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特·贝克式的孤独

N
2008-02-18 看过
“你喜欢查特·贝克吗?”

乐队英俊的哈里德用生涩的英语问着对面漂亮的女售票员,然后便开始冲着姑娘深情的吟唱:“My funny valentine,sweet comic valentine,you make me smile with my heart...”

村上春树说:“Chet Baker的音乐里,有一种决不含糊的青春气息。”这个心碎浪漫主义者的迷人之处在于他用他那叹息般的歌声和清冷的小号传递着低调而悠远的爱情。当乐队小号手哈里德吟唱那首被翻唱了无数次的《My funny valentine》时,我已经开始喜欢上了这部电影。我喜欢感性的爱屋及乌,就像我会因为这首歌喜欢《天才瑞普利》一样,因为马特·达蒙在那部片子里也成功地演绎过它。

恋物之间的奇妙联系总是会衍生出更多的好感。当然,也许你已经猜到了,我对Chet Baker的所知正是自村上春树。钟情他的村上还说过:“查特·贝克的演奏有一种令人胸颤的痛楚。”以色列电影《乐队造访》处处流露着如查特·贝克Cool Jazz般孤独的气质,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寂寞,莫可名状却似曾相识的孤独。

哈里德再次唱起《My funny valentine》的时候,是和塔吉夫、吉娜同坐在一个清冷的房间里(如下图)。还是那句话,“你喜欢查特·贝克吗?”,然后拿起小号演奏了那么一小段,乐声中我们看到的却是吉娜历经沧桑的面容。老团长塔吉夫应声说:“我喜欢查特·贝克,我有他所有的专辑。”比起之前塔吉夫对哈里德严厉的训斥,这一次塔吉夫显得亲切了许多。这样的段落在影片中比比皆是,人物以独有的方式诉说着孤独,又共同对峙着孤独。

喜欢《乐队造访》,是因为作为一部以色列电影,它并没有刻意去反映以色列与泛阿拉伯世界长远而深层的冲突。它描述的是人类细微的情感,是一个略带忧伤和惆怅的小品。就像亚历山大警察管弦乐队误入的那个名叫贝得·哈克的小镇,这里没有阿拉伯文化、没有以色列文化,只有与世隔绝的孤独。

博客图文(附《The Best of Chet Baker Sings》下载):
http://ilm.blogcn.com/diary,13874762.shtml
57 有用
6 没用
乐队来访 - 豆瓣

乐队来访

8.1

571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乐队来访的更多影评

推荐乐队来访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