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th Pran

到底凡人
2008-02-19 看过
Dith Pran

对电影似曾相识,好象在哪看到过类似的内容,不过因为几年前在ARTE看过一部分,总觉得是那个的原因,看到中间被这些战地记者的经历深深吸引,最后两人终于相见,更是被感动到掉眼泪(虽然我很不喜欢电影中那个纽约时报记者Sydney Schanberg的角色)。
直到打出字幕,我才觉得Dith Pran的名字这么熟悉,一查之前的读书笔记,果然是Raymond Depardon在作“纽约来件”时碰到的那个纽约时报记者,Raymond Depardon在81年7月时送给解放报的专栏第四张照片的注脚写到:“今天早上我跟随一名摄影师出门,纽约时报的记者,柬埔寨人Dith Pran。在去116街Harlem的地铁里,他跟我讲起了柬埔寨、水稻田、以及与红色高棉在一起的四年……“我不是囚犯,但更糟糕。”他说起法语来很轻柔,有些腼腆。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住在布鲁克林区,家里的其他人都已被杀,他在纽约时报已经工作了一年。我们还谈到了摄影师Sylvain Julienne、Sou Vichith、Gilles Caron......”
Raymond Depardon在阿尔及利亚、越南、乍得、贝鲁特等地都做过战争报道,他们谈到的几个人全是在柬埔寨战争时失踪的记者,Sou Vichith也是柬埔寨人,是Depardon在Gamma图片社的同事,Gilles Caron是Depardon在Gamma的共同创建人,70年与另外两名法国记者在金边附近失踪。Depardon和Dith Pran相遇在81年,从电影最后结束的时间看,Dith Pran也仅仅回到美国一年多而已。Depardon也是几年后看到这部电影才知道:片中描述的那位历尽苦难的柬埔寨人就是这个曾经和自己工作过一天的摄影记者。
The Killing Fields残酷而真实,Depardon在提到这部电影时也是用记录称呼的,我一度认为是部记录片。在“纽约来件”的书里看到一张Depardon拍摄的Dith Pran的照片,瘦小的柬埔寨人脖子上挂着相机,面孔一如普通东南亚男子,只是眉头微皱,眼中似有经历无数,等看完电影再看那句“柬埔寨、水稻田、红色高棉在一起的四年”的话,平淡的话语和残酷的画面对比,更觉得他在红色高棉所受的苦难,不止是电影中所现的场面,可那些就已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Dith Pran从纽约时报离开后,建立了一个认知红色高棉时期大屠杀的项目,他评价自己说
“Part of my life is saving life. I don't consider myself a politician or a hero. I'm a messenger. If Cambodia is to survive, she needs many voices.”
15 有用
3 没用
杀戮战场 - 豆瓣

杀戮战场

8.3

531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杀戮战场的更多影评

推荐杀戮战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