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点没魔改,《流金岁月》就比《我的前半生》更亦舒

李小丢
2021-01-04 看过

《流金岁月》开播之前,我是不抱希望的,因为原班人马出品的《我是前半生》实在给我造成了太深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我当时甚至希望亦舒的作品都不要再影视化了,今年上映的《喜宝》,更加深了我的这种恐惧。

可是《流金岁月》播了十来集之后,我没出息的真香了。

虽然电视版的《流金岁月》的双女主没法和电影版里魅力无限的张曼玉和钟楚红相比,虽然《流金岁月》不像《我的前半生》那样从开播起就踩着无数狗血的情节在热搜上蹦迪,但是这一版的改编,终于保留了亦舒原著里的精气神。

《流金岁月》原著小说没有灰姑娘变公主的梦幻爱情,也没有两女争一男的泼天狗血,只是近乎流水账一般地讲述了两个无权无势的女孩子如何相互扶持地在这个男权社会里「笑着活下去」的故事,尽管她们的人生道路选择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但是她们的友谊却保持了一生。

男人来来去去,不变的是两个女人肝胆相照、相濡以沫的真·友谊。

原著里南孙说:“锁锁是那种难得的全天候朋友,”,“我成功,她不妒忌,我萎靡,她不轻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我之前不看好《流金岁月》,就是生怕编剧和导演认为这样的闺蜜情太平淡,不够刺激,非得上演闺蜜撕逼抢男人的狗血剧情,毕竟《我的前半生》的后半段,就是这样魔改崩掉的,本来子君和唐晶,也是一对如假包换的真闺蜜。

电影版的《流金岁月》也是这么崩的,明明原著里两个女人遭遇到的男人根本没有交集,而且以她们的个性也不会喜欢上同一类型的男人,结果电影非要拍两个女人为了一个毫无魅力的工具人家明争风吃醋。

因为家道中落的变故而发力成为独立女性的南孙,在电影里活脱脱的成了一个置友情于脑后、耍手段争取获得家明青睐的心机女形象,明明南孙在原著里,是一个为了维护锁锁的名声不惜与家人、朋友甚至是上司去据理力争的人。

原著中锁锁做过舞小姐,南孙的爸爸在夜总会里遇到她,回家便告诫南孙不要再与锁锁交往,南孙不服地说:「就该他自己跳舞,不让人做舞女,谁同他跳?

至于对南孙这个形象至关重要的家庭和事业线,更是在影片中被删改殆尽,白白浪费了张曼玉和钟楚红的盛世美颜。

闺蜜、甚至是真正的姐妹为了一个男人反目成仇的戏码在过去的影视作品里不要太多,《情深深雨蒙蒙》、《一帘幽梦》、《天国的阶梯》、《海豚湾恋人》,包括《甄嬛传》都是如此,而我从小到大也耳闻目睹了不少真实案例,以至于有段时间,闺蜜这个词都被污名化了,连我妈都一早提醒我,要“防火防盗防闺蜜”,自己的男朋友尽量不要带出去给闺蜜认识……

我不否认这样的情节来源于生活,自然界里常见的是雄性为了争取雌性的青睐而竞争,它们靠美丽的外表和强健的体力来彰显它们的优势,打击同性并吸引异性。

到了人类社会这里是反过来的,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男性掌握着这个社会绝大多数的资源和权力,女性没有继承权和工作权,使得她们只能用尽心思去讨好男性,形成了雌性竞争的局面,在生存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前面,什么闺蜜情,确实是不堪一击的东西。

但在女性已经获得了受教育权、工作权和继承权的几十年之后,雌性竞争的局面难道没有丝毫的缓解吗?

现实生活中我已经看到,这一季的《梦想改造家》中有五个成都的独身老姐妹相约一起养老,她们到处考察之后在丽江古城买下一栋老宅,改造之后成为了每个人的dream house。

围观群众有的咸吃萝卜淡操心,认为女性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住在一起肯定会有矛盾发生,可是她们在一起已经相处超过了20年,一样还是那么开心。

所以,还用老眼光去看待女性之间的关系,已经过时了。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还珠格格》、《延禧攻略》的大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以很正面的态度去刻画了女性之间的真挚友谊,无论是紫薇和小燕子,还是容音和魏璎珞的友谊,其重要性都远远地超过了爱情的比重。

我一直特别喜欢《流金岁月》的原因也是如此,无论是章安仁还是王永正,都吃过朱锁锁的醋,因为他们心里都知道,在蒋南孙的心中,朱锁锁永远是第一位的。

这是《流金岁月》的灵魂所在,如果把这一点改了,整个故事都将不复存在。

纵然目前雌性竞争还不能完全消除,但亦舒早在写下《流金岁月》的时候就知道,当女性可以凭自己的力量在世间独立行走的时候,真正的友谊已经具备诞生的土壤了。

因为今时今日,女性群体所面对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如何与同性争夺异性的青睐,而是如何强大起来,给这个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也是《流金岁月》原著另一个至关重要的点。

原著里的朱锁锁是一个典型的捞女,她认为女人用自己的姿色去获取想要的东西,没什么大不了,她甚至还劝南孙也这么做,当然她最终为她的虚荣付出了代价,她失去了名声,也失去了被豪门认可的资格。

但在电视剧的处理上,我认为编剧对朱锁锁的改编比原著还要精彩,因为现在的上海,已经不是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一个女孩子只凭姿色,是无法成功混进上流社会的。

现在的富一代和富二代,可是狡猾着呢。

所以生活在上海的朱锁锁不仅漂亮,而且肯为了赚钱吃苦耐劳,为了签下一个单子用尽了浑身解数,就连打吊瓶都还在和周围的病友宣传自己在卖的楼盘。

可是在她带病坚持工作的时候,她的同事们,却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她,纷纷诋毁她是以色上位。

这就是职场女性所面对的赤裸裸的现实,你长得漂亮就是一路睡上去的,你要是为了事业不着急结婚就是没人要的女强人,总之,女性在职场上的价值,始终不被正视。

而蒋南孙的遭遇,则更为巨细靡遗地讲述了一个从小在重男轻女的环境中长大的女孩,是如何艰难地成为独立的现代女性的。

蒋南孙的名字,已经道尽了一切,奶奶希望的,是一个真正的男孙,而不是她。

虽然蒋南孙从小锦衣玉食,是别人眼中无忧无虑的「蒋公主」,但是她的一切努力和优秀,在奶奶眼里都是无足轻重的。

「蒋家对南孙的功课一点也不紧张,南孙不是男孙,读成怎么样无关紧要,中了状元,婚后也是外姓人,老祖母的想法深入人心,感染全家,包括南孙自己。」

如果不是家逢巨变,南孙真的就做好了嫁给章安仁的准备,即便他有诸多不是,她也觉得可以忍耐。

原著里,奶奶挂在嘴边的日常,就是说女儿是泼出去的水:

老太太自饭碗中抬起头来满怀牢骚的说:“还要读下去!将来做宰相仍然跟别人姓便宜人家。” 做父亲的连忙打一个哈哈,“叫女婿入赘好了。” 祖母仍然不忿,“蒋家就此绝后。”
她现在老爱说:“女孩子命好即可,嫁得好便是命好。

这些原生家庭给南孙的定义和桎梏,在电视剧中都得到了保留和展现:

最有意思的是南孙的爸爸败光了家财,导致全家人被从老宅里赶出来,要去南孙的蜗居里挤,原著是这么写的:

祖母见到是孙女,她疲倦的说:“若是男孩,当可设法。” 南孙很平静的答:“这倒是真,他可去抢劫银行,我不行,他可以点铁成金,我也不行,我们蒋家就是少了一个这么样的救世主。”

电视剧则在这段给力的回怼之后进一步升华,指出造成这个家今天这个局面的,恰恰是男人而不是女人,但能给他们雪中送炭的,恰恰是一个女人而不是男人:

南孙这条线,就是她用自己的实力去证明,女人也一样可以养家糊口,担起家庭的重担,在原著里,南孙感叹过自己的遭遇:

真奇怪,南孙心里想,自幼被当一个女孩子来养,父母只想她早早嫁个乘龙快婿(骑龙而至,多么夸张),中学毕业速速择偶,到如今,社会风气转变,本来没有希望的赔钱货都独当一面起来,照样要负家庭责任。 小时候做女儿,成年后做儿子,可惜从没享受过男孩子的特权,南孙觉得她像阴阳人。

虽然她是半强迫地去成为自己,而没有早早迈入婚姻,但她确实因为这样感到自信,且自由,「没有人爱我也不要紧,我爱自己,仗已经打完,我将慢慢收复失地。

到最后,她最关心的早已不是爱情和婚姻,而是如何靠自己漂漂亮亮地活下去。

最后的最后,《流金岁月》的小说是这样结尾的:

蒋老太笑,“女儿有什么不好,孙姐妹,我老老实实同你说,儿子女儿是一样的,只要孝顺你就行。” 南孙在门外打个突,简直不相信双耳。 她真真真真没有料到有生之年,还能自祖母口中听到这样的公道话,一时手脚不能动弹,僵住在那里,鼻梁中央却一阵酸热。 过了像是起码一世纪,南孙大气都不敢透一口,悄悄偷回楼下,走到厨房,用纸巾醒醒鼻子,做一杯茶,坐下来喝。 她看着女佣把糕点取出放玻璃盘子上,捧上楼去给老太太先选。 趁王永正还没有回来,蒋南孙痛痛快快的哭起来。

当年我第一次读的时候,像南孙一样被感动,认为自己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奶奶的认可,似乎一切都是值得的了。

可是前段时间重温,我又有了新的想法,女人之艰难,就在于要比男人活得优秀数倍,才能勉强得到一句「女儿也不比儿子差」的认可,而男人生下来,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被认可了。

所以,究其本质,《流金岁月》不是言情小说,更不是爽文,它写的是女人在这个世界谋生的种种不易,因此显得同性之间的友谊愈发宝贵。

电视剧到目前为止抓住了原著的这两点精髓,没有魔改,如果保持下去,无疑将是最具亦舒风格的影视化作品了。

493 有用
4 没用
流金岁月 - 豆瓣

流金岁月

6.7

7559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流金岁月的更多剧评

推荐流金岁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