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是一部三观正确的反斯德哥尔摩小说

Aqiao
2021-01-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即使作者对傅慎行有所偏爱,但《掌中之物》仍然是一部反斯德哥尔摩的小说。

2、为什么作者要这样写(让傅慎行帅、宠、爱而不得,替他作一定程度的洗白)

3、《掌中之物》的三观正确

4、我喜欢《掌中之物》,因为我喜欢何妍

1、即使作者对傅慎行有所偏爱,但《掌中之物》仍然是一部反斯德哥尔摩的小说。

《掌中之物》被誉为反斯德哥尔摩小说的一面旗帜,为很多读者津津乐道。但反对的人也不少,有人认为《掌中之物》披着反斯的外衣,实际上在替傅慎行洗白,替他的恶行掩饰,是一部失败的反斯作品。

关于这个观点,不妨读一下这篇书评: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13089959/(以下简称13089959一文)

文章很长,思路清晰,将一些观点以原文事实提炼归纳得出,有理有据,无论认为是“反斯”还是“不反斯”的读者,都推荐读一读。

我同意这篇文章的一部分观点,但是,文章的结论我持反对意见。

正如该文所言,《掌中之物》的作者鲜橙,明里暗里为傅慎行说了不少好话,甚至在作品的后期,不合逻辑的将傅慎行打扮成一个卑微的、爱而不得的可怜角色,从而制造故事张力,推动情节发展。关于这个说法,我尤其的同意,虽然我非常喜欢《掌中之物》,但我认为后期的这个人设和处理,实在是小说的一个失误。

但是,我认为这个失误在于不合常理,人物行为不符合逻辑,却并不构成小说“不反斯”的理由。

我们不妨列举一下以下的场景:

1、一个杀人犯,样子丑陋,举止猥琐,性格怪癖,行事荒谬,从头到脚没有丝毫可取之处。这种人不必多说,早死早超生,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多看他一眼。

2、一个杀人犯,眉清目秀,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因为犯罪被判处死刑。这种人,我会流露出一些叹息,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可惜了。但是,犯了罪就要被裁决。

3、一个杀人犯,不但相貌英俊,家财万贯,还对我百依百顺,温柔体贴,负尽天下人也不负我。对于这种人,我去报案,我指证他犯罪,他被判处死刑。在他行刑的那一天,我痛哭失声,难以抑制,过后还对他的好念念不忘。

对待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态度,有问题吗?我觉得没有问题啊,公义归公义,私情还私情,做人只要公私分明,那又有什么问题呢?

在知乎上,经常有人问类似这样的问题“我喜欢傅慎行,我爱傅慎行,我是不是变态啊?”

我的回答是:“爱一个人”这件事本身肯定不是一件错事。评价对与错的标准是:你是否因为爱上傅慎行而做过正确/错误的事情。

有人因为爱傅慎行,包庇他,纵容他,和他同流合污,这种爱是错的。

有人因为爱傅慎行,收集他的犯罪证据,去报案,指证他犯罪,避免他一错再错,这种爱是对的。

难道这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吗?

当然,何妍根本不爱傅慎行,这一点本文后面会论述。

13089959一文的一个观点是“如果读者将重点放在傅慎行身上,如果读者对傅慎行的‘爱而不得’产生共情,那么就是对罪恶的宽容”,这个观点我是不同意的。我接触到的大部分读者,根本就不喜欢傅慎行,对他恨之入骨。少部分表示喜欢同情他的,也会明确的表示“对不起,傅慎行还是必须死”。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我相信在这个层面上,绝大部分读者还是能做到公私分明。

所以,《掌中之物》仍然是一部反斯德哥尔摩的小说。

2、为什么作者要这样写(让傅慎行帅、宠、爱而不得,替他作一定程度的洗白)

13089959一文有一个观点是这样的:“一部真正的反斯德哥尔摩作品,读者最热烈的讨论应该集中在女主身上,剖析探讨女主的心路历程,深刻思考人性在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方面体现出的沉沦与抗争。”

对于这个观点,我持保留意见。反斯的小说确实可以这样写,但这不是反斯的唯一写法,鲜橙采取的是另一种角度。

首先,我们来思考一下,鲜橙写《掌中之物》是给哪些读者看的?这部小说是针对霸道总裁文,但却不是写给霸道总裁文的爱好者看的。那些人明知道《掌中之物》就是用来讽刺他们,怎么可能会自己过来找抽。

《掌中之物》最主要的受众,大部分都是思维正常的读者,有很多本身就对霸道总裁这种套路不屑一顾。他们看小说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这面反斯的旗帜,是如何对霸道总裁套路打脸的。

对于这部分读者来说,例如我,会怀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人带有斯德哥尔摩情结和行为的呢,这很奇怪啊?

是的,为什么会有人爱上一个杀人犯呢?这不是有违常理的事情吗?

鲜橙塑造傅慎行的一个目的,就是要解答这个疑问,要让读者感同身受,傅慎行是个很“可斯”的男主角。

就好像,我们要写武侠小说,我们是不是要塑造一个武艺高强,坚不可摧的反派,再让主角历尽千辛万苦去打败他?

如果我们要写侦探小说,我们是不是要塑造一个善于隐藏,工于心计,狡猾多端的疑犯,再让主角抽丝剥茧识破他?

所以,现在要写一部反斯的小说,作者是不是要塑造一个很“可斯”的反派,再让主角坚决不斯他,从而达到反斯的目的?

问题在于,怎样才能塑造一个“可斯”的反派,让读者感同身受呢?

写傅慎行给何妍锦衣玉食?读者又吃不到,穿不上。

写傅慎行给何妍买名牌包包,出入豪车?读者也看不到,坐不上。

要让读者感同身受,自然要从情感方面入手。所以,作者明写暗示,写了傅慎行一大堆的优点,还煞费苦心的为他打造不幸的童年,爱而不得的苦恋,卑微的表白和死后的忏悔。

是的,作者为傅慎行堆砌了一卡车的可斯之处,问题是:你斯了吗?如果你看一本小说都会斯,那么,可以想象现实生活中,你也必定斯得死去活来。

据我所知,大部分《掌中之物》的读者都没有斯,不能将一部分人对傅慎行的一部分共情视为对犯罪的纵容。人本来就是复杂的生物,恨和爱之间并不那么绝对。

我对傅慎行不可描述何妍的那部分重读次数很少,无法直面,不忍卒读。但傅慎行将何妍升级为情妇乃至于女朋友那一段,我觉得很甜很宠,重读了30多遍。我也不介意有人写傅慎行何妍的同人(可惜到现在为止没发觉有写的很好的,有时间没准我自己会写一篇,不过,内容很可能不是多数人想象的那样)。我对傅慎行留下来的遗书也有一点感动。但是,我很清楚我自己没有斯德哥尔摩情结,也绝不认为傅慎行可以逃脱死亡的惩罚。13089959一文用巧妙的语言,将这部分情感引申为部分读者对傅慎行的辩白,乃至于覆盖了这部分读者对傅慎行不认同的另一面,再进一步引申为《掌中之物》不是反斯德哥尔摩的证据,是我不能认同的。其实该文作者没必要分析得那么深入,鲜橙对傅慎行有意无意的“洗白”是很明显的,但实在不足以将思维正常的读者引入歧途。

再举一个例子来进一步说明一下两者为何不能混为一谈:假如傅慎行为何妍拍摄的那段视频就摆在我面前,我会想看吗?坦白讲,如果是我一个人独处,我会想看。我会看出快感吗?我诚实的回答,可能会,这个视乎拍摄的质量。但是,看完之后,我会将这段视频作为犯罪证据,提供给司法机关。在现实生活中,我绝对不愿意有女性遭受这样残酷的对待,也绝对认为,傅慎行的恶行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这两种想法,并不矛盾。

是的,英俊的犯罪者,确实会收获更多的同情。但是,傅慎行必须死,这是底线。能够守住这条底线,就是守住了善与恶的边界,也是斯和不斯的边界。13089959一文不应该以偏概全。

3、《掌中之物》的三观正确

说完了反斯和不反斯,接下来说说《掌中之物》的三观。在我看来,反斯不反斯存在争议,还情有可原。但《掌中之物》的三观,无疑是正确向上,导人向善的。

一些人说《掌中之物》三观不正,主要原因是,作者给予了傅慎行太多优秀的特质,英俊:冷酷、有钱、情深、体贴;同时还赋予傅慎行太多可以被宽容的理由:不幸的童年、爱而不得的悲哀、死后卑微的忏悔。导致很多人对傅慎行产生了共情,理由和不反斯大致相似。

但是,作者对于傅慎行的罪恶行径,也是明明白白的写出来的啊,小说中大概是这样呈现的:

傅慎行是个杀人犯。

傅慎行英俊潇洒,年少多金,深情款款,爱而卑微。

有些人也许就说了,对啊对啊,就是这样,小说为什么淡化傅慎行的罪恶,将笔墨重点放在他的优点上,这不是三观不正吗?

我就笑了,那是因为你们只看得到傅慎行的优点,看不到他是个杀人犯。傅慎行是个杀人犯,这几个字虽然小,却也是凿在傅慎行额头上的。在现实生活中,一个人的优点和缺点,还能以同等大小的字体显示在你面前吗?多少渣男出轨、家暴、杀妻,但在人前衣着光鲜,说话温文尔雅,表现风度翩翩,他们的演技比傅慎行不知道高明多少。

《掌中之物》的三观是否正确,不在于傅慎行这个反派被披上了多么光鲜的外衣,而在于作者描写的主角,是如何对待这个反派的。实际上,正因为现实生活中人丑恶的一面总是被掩饰,恶人往往装扮成衣冠楚楚光鲜夺目的模样,我们才更加需要正确的三观去指导自己认清真相,扬善除恶。

拿傅慎行来说事也就罢了,还有人认为何妍三观不正。因为何妍对傅慎行动心了,在床上被爽了,她爱上傅慎行了,所以生下了傅慎行的孩子。这样的逻辑,真是令人无语。

有些人寻找所有蛛丝马迹,从中挖掘何妍爱上傅慎行的证据。但是,对于小说中明明白白的描写,却视而不见。


外面天色渐暗,照片上的人开始模糊不清,她伸了手去摸床头上的台灯,在灯光初亮的那一刻,目光无意间扫到床头上的摆件,人却是倏地一怔,顿时愣在了那里。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瓷娃娃,笑眉笑眼的男宝,是她在出逃前都不忘塞进母亲的行李箱,好能带给梁远泽的那个瓷娃娃。

何妍的手抖得很厉害,抓过那个瓷娃娃来细看,待看到娃娃眉梢上那个瑕疵一样的黑点,眼泪猛然间就涌了出来。这是梁远泽买给她的那个,这是那个代表着梁远泽的“男宝”。她忍不住又哭又笑,怕被客厅里的阿江听到,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捂住了嘴,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在掌中。

梁远泽还在,他并没有真的离开。原来,他还在这里,就在她的身边。

阿江在外久久听不到何妍的动静,不免有些担心,上前轻轻地敲门,叫她:“何小姐?”

何妍连忙把瓷娃娃放回远处,胡乱地摸了两把脸上的泪水,抱着相册起身去给阿江开门,问他:“什么事?”

她脸上的泪痕太明显,阿江小心地看她一眼,问:“您没事吧?”

藏不住的东西她也就不打算藏,闻言只是笑了一笑,答道:“没事,就是看到以前的老照片,忍不住哭了一场。”她面上多少有些尴尬。看了看阿江,又道:“别告诉他了,省得又惹是非。”

阿江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忍不住偷偷打量何妍,她面色依旧苍白,因挂着泪痕,更添几分柔弱憔悴。可不知怎地,他就觉得她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他却说不上来,观察了半天,只猜可能是眼睛刚被泪水洗过的缘故,好像比刚才亮了许多。

何妍察觉到阿江在打量自己。面上却依旧镇定,她先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这才把挑拣出来的那些照片收在一起,和阿江说道:“走吧。”

那个瓷娃娃依旧放在床头柜上,她没去动它,甚至,没敢多去看它一眼。现在,她恨不能立刻就给田甜打电话,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问她梁远泽是否偷偷联系了她,他和她都说了些什么,而他,此刻又在哪里!

可她不能打这个电话。不能引起傅慎行的半点怀疑,否则,就将带给梁远泽和田甜灭顶之灾。人真是最奇妙的一种生物,仿佛只是一瞬间,生命力就又回到了何妍的体内,只不过是眼前一闪而逝的光芒,竟又叫她生机勃勃。


何妍本来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宛如行尸走肉。只不过仅仅看到了梁远泽留给她的瓷娃娃,生命力就重新回到何妍的体内。光凭这一段,瞎子都看得出何妍到底爱的是谁,还需要拿显微镜找何妍爱傅慎行的所谓证据吗?

还有人用何妍生下了傅慎行的孩子来说明这小说三观不正,好吧,我来捅一下这个马蜂窝。

何妍在小说的结尾,生下了傅慎行的孩子。

这一点是整篇小说里面,争议最大,最被人诟病的一点。很多人即使喜爱这部小说,也不满意何妍的这个选择。而很多人指责这部小说三观不正,不是反斯德哥尔摩时,更是利用这一点来大肆攻击,说何妍爱上了傅慎行,生下了傅慎行的“贱种”。

何妍为什么要帮傅慎行生下孩子?何妍为什么要生下傅慎行的“贱种”?

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一个值得回答的问题。问出这样问题的人,才是三观不正!

如果有人不知道这个问题有什么问题,那么我重复三遍,你们细品细品。

何妍为什么要帮傅慎行生下孩子?

何妍为什么要帮傅慎行生下孩子??!!

何妍为什么要帮傅慎行生下孩子????!!!!

看出问题在哪里了吗?

敢情一个女人怀孕了要生孩子,目的非得是“帮男人生”是吧?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不是预设的前提是,女人就是生孩子的工具啊。

难道这个孩子不是何妍的孩子?何妍生下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错?

难道这个孩子不是何妍的孩子?何妍生下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错?

难道这个孩子不是何妍的孩子?何妍生下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错?

我根本不认为何妍爱上了傅慎行。

好吧,为了更能说明问题,我姑且认为何妍爱上了傅慎行,甚至乎,何妍因为爱他,所以在傅慎行死后,帮他生下了孩子,那又如何呢?她的所作所为,害了谁了吗?对社会造成什么危害了吗?为这个世界生下一个健康的婴儿,到底怎么就三观不正了?

何妍最终生下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正常的选择。当然,她要是打掉这个孩子,也是一个正常的选择。这道题目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题。

大道至简,要评价一个人的三观是否正确,不要主观臆断她心里面怎么想,她出于什么目的去做这件事。我们要尊重客观的事实,并且看她的行动带来了什么后果。

何妍在遭受侮辱后马上去报警,没有任何犹豫。

何妍救下了于嘉,那怕因此而得罪傅慎行。

何妍救下了陈禾果,那怕因此暴露自己。

何妍在备受傅慎行宠爱的情况下,依然坚决离开了他。

何妍对傅慎行曲意逢迎,只为了保护田甜,避免她嫁给傅慎行。

何妍劝傅慎行不要沾染毒品。

何妍已经帮过陈禾果一次,不想帮第二次;直到陈禾果拿出她奶奶来哀求。

何妍做内应,掀翻了整个傅氏,导致傅慎行穷途末路。

何妍宁死不答应傅慎行生下孩子,让傅慎行抱憾而死。

何妍做了这么多事情,有些人视而不见,非要从蛛丝马迹里面寻找何妍爱上傅慎行的证据,非要攻击她三观不正。

对于这种人,我想说的是:何妍为什么要放弃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去为你们树立那种歪曲的三观啊?

再重申一次,一个女人,在自愿的情况下,生下一个健康的婴儿,永远不会是一个错误。是的,这个孩子身上有傅慎行的DNA,他的样子可能长得像傅慎行,又如何?有何妍梁远泽这样的父母,难道他不会成为一个三观正确的人吗?

说一下傅慎行那封信。

这封信令我有一点感动。但感动的理由,并不是傅慎行求而不得的爱情,而是,傅慎行在这封信中,表现出来的那一点点转变。

是的,傅慎行有一点点改变,他终于还是释放了一点点善意,学会了一点点怎样去爱人。傅慎行曾经说过,宁可让何妍在他怀里死去,也绝不会对她放手。但最后,傅慎行还是放手了,这总比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要好一点点。

有人也许会说,傅慎行之所以放过何妍和梁远泽,那是他的心里终究怀着希望,希望他们能够生下自己的孩子。事实上,还真是梁远泽的劝阻,才导致何妍把孩子生了下来。但,即使如此,这也证明傅慎行能够用善意去揣摩人心,对于一个恶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转变。

留意一个细节,傅慎行的遗书,被刻意安排在一年后才寄到何妍手上。这时候,他的孩子是否能够出生,早已尘埃落定。傅慎行并没有打算用这封信去感动何妍,让她生下自己的孩子。傅慎行心中体现的忏悔,还是真实可信的。固然这种转变,绝对不足以弥补傅慎行的恶行,他也绝对不配得到何妍的原谅。但是,一个恶人能够真诚的忏悔,这个世界毕竟还是多了一抹亮色。

何妍不但救赎了梁远泽(她和梁远泽之间是互相救赎的关系),还救赎了傅慎行(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这进一步说明小说的三观正确。

4、我喜欢《掌中之物》,因为我喜欢何妍

认真的论证完了,最后,我任性的说几句话。

我认为《掌中之物》是一部三观正确的反斯德哥尔摩小说,但是,其实我不太关心这小说到底反斯还是不反斯。我喜欢这部小说也不是因为其三观正确。三观正确的小说多了去,看的过来吗?

我喜欢《掌中之物》,因为我喜欢何妍。我喜欢这女孩的勇敢、善良、坚忍、对爱情的忠贞,甚至,我喜欢她一些不可描述的表现。(再次强调,人的情感是很复杂的,其中也包含一些不那么高尚的部分)

详细的分析,可以看我的另一篇书评: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12943277/

所以,即使《掌中之物》有不少缺点,只要何妍的人设立住了,这就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


何妍和傅慎行的孩子确实争议很大,我再补充几句,将我的观点阐述清楚。

首先,我尊重女性的堕胎权。既然上天将生育的责任赋予女性,那么女性自然也有堕胎的权利。不要说是非正常、非法的行为导致的怀孕,哪怕婚内合法行为引起的怀孕,我也完全支持女性具有独立决定的堕胎权,而不必征得男方的同意。

其次,如果何妍最终决定是堕胎,我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的决定。实际上,在何妍这种情况下,绝大部分人的选择都是堕胎,这种决定没有任何问题。

问题是,何妍最后被说服,在自愿的情况下生下这个孩子,我认为这也是一个正常的选择。我反对的是“指责何妍生下孩子,甚至将之视为三观不正”这种行为。

何妍为什么改变了主意?梁远泽在这里充当的是“圣父”这种工具人吗?我不认为是这样,何妍的改变,深化了故事的主题。

我们来重温一下原文中的这个片段:

夕阳从旁侧斜打过来,落在纸面上,照得字迹有些恍惚。不知不觉中,有眼泪无声地从眼角里滚落,何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一如一年之前,她从妇产医院的彩超室里出来,走不两步就没了力气,只能倚靠在走廊里,手用力掩着口,慢慢地滑倒下去。

她看到了那个已近四个月的胎儿,那个长得长手长脚,在羊水里游弋玩耍的孩子。它动个不停,活泼欢实,丝毫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这样活生生的一条性命!

走廊里人来人往,落到她身上的视线各式各样。梁远泽从等待区里走过来,丝毫不顾忌别人的目光,双手握住了她的肩,抿着唇将她从地上提起来,“妍妍,我们不做手术了,我们回去。”

她愕然地抬头看他,愣得片刻,这才哑声说道:“这是沈知节的孩子。”

“它也是你的。”他答她,眼中也有矛盾挣扎,可慢慢地,那眼神终于渐渐坚毅,他盯着她,一字一句地告诉她:“不,它不是沈知节的,它只是你的孩子,以后,它还将会是我们的孩子。妍妍,我们回去。”

“我们的孩子已经被沈知节杀了。”她怔怔地说道,把头抵向他的肩头,把藏在心底的秘密告诉他,“远泽,我们有过孩子,我们的孩子被他杀了,他逼着我去做流产,拿你的命来威胁我。”

梁远泽的身体于一瞬间僵硬,他从不知道他们还有过一个孩子,从不知道。

她说着说着,终控制不住情绪,孩子一样的痛哭流涕,“我恨,我恨啊。他都杀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为什么要留下他的孩子?不,我们不留,绝对不留!走,我们现在就去做手术。不能再叫它长大了!”她近乎失控,慌乱地拽着他往前走,“快点,快点。”

他随着她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拉住她,“妍妍,我们回家去。”

她慢慢安静下来,站在那里,茫然无助地看他,轻轻地叫他的名字:“远泽。”

他伸过手,揽着她的头摁到自己胸前,良久之后,才缓声告诉她:“妍妍,我们和他不一样。”

是啊,他们和沈知节不一样,就算他们曾受尽侮辱与伤害,可他们还是不会变为沈知节那样的人。因为不管你受到伤害,永远不能成为去伤害别人的理由。她懂,梁远泽懂,而沈知节却不懂,从来不懂。

何妍一开始为什么要堕胎?理由是:傅慎行(我更喜欢用这个名字)逼她去流产,所以她恨傅慎行,她要复仇。何妍要通过打掉傅慎行的孩子来实现对傅慎行的复仇。

问题的关键在这里:何妍要通过打掉傅慎行的孩子来实现对傅慎行的复仇。

应该说,受过伤害的人,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善良如何妍,也禁不住这样想。

但是,细心的分析一下,打掉傅慎行的孩子,真的能实现对傅慎行的复仇吗?这个理由成立吗?

是梁远泽提醒她,你受到伤害,不能成为去伤害别人的理由。打掉一个未出生的胎儿,并不能报复傅慎行,即使这个胎儿身上有傅慎行的DNA

不要说傅慎行已经死了,即使他活着,也不应该只是为了报复傅慎行,去打掉一个未出生的胎儿。这个生命是无辜的,他不应该成为报复的工具。一个女性因为被QJ而堕胎,她的理由也并不是为了报复QJ犯。

如果何妍还有其他理由要堕胎,那当然没有问题。可是,当她意识到这个理由被推翻之后,她找不到其他理由去堕胎了。

何妍不爱这个孩子吗?不是的,她看到已经4个月的胎儿,那个长得长手长脚,在羊水里游弋玩耍的孩子。没有一个母亲会不爱自己体内孕育的孩子。加上丈夫又支持,这个孩子会在健康的家庭中长大,有正确的成长人生。

所以,何妍最终生下了这个孩子,我不觉得这个过程有什么可以被指责的地方。

20 有用
16 没用
阳光之下 - 豆瓣

阳光之下

7.0

4249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6条

查看全部46条回复·打开App

阳光之下的更多剧评

推荐阳光之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