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套盒、奥维尔、福柯及其他

黑色镜框
2008-02-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楚门的世界》是一个精心构造的俄罗斯套盒,其中至少包含了三层套子:最里面的当然是楚门(truman)出演的史上最大真人秀,观众是电视机前的酒吧女服务生,泡澡的糟老头……整个电影是第二层套子,观众是正在写评论的我,所有看过电影的你们;第三层套子比较隐晦:它是每个看完这部电影的人内心隐隐的担忧:我们是否也是“楚门”?我们的命运,是否冥冥中已被一个类似的christof(显然来自耶稣基督:christ,编剧用心良苦啊)掌控,我们的生活轨迹,是不是已经被编码进入了一个我们无处可遁的程序?而我们也如可怜的楚门一样,自以为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却枉然不知自己只是另一种being目光汇聚下的戏剧中的一个小丑?
    
    这样一幅图景当然是相当可怕的,这在奥维尔的《1984》中得到了最细致、最生动的表现。而电影中的许多场景,就是将小说中的文字转化为视觉,呈现在你我面前:从早晨睁开眼睛开始,到着装洗漱,到出门与碰上的邻居打招呼,一举一动已经悉数为无处不在的摄影机收于眼底。楚门的的许多镜头,都呈现在一个封闭的“框”中,那是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反映的镜像,代表着凝视、偷窥和控制。没错——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于是我们可以想象,当楚门在汽车里收听到导演指挥调度演员的声音,内心有多么惊惶——一种巨大的、无形的外力已经把个人的私密彻底置于监控下,人的存在并不服务于人本身,而成了外力控制的对象!
    
    你当然可以把这种外力理解为极权政治力量,但米歇尔·福柯告诉我们,控制/统治不仅仅存在于极权社会,而是“机构化”于现代社会的全部方面。理性的主体和客观的知识,都不过是现代性(modernity)的产物,是在特定社会历史条件下权力控制的结果。在《规训与惩罚》一书中,福柯详细地考察了监狱对于"规训机制"在社会中广泛存在的譬喻。与学校、工厂和军队不同,监狱必须对受规训者的所有方面全面负责,包括身体训练、劳动能力、日常行为、道德态度、精神状况;监狱是一种封闭的规训,没有受到外界干扰,没有任何内部的断裂,直至目标实现。因此,监狱是一种不停顿的规训。然而,现实中的监狱毕竟是一种有形的规训,比起广泛存在于社会中的无形的规训机制,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楚门的可悲,与其说在于欲逃脱seahaven这个大监狱而不得,不如说在于早已把“监狱”内化,失去了要走出去的冲动。在电影中,主播问“为什么楚门至今还不知道自己活在怎样的世界中?”christof的回答耐人寻味:we accept the realities of the world we are presented。什么样的realities?导演借楚门妻子美露之口道出,当楚门吵着要去斐济,美露的推诿之辞是:“我们要供房,我们要供车,怎么丢得下?”

    在某种意义上,电影中的seahaven可以看作对conservatives鼓吹的保守主义价值观的讽刺,这一价值观强调traditional values,family values,坚决反对堕胎、同性恋、多元主义价值观,自里根上任以来已日益占据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连排别墅里优雅的主妇的头发永远纹丝不乱,永远在耐心地制作着意大利通心粉,等待着丈夫和孩子的归来。和善的邻居看到提着公文包回家的丈夫,永远都要热乎乎地打招呼。当然,这时邻居肯定是在自家草坪上修草坪。剁磨削一物几用的“厨师餐刀”、莫可可咖啡、福特汽车……广告商早已为标准的中产阶级规定了该用什么牌子的餐刀、咖啡和汽车。“truman show is a life syle,a noble life,a truely blessed one”(美露语)christof 创造truman show的目的之一,就是向观众推广一种典范的生活,一种为亲情、夫妻情、邻里情,还有消费主义浸润的主流生活。
    然而,如同电影里揭示的一样,conservatives推崇备至的“典范生活”其实只是又一场“样板戏”,是一个illusion:一丝不苟的家居、程式化的微笑和寒暄背后,是无可救药的虚伪、堕落和绝望——一如《绝望的主妇》里的紫藤巷。

   在影片结尾,楚门选择了逃离seahaven(中文被翻译成桃源,还是比较靠谱的),选择了外面的世界。诚然,正如christof所言:“外面的世界与我给你的世界一样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但在我的世界里,你什么都不用怕”但问题是,是选择虚假的美好,还是真实的肮脏?这一看似是哈姆雷特式的问题:to leave,or not to leave?实际上却是一个伪问题:即使楚门留下,他也回不到“美好”的从前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就无法再心安理得地show下去了。如果说从前的truman show还有唯一真实的“trueman”,那么现在则“无一真实”了。

    truman show的制作者们为了把楚门留在seahaven,可谓费尽心力。从地理老师的泼冷水(there is really nothing left to explore)到报纸上的头条(the best place on earth:seaheven voted planet's best town)到旅行社的海报(it could happen to you)。当然最残忍的是一手制造了楚门父亲的"遇难",让楚门从此无法摆脱内心的恐惧和内疚。我的疑问是:干嘛干脆不让楚门知道外面世界的存在,认定seahaven就是世界,世界就是seahaven呢?当然,问题的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问题的提出,启示我们意识到,囚禁个体心灵的最佳方式,莫过于让他闭目塞听,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乌托邦最致命的结构性缺陷就在于它的封闭性。一个健康进步的社会,首先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因为开放的社会顺乎人“生活在别处”的本性,而不是阻遏这种人性。

    所以,truman show注定崩塌,因为密如蛛网的控制赛不过自由的心灵。就像楚门说的,纵使你架设了5000台摄影机,但你无法在我脑子里装摄影机。
546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9条

查看更多回应(29)

楚门的世界的更多影评

推荐楚门的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