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台词

8cm的天空
2008-02-14 看过
【第一話】


『每個人的手上都握著一把打開奇蹟之門的鑰匙。但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人少之又少。改變命運的奇蹟,從來不以匆忙的姿態出現。只要心懷改變的夢想,一步步不斷的累積,總有一天,奇蹟之門會為你敞開……』

***

『攜手步入禮堂的人,並非是自己最愛的人,而是選擇了第二愛的,也許有人以此而自誇。交往的人是否是你人生中第二愛的人,又有多少人是真正明白呢?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信的,就是當你即將失去一生中最愛的人的瞬間,才會發現對方在你心中的重要性。』

***

健:「和禮的相遇是在小學,至今為止,我們不知共度了多少時光,禮總是伴隨在我左右,能夠向她表露心聲的機會太多太多了。或許,我是一直在尋找一個表白的完美瞬間……但是,已經太遲了!今天是禮要結婚的日子,在這世界上我最愛的人,今天……要和別的男人結婚了……」

***

健在婚禮上的致詞:

「多田先生、禮小姐,恭喜你們結婚……我與禮從小學開始就是同學,幾乎是一起共度了學生時代。昨天,當我再次翻開小學畢業紀念冊時,禮在夢想的那一欄,寫著要當一名可愛的新娘,當然現在是否可愛是個很大的疑問,但無論如何,她可以實現小時候的夢想,作為好友我感到非常高興。吃飯的時候,因為笑得太過火,牛奶從鼻子裡噴出來、休學旅行的時候,因為搭錯巴士而引起軒然大波、合唱比賽當指揮的時候,在舞台上打錯節拍……禮多少有點笨拙的地方,但她卻總是先替周圍的人擔心,而把自己的事情擺在其次,難過的時候也總是微笑著……總之,她比誰都關心夥伴,和她共度的時光真的很開心……真的……嗯,該怎麼說呢?總之,恭喜你們!祝你們永遠幸福!」

***

健:「我有種想哭的衝動,因為眼前穿著婚紗的禮,實在是太美了!……曾經離得那麼近,為什麼現在禮身邊的人卻不是我?為什麼現在感到距離如此的遙遠?…… 結果,終究我什麼都沒有做,讓她笑、逗她開心、就連告訴她我真正的心意也……看著幻燈片上,那些過去的自己,我就難以遏制心中的怒氣。……如果,那時候讓禮看到我果斷的一面,那現在坐在她身旁的人會是我嗎?好想重新來過啊!回到那個時候,重新開始!重新再來……重新再來……」


【第三話】


健:「禮坐在和換座位前一樣的位置,明明我很容易就可以猜到,為什麼沒能坐在她旁邊呢?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辦不到……就算回到過去,我還是一點都不坦率,我好氣這樣的自己!」

***

多田:「其實我一站在人群前,就會極度緊張,雖然到今天就滿兩週了,但我還是沒有完全習慣,深深覺得,果然老師這條路並不適合我。不過,直到剛才聽了吉田禮同學的話,我才意識到,這個班級的三十個人,可能是我最初也是最後一批學生,但我什麼都沒有為你們做,明明想告訴你們的話有很多,卻什麼也沒有傳達……」

健:「多田老師,您會成為一個很棒的老師,成為被大家仰慕,很了不起的好老師……」

***

多田:「對了,岩瀨君,大家不是都叫你“健"嗎?但是,只有吉田禮同學叫你“健三"耶!這個綽號有什麼原因嗎?」

健:「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她就這樣叫了,我也沒有特別在意。」

***

禮:「那時候明明就是那麼帥氣,我還想說,當你的新娘應該不錯!」

健:「那是什麼意思?」

禮:「因為剛搬家,還沒有朋友……所以……」

健:「妳也只有那天比較乖巧而已,從隔天開始就一直“健三、健三"的叫,吵死了!(笑)」

禮:「突然覺得有點害羞,唉喲!真的好丟臉喔!(笑)」

***

妖精:「還記得我的忠告嗎?"認清本質"……這次你的做法,一點錯也沒有!這是我給你的評價。」

健:「但是,結果讓他們更靠近的人是我!」

妖精:「乍看之下是繞遠路,但有時候卻是最快的近路喔!……算了,姑且先不論這次是否成功,人類往往會想盡辦法陷害對手、排除對手,但是你卻沒有這樣做……」

健:「不!其實我有打算那樣做,不過勇氣不夠。」

妖精:「不!能夠徹頭徹尾秉持一貫的善良也是一種勇氣(笑)。」

健:「聽你這麼說我一點也不開心(怒)!」

妖精:「別擔心啦!在她的心目中,你的評價確實在提升中。」


【第四話】


繪理:「為什麼女孩子都想要第二顆紐扣呢?」

禮:「這繪理大概不能了解吧!」

繪理:「而且,為什麼一定要第二顆?真的想要的話,第一顆不是最好嗎?」

禮:「因為第二顆離心臟最近……制服可說是伴隨著整個高中時代喔!所以說,第二顆紐扣凝聚了那個人所有的情感。」

***

健為禮舉辦的畢業典禮:
「妳在進入高中的時候,曾經想加入排球部,但是在我們的逼迫之下,很不情願的成為棒球部的經理。妳有時候會用很嚴厲的話語來激勵我們,在有判決爭議出現的時候,會和裁判爭論或退場抗議,比教練更可靠。還有,對於自己的工作,從來沒有任何的怨言,不論盛夏還是寒冬,都和我們一起站在操場上做訓練的準備、幫我們清洗隊服,這個工作妳做得非常好。和制服相比,這件包含妳心意的隊服,更能夠代表我的高中時代。我們總是輸掉比賽,沒有給妳留下什麼美好的回憶,但是真的很感謝妳,在這三年之間,陪我們棒球部戰鬥到最後一刻……恭喜妳畢業!」





【第五話】


妖精:「所謂的“人”,就是當事情進行的不順利時,便開始找理由的生物。狀況或時機、天氣或運氣,找各式各樣的理由來安慰自己,想著“不應該是這樣的”或 “能夠重新來過就好了”之類的話。但是,重新來過的話,真的就能夠做好嗎?認為重新來過的話,就能夠化解所有的不順遂,這樣的自信到底是從哪裡來?」

***

健:「大學一年級的那個春天,我開玩笑說要和禮KISS,被她重重賞了一巴掌……那個時候,我還只是把禮當作青梅竹馬,或者應該說,我只是害怕把她當作一個女人來看待。當時,我只想把和禮之間那種微妙的氣氛,都變得搞笑,結果卻讓她惱羞成怒,我真的很差勁……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結果變成這樣也是理所當然……好想重新來過喔!」

***

爺爺:「我醜話先說在前頭,只要我的眼睛還沒閉,就不會把禮交給你……都明明白白寫在臉上嘛!(笑)為什麼不積極一點啊!是在介意我嗎?……不要讓自己後悔喔!總是以為還有明天的話,這樣會有苦頭吃的……老是說明天再做的人是傻瓜!」

***

健:「還來得及!走吧!去找爺爺。」

禮:「不用了!反正過年回去就會見到了。」

健:「趁著還能交給他的時候就去做吧!不能以為近在眼前就一直蹉跎,多去看看他,想要見他的時候就去吧!像我一樣是會後悔的……明天再做的人是傻瓜!」

***

健:「爺爺的話,深深刺痛著因為沒能向禮告白而一直後悔的我……禮總是在我的身旁,近到讓我覺得理所當然,因此認為告白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明明就在她身邊,卻什麼也沒有為她做……我不想讓一切變得無可挽回,我不想讓禮有悲傷的經歷,這樣的回憶,我一個人有就足夠了!」

***

健:「妳初吻的對象是誰?」

禮:「健三你果然不記得了!是你啦!小學的運動會,兩人三腳的時候摔倒了,在那樣混亂的情況下親到的……真是討厭!把我的初吻奪走了!」

健:「那不算初吻吧!」

禮:「你憑什麼說那就不是?都不記得了,哪有權利說這樣的話!」

禮的話都還沒說完,健就拉住她的手,然後輕輕的吻了上去……

健:「剛才的……才算是初吻喔!只有我不記得的話,那就太不公平了!」

***

健:「都接吻了還是沒用嗎?那到底應該怎麼做!」

妖精:「那個吻對至今為止的你來說,是無法想像的行動吧!確實是一大進步,和回到過去之前相比,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的確變高了!」

健:「真的是這樣嗎?可是結果還是沒有改變啊!」

妖精:「遺憾的是,從過去回來之後,把KISS當成開玩笑的你,依然繼續存在於過去。她雖然知道你不是認真的,卻無法責備你……」


【第十話】


『幸福置身何處,我們不得而知,意想不到的好運也許就與你同在……想要獲得幸運,有一點不可或缺的,那就是無論被不幸如何地摧殘,也能夠不受低潮的牽絆。總而言之,全力以赴就是打開幸福之門的第一步……』

***

妖精:「如果此刻你能夠翻盤,與其說是令人震驚,倒不如說是個奇蹟!要打出起死回生的全壘打,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因為大家都知道,打出全壘打是要靠實力,還有一點十分重要,那就是扭轉局勢的瞬間,你是否有站在擊球點上。幸運的是,這場延長賽,剛好輪到你就位擊球……不要放棄尋找奇蹟之門!勢必要去改變命運,只有不斷的祈禱,才能打開奇蹟之門,而那把鑰匙就藏在你自己的心中,只是你沒有發現!岩瀨健!你做得到!」

***

健:「大學畢業之後,五個人要聚在一起就難了,可是不管相隔多久,那一瞬間,彷彿也讓我回到了學生時代……但是,我也明白,這樣的快樂時光,終究會走到盡頭……曾經的歡笑、喜悅、不甘心的情緒,都會化為淡淡的憂鬱。」

***

健:「踏入社會後,唯一有一件事情改變了,就是……那天之後,禮再也沒有暱稱我為“健三”……每次從禮的口中,聽到她叫我“健”的時候,似乎我們之間的距離被越拉越遠,讓我不堪面對。從今以後,我到底還能再為禮做些什麼?」

***

禮:「你從以前就一直是這樣……雖然做什麼都不在行,卻要硬撐到底(笑)。小學時,健總是自己偷偷留下來練習,真的很好笑……很多時候雖然不想認輸而拼命努力,但最後還是不得不放棄。我啊,有時候老想著自己已經不行了就放棄努力,不過,我相信健是永遠不會放棄努力的對吧!不管花多少時間,還是一直留在操場上練習……實在是不懂得變通啊!(笑)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

***

禮的爸爸給的結婚祝賀:

「禮、多田先生,恭喜你們結婚。可是,老實說,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你們沒有必要這麼早結婚……我自己結婚的時候,也是遭到妻子父親強烈的反對,認為他是個不可理喻的人。不過,當禮出生了以後,第一次體會到當父親的心情,想到這孩子有一天要嫁出去,心像是要碎掉一樣難過。這孩子從小就不用大人多費心,但是我們反而更擔心她,怕她會不會有什麼地方在勉強自己,是不是會有誰都不知道的哀傷。禮跟我說“多田先生是在了解我所有弱點之後才接受我的,是個了不起的人!”多田先生,說不定我是在忌妒你吧!禮二十三年來在我們身邊長大,連對我們都沒有表露的情緒,卻能夠向你坦率地表達出來……請你給我們的女兒幸福,拜託你了!」

***

健:「結婚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還要讓父母、兄弟姐妹,甚至整個家庭都得到幸福,過去的我不能承擔這樣的壓力,除了逃避之外找不到其他的辦法,我對禮的感情,在這樣的現實面前,變得不堪一擊。」

***

禮:「那天我為什麼會流淚,你不想問嗎?」

多田:「嗯,不了!正因為有我所不知道的禮,所以才有現在的禮,我喜歡的禮是包含了這一切的……而且,那時候說出那麼冠冕堂皇的一番話,是因為我自己過去也有類似的經驗,正因為有過去,我們才能這麼相遇,像現在這樣站在這裡……將來的一切更重要,比起以前我們各自的過去,我更珍惜今後我們要一起度過的時光。」


【最終話】


健:「人生當中有什麼讓妳後悔的事情嗎?」

禮:「我從高中的時候就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們要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如果不是青梅竹馬的話,或許我們能更坦誠相對,也不會走那麼多彎路,我想了很多很多。但是,我終於發現,自己不該否定過去,就算曾經有過痛苦和失敗,可是正因為它們的存在,才有了站在這裡微笑的我,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沒有任何遺憾。我很慶幸能和健相遇……你現在一定在想,難得禮也有坦率的時候吧(笑)。從今以後,也許還會發生很多事情,但健的存在,對我而言卻不會改變。一直以來都沒有向你敞開心扉,可是我很清楚,因為有你的陪伴,才有現在的我……謝謝你,真心的要跟你說聲謝謝。」

***

健:「禮沒有沉浸在過去,而選擇了活在當下,包容了過去的一切,堅定的選擇了現在!但我卻奢望重新來過,禮的堅強是那麼的耀眼,並且深深震撼著我的心。為什麼有些事情我小時候可以輕易做到,長大之後卻變得如此複雜艱難呢?」

***

健:「後知後覺的我終於明白,比起勇敢嘗試後的失敗,什麼都沒做的懊悔會來得更加痛苦。我不知道自己所面對的前方,是否真的有奇蹟之門,可是我告訴自己,必須去相信!」

***

繪理:「我啊,一直覺得是禮最好的朋友……衷心的希望禮能夠得到幸福……因此很猶豫,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因為禮真的是我最重視的人,所以我希望妳能找到讓自己滿意的答案……這可能只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我或許應該視而不見,不過既然會輾轉來到我的手上,總覺得一定有其意義。」

***

妖精:「雖然你回到過去很多次,但充其量只能改變幾個小時而已,設身處地想一下就會明白,人們的想法,並不會因為短短的幾個小時就改變,尤其是人的感情,要改變是非常困難的。你是不是決定不在過去,而是選擇到現在來一決勝負?」

健:「嗯!雖然不曉得這樣的決定正不正確,但我已經決定了!回到過去,盡力改變曾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即使知道是最後的機會了,也沒能跨出最後一步,我光是空想而不付出行動,直到最後,也無法坦率的表達自己的情感,結果這樣讓我更深刻體認到,自己果然是本性難移。能領悟到這些道理,是因為自己有機會回到過去,真的非常感謝你!」

妖精:「最重要的,不是悔恨過去的現在,而是想改變現在的未來!跟我第一次在教堂見到的你,已經是判若兩人了!那個時候好像是從世界末日來的人一樣,現在的你,則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不可思議的是,我總是會關注那些不成器的傢伙,在我所見過的人當中,你的不爭氣和毅力都無人能敵,對她的感情也不同凡響!對於你的成長,我打從內心替你高興,而且很期待你未來的表現……說出你的願望吧!否則不會如願!去尋找吧!否則不會發現!去敲門吧!否則門不會為你敞開!」

***

經過一番磨練之後,健在婚禮上說出的致詞已經完全不同:

「多田先生、禮小姐,恭喜你們結婚……我與禮從小學開始就是同學,幾乎是一起共度了學生時代。昨天,當我再次翻開小學畢業紀念冊時,禮在夢想的那一欄,寫著要當一名可愛的新娘,當然現在是否可愛是個很大的疑問,但無論如何,她可以實現小時候的夢想,作為好友的我感到非常高興……雖然這麼說對多田老師很抱歉,但我曾經想過要是禮能夠放棄結婚就好了,也曾想要把禮帶走。十四年來,無論是快樂、難過還是痛苦的時候,都一起陪我度過的禮,她如果能夠得到幸福的話,我真的就別無所求。有看不順眼的事情發生,馬上就會鬧彆扭的禮、如果逃避打掃和工作的話,立刻就會對我發飆的禮、倔強又不坦率的禮……最了解她的人就是我!看上去很堅強,其實內心非常纖細的禮、總是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其次,比任何人都關心朋友的禮、非常認真清洗球隊衣服的禮、一直都陪伴在我身邊的禮…… 最需要的人是我!但最終,我還是把這些事情藏在心中,在禮的面前從來沒有坦白過,明明一直在她身邊,隨時都可以把話講出來,卻始終沒有說出口,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連一次也沒有……我……我喜歡禮……老實說,直到現在,我還是喜歡著禮,不過禮在今天就要和多田先生結婚了,雖然不甘心,但她還是得嫁……禮的存在對我而言非常的重要!聽完我這一席話,抱歉佔用了大家很多時間……禮,恭喜妳結婚了,要幸福喔!如果不幸福的話,我是不會原諒妳的!」

***

禮:「在我身邊,總是伴隨著岩瀨健,在我的回憶裡,一定會有他的存在……健的溫柔,總是要兜個圈子,稍微晚一點才能傳達到我這裡,現在才發現他那笨拙的溫柔,那時候的我卻怎麼樣也無法坦率。總是為了明明很高興但說不出感謝的自己而著急……害怕察覺,到最後都沒能鼓起勇氣的人是我……無法徹底相信健的溫柔,而選擇放棄的也是我……決定不再回頭,單方面視而不見的還是我……可是健總是不停的認真把球拋給我……沒能完全明白的,其實是我!」

***

多田:「禮,我一直相信,世界上存在著誰也改變不了的命運,相信那種看似困難卻依然能聯繫在一起的命運……如果,有什麼牽絆著妳的話,就去說清楚吧!妳的表情和二十歲生日的時候一樣,當初妳在迷惘著,要繼續尋找問題的答案,還是關注於眼前的設計比賽,妳的表情正和那時候一樣……如果,禮現在猶豫的話,那我們來打個賭吧!機率為二分之一,如果妳選到沒有鈕扣的,就完全放棄,要是選到有紐扣的,就去把問題徹底解決……沒關係,若我們是永遠不分離的命運,就沒什麼好擔心的,選吧!」

***

禮:「我們的人生總是一直錯過,我害怕再次失去……當初我明明已經決定了,不再猶豫、不再動搖……如果,那個時候我稍微坦率一點的話,就能說出喜歡你這句話嗎?」



(以上是雪奈自己整理的,需要引用請註明出處喔!)

【雪奈日劇部屋】
http://www.wretch.cc/blog/setsuna2006






【小天的求婚大作戰經典台詞】


求婚大作戰經典台詞(補充篇)
謝謝小天提供,整理的很棒!

第一話

妖精:「奧斯卡.華德這樣說過,男人想成為女人最初的愛人,女人想成為男人最後的愛人。你作為男人卻從心裡想成為她最後的愛人,到現在你也還沒放棄。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如果可以回到那個時候,改寫自己的人生,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那就這麼辦,你回到過去,將照這張照片之前的人生亳無遺憾的改變過來,我有一句忠告要給你,時間是有限的,要有效的去利用它,不要浪費了,不然的話,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都無法改變。」


第二話

健在黑板上的留言。「最重要的人,就坐在我身旁。」


第三話

妖精:「人生的惡作劇有時候就是這麼的殘酷。」

健:「那也太殘酷了啊!有這麼慘嗎?」

妖精:「事實上很諷刺的,你比新娘更早發現新郎的魅力啊…」

健:「但是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啊!」

妖精:「人們一發生不順的事情,就會歸罪於『沒想到』或是『偶然』這些詞彙,這是很不好的習慣,就今天來講,你已經多少次把事情歸結為『沒想到』了?沒想到會睡過頭了、沒想到會在致詞的時候會快哭出來了、沒想到禮會和多田結婚…凡事都會有理由,和我相遇的理由,也是因為有你強烈的後悔這個理由,如果不能看到事物的本質的話,無論你回到過去多少次都沒有用。」

健:「你今天和往常比真不是一般的帥啊!」

妖精:「我一直都這些帥!這才是本質。」

健:「竟然自己說自己帥…」


第四話

健:「五個人聚在一起笑聲總是不絕於耳,五個人在一起是那麼自然而且理所當然,只要少了誰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好像玩得比別人不開心自己就輸了似的,放肆胡鬧的歡笑著。不管怎樣爭吵、鬧得多不開心,五個人聚在一起的話,最後一定都能化做笑臉。但是現在的我卻無法打從心底快樂著,更無法率直的歡笑,這樣半調子的第二次畢業典禮,遠遠比第一次更難過、更讓我苦悶…」

***

健:「三年級經理奧繪理,妳雖然對棒球亳無興趣,僅僅因為有很帥的學長在就當上棒球部經理,勇氣可佳!總是把關鍵的工作丟到一邊,淨做些多餘的事情,但是妳的天真和活潑還有妳的笑容不知拯救我們多少次。這三年時間裡,無論何時辭職都不奇怪的妳,居然和我們一起努力到最後,致上深深的感謝。」


第六話

繪理:「到今天為止,十多歲的青春就要結束囉,妳那樣的話,二十多歲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呢,禮妳啊,至今為止有沒有賭過勝負?」

禮:「只有過一次。想要賭勝負有過一次哦。」

繪理:「我還以為妳完全沒有呢。」

禮:「國中三年級的畢業典禮之前我寫了一封信,還在暗中等了喜歡的人,想著今天一定要給,今天不給不行,給自己下了決心。一直在等,可是只有那天,他沒有經過那裡,那個時候,我就想我們也許就是這樣的命運吧。即使如此,我也想著有一天可以給他,一直把那封信帶在身邊,卻一直沒能給出去而到了今天…」

繪理:「是這樣啊。」

禮:「真是笨蛋呢,20歲前的最後一天,也都還是拖拖拉拉的錯過了。」

繪理:「不好好去面對的話,也許會永遠的錯過呢。」

***

禮:「到今天為止,一直害怕知道真正的答案而逃避著,但是我想過了,不想再這樣逃避著直到20歲,但是今天是最後了,不這樣的話,我覺得就算到了20歲也會難看下去。」

多田:「那個問題等交完報告再做會來不及嗎?那個問題有犧牲這次大賽也要解開的價值嗎?」

禮:「我知道自己很任性,但是,今天是19歲的最後一天,再不好好面對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多田:「這樣嗎,我明白了,能坦然面對自己的心情絕對不是件壞事,按照妳的想法不留遺憾的去嘗試是最棒的,如果,那個問題最終沒有答案的話,再找別的問題就行了。」

***

禮:「遇到你到現在已經12年了吧,一直都近在咫尺,所以有好多事一直沒能對你坦白說,我…對健三你啊…一直對你…」

***

『給健三這是我第一次寫信,上了高中我們也還會在一起吧,合格榜單公佈的時候,比起自己的編號,我更在意健的,找到你的號碼時,真的好開心,雖然我嘴上說著『為什麼上高中還要再一起』『你不要學我』在你面前,我總是無法坦率,所以才會那樣說,請原諒我,對不起。還記得嗎?小學三年級轉學過來時,當我沒有橡皮擦正煩惱的時候,你把自己的分了一半給我,從那天起,對我來說岩瀨健就成為『健三』這個特別的人了,從遇見妳開始,我一直在身邊注視著你。明明那麼愛打棒球,腳程卻還不夠快;吃得太飽,馬上就會拉肚子;總是很快就對我發火,明明是溫柔善良的人,卻總是故作冷漠,我們總是吵架,不知道對你生氣多少次了。但是健三對我來說,一直是,一直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就因為太重要了,不該說的話,不小心就說出口,所以真正想說的,反而變得難以開口說了…光想到有可能無法再和你像之前那樣相處,就一直不敢說出想說的話,但是今天我要說,我一直喜歡你,我…好喜歡你…


第七話

健:「小鶴,你還在發什麼呆,快去追繪理別讓她去啊!」

鶴:「我幹嘛妨礙人家。」健:「你不去阻上她,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鶴:「我才不會後悔,繪理她…是我無論怎樣伸長手臂都搆不著的人。」

健:「你連試都沒試過怎麼知道?為什麼眼睜睜看著機會溜走?不要事到如今才害怕被三振出局!至少要抱著會打出全壘打的心情被三振啊!就算她不能體會你的帥氣也沒關係,像平常那樣去做吧。」

***

鶴:「繪理、繪理,等一下。」

繪理:「怎麼了?」鶴:「還是不要去了。」

繪理:「是你叫我去的吧?男人不是說一不二的嗎?」鶴:「男人有時候出爾反爾也可以吧。」繪理:「什麼跟什麼啊?(轉身離去)」

鶴:「總之我不想妳走,妳是我的夢中情人!是不管我怎麼伸手也搆不到的高頂之花,我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拜託妳,因為妳是我的夢中情人,不要變成聽使喚的女人,不要老是談哭哭啼啼的戀愛,已經看不下去了!不要再去他那邊了,不要再去了…」

***

健:「對鶴說的話其實是著急看著機會溜走的我,著急老是在乎結果和面子,而從來沒有全力揮棒,讓比賽白白結束的自己,如果來得及的話,無論如何,請無論如何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次機會,站在打擊位置上。」

***

健:「為什麼命運總是這麼悲傷?人們在想要變得幸福的時候,為什麼非要讓別人變得不幸呢?但是無論如何都想要比多田老師先向禮告白,我喜歡禮,喜歡到想要哭。」


第九話

健:「每次回到過去,我總是拼命的默默跑著,不明白怎樣才是正確的路,能做的就只有拼命不停的跑,禮,有沒有什麼傳達到妳的心裡呢?和我漸行漸遠的妳,我們之間的距離,這樣跑著就能多少縮短一些了嗎?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我還是好喜歡妳,不管分隔多遙遠,只有這份情感不會改變,禮,妳是我在這世上最愛的人。」

***

健:「為了重寫那段讓我最痛苦的回憶,我站在這裡,這裡是最後的決戰場了…」


最終話

妖精:「J.S韋斯曾經說過,男人無法放棄初戀,女人則無法放棄最後的愛,妳儘管是個女人,卻也無法放棄初戀,我知道妳想說什麼,可以的話,想回到當時,讓人生重新來過,我說錯了嗎?跟妳說個非常有啟發的故事吧,曾有個男人展開一段重寫過去悔恨的旅程,他拼命努力想改變過去,無奈奇蹟之門終究沒有打開,在旅程的最後他發現了,再怎麼改變過去自己還是不會改變,於是他想到了,比起感嘆過去的現在,改變現在面向未來的意志才是最重要的,妳不覺得,現在開始還來得及嗎?」【第一話】


『每個人的手上都握著一把打開奇蹟之門的鑰匙。但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人少之又少。改變命運的奇蹟,從來不以匆忙的姿態出現。只要心懷改變的夢想,一步步不斷的累積,總有一天,奇蹟之門會為你敞開……』

***

『攜手步入禮堂的人,並非是自己最愛的人,而是選擇了第二愛的,也許有人以此而自誇。交往的人是否是你人生中第二愛的人,又有多少人是真正明白呢?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信的,就是當你即將失去一生中最愛的人的瞬間,才會發現對方在你心中的重要性。』

***

健:「和禮的相遇是在小學,至今為止,我們不知共度了多少時光,禮總是伴隨在我左右,能夠向她表露心聲的機會太多太多了。或許,我是一直在尋找一個表白的完美瞬間……但是,已經太遲了!今天是禮要結婚的日子,在這世界上我最愛的人,今天……要和別的男人結婚了……」

***

健在婚禮上的致詞:

「多田先生、禮小姐,恭喜你們結婚……我與禮從小學開始就是同學,幾乎是一起共度了學生時代。昨天,當我再次翻開小學畢業紀念冊時,禮在夢想的那一欄,寫著要當一名可愛的新娘,當然現在是否可愛是個很大的疑問,但無論如何,她可以實現小時候的夢想,作為好友我感到非常高興。吃飯的時候,因為笑得太過火,牛奶從鼻子裡噴出來、休學旅行的時候,因為搭錯巴士而引起軒然大波、合唱比賽當指揮的時候,在舞台上打錯節拍……禮多少有點笨拙的地方,但她卻總是先替周圍的人擔心,而把自己的事情擺在其次,難過的時候也總是微笑著……總之,她比誰都關心夥伴,和她共度的時光真的很開心……真的……嗯,該怎麼說呢?總之,恭喜你們!祝你們永遠幸福!」

***

健:「我有種想哭的衝動,因為眼前穿著婚紗的禮,實在是太美了!……曾經離得那麼近,為什麼現在禮身邊的人卻不是我?為什麼現在感到距離如此的遙遠?…… 結果,終究我什麼都沒有做,讓她笑、逗她開心、就連告訴她我真正的心意也……看著幻燈片上,那些過去的自己,我就難以遏制心中的怒氣。……如果,那時候讓禮看到我果斷的一面,那現在坐在她身旁的人會是我嗎?好想重新來過啊!回到那個時候,重新開始!重新再來……重新再來……」


【第三話】


健:「禮坐在和換座位前一樣的位置,明明我很容易就可以猜到,為什麼沒能坐在她旁邊呢?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辦不到……就算回到過去,我還是一點都不坦率,我好氣這樣的自己!」

***

多田:「其實我一站在人群前,就會極度緊張,雖然到今天就滿兩週了,但我還是沒有完全習慣,深深覺得,果然老師這條路並不適合我。不過,直到剛才聽了吉田禮同學的話,我才意識到,這個班級的三十個人,可能是我最初也是最後一批學生,但我什麼都沒有為你們做,明明想告訴你們的話有很多,卻什麼也沒有傳達……」

健:「多田老師,您會成為一個很棒的老師,成為被大家仰慕,很了不起的好老師……」

***

多田:「對了,岩瀨君,大家不是都叫你“健"嗎?但是,只有吉田禮同學叫你“健三"耶!這個綽號有什麼原因嗎?」

健:「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她就這樣叫了,我也沒有特別在意。」

***

禮:「那時候明明就是那麼帥氣,我還想說,當你的新娘應該不錯!」

健:「那是什麼意思?」

禮:「因為剛搬家,還沒有朋友……所以……」

健:「妳也只有那天比較乖巧而已,從隔天開始就一直“健三、健三"的叫,吵死了!(笑)」

禮:「突然覺得有點害羞,唉喲!真的好丟臉喔!(笑)」

***

妖精:「還記得我的忠告嗎?"認清本質"……這次你的做法,一點錯也沒有!這是我給你的評價。」

健:「但是,結果讓他們更靠近的人是我!」

妖精:「乍看之下是繞遠路,但有時候卻是最快的近路喔!……算了,姑且先不論這次是否成功,人類往往會想盡辦法陷害對手、排除對手,但是你卻沒有這樣做……」

健:「不!其實我有打算那樣做,不過勇氣不夠。」

妖精:「不!能夠徹頭徹尾秉持一貫的善良也是一種勇氣(笑)。」

健:「聽你這麼說我一點也不開心(怒)!」

妖精:「別擔心啦!在她的心目中,你的評價確實在提升中。」


【第四話】


繪理:「為什麼女孩子都想要第二顆紐扣呢?」

禮:「這繪理大概不能了解吧!」

繪理:「而且,為什麼一定要第二顆?真的想要的話,第一顆不是最好嗎?」

禮:「因為第二顆離心臟最近……制服可說是伴隨著整個高中時代喔!所以說,第二顆紐扣凝聚了那個人所有的情感。」

***

健為禮舉辦的畢業典禮:
「妳在進入高中的時候,曾經想加入排球部,但是在我們的逼迫之下,很不情願的成為棒球部的經理。妳有時候會用很嚴厲的話語來激勵我們,在有判決爭議出現的時候,會和裁判爭論或退場抗議,比教練更可靠。還有,對於自己的工作,從來沒有任何的怨言,不論盛夏還是寒冬,都和我們一起站在操場上做訓練的準備、幫我們清洗隊服,這個工作妳做得非常好。和制服相比,這件包含妳心意的隊服,更能夠代表我的高中時代。我們總是輸掉比賽,沒有給妳留下什麼美好的回憶,但是真的很感謝妳,在這三年之間,陪我們棒球部戰鬥到最後一刻……恭喜妳畢業!」





【第五話】


妖精:「所謂的“人”,就是當事情進行的不順利時,便開始找理由的生物。狀況或時機、天氣或運氣,找各式各樣的理由來安慰自己,想著“不應該是這樣的”或 “能夠重新來過就好了”之類的話。但是,重新來過的話,真的就能夠做好嗎?認為重新來過的話,就能夠化解所有的不順遂,這樣的自信到底是從哪裡來?」

***

健:「大學一年級的那個春天,我開玩笑說要和禮KISS,被她重重賞了一巴掌……那個時候,我還只是把禮當作青梅竹馬,或者應該說,我只是害怕把她當作一個女人來看待。當時,我只想把和禮之間那種微妙的氣氛,都變得搞笑,結果卻讓她惱羞成怒,我真的很差勁……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結果變成這樣也是理所當然……好想重新來過喔!」

***

爺爺:「我醜話先說在前頭,只要我的眼睛還沒閉,就不會把禮交給你……都明明白白寫在臉上嘛!(笑)為什麼不積極一點啊!是在介意我嗎?……不要讓自己後悔喔!總是以為還有明天的話,這樣會有苦頭吃的……老是說明天再做的人是傻瓜!」

***

健:「還來得及!走吧!去找爺爺。」

禮:「不用了!反正過年回去就會見到了。」

健:「趁著還能交給他的時候就去做吧!不能以為近在眼前就一直蹉跎,多去看看他,想要見他的時候就去吧!像我一樣是會後悔的……明天再做的人是傻瓜!」

***

健:「爺爺的話,深深刺痛著因為沒能向禮告白而一直後悔的我……禮總是在我的身旁,近到讓我覺得理所當然,因此認為告白無論什麼時候都可以……明明就在她身邊,卻什麼也沒有為她做……我不想讓一切變得無可挽回,我不想讓禮有悲傷的經歷,這樣的回憶,我一個人有就足夠了!」

***

健:「妳初吻的對象是誰?」

禮:「健三你果然不記得了!是你啦!小學的運動會,兩人三腳的時候摔倒了,在那樣混亂的情況下親到的……真是討厭!把我的初吻奪走了!」

健:「那不算初吻吧!」

禮:「你憑什麼說那就不是?都不記得了,哪有權利說這樣的話!」

禮的話都還沒說完,健就拉住她的手,然後輕輕的吻了上去……

健:「剛才的……才算是初吻喔!只有我不記得的話,那就太不公平了!」

***

健:「都接吻了還是沒用嗎?那到底應該怎麼做!」

妖精:「那個吻對至今為止的你來說,是無法想像的行動吧!確實是一大進步,和回到過去之前相比,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的確變高了!」

健:「真的是這樣嗎?可是結果還是沒有改變啊!」

妖精:「遺憾的是,從過去回來之後,把KISS當成開玩笑的你,依然繼續存在於過去。她雖然知道你不是認真的,卻無法責備你……」


【第十話】


『幸福置身何處,我們不得而知,意想不到的好運也許就與你同在……想要獲得幸運,有一點不可或缺的,那就是無論被不幸如何地摧殘,也能夠不受低潮的牽絆。總而言之,全力以赴就是打開幸福之門的第一步……』

***

妖精:「如果此刻你能夠翻盤,與其說是令人震驚,倒不如說是個奇蹟!要打出起死回生的全壘打,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因為大家都知道,打出全壘打是要靠實力,還有一點十分重要,那就是扭轉局勢的瞬間,你是否有站在擊球點上。幸運的是,這場延長賽,剛好輪到你就位擊球……不要放棄尋找奇蹟之門!勢必要去改變命運,只有不斷的祈禱,才能打開奇蹟之門,而那把鑰匙就藏在你自己的心中,只是你沒有發現!岩瀨健!你做得到!」

***

健:「大學畢業之後,五個人要聚在一起就難了,可是不管相隔多久,那一瞬間,彷彿也讓我回到了學生時代……但是,我也明白,這樣的快樂時光,終究會走到盡頭……曾經的歡笑、喜悅、不甘心的情緒,都會化為淡淡的憂鬱。」

***

健:「踏入社會後,唯一有一件事情改變了,就是……那天之後,禮再也沒有暱稱我為“健三”……每次從禮的口中,聽到她叫我“健”的時候,似乎我們之間的距離被越拉越遠,讓我不堪面對。從今以後,我到底還能再為禮做些什麼?」

***

禮:「你從以前就一直是這樣……雖然做什麼都不在行,卻要硬撐到底(笑)。小學時,健總是自己偷偷留下來練習,真的很好笑……很多時候雖然不想認輸而拼命努力,但最後還是不得不放棄。我啊,有時候老想著自己已經不行了就放棄努力,不過,我相信健是永遠不會放棄努力的對吧!不管花多少時間,還是一直留在操場上練習……實在是不懂得變通啊!(笑)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

***

禮的爸爸給的結婚祝賀:

「禮、多田先生,恭喜你們結婚。可是,老實說,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你們沒有必要這麼早結婚……我自己結婚的時候,也是遭到妻子父親強烈的反對,認為他是個不可理喻的人。不過,當禮出生了以後,第一次體會到當父親的心情,想到這孩子有一天要嫁出去,心像是要碎掉一樣難過。這孩子從小就不用大人多費心,但是我們反而更擔心她,怕她會不會有什麼地方在勉強自己,是不是會有誰都不知道的哀傷。禮跟我說“多田先生是在了解我所有弱點之後才接受我的,是個了不起的人!”多田先生,說不定我是在忌妒你吧!禮二十三年來在我們身邊長大,連對我們都沒有表露的情緒,卻能夠向你坦率地表達出來……請你給我們的女兒幸福,拜託你了!」

***

健:「結婚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還要讓父母、兄弟姐妹,甚至整個家庭都得到幸福,過去的我不能承擔這樣的壓力,除了逃避之外找不到其他的辦法,我對禮的感情,在這樣的現實面前,變得不堪一擊。」

***

禮:「那天我為什麼會流淚,你不想問嗎?」

多田:「嗯,不了!正因為有我所不知道的禮,所以才有現在的禮,我喜歡的禮是包含了這一切的……而且,那時候說出那麼冠冕堂皇的一番話,是因為我自己過去也有類似的經驗,正因為有過去,我們才能這麼相遇,像現在這樣站在這裡……將來的一切更重要,比起以前我們各自的過去,我更珍惜今後我們要一起度過的時光。」


【最終話】


健:「人生當中有什麼讓妳後悔的事情嗎?」

禮:「我從高中的時候就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們要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如果不是青梅竹馬的話,或許我們能更坦誠相對,也不會走那麼多彎路,我想了很多很多。但是,我終於發現,自己不該否定過去,就算曾經有過痛苦和失敗,可是正因為它們的存在,才有了站在這裡微笑的我,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沒有任何遺憾。我很慶幸能和健相遇……你現在一定在想,難得禮也有坦率的時候吧(笑)。從今以後,也許還會發生很多事情,但健的存在,對我而言卻不會改變。一直以來都沒有向你敞開心扉,可是我很清楚,因為有你的陪伴,才有現在的我……謝謝你,真心的要跟你說聲謝謝。」

***

健:「禮沒有沉浸在過去,而選擇了活在當下,包容了過去的一切,堅定的選擇了現在!但我卻奢望重新來過,禮的堅強是那麼的耀眼,並且深深震撼著我的心。為什麼有些事情我小時候可以輕易做到,長大之後卻變得如此複雜艱難呢?」

***

健:「後知後覺的我終於明白,比起勇敢嘗試後的失敗,什麼都沒做的懊悔會來得更加痛苦。我不知道自己所面對的前方,是否真的有奇蹟之門,可是我告訴自己,必須去相信!」

***

繪理:「我啊,一直覺得是禮最好的朋友……衷心的希望禮能夠得到幸福……因此很猶豫,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因為禮真的是我最重視的人,所以我希望妳能找到讓自己滿意的答案……這可能只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我或許應該視而不見,不過既然會輾轉來到我的手上,總覺得一定有其意義。」

***

妖精:「雖然你回到過去很多次,但充其量只能改變幾個小時而已,設身處地想一下就會明白,人們的想法,並不會因為短短的幾個小時就改變,尤其是人的感情,要改變是非常困難的。你是不是決定不在過去,而是選擇到現在來一決勝負?」

健:「嗯!雖然不曉得這樣的決定正不正確,但我已經決定了!回到過去,盡力改變曾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即使知道是最後的機會了,也沒能跨出最後一步,我光是空想而不付出行動,直到最後,也無法坦率的表達自己的情感,結果這樣讓我更深刻體認到,自己果然是本性難移。能領悟到這些道理,是因為自己有機會回到過去,真的非常感謝你!」

妖精:「最重要的,不是悔恨過去的現在,而是想改變現在的未來!跟我第一次在教堂見到的你,已經是判若兩人了!那個時候好像是從世界末日來的人一樣,現在的你,則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不可思議的是,我總是會關注那些不成器的傢伙,在我所見過的人當中,你的不爭氣和毅力都無人能敵,對她的感情也不同凡響!對於你的成長,我打從內心替你高興,而且很期待你未來的表現……說出你的願望吧!否則不會如願!去尋找吧!否則不會發現!去敲門吧!否則門不會為你敞開!」

***

經過一番磨練之後,健在婚禮上說出的致詞已經完全不同:

「多田先生、禮小姐,恭喜你們結婚……我與禮從小學開始就是同學,幾乎是一起共度了學生時代。昨天,當我再次翻開小學畢業紀念冊時,禮在夢想的那一欄,寫著要當一名可愛的新娘,當然現在是否可愛是個很大的疑問,但無論如何,她可以實現小時候的夢想,作為好友的我感到非常高興……雖然這麼說對多田老師很抱歉,但我曾經想過要是禮能夠放棄結婚就好了,也曾想要把禮帶走。十四年來,無論是快樂、難過還是痛苦的時候,都一起陪我度過的禮,她如果能夠得到幸福的話,我真的就別無所求。有看不順眼的事情發生,馬上就會鬧彆扭的禮、如果逃避打掃和工作的話,立刻就會對我發飆的禮、倔強又不坦率的禮……最了解她的人就是我!看上去很堅強,其實內心非常纖細的禮、總是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其次,比任何人都關心朋友的禮、非常認真清洗球隊衣服的禮、一直都陪伴在我身邊的禮…… 最需要的人是我!但最終,我還是把這些事情藏在心中,在禮的面前從來沒有坦白過,明明一直在她身邊,隨時都可以把話講出來,卻始終沒有說出口,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連一次也沒有……我……我喜歡禮……老實說,直到現在,我還是喜歡著禮,不過禮在今天就要和多田先生結婚了,雖然不甘心,但她還是得嫁……禮的存在對我而言非常的重要!聽完我這一席話,抱歉佔用了大家很多時間……禮,恭喜妳結婚了,要幸福喔!如果不幸福的話,我是不會原諒妳的!」

***

禮:「在我身邊,總是伴隨著岩瀨健,在我的回憶裡,一定會有他的存在……健的溫柔,總是要兜個圈子,稍微晚一點才能傳達到我這裡,現在才發現他那笨拙的溫柔,那時候的我卻怎麼樣也無法坦率。總是為了明明很高興但說不出感謝的自己而著急……害怕察覺,到最後都沒能鼓起勇氣的人是我……無法徹底相信健的溫柔,而選擇放棄的也是我……決定不再回頭,單方面視而不見的還是我……可是健總是不停的認真把球拋給我……沒能完全明白的,其實是我!」

***

多田:「禮,我一直相信,世界上存在著誰也改變不了的命運,相信那種看似困難卻依然能聯繫在一起的命運……如果,有什麼牽絆著妳的話,就去說清楚吧!妳的表情和二十歲生日的時候一樣,當初妳在迷惘著,要繼續尋找問題的答案,還是關注於眼前的設計比賽,妳的表情正和那時候一樣……如果,禮現在猶豫的話,那我們來打個賭吧!機率為二分之一,如果妳選到沒有鈕扣的,就完全放棄,要是選到有紐扣的,就去把問題徹底解決……沒關係,若我們是永遠不分離的命運,就沒什麼好擔心的,選吧!」

***

禮:「我們的人生總是一直錯過,我害怕再次失去……當初我明明已經決定了,不再猶豫、不再動搖……如果,那個時候我稍微坦率一點的話,就能說出喜歡你這句話嗎?」



(以上是雪奈自己整理的,需要引用請註明出處喔!)

【雪奈日劇部屋】
http://www.wretch.cc/blog/setsuna2006






【小天的求婚大作戰經典台詞】


求婚大作戰經典台詞(補充篇)
謝謝小天提供,整理的很棒!

第一話

妖精:「奧斯卡.華德這樣說過,男人想成為女人最初的愛人,女人想成為男人最後的愛人。你作為男人卻從心裡想成為她最後的愛人,到現在你也還沒放棄。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如果可以回到那個時候,改寫自己的人生,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那就這麼辦,你回到過去,將照這張照片之前的人生亳無遺憾的改變過來,我有一句忠告要給你,時間是有限的,要有效的去利用它,不要浪費了,不然的話,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都無法改變。」


第二話

健在黑板上的留言。「最重要的人,就坐在我身旁。」


第三話

妖精:「人生的惡作劇有時候就是這麼的殘酷。」

健:「那也太殘酷了啊!有這麼慘嗎?」

妖精:「事實上很諷刺的,你比新娘更早發現新郎的魅力啊…」

健:「但是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啊!」

妖精:「人們一發生不順的事情,就會歸罪於『沒想到』或是『偶然』這些詞彙,這是很不好的習慣,就今天來講,你已經多少次把事情歸結為『沒想到』了?沒想到會睡過頭了、沒想到會在致詞的時候會快哭出來了、沒想到禮會和多田結婚…凡事都會有理由,和我相遇的理由,也是因為有你強烈的後悔這個理由,如果不能看到事物的本質的話,無論你回到過去多少次都沒有用。」

健:「你今天和往常比真不是一般的帥啊!」

妖精:「我一直都這些帥!這才是本質。」

健:「竟然自己說自己帥…」


第四話

健:「五個人聚在一起笑聲總是不絕於耳,五個人在一起是那麼自然而且理所當然,只要少了誰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好像玩得比別人不開心自己就輸了似的,放肆胡鬧的歡笑著。不管怎樣爭吵、鬧得多不開心,五個人聚在一起的話,最後一定都能化做笑臉。但是現在的我卻無法打從心底快樂著,更無法率直的歡笑,這樣半調子的第二次畢業典禮,遠遠比第一次更難過、更讓我苦悶…」

***

健:「三年級經理奧繪理,妳雖然對棒球亳無興趣,僅僅因為有很帥的學長在就當上棒球部經理,勇氣可佳!總是把關鍵的工作丟到一邊,淨做些多餘的事情,但是妳的天真和活潑還有妳的笑容不知拯救我們多少次。這三年時間裡,無論何時辭職都不奇怪的妳,居然和我們一起努力到最後,致上深深的感謝。」


第六話

繪理:「到今天為止,十多歲的青春就要結束囉,妳那樣的話,二十多歲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呢,禮妳啊,至今為止有沒有賭過勝負?」

禮:「只有過一次。想要賭勝負有過一次哦。」

繪理:「我還以為妳完全沒有呢。」

禮:「國中三年級的畢業典禮之前我寫了一封信,還在暗中等了喜歡的人,想著今天一定要給,今天不給不行,給自己下了決心。一直在等,可是只有那天,他沒有經過那裡,那個時候,我就想我們也許就是這樣的命運吧。即使如此,我也想著有一天可以給他,一直把那封信帶在身邊,卻一直沒能給出去而到了今天…」

繪理:「是這樣啊。」

禮:「真是笨蛋呢,20歲前的最後一天,也都還是拖拖拉拉的錯過了。」

繪理:「不好好去面對的話,也許會永遠的錯過呢。」

***

禮:「到今天為止,一直害怕知道真正的答案而逃避著,但是我想過了,不想再這樣逃避著直到20歲,但是今天是最後了,不這樣的話,我覺得就算到了20歲也會難看下去。」

多田:「那個問題等交完報告再做會來不及嗎?那個問題有犧牲這次大賽也要解開的價值嗎?」

禮:「我知道自己很任性,但是,今天是19歲的最後一天,再不好好面對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多田:「這樣嗎,我明白了,能坦然面對自己的心情絕對不是件壞事,按照妳的想法不留遺憾的去嘗試是最棒的,如果,那個問題最終沒有答案的話,再找別的問題就行了。」

***

禮:「遇到你到現在已經12年了吧,一直都近在咫尺,所以有好多事一直沒能對你坦白說,我…對健三你啊…一直對你…」

***

『給健三這是我第一次寫信,上了高中我們也還會在一起吧,合格榜單公佈的時候,比起自己的編號,我更在意健的,找到你的號碼時,真的好開心,雖然我嘴上說著『為什麼上高中還要再一起』『你不要學我』在你面前,我總是無法坦率,所以才會那樣說,請原諒我,對不起。還記得嗎?小學三年級轉學過來時,當我沒有橡皮擦正煩惱的時候,你把自己的分了一半給我,從那天起,對我來說岩瀨健就成為『健三』這個特別的人了,從遇見妳開始,我一直在身邊注視著你。明明那麼愛打棒球,腳程卻還不夠快;吃得太飽,馬上就會拉肚子;總是很快就對我發火,明明是溫柔善良的人,卻總是故作冷漠,我們總是吵架,不知道對你生氣多少次了。但是健三對我來說,一直是,一直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就因為太重要了,不該說的話,不小心就說出口,所以真正想說的,反而變得難以開口說了…光想到有可能無法再和你像之前那樣相處,就一直不敢說出想說的話,但是今天我要說,我一直喜歡你,我…好喜歡你…


第七話

健:「小鶴,你還在發什麼呆,快去追繪理別讓她去啊!」

鶴:「我幹嘛妨礙人家。」健:「你不去阻上她,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鶴:「我才不會後悔,繪理她…是我無論怎樣伸長手臂都搆不著的人。」

健:「你連試都沒試過怎麼知道?為什麼眼睜睜看著機會溜走?不要事到如今才害怕被三振出局!至少要抱著會打出全壘打的心情被三振啊!就算她不能體會你的帥氣也沒關係,像平常那樣去做吧。」

***

鶴:「繪理、繪理,等一下。」

繪理:「怎麼了?」鶴:「還是不要去了。」

繪理:「是你叫我去的吧?男人不是說一不二的嗎?」鶴:「男人有時候出爾反爾也可以吧。」繪理:「什麼跟什麼啊?(轉身離去)」

鶴:「總之我不想妳走,妳是我的夢中情人!是不管我怎麼伸手也搆不到的高頂之花,我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拜託妳,因為妳是我的夢中情人,不要變成聽使喚的女人,不要老是談哭哭啼啼的戀愛,已經看不下去了!不要再去他那邊了,不要再去了…」

***

健:「對鶴說的話其實是著急看著機會溜走的我,著急老是在乎結果和面子,而從來沒有全力揮棒,讓比賽白白結束的自己,如果來得及的話,無論如何,請無論如何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次機會,站在打擊位置上。」

***

健:「為什麼命運總是這麼悲傷?人們在想要變得幸福的時候,為什麼非要讓別人變得不幸呢?但是無論如何都想要比多田老師先向禮告白,我喜歡禮,喜歡到想要哭。」


第九話

健:「每次回到過去,我總是拼命的默默跑著,不明白怎樣才是正確的路,能做的就只有拼命不停的跑,禮,有沒有什麼傳達到妳的心裡呢?和我漸行漸遠的妳,我們之間的距離,這樣跑著就能多少縮短一些了嗎?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我還是好喜歡妳,不管分隔多遙遠,只有這份情感不會改變,禮,妳是我在這世上最愛的人。」

***

健:「為了重寫那段讓我最痛苦的回憶,我站在這裡,這裡是最後的決戰場了…」


最終話

妖精:「J.S韋斯曾經說過,男人無法放棄初戀,女人則無法放棄最後的愛,妳儘管是個女人,卻也無法放棄初戀,我知道妳想說什麼,可以的話,想回到當時,讓人生重新來過,我說錯了嗎?跟妳說個非常有啟發的故事吧,曾有個男人展開一段重寫過去悔恨的旅程,他拼命努力想改變過去,無奈奇蹟之門終究沒有打開,在旅程的最後他發現了,再怎麼改變過去自己還是不會改變,於是他想到了,比起感嘆過去的現在,改變現在面向未來的意志才是最重要的,妳不覺得,現在開始還來得及嗎?」

最后一集的

 



"我现在终于发现,自己不该去否定过去。就算曾经有过痛苦和失败,可正因为它们的存在,才有了站在这里微笑的我,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没有任何遗憾。我很庆幸能和你相遇。你一定在想,难得礼也有坦诚的一面吧?这以后的路,也许有苦有乐,而你在我心目中,永远还是那个健,一直以来,都没有向你敞开心扉,可我明白,因为有你的陪伴,才有了现在的我。谢谢你,真心的,谢谢你!"

 

KENZO

"对多田先生来说也许很抱歉,但是我也曾想过礼能放弃结婚就好了,也曾想过要把礼带走。14年里无论是快乐的时光,难熬的时光,还是痛苦的时光,都陪我一起渡过的礼。如果能够得到幸福的话,我真的就别无他求了,有看不顺眼的事发生,马上闹别扭的礼,如果逃避打扫和工作,马上就会冲我发飙的礼,倔强,一点也不坦白的礼,最了解她的人应该是我。看上去很强悍,其实却很纤细的礼,把自己的事放在次要,比任何人都关心朋友的礼,队服的洗涤水平,非常超群的礼,一直都陪伴在我身边的礼。最需要她的人是我。但是最终,也只是把这些藏在了心中,在礼的面前从来没有坦白过,明明一直在她身边,随时都能说出口的这些话,却始终没说出口,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连一次都没有说过。我……我……喜欢……礼。老实说,直到现在我还喜欢着礼。但是今天,礼就要嫁给多田先生了,虽然不甘心,但是她还是会嫁。礼对我而言,非常重要,麻烦大家听完我这番话,确实占用了大家很多时间。礼,恭喜你结婚,要幸福哦!如果没能幸福的话,如果没能幸福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 "

 
妖精

"无论如何改变过去,自己还是自己,然后他想,比起放弃了过去的现在,想要改变现在对未来的意志,才是最重要的。"

22 有用
0 没用
求婚大作战 - 豆瓣

求婚大作战

8.8

11117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求婚大作战的更多剧评

推荐求婚大作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