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喜烧西部片》:日式牛仔一品锅

木卫二
2008-02-24 看过
东方故事,西部情调

《寿喜烧西部片》是三池崇史翻拍意大利西部片大导塞吉奥·科布奇1966年的《Django》,在旧版影片中,名为Django的枪手拖着一口棺材来到荒凉小镇,那里3K党正和墨西哥人交战不停。前者着有猩红颜色面罩头巾,为非作歹,后者则是头戴墨西哥帽子,马上打天下。

背景搬移后,三池将故事放置到1185年坛之浦之战几百年后的日本,平家与源氏家族之后同因藏有宝藏的传闻,把争夺激斗延续到某深山小镇。一天,来历不明的孤胆枪手踏入此地,剑拔弩张的形势因此愈显复杂。

《寿喜烧西部片》拥有一线日本明星的强大阵容,所有演员经过事先培训,采用全英文对白——对此,有人却表示了担忧。在《恐怖大师》系列的《鬼伎回忆录》中,部分外国观众不能忍受“日式英语”,纷作抱怨。

在影片中,三池以红白二色,作为片中平家和源氏各自阵营的识别凭据。但这并非他依样画葫芦、原样照翻旧片,而是有史实记载可考。书中著有“平家所用皆为赤旗,红光映日闪耀。源家则大旗俱白,风吹作响,蔚为壮观,甚鼓其士气。”显著的颜色之分,也是日本红白歌会的由来。

在主题变奏和必要改动外,得到保留的素材有神秘的棺材,命舛的红颜女子,关系到利益的大堆黄金——再现两方恶斗的激烈枪战、群马奔腾,更是看点十足。此外,“地狱门”与十字架,两个迥异的东西方文化标志物一道出现,更是强调着作为一部“糅合型西部片”所具有的特殊含义。

西部片与剑戟片的渊源颇深,在不同时期,在很多地方,它们都有互通学习之处。在《Django》外,《寿喜烧西部片》另一面是紧贴黑泽明《用心棒》,不同之处在于老片中只有仲代达矢一人使枪,而在三池的西部片中,除了用刀的伊势谷友介,枪支已近人手必备。谁将坚持到最后,成为一个问号。

平心静气的说,放眼世界影坛,三池崇史已经是无人能出其右、当之无愧的精力狂人。有说法是看片速度赶不及此君的出片效率,高产量多外,难能可贵的是cult味十足的良好水准。随着《寿喜烧西部片》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三池用事实证明:他的每一次尝试都是值得影迷期待——即便,有时不按常理出牌的他会玩得过火。

尽管之前在威尼斯电影节,意大利媒体打分评价不高,但目前影片在多伦多电影节反响不错,属于“影迷大爱型”(尤其是三池迷)。简单说,《寿喜烧西部片》看着爽、炫,华丽、怀旧、迷人、刺激,又有浓烈的西部味道。


三池记寿喜烧

在昆汀一阵仰天狂叫、赞美寿喜烧(Sukiyaki)美味后,故事开始了。如果要确立一个特别的判断,弄清楚三池的这道寿喜烧(日式火锅)是模仿谁,牛肉、豆腐、蔬菜之外都添加了什么佐料,其实并不好下结论。片尾打出小孩子后来去了意大利,成为名叫Django的孩子,调侃了黑泽明与意大利西部片活学活用的彼此联系——基本上也是内容属实。里头大量桥段的改头换面也呈现了诡异离奇的效果,普通观众可以看不出Django的影子,但应该容易认出陷入自我分裂互掐的香川照之是在重现哪部电影,最后正反双方单挑、刀枪对决时天气的瞬间变化又是出自何处。

《寿喜烧西部片》少去了《Django》中独行枪手的宿命苍凉,结尾也少了些惊心动魄。在《用心棒》的幽默基础上,又多了现代口味的恶俗笑料,有些细节设置实在是让人想把三池揪出来,大抽嘴巴。在平家和源氏大战中,取出与莎士比亚有关的原料进一步解释了三池的用意,就是恶搞。所以,枪战可以不够火爆,血浆允许不用横飞,但疯狂恶搞是十分必要的。

怕死的平清盛天天做着最后胜利的美梦,耍刀的源义经时常牢记教育手下。红白大战的背景中绽放出了一株能开红白两色花朵的玫瑰,刻意与否反倒不是特别重要,毕竟这是一个西部片外壳的日本片。正如在《鬼伎回忆录》后不见三池作品里的Jnglish取得何等进步,重要的是三池这么干了。稀奇古怪的布景摆设,雕琢镂花的酒吧门,室内灯光、回忆段落的用光均是效果新奇。能用的都一道用上,如同一帮日本古人说着怪腔怪调的英语就足够了。比如再一次接过了变态人物的安藤政信,与素日的腼腆全无关联,染指不得后疯狂地舔起来鲜血。至于失去重要部位后,对主子一往情深起来的得力下手,恐怕导演就是替观众出了口恶气,泄愤般解决掉了恐怖造型的石桥贵明。

怀疑没有一定背景知识基础,是否能明白伊藤英明角色存在的意义,实在不行就当搞笑片看好了,反正冷笑话不见得比其他三池作品来得少。QT在一通狂吃狠批厨艺后依然不够,还要教育起一名女性杀手,俨然正是《杀死比尔》中白眉的西部翻版,同时在年老后,他不忘以科学怪人般的轮椅老者出现。比起白眉不近人情虐待女弟子不同,QT大生怜爱,那双摩挲爱抚的手看得本人汗颜不止。总之,故事就是这么一层层给叠搭起来了,传说、物语、西部、神枪手、女杀手……

在“平亨利”,“切西瓜”时,可以说整个故事还没进入状态,不够好笑。到了祭出老片的棺材本时,故事猛然劲爆了起来。一挺重枪打光了之前大量对话所带来的乏味,人力马车上抽雪茄丢炸药好不开心,源义经原来不是在比枪装酷而是玩抛物线射法,可怜的小弟目睹亨利大哥保命绝招悲惨死去。这些段落、不同死法带来的趣味实在不是一番复述所能表述清楚,古老的平家源氏争斗,在今天算是绽放出了西部的邪恶之花。

三池崇史以寿喜烧之名,拍摄了属于自己的西部片,就像恐怖片《切肤之爱》或儿童片《妖怪大战争》所取得的创新——不以技术革新为名的突破。其实,他的翻拍正是建立在个人风格的基础上,而不是意大利老版。关键的主人公神枪手一线上,《寿喜烧西部片》近似综合了《Django》(枪手直到墓地一战都是身负重伤)、《用心棒》(三船带着威武气息重新出现在小镇上),被一番猛踩后得到救治,复出后有如神灵附体。教育后生、升华主题依然没能提高人物的立体程度,枪手来去如风,红色褪去,白色苍茫,他消失在了一片死寂的小镇上。

http://www.mtime.com/my/moviel/blog/959400/
62 有用
15 没用
寿喜烧西部片 - 豆瓣

寿喜烧西部片

7.0

561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寿喜烧西部片的更多影评

推荐寿喜烧西部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