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沉重 思想自由

薇薇恩小姐
2008-02-19 看过
在让多米尼克鲍比去世的那一年,他曾经对前妻说,“希望有一天在银幕上看到他自己的故事。”但是他只等来了自传《潜水钟与蝴蝶》的出版,在该书面世的两天后,他告别了人世。这位前ELLE杂志的主编在一次意外中风之后,全身瘫痪,不能说话,不能进食,甚至无法呼吸,当眼科医生像缝袜子一样把他的那只“在生理上没有作用”的右眼缝起来之后,他与这个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就是那只模糊的左眼——眨一下是肯定,眨两下是否定。
“我想去死”这是他用“眨眼”的方法“说”出的第一句话。但他用最后拥有的东西:记忆和想象写出了自传《潜水钟与蝴蝶》,它告诉人们尽管人中风后脸可以丑得像是装在甲醛瓶内的标本,也无法赶走停在鼻尖上的苍蝇,但是思想却是可以让你摆脱这垂死的皮囊。当人无能为力时,这种达观的态度能让人活下去。不过,这影片包括书的主旨应该不是一种简单的励志:活下去是硬道理,或者要所谓的身残志坚。而是主人公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坠入黑暗和痛苦后,灵魂开窍,骤然出现的对于人生反思,这类沉重打击后的反思是最具意义的,尤其是当它与死亡十分接近,同时外界对他干扰的途径被切除自我陷入孤独时,除了眨眼他无法与人交流。所以,导演施纳贝尔说,《潜水钟与蝴蝶》像是一个能够帮助你掌握自己死亡的自救装置。
透过本片,我们还看到一个行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人对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一个基本看法:它是美好,值得我们活的,所以,我们要学习如何活得更好。就像中风了,身体不能动了,但思想依然可以像蝴蝶一样的飞翔,绝处逢生不仅是活而已,而是活得让自己觉得有滋味。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走廊灯塔;那些风中金黄的草;蓝天;海边嬉戏的孩子。画家导演施纳贝尔在绘画上的才能也赋予了本片,当然,这或许也要感谢他的合作伙伴摄影师亚努斯卡明斯基。他曾经担纲《小巨人》、《少数派报告》等片的摄影。
作为影片的男主角,这次马修阿马利克或许是最奇特的男主角。在戏中没有动作,少有对手戏(闪回镜头有一些对手戏),甚至镜头极少对着他拍摄,但他用性感声音,嘲讽的语气、尖酸的语词来承担角色的功能——他是影片前台的喜剧演员。说到这些精彩的画外音要感谢导演的坚持,他坚持用法语而不是英语来拍《潜水钟与蝴蝶》以保证影片的原汁原味。画外音不时的补充着在思想上自由的让多对事物的看法。比如当他看到床前漂亮的女护士时,让多的画外音说,“天哪,我是在天堂。”他是唐璜,尽管他已经躺在床上,身上唯一能动的只有他的眼球,主人公的性格特征就出来了。此外,影片有三分之一都是让多米尼克鲍比的视角,那个模糊的病房,走马灯般的医生、护士、朋友、亲人,我们透过让多来审视这个世界:美好与无奈。也更切身的体会到了痛苦:因为导演成功地把观众和让多米尼克鲍比一样被命运捆绑固定在轮椅上动弹不得。
51 有用
5 没用
潜水钟与蝴蝶 - 豆瓣

潜水钟与蝴蝶

7.9

3707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0条

查看全部20条回复·打开App

潜水钟与蝴蝶的更多影评

推荐潜水钟与蝴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