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的钢琴弹得挺糟糕

舟菖蒲
2021-01-03 看过

1.Jazzing与佛教

在我看来,《心灵奇旅》的主旨与佛教的主张高度相似。“纽约秋天飘向掌中的落叶就是这个世界的意义”犹如“一花一世界”的翻版;而过度沉迷于目标的人会坠落成为怪物的隐喻,对应着佛教的“我执”。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说,自我是最狡猾的存在,它永不满足,欺骗我们去追寻世俗里的幻觉。心灵奇旅则展示了一个心愿达成之后的世界,“目标完成了,然后呢”?不仅没有奇迹没有满足,反倒感到了一丝空虚。

所以禅宗告诉人们,有欲望就会有苦。22则从另一个角度说,适当的人生态度是“Jazzing”,随性而为,关注当下的体验,去好好看一场日落,看地铁里的每一次演奏。仁波切说我们要学会通过欣赏而不占有一件物品的方式去享受它,体验但并不沉迷于它,好好感受自己的指尖,你眼角的痣,像之前从未发现过它们一样。佛教的“出离心”和“Jazzing”,这两种心态,是何其相似。

有人说心灵奇旅的内核也只是一碗肤浅的现代化体验鸡汤,我并不反对“体验鸡汤”这种说法,但觉得这种鸡汤也未尝不可,比起其他对待人生的选项,它甚至算得上香醇。人生意义这一命题的可选答案并不多,我们或者为目标奋斗终生,或者把一切都看作虚无,或者选择体验当下。而佛教想告诉人的是,执着追求目标的心态会让你迷失,从而看不到人的无限性。而关注一刹那的万物变迁,倒能让人摆脱虚无主义的轮回,在万物之美中感受到超越性的存在。从这个角度说,“活在当下”和“涅槃寂静”反而是一体的。

2.面对“我喜欢,但不擅长”

但这部电影并未到达我期待的高度,原因在于这部电影对于人生意义的考察过于“中产阶级”,太过于美好温和,从而丧失了锐度,也就失去了很多宗教里对于痛苦的感知和承认,没有那种在活在当下之前率先承认“万事皆苦”的勇气。

重新看两位主角的烦恼:22的问题是,遇见了很多伟大的人和事物,但它对一切都不感兴趣。加德纳的问题是,他不断努力然后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之后,却感到空虚和虚无,内心发出了“就这??”的感慨。

不得不说,这两种烦恼都太现代了,甚至是在现代才“成为问题的问题”。这些都是奢侈的烦恼。所以我们都只能将它们定义为烦恼,而不是“痛苦”。

如果说关于“得到”有三种苦,其一是得到后的空虚之苦,其二是不知该得到什么的迷茫之苦,其三是想得却不可的“求不得”之苦,那无疑第三种才是最苦的,而只有参透了第三种苦的解法,还依然能拥抱人生的人,才真正获取了人生的意义。但很可惜,影片中却没有展现第三种苦的点滴。

加德纳的经历并不是参与了演出,但发现自己哪怕沉浸了之后还是没办法得到女演奏家的认可。他很天才,所以他的问题不是那种够不着目标的虚无。其实在他的记忆中也经历过这种虚无的绝望,可那时的自己是怎么想的呢?影片前半段里,我一直以为加德纳会在演出舞台上忽然失去自己的闪光,然后在迷惑中思考丧失灵感后该如何面对音乐的喜爱,但这一幕没有发生。电影对加德纳太温柔了。

加德纳有天赋,22也有,所以他们的问题是在天赋兑现之后,去哪里继续寻找激情或者说动力。但对更多人而言,阻碍动力的不是这种失去目标的虚无感,而恰恰是缺乏天赋导致的痛苦,对自我平庸的怀疑,对自我无能的愤怒和厌弃。其实22的内心好像有一点那样的意思,他其实很自卑,但这个细节却轻易地被加德纳几句简单的鼓励就化解,没有承载它应有的重量。

所以我们从不怀疑加德纳钢琴弹得很棒,虽然他好像是个卢瑟,但他必然能在钢琴事业上成功。但这不是我们,我们的问题是自己钢琴弹得挺糟糕,而且都不是特别糟糕,就是很普通,不值得特别提的那种。所以有时我觉得加德纳的痛苦是一种漂在我之上的苦,于己却没有实感。如果加德纳是一个更差更挣扎的人,我可能会更喜欢一些。


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寻找激情,面对才华的故事,它是一个温柔的青春期的故事:“我擅长它,可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但另一个沉重的问题是“我喜欢它,但也早已知道我不擅长”,对于后一个问题,我们必须去别处再寻找答案。

36 有用
0 没用
心灵奇旅 - 豆瓣

心灵奇旅

8.8

49897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心灵奇旅的更多影评

推荐心灵奇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