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的罗生门

苹果冰冬日寒星
2021-01-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已答之问:

问:为何秦兵马俑个个不同,而非单一模具的复刻?

答:看着如原图复制的车马兵器,突然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兵马俑个个不同,因为他们是始皇帝最引以为傲的皇属大军,征伐六国的有功之臣,如同今日的蜡像馆,只不过今日只有名人入列,而秦王却是为每一位普通士兵逐一塑像,几乎可以脑补出彼时彼境的壮怀激烈,何等气魄,何等豪壮。还有那首取自“秦风无衣”的军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秦风,即秦国的民歌,非庙堂演乐,却接地气而近人心,剧中的编曲,断句不同,将“岂曰无衣”后置为华彩段落,再配以呼喝,震撼人心。

未答之问:

问:为何汉唐之前都有一个短命的王朝——秦隋?其意义和价值何在?秦的都江堰、郑国渠、车同轨、书同文、废分封、行郡县,隋的大运河、西巡张掖、三征高句丽、科举制、三省六部制,难道都是不得民心的暴政?为何到了汉唐照单全收,却能光耀千秋?

正史的罗生门

比照资治通鉴,以正史视角观之如下(信得过史家气节、考据之严且艰,自非今人编排可比,不过,若以罗生门观之,亦不失一趣): 太原:“公元前247年,王龁攻上党诸城,悉拔之,初置太原郡。”得名于2300年前的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古城。原来真正孤陋的唯有今人如吾尔。

嬴政:关于此人历来谜团甚多,言说两级分化,有人说他高大威猛、仪表堂堂,有人说他鸡胸驼背、矮小气短,剧中的感觉更正面些。张鲁一的演绎也算是突破了个人既往角色,但还是不大喜欢,尤其嘶喊。相较而言,更喜欢其父异人和曾祖秦昭襄王。

李斯:秦一统天下后,李斯拜为左丞相。嬴政崩后,司马光笔下的李斯与剧中睿智机敏、冷静自持、心机深沉、淡泊爵禄的形象(李乃文的演绎惊艳到了我,如同琅琊榜的梅长苏、黎明之前的林永健,臻于化境般的恰切,完全没有以往角色嬉皮笑脸的一丝痕迹,不像无极的葛优,总是突兀些)判若两人,君子端方终是不敌小人无耻,与赵高屡斗屡败,结局凄惨。因担心扶苏上位重用蒙恬,自己相位不保,与赵高同流矫诏杀扶苏,保胡亥继位;自负有才有功,奈何二世偏信赵高一人;待到赵高专权,愤而抗争,反被诬下狱。先是杖击千余下,屈打成招;后赵高恐其翻供,命门客冒充朝臣轮番提审屈打,待到二世查验,不能辨而认其罪;最终,腰斩而夷三族。赵高终为相,“事无大小皆决焉”。想起了红楼梦的王熙凤,聪明反被聪明误,呜呼哀哉!

韩非:韩非大才却不被韩王重用,以韩使入秦请降。然后,剧中的韩非为救韩国,甘为死间,虽有稷下同窗李斯百般护佑,也只是不忍受辱,赠毒药以全其节。史说,韩非上书嬴政破天下之计,将韩国一并论之。只是嬴政疑而不敢用,李斯嫉贤妒能,直言韩非终为韩而不为秦,若不能用则必诛之。下狱后,又恐秦王反悔,令人送药,令早自杀。结果嬴政果然反悔,但为时晚矣。关于韩非,多言一二。一是善刑名法术之学,作孤愤、五蠹、内外储、说林、说难五十六篇,十余万言。自纸张印刷术尚未存世之时,传抄至今,足见其才。二是身为韩国公子,却未如信陵、平原、孟尝、春申四君,像扬子所言“上失其政,奸臣窃国命”,不益于国。如水镜先生说孔明,虽得其主,不得其时。于韩非,却是既未遇明主,亦不逢其时啊。

吕不韦:公元前238年嬴政冠礼,前237年免相去洛阳,前236年嬴政写信威胁要将其迁往蜀地;前235年饮鸩自杀,偷偷下葬,凡参加葬礼之门客,“皆逐迁之”。上帝才是最伟大的编剧,现实是,且一直是,世人无法承受却一直在承受之重。所以,就算三国演义、大秦赋、甚至琅琊榜,在上帝眼中(如果入得了上帝眼的话),不过肥皂剧尔。

赵姬:吕不韦娶赵姬在先,有妊方送于异人,到嬴政即位之后还“时时与文信侯私通”,吕担心败露,这才送了假太监嫪毐入宫,不想养虎为患。信得过司马光的考据严谨,那么嬴政确是吕不韦之子,倒可解释他为何如父般护佑,只是异人居然到死都未怀疑,嬴政到死都没被认,赢姓之人还真是好骗。不过,秦国倒也不是独一份,楚国的太子也不是楚王的,而是春申君的,比秦王还惨的是,楚王不知,可是所有楚国贵族都知道。

嫪毐:嫪毐叛乱,的确“矫王玉玺发兵”,但攻打的是蕲年宫而非章台宫。昌平君、昌文君发兵攻咸阳,斩首数百平乱。绝不是调不动兵,只能靠黎庶自发勤王赢的。否则,为了扳倒相邦,让宗室、内侍、臣子、兵卒自相残杀,陷亲子于危境而不救,怎么能叫收网呢?最终,嫪毐及同党皆车裂而夷三族,“囊扑二子”。

廉颇:以负荆请罪青史留名的一代名将,辅佐赵丹时曾官至代理相国,可惜到了赵偃,先是兵权被夺,投奔魏国未受重用,欲归赵又被郭开构陷,虽“尚善饭,然顷之三遗矢矣”,最终只得投奔楚国,一无所成,在“我愿为赵人”的慨叹中,郁郁而终。

蒙恬、蒙毅:蒙氏三代侍秦,至蒙氏兄弟,蒙恬在外,蒙毅居中,深得帝心。蒙恬将兵三十余万,北筑长城万里,威震匈奴,再修千里直道,战功赫赫。后公子扶苏因谏言坑儒,被送往蒙恬处任监军,直至始皇崩,赵高李斯矫诏赐死扶苏和蒙恬。扶苏自杀,蒙恬被囚,死前留言:“自知必死而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不忘先帝也”。蒙毅居中,参与朝政,但与赵高不睦,后亦被囚,均被二世所杀。司马光曰:蒙氏兄弟“虽无罪见诛,能守死不二,斯亦足称也。”在一众武将中,也算死得其所。

0 有用
1 没用
大秦赋 - 豆瓣

大秦赋

5.6

11509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大秦赋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秦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