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遮半掩的男体,是美的审视还是欲的流露?

南悠一
2020-12-29 看过

服装美、置景美、音乐美,剪辑和叙述流畅,制作水准一流,这部华丽大片却并未在脑中停留太久,风一吹就消散了,令我惋惜。据我个人经验,有类似观感的电影多半因为文戏做得不好。自诩写作出身,调度能力见长,编剧反成其最差一项,有些让我觉得可笑。

可以看出来,此片也受审查所困,审查抑或自我审查很难精确讲。在影片里,风格、情节、隐形的情欲无法摧嶉而成观,男人们脱了,脱得不彻底,镜头规避了一些完整的、长久的展现,剪接快速,视野漂移没有中心(难道是他面对直男时的心态流露?)。如何用美学眼光拍男体,而不是欲望的眼光,未来郭怕是要多向《痛苦与荣耀》或者帕索利尼、德里克·贾曼学习。

但是,美的前提,是欲的繁茂。

国内银幕一向缺少裸体,女子无法裸露受道德(男性)所困,男体则更特殊,除了像国产喜剧里那种已经让人失去任何性趣的肥胖中年肉体(有些影片会尤其突出肥胖的特征),就剩下彭于晏式的胸腹肌模板标准展现,它们皆不是性的载体,前者像是男性自己深陷男权秩序下的自嘲,后者更像是力量和男权的象征,皆是一种男权社会抽象出来的符号。

所以,和女体一样,被美学化被景观化的男体其实也是不被允许的。这就造成,男体向来被当成异形来看,性器官像蟒蛇,丑陋、张牙舞爪,容易让人感到羞恼和被冒犯,更遑论创作者们在这样羞耻心极强的禁欲环境里去展现男体之美了。

(在银幕上属于的美学的、文化层面的性器被抹去,它会变幻出另一种巨大的不满足,借着巨蟒的外形张开大嘴。不满足越巨大,蟒就越大。)

在某种程度上,《晴雅集》向观众提供了一次鲜有的审视男体的机会,先不说它的好坏美丑,郭能让自己做到一种真诚,他能尽力实现他想要实现的目标,尽管目标是可疑的、欠妥的。

在国内,好片不多,有一个大的原因就是创作者不真诚,他们有的过度精于计算,做事拍戏只为钱没有心,有的则被审查禁锢,被抹去了很多思想和个人风格,后期为求过审更是甘于自我审查,拍四平八稳的东西。这些拍戏的老油条们大多善伪装,在作品里不露声色地抹除一切内心阴暗的流露,和他们自觉危险的东西。

郭不会这么做,他极度认同自己的价值体系,以至于缺少有效的反思,不认为自己的缺陷是缺陷,获取得一种莫名的勇气,所以他能拍出与他同类人的内心真实,一种必会被这类人回避、大骂和不愿意面对的真实,一份未被创作者的谎言污染的样本。

我们任谁都明白,如果影片里的男体是一面镜子,属于这个时代人的真实,绝不是现实中肉眼可观的带着缺点的饱满、丰富的肉体,而是一种被滤镜和整容器涂抹过的肉体。属于这个时代的欲望真实,不是彭于晏腹肌式的裸露,而是那条被囚禁已久极渴望挣脱束缚的祸蛇。

16 有用
3 没用
晴雅集 - 豆瓣

晴雅集

5.1

13606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晴雅集的更多影评

推荐晴雅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