得上的。

此时,哥哥冲进门说不需要妹妹牺牲自己要从军,丞相也并没有像原文里沉默,而是向儿子残忍揭露真相,“好啊?有志气!有志气!你只要给我生出一个嫡孙,让我们王氏留有后,随你去守将戍边随你去领兵征伐,我都应允,是死是活凭你造化。”然后镜头给哥哥低头沉默的脸,仿若我只是说说你怎么还当真了。下一句更加打脸:“你现在知道担当了?晚了,你若早有此志,我用得着让你的妹妹去跟权将联姻吗。”

这招棋太狠了,就好像拆散一对不切实际非要在一起的小情侣的永远不是激烈的反对,而是你想在一起?行啊!先把这柴米油盐和日常花销解决了,等到情爱日渐被日常琐事磨灭,他们自己就会先受不了。到时候真受不了了,那绝对不是别人的锅,就是你俩相爱不够坚定!

丞相整个人变得比原文更加老练和目光长远,他是父亲疼爱自己的儿女,却也是一国丞相和一家之主,他要在虎视眈眈的朝堂上抓牢皇权又稳定家族的地位,还要长远考虑整个家族和大势的未来发展。他并没有不爱自己的女儿,反而是真心替她考虑,亲手挑一个放眼全京城都是最好的铮铮男子,他同时还一力挑了妻子、儿子两个对方辩手,从立论到结论,无一不精彩。他的妻子儿女不理解他,对手更觉得他老奸巨猾,他独自走在皇权与士族大业的钢丝上,行错一步遍满盘皆输,他只能每日对着列祖列宗牌位郑重道“王蔺不敢忘!”,简直是一个令人又赞又怕还有一丝丝心疼的对手。

丞相王蔺这个人物比原文里丰满立体很多,同时在老戏骨于和伟的演绎下变得更加老道和运筹帷幄,把原文里作为父亲、家主、丞相多重身份、复杂的行为对话都表现得更清楚,表白于爸爸,有没有后援会,想去做个粉头。


说到对原文的改编,我觉得改编的非常棒。

它大修了王儇萧綦成婚的契机。

原文里因为年龄关系,太子早早就娶了谢婉茹,并没有像剧中那么无所不用其极地一定要娶到王儇不可,三皇子子澹也早就因为谢贵妃辞世而去守皇陵。萧綦进京领赏,他一出场就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定型的人物,他早就是豫章王,手握百万重兵,威名远震朔漠,世人口中恍若神魔。他开口向皇帝求娶王家女,让皇帝无法拒绝。剧情虽然很紧凑,却只在同一个时间点爆发一件事,有递进感却仍旧单薄。

《上阳赋》里却把更多的人物冲突放到一起。彼时子澹还未去皇陵,太子也并没有成婚,萧綦甚至还没有被封豫章王。王儇的婚事里参杂进兵权、太子和谢家,并且一波三折,先是王儇为了嫁给子澹借下棋向皇帝半真半假讨得“婚嫁自由”的赏赐,再传言谢婉茹要嫁给萧綦,后太子企图用催情香和王儇先生米煮成熟饭却错把谢婉茹当成王儇,再到皇帝对太子失望生了废太子的心思,让丞相狠心借太子献玉玺之手给皇帝下毒,把皇后、太子全绑到了王家的船上,最后才由皇后一道懿旨,宣布王儇和萧綦成婚。萧綦在这其中更多的是扮演一个我就看着你们斗,我并不想参与的姿态,而丞相、皇帝、谢家、二皇子则是尽情演绎了一场波云诡谲错综复杂的权力斗争场,你永远不知道风口浪尖当下的汹涌是谁在推波助澜,只能在尘埃落定之后通过谁获利了多少,隐约有点猜测。

整个剧情为了达到王儇嫁给萧綦的高潮,中间牵扯出众多人物登场,每个人在其中又不是静止一成不变的。谢婉茹嫁给太子时,起初哭的撕心裂肺,后来却也能平静地说,能够做这世间最尊贵的女人不是每个世家嫡女的梦想吗;二皇子表面上唯唯诺诺,是太子的跟班,背地里摇身一变却是很多事情的幕后黑手;丞相在把玉玺交给太子的晚上,一个人站在悠亮的宫灯下,等待一个颠覆朝堂的消息,背影深沉又老辣,目光仿佛穿过了宫墙、穿过了时间的迷雾、落在某个遥远的地方;更不必提女主王儇,满面肃容推开家门面对为了她婚事的争吵的父亲母亲哥哥,拜伏在地说,“女儿仰慕豫章王已久,嫁给英雄男儿是女儿的心愿,请爹娘成全。”把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命运漩涡里挣扎成长,身不由己,刻画的真实又残忍。

其实对于原文,我一直有一个绕不过的点,皇帝身体健在,他也没被威逼利诱,竟然同意豫章王和王儇的联姻,他明明忌惮王家势大,明知兵权外落,却又亲手把兵权交到了王家手里,这不就是让整个朝廷都在王家掌控里了么。连后文丞相都知道,公主配豫章王都可以,凭什么皇帝不挑一个公主嫁给豫章王呢?还好这些在电视剧里巧妙绕过,皇帝因为丞相下毒而病倒,再也不能左右王儇和萧綦的联姻,谢家也因此没落,于是王儇才有机会顺理成章嫁给萧綦。

让人拍案叫绝。

电视剧还有一点很棒,它补全了很多原文里没有提及的剧情,仿佛给原作填坑。

剧里直接挑明了萧綦入京接受封赏时,丞相就私下约见萧綦商讨结盟,而且还约见了两次,所谓“三顾茅庐”才让萧綦同意娶王儇。原文里受限于女主第一人称叙述,很多故事只能讲一面,它是在过后女主被萧綦救下以后才从萧綦口中得知,“我曾奉懿旨,密见皇后与左相。”短短一句话,电视剧里补全了一整集。

还有营救王儇的时候,萧綦冷静与幕僚一条条分析绑匪劫持王儇的目的,有可能是丞相也有可能是他,但是女子已出嫁那目的必然是他,又提及京城必早已知道王妃被劫持,却还要求七日后阅兵,其中必然有诈。把原文里莫名其妙萧綦就救下王儇的过程全剖开了解释给观众,令人恍然大悟。

说到萧綦,提到周一围,其实我是觉得他对角色的处理与原文是有出入的。

原文里,王儇描述萧綦:“在这个人身上,我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绵软,一切都是强悍、锋锐而内敛的。”入京受赏时,他的出现连正午耀眼的阳光陡然暗了下去,空气中仿佛骤然有了一种寒意。

“那个传闻中,仿佛是从修罗血池走来的人,如今就屹立在众人面前,登临高台,俯视众生,凛然如天神。胸口一窒,这才惊觉,我竟忘记了呼吸,手心渗出细汗。”

但是剧情里的他糅杂了更多“智”的部分在角色里。一出场的特写是他的幕僚在读皇帝诏书,别人都穿盔甲,只有他一身布衣,卸去满身戾气,说话慢条斯理,眼神含蓄内敛。第一面的萧綦,我是不喜欢周一围的诠释的。他应该是那个骑着金戈铁马浑身血气,周身仿佛闪烁着金属寒光的人。

可是看到后面,很多剧情里也提到,他非常清楚京城派系复杂的权力斗争,对于王儇的婚事一推再推,甚至在大婚当日主动离去只为让别人觉得萧綦并未因为联姻和王家结盟,还有后来补全原文里的为救王妃的各种谋略,让我恍然觉得,萧綦好似就该是周一围这样的。他运筹帷幄,他锋锐却并不冒进,或许是一员武将,但却更是一个料敌如有神的兵家。


剧本的设计比原文更加宏大,矛盾冲突错综复杂,我更加期待后面剧情里的王儇成长,虽然世事残忍,但露珠虽柔美,却经不起日光灼晒,太美好的事物总是不易停留,正是不完美才是真实,残缺才动人。

正如那句“从这一刻起,年少岁月一去不返。”

搓手等虐。

374 有用
36 没用
上阳赋 - 豆瓣

上阳赋

6.1

5965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2条

查看全部72条回复·打开App

上阳赋的更多剧评

推荐上阳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