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关于真相与原谅

米峰
2020-11-1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七集:染血的面包

1.阿兰查给何塞马利寄去她和毕邱莉的合照,并附信:毕邱莉病重,且拒绝接受治疗。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在等你的答复。如果你不向她道歉,我会伤心,难过的。

2.时间跳到过去。

何塞马利和同伴被捕,遭到严刑拷打。

格尔卡回家看望父母。首先,遇见神父,从他口中得知父母近况:妈妈精神头还不错,父亲则消沉之际;随后,果然在家里看见老妈跟妇女聊天,似乎仍为哥哥的所作所为而骄傲;最后,去菜园找到了正在借酒消愁的父亲何祥。

(层次分明,是大家手笔。)

何祥一边喝酒,一边说他肯定活不到何塞马利出狱了。格尔卡忽然出柜,说他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何祥停顿片刻,之后好像没听见,自顾自地说,他要去质问何塞马利,是不是他杀了恰多,骗他是没用的,他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真假。

何塞马利被严刑拷打的详细过程。包括,被栽赃陷害;向医生求助,但医生模棱两可,爱莫能助;被动地签一些文件。(何塞马利向医生哭诉自己被打时,非常讽刺。老兄,你杀害无辜时,只想着复兴巴斯克国的荣耀,怎么就没想过死者及其家属的感受。)

米伦和何祥探监。米伦喋喋不休,告诉儿子家里的一些近况,镇里的人对他的支持。何祥则很怯弱,没有勇气质问儿子。(咿,你不是说要质问儿子,他有没有杀害你的朋友恰多吗?结果还是怕老婆,疼儿子。果然人间写实一男人。)

3.内蕾娅和女友吃饭,聊到要办传统婚礼。女友开玩笑说,让你爸爸挽着你走向神坛吗。其他人听了,快乐地大笑。内蕾娅突然说道,她爸爸去世了,得癌症走的。女友们尴尬不已,笑容瞬间僵硬。(这个细节太真实了。作为单亲家庭出来的小孩,我尤其感同身受。每当周围的朋友说起父母时,我们这些人总是不知如何是好,接话也不是,不接话也不是。)

内蕾娅无意间发现男朋友的哥哥是埃塔成员,难受得不行,当即找了个借口离开。回家之后,又打电话给他,谎称自己爱上了别人,意欲分手。(类似的桥段多次出现。)

4.格尔卡去监狱看望哥哥。兄弟俩针锋相对,不欢而散。何塞马利抱怨他被警察殴打。格尔卡指出哥哥是杀人犯。何塞马利骂弟弟是有辱家门的死同性恋。

5.阿兰查的丈夫吉耶和儿子去买东西,碰上爆炸袭击,差点就被炸死。死者是吉耶的朋友,前不久刚刚替他找到工作。吉耶情绪崩溃了,大喊大叫。阿兰查也非常痛心。

晚上去父母家吃饭,母女又爆发争吵。米伦跟外孙说吉耶哭哭啼啼算什么男人。阿兰查怪妈妈冷血。米伦又说死者活该,他是人民党的,压迫者,就是他这种人害我儿子坐牢。阿兰查反驳说,你儿子是恐怖分子。吵完,阿兰查带走儿女,夺门而出。

内蕾娅和毕邱莉打电话。母女俩聊内蕾娅的现男友。

内蕾娅和现在的花心男友见面,她很犹豫,不知是否应该嫁给这个男人。随后,在游行队伍里看见举牌子的米伦。本来还在犹豫的她,发现花心男友旗帜鲜明地反对埃塔组织,于是下定决心和他在一起。

6.回到现在。

米伦接到何塞马利的电话。母子俩聊起生活近况。这通对话的重点在于,米伦提到何塞马利的一个埃塔同伴签字悔过,换取重新融入的机会。言语中极其鄙视。这让何塞马利很矛盾。(米伦太好面子了,没有想到她的行为打击了儿子重新开始的勇气。)

7.跳到过去。

阿兰查和丈夫吉耶在看电视。吉耶痛骂埃塔分子是畜生,说着又扯到阿兰查的弟弟,骂他应该烂在监狱里。阿兰查让他收回这句话。吉耶蛮不讲理,打了阿兰查一巴掌。(阿兰查真是命苦,本想逃离狂热的巴斯克氛围,不料又遇到一个家暴西班牙男。)

阿兰查哭着跑到父母家里。这场戏令人动容。即使米伦和阿兰查在政见上有很大分歧,即使她们曾激烈争吵,母亲永远欢迎女儿回家。

格尔卡的男友做了手术,幸存了下来。此时,电视里正在播放西班牙通过允许同志结婚的法律。

8.又回到过去。前后场景都是医院。

内蕾娅去医院看望阿兰查。昔日好友,历尽人世沧桑,感慨良多。

第八集:礼拜日上午

最后一集,做点改变,不写分场一样的概括,谈谈个人对本集和全剧的一些看法,与各位分享吧。一己之见,仅供参考。

首先,第八集的重头戏显然是何塞马利终于给毕邱莉写信,说明当年恰多之死的真相。电视剧的处理是这样的:

在监狱里的何塞马利给毕邱莉写信——拜托狱友雀斑带信——何塞马利和同伙锁定目标恰多——到镇里住下——毕邱莉收到何塞马利的来信,情绪激动——毕邱莉请儿子开车带她去墓园——毕邱莉的回忆:一家三口准备去看望女儿内蕾娅——恰多和儿子倾诉他们受到的威胁——何塞马利一伙准备暗杀恰多的计划——毕邱莉和儿子到达墓园——毕邱莉在恰多墓碑前说起他们一家三口去看内蕾娅的那天——毕邱莉一家四口那天其乐融融——毕邱莉拿出何塞马利的信——还原何塞马利一伙杀死恰多的详细经过——毕邱莉在墓碑前含泪说道:恰多,我实在太需要这些话了。我马上就来与你汇合。只是,我现在知道,我可以安心地来了——……

这样的处理很稳妥,跟全剧的基调一致。我唯一有点异议的地方是,当毕邱莉终于收到何塞马利的来信,冒雨赶到墓园,然后站在丈夫的墓碑前自言自语,说起他们一家三口去看内蕾娅的那天时,画外音不该断啊!这场戏的氛围已经营造得很好,毕邱莉的旁白也足够连续、动人,忽然切到过去的戏份,毕邱莉的旁白就中断了很长一段时间,真是不应该啊。活生生地把这段戏的情绪、氛围破坏掉了。

此外,联系到毕邱莉在墓碑前的独白戏,我觉得,交代何塞马利一伙杀死恰多的过程时,应该全程采用何塞马利的画外音,而不是到尾声才使用一点。因为我们已经多次看到杀人这个段落了,多少有些疲劳,如果最后一次使用了画外音,应该可以带来一些不同。

而且这样也能起到与毕邱莉的画外音,隔空对话的作用啊。

其次,我绝不会说,何塞马利没对恰多开枪,阿兰查奇迹般地喊出了一声妈妈,和毕邱莉与米伦的“拥抱”,是刻意、直白的。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是主创对观众善意的安慰与鼓励,而与他们的水平高低无关啊。

最后,我旗帜鲜明地反对有些人说《祖国》一般,不太行。

这部电视剧当然并非每一集都完美。每个人也都有评价它的自由。但是我想,当一部电视剧里出现了以下细节:

比如,毕邱莉的台词“这个人的妈妈应该听得出来是他(埃塔成员)吧”;

比如,毕邱莉走过广场时,响起的那声哀嚎。

比如,毕邱莉走进山毛榉林酒吧,看见丈夫过去常坐的那张桌子如今空荡荡的,鼻子一酸,差点落泪。

比如,恰多被杀的当天,夏维接到一个匿名电话:恰多去死吧。

比如,内蕾娅因为过于痛苦,不敢回家参加父亲的葬礼。

比如,恰多下葬的那天,毕邱莉说:“说是说下葬,但我们更像是把他藏起来。”

比如,米伦三更半夜起床,写下“滚出去”的字条,临出门时又撕掉纸条,放弃行动。

比如,第三集全集。

比如,第八集毕邱莉在恰多墓碑前的独白。

……

我们实在不应该妄下断言,说这部电视剧一般。毕竟,在人人称道、评分高达9分以上的《绝命毒师》《权力的游戏》《甄嬛传》等电视剧里,我们都很少看到这样高水准的、洞穿人心的处理。

3 有用
0 没用
祖国 - 豆瓣

祖国

8.8

31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祖国的更多剧评

推荐祖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