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东西,我早就丢掉了。”

OkabeKurisu
2020-11-2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真不容易,日本原定的首映从3月推到4月又推到8月,北美的时间也一拖再拖,直到今天第三部才终于在北美上映。

其间有个不重要的小插曲……HF的前两部在北美都是点映,这部也一样。大概十月底,点映的消息刚出来,我去官网看的时候,发现离我最近的几个影院都是AMC,虽然时间确定了是11月18,但购票的链接一直没有放出来,也没在意。等了几天之后,发现其他影院的场次座位都卖的七七八八了,AMC还没有动静,就有点慌,给一个预计要点映的AMC影院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放票。等半天才有人接起来,问完之后,接电话的老哥沉默了一会儿,非常体贴的跟我说,对不起,AMC大概快要完犊子了,这个不赚钱的场应该不会卖了,你还是去别的影院吧……不是原话,但大概是这个意思,可见整个电影业界惨到什么程度。

于是买了一个特别远的场,开了很久过去把这个三部曲的终曲给看了。意外的是其实上座率还可以,如果把social distancing必须空置的座位去掉的话。

…这里先给大家把程序走了。

首先我得说,我对ufotable的剧本没抱太大希望,而ufotable也的确没让我失望,整个剧本节奏真是相当凑合。我知道这评价特别没营养,说ufotable节奏不行,就像说汤浅政明就是靠本子好,自己攒本就拍的稀烂一样,某种程度上是个共识,但我的确也没有更贴切表述了。问就是不行,真的不行,不但前两部的毛病没改,反而愈演愈烈,很多可以省略的背景介绍,莫名其妙的转场,以及生硬的衔接和铺陈都让人十分头大。

可以稍微捋一遍第三部的枝干。首先第二部是结束在樱杀了慎二这个情节的,第三部紧跟着这个情节,跟的有多紧呢,大概就是超人总动员第一部和第二部那么紧,这么说你们能明白吧。这不是个特别大的问题,因为这个片子本来就是粉丝向的,来看的人都看过第二部,没看过第二部也知道剧情,所以一上来慎二就死了也不算违和。这里剧本默认观众对情节非常熟悉,所以没有作多余的解释,这样很好,但问题在于,这种态度并没有贯彻于整个作品中。

说回情节,说实在HF剩下的部分如果不想办法抻一抻的话是撑不起一个将近90分钟的剧场版的,因为其实只剩下并不复杂的几件事情:

樱去卫宫家打伤了Rider和凛并带走了伊莉雅。这里有段非常让人刺挠的情节,Rider本身应该是颇为冷淡的形象,这个形象在前两部里也塑造的很好,但樱来的时候却莫名的演了一出苦情戏,没记错的话原本游戏里是没有这部分的。虽然能理解整个第三部里Rider和其他人的交互虽然时间上是隔开的,但在情节上有连贯性(和黑化的樱的对话,和士郎的几次交谈),需要这些连贯的解释来让她接下来的行为更加合理,但还是觉得有点破坏她原本的形象。以Rider的性格,这种转变应该是沉默且无声的,玩家也可以理解,但第三部里感觉有点用力过猛了。

樱走了之后,士郎把受伤的凛送到言峰那里治疗,然后和言峰一起去爱因兹贝伦城堡救伊莉雅,到城堡之后言峰和咒腕皇城PK了一会儿,然后物理超度了脏砚。

(这里真要给咒腕一点同情,整个第三部里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谁,连最后的配音表里都没有姓名,直接是“真Assassin”,简直比第一部看门剑豪还不如)

与此同时士郎用Archer的手臂干掉了Berserker(中间插了一段好像是海格力斯的回忆……其实有点莫名其妙),然后把伊莉雅带了回去。

接着稍微表现了一下用Archer手臂的副作用。凛醒来之后伊莉雅非常生硬的给场外观众解释了一下大圣杯的来历,出现了宝石翁和当时一起做大圣杯的御三家,马奇里家的人还对爱因兹贝伦的人造人有好感。

从这里开始就能感觉到剧本的一些问题,如果不解释大圣杯,或者默认观众都已经知道而一笔带过的话,说实在整个的流畅度是会好一些的。现在这个剧本的问题就是,本身故事的世界观里,时间一直很紧,不断发生的事件推着大家前进,每个人都处在极大的压力之下,但电影中说明性文本的穿插让那根紧张的弦始终提不起来,就很不对劲。

不过这大概也是剧本不得不折衷的地方,原本游戏中,视角可以在不同的场景中来回切换,对于上下的连贯性没有那么硬性的要求,因为玩家是随时会停止,并且有可能从任何地方重新开始的。但剧场版是带着观众往前走,所以还是得解释,而且不能反复横跳的太厉害,说明性的场景也要适当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归根结底是两种载体的构成方式不同。

所以如果问我,既然你觉得节奏不行,那你行你上,你来说这部分应该怎么处理,我也只能摊手,因为感觉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毕竟不能让有些观众看的一头雾水,到最后大圣杯的门被关闭了,心里却还在问这个大圣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回到情节,士郎通过看宝石翁和御三家的回忆,用Archer的手臂投影出Zelretch,跟Rider商量了一下战术,然后就是最后的决战。

凛用盗版宝石剑跟樱打了个有来有回,同时士郎,Rider和Saber有一段非常精彩的战斗。Saber被暂时打瘫之后,士郎二话不说上去就用Azoth捅了个对穿,Azoth果然是对熟人宝具。游戏里杀Saber之前还会犹豫一下,还有个选项,选错了还会BE,剧场版里直接毫不犹豫捅穿,真是精彩。

最后一段大概就是士郎用投影的露露不累卡解除了樱的契约,让赶来的Rider把受伤的远坂和樱带走,然后就开始和言峰一顿王八拳打得不可开交。真的,看到后来我都无语了,你们打的时候能闭嘴吗,围观的Angra Mainyu都看不下去了。士郎问言峰,你挡着我到底想干嘛,言峰还在那一通解释我为什么要和你打,游戏里这部分可以用上帝视角和少量的对话来表现,剧场版这里一边打一边闲话家常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最后伊莉雅来把大圣杯的门关闭,然后就是后日谈的部分,出现了凛和樱成年后的形象,还有大人版的人偶士郎。最后的最后,听一下Aimer的歌,很好听。

总之,虽然节奏有点问题,但剧本中规中矩,该解释的都解释了,甚至还有一些游戏里没有,剧场版新添加的亮点,我还记得的有这么几个:

其一是最后伊莉雅出现,准备关闭大圣杯的时候,问士郎有什么愿望。彼时已经濒死的士郎告诉她,自己想要活下去。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卫宫士郎是木野子小姐费劲心力塑造的一个肉身成神的偶像,他在肉体上是人类,但精神层面有很强的神性,换句话说,他是将人类的力量和神祇般的慈悲混合后诞下的怪胎。这个矛盾是卫宫士郎此角色的魅力所在。

在HF线之前,卫宫士郎的信念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没有动摇,但这里,HF线最后,即将油尽灯枯的时候,他终于承认自己也想要活下去。他承认了自己的欲望,褪去神格,在濒死之时终于成为了一个普通的人。这是卫宫士郎死亡和新生的时刻,在Fate和UBW线虚伪的圆满之后,名为卫宫士郎的人类在HF里终于得救……以杀死自己的方式。

其二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士郎赶到间桐家时,慎二已经被樱杀死了,这里剧场版增加了一个细节,士郎伸手将慎二的眼睛阖上,让他安息。

关于慎二,HF里有一些隐藏的信息。

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慎二和樱是有肉体关系的,而且樱最后转变的导火索,就是在士郎没有下决心杀她,她给了Rider最后一个命令后,从卫宫家回到了间桐家,这时慎二突然出现向她求欢,她不同意,失手杀了慎二,然后才彻底转变。从这个情节可以看出,慎二和樱之间扭曲的肉体关系是让她坠入深渊的原因之一,虽然游戏里没有明说(游戏里这段是这么描述的,“只有在第一次时反抗过……少女并未表现出嫌恶,本来她就没有感情存在了。只是照着吩咐被侵犯、服侍、耽溺在淫荡中”,所以可以大概推测出至少两人第一次性行为的起因不是慎二主动索取,而是樱被脏砚要求服侍他),但作为木野子小姐的狂热粉丝,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为数不多的几人中的一个,我非常确定她一定在脑内设计了樱因为按捺不住欲望向慎二主动求欢的情节,就算第一次不是樱主动的,后来也肯定有,以她的恶趣味来说。

所以,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就能很好的理解慎二和樱之间微妙的气氛,同时也能理解为什么慎二的性格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在士郎和一成的记忆里,他原本应该是个很正常的孩子。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小孩子,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被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要求发生关系,一次不行再来一次,而且妹妹好像每次都很爽的样子,但其实这个妹妹也是被逼的,并不真的喜欢自己,只是在祖父的要求和欲望的驱使下才一次次的向他求欢。小孩子能处理这么复杂的问题吗,sanity还不马上掉光……小孩子碰上这种事,能正常长大反而奇怪了。

而且这也能解释慎二异常膨胀的自尊心的来源。在他意识到樱的主动求欢并不是因为自己特别有魅力,每次被顶的嘤嘤乱叫也不是自己活特别好之后,必然迫切需要其他东西来填满已经过于膨胀的自尊。所以他才对间桐家谁做master特别执着,一直找士郎和凛的碴,在学校也喜欢拈花惹草,维持着特别受女性欢迎的形象。一切都是对得而复失的自尊心的代偿心理。

这些木野子小姐一定都想到了,一切荣耀归于木野子。

所以,归根结底,其实是樱毁掉了间桐慎二的人生,把他变成了一个极度扭曲的人。而不是相反。至少在慎二本人看来是这样的。当然事实上的罪魁祸首是脏砚,但慎二恐怕不会这么想。

这样看来,樱还真是所谓的……魔性之女。

不过不要误会,木野子小姐把樱塑造成这样,并不表示她对所谓魔性之女的态度是厌恶。因为在木野子小姐看来,她们并不是自己想要变成那样的,成为魔性之女并不是她们的错。这种态度,已经通过木野子小姐在另一个作品里的化身明确表达出来了。

这个化身就是安徒生,另一个魔性之女就是杀生院祈荒。这样看来,木野子小姐对这种类型的女性角色其实是十分偏爱的,或者,说白了,她就是喜欢写被放在人类躯体里的神性,卫宫士郎是如此,杀生院祈荒也是如此——而且最重要的是,只有她自己造出来的神才是真正的神,FGO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披着各种神祇外皮的性格模版跟她造出来的神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题外话,很久以前在论坛上看到有人觉得木野子小姐自比安徒生有点太自以为是了,木野子小姐自己可能也有点不好意思,所以CCC中的安徒生是幼年形态。但作为木野子小姐的狂热粉丝,我觉得完全没问题。比,都可以比。

题外话的题外话……我看过一个关于安徒生的逸闻(刚查了一下,Wiki里也提到了),说在他已经成为享誉欧洲的作家之后,依然拒绝与人性交,而是会在与女性热烈交谈之后,将已经被他折服的女性晾在酒吧然后回家手淫。这么看来Mr.安德森的神性也真的蛮强的。

总之,归根结底,HF3还是有很多亮点的,推荐大家有机会的话去看看。不知道ufotable下一部准备做什么,我希望是魔夜。

-------------------------------------------------

(下面的部分和剧场版内容无关,当我胡说八道吧)

好了,程序走完了,我得变回木野子小姐的狂热粉丝说几句话。

注意这里的狂热粉丝不是那种普通的狂热粉丝,而是真正狂热的狂热粉丝。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听说竹达彩奈和梶裕贵结婚,会把挂画上中野梓的脸用笔全部涂黑的程度。

作为狂热粉丝,我就想问木野子小姐一句话:

——你这几年都在干什么?背叛我你觉得很有意思吗?

(好吧真有点像狂热粉丝会说的话了)

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让FGO这种庸俗的项目,和其附加的无穷无尽的事务性工作将你的时间和精力消磨殆尽。作为狂热粉丝,我对你很有信心,你只要努力一点,完全可以写出更多FSN这种艺术和商业性平衡的很好的作品。

一个作者一生中能大量产出作品的时间有多长?十年?二十年?你多大年纪了?还剩几年时间可以挥霍?魔夜三部曲,月姬2你是不是已经不打算做了?我记得采访里木野子小姐说为了FGO这一个项目她平均每天要看25万字的文本材料(数字记不清了,反正很多),你这么说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辛苦很棒,想要得到夸赞?可惜这个世界上第二爱你的人完全不为所动,甚至对你的爱还减少了一点点。你真的……活该。一个创作者需要多少机缘才得到的馈赠落在你头上,你却一点也不珍惜,把时间浪费在完全没有意义的监修工作里。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这样挥霍你的才华,你怎么敢这么残忍的对待你自己。

无数创作者求而不得的神性,抛弃却只要一瞬间。

就因为你停止创作,我不得不去到处搜寻那些充满神性的作品来代替。以文字为载体的,VN和各种小说,新的旧的,不同国家的,只要是号称有神性的作品我都会找来看,但大部分的结果都是失望。举例来说,我看了菲利普迪克的一些东西,的确有点意思,但那里面连一点神性都没有,我感觉自己受了很大的欺骗。还有可恶的尼尔盖曼,和他更可恶的美国众神,气死我了,一个同事推荐给我,说很有意思,他们还准备办一个读书会,我也听说故事是和信仰塑造的神明有关,就满怀期待找来看了一下,结果真给我恶心够呛,干恁娘,谁允许你给我看这种东西,不要给我看这种脏东西!media,intangibles,你是想笑死老子,这些没有受过苦的新世界人类,东施效颦很快乐是吧?真是令人作呕!

木野子,你也一样!你也跟他们一样可恶!我劝你爱惜自己!否则你就会永远失去这个世界上第二爱你的人了!甚至,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我已经可以想象到你人生的终结了!

所以,这篇文章的最后,作为这个世界上最爱木野子小姐的数人之一,仅次于武内社长的狂热粉丝,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忠实的呈现木野子小姐临终时的景象。这是非常合理的,毕竟我是世界上第二爱木野子小姐的人,并且可以远程读取她的脑波。我所描绘的场景也是非常可信的,毕竟这是木野子小姐的所作所为编织的因果。

生命最后的木野子……不会在儿孙环绕之中安详的死去,她尚且罪不至此——但那大概会是个平静的终结。

在人生的终点,当她最后一缕意识即将飘散的时候,年轻的木野子会来到油尽灯枯的老人面前。

曾经的她,只要愿意的话,可以写出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年轻的木野子和年老的木野子……她们会相互注视良久。岁月并没有在木野子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她还是像年轻时那样惹人怜爱。

但她们心里都明白,皮相声色只是细枝末节,她真正改变的是其他东西。

她身上最重要的东西的确随时间流逝而永远的失去了。

在生命的最后,在她即将咽气的时候,年轻的她会问年老的她:

“木野子,你的神性呢?”

“那种东西…我早就丢掉了。”

-------------------------------------------------------

剧场版第一部影评:命运之夜——天之杯1:恶兆之花

剧场版第二部影评:命运之夜——天之杯2:失去之蝶

5 有用
0 没用
命运之夜——天之杯Ⅲ:春之歌 - 豆瓣

命运之夜——天之杯Ⅲ:春之歌

9.0

95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命运之夜——天之杯Ⅲ:春之歌的更多影评

推荐命运之夜——天之杯Ⅲ:春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