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中的受害者相关分析

[已注销]
2008-02-18 看过
不知道这世界上经受过校园暴力的孩子所占的百分比大概有多少。在看《人间失格》的时候,作为一个曾经陷入过类似事件的观者,我被极其强烈地打动了。

看前面几话的时候,心情始终很平静。很多人在骂,先是去骂孩子为什么不辩解不反抗;再失去骂父亲为什么不理解不信任。其实这些并不是难以理解的问题。

诚的忍气吞声一开始可以被认为是赌气,再往后可以被认为是害怕,最终则是归于绝望。校园暴力的受害者,通常都要经历过这三个过程。对于施暴者而言,把受害者的情感态度控制在害怕是非常不易的,因为人很容易绝望。

一旦绝望的人,便会爆发。有机会碰枪的孩子会干脆趴在教学楼楼顶上乒乒乓乓得来一同然后打爆自己的头来一段绚烂的告别,没机会的孩子要么结果掉自己,要么上刀。对于被压抑太久的少年而言,用枪那种直接而干脆的死亡远不如近距离的白色红色的交接来得更爽。

——至今在这里写文章的这个人,一旦被触动和校园暴力相关的回忆,第一反应还是当时那种奇妙的冲动。想要捅死他们。如果有枪,就想站在楼顶上往下扫射。从校长,到班主任,再到那些人。什么都可以放弃。

大场诚作为剧中第一受虐者,被我认为是一个“善良到死”的人物。几乎所有人都在大骂武藤和彦——说他被拯救了还没良心,竟然反而成了暴力集团的头子去欺压那个拯救他的人。可实际上我们中的人有多少人能像大场一样呢?对于平常人而言,也许变成武藤要容易得多吧。

什么样的人容易成为校园暴力的受害者?

首先,这个人不怎么信任成年人,或者不那么容易让成年人信任,就是说不怎么讨成年人喜欢。他的双亲也许不健全,或者其中一方保护过度而另一方极端冷漠。或者家长对他要求很高让他不好意思说。和家长之间缺乏交流——这从根本上导致了他不会求助。这一条是铁打的百分百定律,除非施暴者强大到连家长都害怕(这就已经不是校园暴力的问题了),否则不会有稍微有点良知的家长任由这类事件发展下去。

大场诚和他的父亲,看似是无敌的超级父子档,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是一团破烂。某个人思考过如果偷窃之类的事情落在她头上父母会不会支持她,答案是否。——难怪挨欺负。我们经常在漫画里看到不管孩子犯了什么错都不相信的家长,大场诚的父亲正好相反,sb到一说就信,还不如前面那种父母。这从根本上导致了校园暴力越发展越猖狂。

其次,老师必须很混蛋。

老师也许不怎么关注学生,这通常发生在成绩平平、沉默寡言而且相貌也不出众的孩子身上,这样的孩子就算被虐死了老师也不一定会迅速知道。但是欺负这样的人其实很危险,这样的人往往最容易走极端路线。

或者老师不怎么喜欢被欺负的学生,甚至往死里恨那个学生,这样的老师也不会觉得那个学生被人欺负。被讨厌的学生也许很高傲,行为不端,或者不符合混账老师的变态审美观,或者干脆是个肥仔加笨蛋,被打到满地找牙了施暴者一声呼唤又高高兴兴的爬起来。——这样的人,我见过三个。他们最后都没念高中,可是你说念职高他们的人生岂不是更惨。

至于混账老师的变态审美观,这是几乎最可恨的一条。有的老师对学习优秀的孩子在所有事情上都网开一面,有的老师干脆就把对反映慢的孩子的仇恨写在脸上,我遇见的最大的混帐,她对于一切性格活泼的女生怀有一种扭曲的刻骨仇恨,那种仇恨完全地从她的言行和眼神里宣泄出来,非常直接地面向你,就算你学习成绩不差,甚至擅长她所教的科目也不行。此外她还是个对校园暴力低头的欺软怕硬的废物,于是那些破事就愈演愈烈。如她所言,当年那些女生后来的确没有学好的,有人偷窃大量贵重物品,有人异性关系不干不净,还在好好念书的人至少也有比较严重的心理问题,她们统统都自暴自弃,坐以待毙,尽情品尝人生的伤痛。这其实和她有关系,如果没有她这些学生也许能活得幸福一些——去他的名校老师。

但是混账到千寻老师那个程度的,已经超越了我的想象了。迟钝型的女老师见过不少,《龙樱》里的井野真真子好歹还知道为了救学生骑摩托车冲进东京湾,千寻……你和新见结婚去吧。

最后,受害者普遍孤独。受害者可以是转学生,或者一直交不到朋友的可怜小孩,或者因为胖,丑等等原因被大家嫌弃。其实胖一点可以忍耐,如果你情商较低,不幸较晚进入理性思考阶段,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傻”,基本上就死路一条的了,没被虐是因为你好命,碰上了一个和谐的班集体。所以我很奇怪为什么千寻小时候没被欺负过,日本社会的和谐程度比我们差远了。会寻短见的孩子往往是被逼到绝境了——何谓绝境?就是一个信任自己的人都没了。就像大场最后的纵身一跃,原因在何?因为那个要虐待他的人是影山留加。这就是传说中的最黑暗的境地,极致的孤独,极致的恐惧。后来遭到欺负的松野,也是典型的孤独者代表。当你拒绝维护多数时,只能被孤立,在那样一种环境下,死亡是解脱。松野是善良的,他在上吊之前没有想太多。换我,自杀是肯定的,但我不会一个人去死,至少要先把武藤用fight club的方法搞死,要是失败了,我就用hostel的方法。

综合以上分析,我认为校园暴力是在封闭的心理环境下发生的群体性行为。单对单成不了大气候。校园暴力的带头者往往算是个拉风人物,所以后面有大量的小弟跟上——不虐就被群体抛弃,怎么能为个肥仔断送前途呢?在凌虐的过程中,大哥一般会最先松懈。因为大哥往往是个人物,家里有钱,爹妈有期望,花花公子一个,没什么前途,找责任先找他。倒是小弟中若有S体质的,虐的时候就像高丽棒子打中国人一样狠,很可能紧紧跟上,大哥倒下后(或干脆就是他弄倒的),他就翻身农奴做主人了,躲在大哥虚张声势的影子后面疯狂攻击。受害者若有点智商,就应该利用这段时间逃逸,否则必死。大场诚在神户好孩子当惯了,没见过这架势,最终酿成人间惨剧。

——在综合上段分析,我又得出结论:受害者其实很危险,不仅是因为逼急了他们就得出人命。开篇我提过:变武藤比较简单。很多人可能会生气。实际上能够像大场一样忍到断气也没忍出反社会型人格的受害者十有八九是受虐狂,这是一种生理变态了,我是文科生不懂这个(我没说大场是)。校园暴力最可怕的一点就是一点点的孤立你,让你窒息,没有活下去的勇气,而且连逃跑的方法都没有,哭也好叫也好都是没有意义的。受害者并不会像旁观者一样同情其他的受害者,因为只有他们跟自己才是同类,他们不受虐了,我怎么办呢?人毕竟是社会性动物。

所以,相信我,对于绝大多数受害者而言,即便他们被折磨到重度神经衰弱,给他们机会去虐,他们还是会下手。有些人不虐,因为他们是受虐狂;还有些人不虐,因为他们是大场诚。被虐得太久,他们在心理上就会自动把“虐”当作是回归群体的行为,是转移自己的孤独、宣泄自己的压力的方法。做到顶点了,就是武藤。我遇到过一个人,每天一旦下课身上就会被贴满各种各样的小纸条,大家连打他们都嫌脏。这可能是规模最大群体虐待行为,不间血不见泪,只是所有人一齐出动,把最后一点希望彻底抹掉,她的世界中只剩下虐和被虐。也许程度不深,但每当遇到新朋友,下一秒钟他就会被所谓的社会氛围所感染,加入虐的阵营。虐到最后,她的妈妈终于知道了,她站在校门口想要讨一个说法,被一个另一事件中的受害者和虐那个受害者的人骂了回去。

《人间失格》所展现的,是一种放大的扭曲。在一个地方如此密集地遇到这么庞大数量的变态的机会应该不是很多,只是我们身边也许正在发生着类似事件的缩小版本——当然,也可能更恶劣。请多给周边人一点关心,稍稍去试着捕捉下寂寞的眼神。我们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施暴者或者受虐者,我们也许会变成武藤和彦,或者松野裕次,或者影山留加。我一向是坚信成长这回事是要自己去走弯路的,否则就算成了哈佛全奖生爹妈写本书全世界大卖也是个废物。但是,只有这件事,需要周围每个人的帮助。或许校园暴力的经受经历能够丰富一个人的阅历,但它带来的更多是疏离感和孤独感,是负面的精神体验。请做个善良的人,请信任你喜欢的人,请在第一次受到伤害后就积极地寻求帮助,请不要永远地忍气吞声,如果实在做不到,哪怕放弃掉名校的入学也请逃开。始终很平静的我自己,在观看第12话的时候突然陷入了无法自已的抽泣。谨以此文献给我的那段已经远去的黑色记忆,希望每一个陷入类似困境的少年都能平安地挣脱困境。
341 有用
14 没用
人间失格:假如我死的话 - 豆瓣

人间失格:假如我死的话

9.0

1526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2条

查看全部92条回复·打开App

人间失格:假如我死的话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间失格:假如我死的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