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时代,正在被郭敬明代表

胡晓晨
2020-12-25 看过

不管你们承不承认,我都要说,我们的这个时代,正在被郭敬明代表着。

看完《晴雅集》出来,我正好在我加的一个电影群里看到别人这么说:

他所说的,正是我想的。

我搞不明白为什么打架打到白热化的时候男主要脱掉上衣,然而这不需要我想明白,因为郭敬明需要的,就是满足那群观众的淫欲,只要他们能在看完之后说:“啊邓伦的肉体太美好了集美们快去看!”就够了,因为他想赚的,已经赚到了。

不少电影都有暴露的镜头,这确实,很大一部分导演都跟郭敬明一样,拍这类镜头就是为了吸引粉丝买票,这和拍黄片的心理是一样的,只不过这是遮着掩着的“黄片”,是要摆到台面上,给更多人看的,优雅的“黄片”,所以点到即止,叫人内心抓挠。

但也有像李安拍《色•戒》这般,明明演员暴露的要比其他电影更多,但是你几乎感受不到那层“色”,而是感受到俩人危险紧张的关系,和王佳芝一点点被征服的悲哀。

这是大导演厉害的地方,在“色”之下,有更深层次的内容,而“色”也能在全片里起到关键作用。

大部分其他失败导演败在哪呢,就是既做不到李安这般让情色变成高深莫测的艺术,又做不到郭敬明这般彻底放下架子,彻底地为观众大脑皮层的满足而拍。最后搞得四不像,看着怪别扭,一部片子自然成就很低。

但是仅从几个露肉的镜头就说郭敬明太懂观众是不是很武断呢?武断,也不武断。

很多电视剧拍身材好的男演员露肉,多半还有个女生视角,女主看到男主没穿上衣,天啊太害羞了,于是别过脸去——女主其实就是替大部分观众的害羞,于是观众潜意识里那份害羞被导演编剧发现了,这个卖点就搞得总差那么点意思。

郭敬明不同,他的态度是,没关系你放心大胆地看,集美我懂你,你看在如此高燃时男主脱了,你总得看吧。

而且郭敬明,太知道怎么拍男演员了。

如果是一个本就带着原始野性的男演员(《风平浪静》里的章宇)脱了,也会很吸引人,但如果是一个全程禁欲的、板着张死人脸的男演员脱了,那会给观众一种“有生之年”的满足感,这满足感是超越了原始野性本身所带来的。

就电影整体而言,我觉得郭敬明也是下了功夫的。

没有了《小时代》里虚假浮夸的台词,也没有了《爵迹》里头身比极不协调的假人,演员选择上放弃了那些不会演戏的流量明星,故事在原著的基础上结合一些搞笑的梗,场景绚烂,特效美观,非常符合现在主流商业片的价值观。

人总会变的、会进步的,郭敬明也不会永远停留在吵架撕逼上。

当然,他的台词还是脱离不了初中生美文的做作浮夸,人物也以“端着”为帅,这都是郭敬明的局限性。

我是初中就读过《幻城》,之后有追《小时代》小说追到高二,《小时代3》反复看了三遍,《爵迹》两本也都全部读完。对于高中时的我来说,真的太好看了。当然,前提背景是,当时我没有多余的钱去买其他书看,也没时间看。和高中语文课本和试卷上那些掐头去尾不知所云反正都是歌颂农民淳朴或者批判资本主义的小说比起来,郭敬明写得太好了。

所以当我看《晴雅集》的时候,我会有种恍惚感,剧情设置上跟我读过的《幻城》《爵迹》竟有点像。

(当然,我就不谈他抄袭的事了,这不属于我要分析的范围)

首先他很会烘托人物出场。我记得当时读《爵迹》,他开头先用平民百姓烘托某个人物怎么怎么厉害,后来发现他只不过是个小小使徒,而使徒之上还有王爵,王爵也分七等。最高等的使徒还打不过最低等的王爵,于是他不用费笔赘言,等到一等王爵吉尔伽美什出场的时候,他只需要写吉尔伽美什有多风度翩翩就够了。因为他的厉害郭敬明已经衬托过,此刻他越是不以为然,他就越是高深莫测。

然后我记得还有一个场景,是打什么怪兽的时候,他写二等怪兽(好像是叫“诸神黄昏”?)怎么怎么巨大可怖,等到他再写一等怪兽时,一等只是只小猫,而吉尔伽美什和它打了一架丢了一只手。

是不是,此处省略的地方已然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此刻的郭敬明,再不是《小时代》里一个字拆成三十个字、用奢侈品品牌把文字堆得臃肿不堪的郭敬明了,他成了氛围烘托的高手。

《晴雅集》里继续沿用着这套模式,尤其是春夏饰演的泷夜神秘莫测又风情万种地出场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熟悉的郭敬明又回来了。

整部电影的故事设置跟《幻城》有异曲同工之妙。为着某个神秘的任务,几个各具神通的人物聚集到了一块,他们性格迥异,彼此还有冲突。相爱相杀打情骂俏悄悄卖腐。随着任务的执行,一些更加扑朔迷离的事情正在暗流下涌动。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变形的“奥德修斯式的闭环”。

而且郭敬明在《晴雅集》里有他企图想思想深化的地方。

佛教里讲“贪嗔痴”是三毒,这部电影里我看到的就是“痴”。对爱人的痴。

有深度的创作者想搞明白爱情是什么,大部分流水线商业片呢,又着急把大家在爱情里最表层的共性展现出来以赚取所谓“共鸣”。

郭敬明呢,他太懂了。比起吃“糖”,观众更愿意吃“砒霜”,虐得越惨大家看的越开心。

你说长平公主对晴明师父的爱有发展脉络么?没有。但是郭直接把最虐恋情深的地方给你看,当你哭得稀里哗啦从电影院走出来,被冷风一吹,你会猛然一个激灵:他师父做了啥啊就让长平公主爱得连不死之身都不要了?

《小时代》亦是如此。

《了不起的盖茨比》也是一场繁华大梦,但是呢,菲茨杰拉德写出了属于他那一代的迷惘,因为这篇文章并不探讨文学,所以我在这就不展开描述这部小说。

我只说郭敬明的《小时代》,它也是,你在电影院看的时候,会无比艳羡他们这帮人的纸醉金迷,无比艳羡永不分家的时代姐妹花,等你从电影院出来,你又会一拍大腿:她们为什么就有那么牢固的友谊啊?她们凭什么就那么有钱啊?

没有逻辑。郭敬明的逻辑是那种沙堆起来的塔,手指轻轻一碰就倒了。

但他就是很懂得给观众看观众最想看到的东西。

现在很多人一说起郭敬明就炸,感觉他像一只蛀虫啃烂了许多人的青春,然而这是许多人不愿意面对的:首先你心底有对某些东西的欲望,这欲望没那么高雅,你并不想当太空人,你只想躺床上幻想许多玄妙的场面和香艳的肉体。一个思想有高度的创作者会对欲望进行批判和反思,会在茫茫然的人世里,对杂乱无序的人生感到焦虑,他们隐隐想像拜伦或者唐吉诃德一样重建秩序,又或者如等待戈多般对着未来虚无而悲哀地一瞥,说这世界就这样烂了也罢。

然而郭敬明会告诉你,没关系,你想看什么我就给你看什么,凡你所想都是对的。

所以我从不讨厌郭敬明,我只是觉得,他是我们娱乐至死的时代里,最极致的代表。

147 有用
55 没用
晴雅集 - 豆瓣

晴雅集

5.1

13636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5条

查看全部95条回复·打开App

晴雅集的更多影评

推荐晴雅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